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对面的男神看过来 作者:反萌君

字体:[ ]

 
  因为文名遭遇河蟹,特此再次改名为《对面的男神看过来》。原名《学长你别这样》又名《我家男神是痴汉》《卧槽,你也暗恋我》被痴汉尾随,王泽生决定寻求暗恋多年的学长余时航帮助,相处之中,两人的感情渐渐升温,直到有一天,他不小心看到了学长的一本日记……
  公式:学长=痴汉,他暗恋学长=他暗恋痴汉……卧槽,计算到的结果太过于丧心病狂!
  食用须知:
  1.作者主受专业户,王泽生(原名王柏)为受2.双向暗恋大甜文,走欢脱风
  3.CP为外表暖男内心阴暗痴汉攻X外表高冷内心少女受,不喜慎入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泽生 ┃ 配角:余时航 ┃ 其它:甜文,反差萌
 
    晋江银牌推荐:被痴汉尾随,王泽生决定寻求暗恋多年的学长余时航帮助。两人感情迅速升温走到了一起。一天王泽生意外发现的一本日记,从而得知温柔的学长和可怕的痴汉竟是同一个人!然而多年前被领养的哥哥突然回国,学长的前女友也来势汹汹,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段鸡飞狗跳的恋爱史就此展开。双向暗恋并不是鲜有题材,而本文中巧妙的将尾随主角的痴汉和自己暗恋的学长变成同一个人,巧合而狗血,故事就变得有趣起来。本文萌点凸出,剧情流畅,其中意外出现的学长日记既痴情又流氓(大雾)十足,和现实中男神样强烈的反差萌,更是全文不可缺少的一大亮点。
  ==================
  
  ☆、 第1章 Part.1 暗恋
  
  万里无云,日光和煦。
  王泽生撑着下颚坐在窗旁的角落里,静静地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流,表情寡淡。
  这是一家普通的甜品店,不是很热闹却有种恬静的情调,王泽生已经习惯了每天下课结束都到这边来坐坐,似乎只是闻着空气中弥漫的香甜气味都能使他放松许多。
  只是今天,这种令他难得保持的轻松感却在三分钟前被轻易打破。
  那个人……还要盯着他多久?
  王泽生皱起眉头,尽力地想要忽视身后那道火辣辣的视线却依旧感觉如芒刺背。
  一次是错觉二次是偶然,直到第三次的出现,就算再迟钝他也开始意识到这一切可能不单单只是巧合,身后的那道视线赤`裸且不加任何掩饰,就像是一台扫描机,每一寸的注视几乎都想要钻进他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里,让他感到莫名的毛骨悚然。
  “先生,这是您点的草莓布丁……”
  随着三角瓷盘放置在方桌上清脆的声响,王泽生的思绪被打断了,他不动声色地将视线落在了眼前两块精致的甜点上面,用力抿了抿唇角。
  简单地向服务员点头示意,王泽生就着手上的动作切下盘中布丁的一块角,由于身后的视线而抿紧的薄唇使得他从侧面看上去整张脸庞的线条都略显紧绷。
  良好的家教深根固蒂,他的吃相很斯文,总是微微扬起的下巴,冷清的面庞上那双狭长的眸子宛若一泓毫无波澜的潭水,举手投足之间都像是一位优雅的绅士。
  然而,与外表展现出的淡然模样截然不同的是,此刻的他心里却泛滥着一波又一波的粉红色泡泡。
  真的是……好吃到爆!!!
  王泽生的眉宇之间的褶皱渐渐舒展开来,心里却正在满地打滚。
  果然,还是吃到嘴里的甜食最治愈了啊!
  似乎是遗忘了身后那道灼灼视线,王泽生的面部表情放松了很多,手上的动作也有些轻快起来。
  “老板,看天气好像快要下雨了,我把外面的椅子收进来吧!”
  离着王泽生不远处的收银台,一个带着边框眼镜的青年招呼匆匆着推开店门口,带动了风铃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王泽生下意识地抬起去看外面的天空,果然看见了一片片压低的乌云在暗流涌动,就像是被打翻了的墨水瓶,渐渐侵染了半片天空。
  手上的动作迟缓了下来,王泽生看着外面逐渐阴沉的天气,皱起了眉毛。
  ……不是说好一整天都是大晴天吗?!
  几道闪电划空而过,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响雷,细雨就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不一会儿,透亮的玻璃就已经被雨水冲刷得模糊不清,王泽生拧着眉头在位置上踌躇半响最终还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看现在这雨势要等放晴似乎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不如趁现在雨还算小……就这么跑回去吧?如果因为等待放晴而错过了回家的公交车……
  王泽生这么思索着,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却发觉身后的几桌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跑了?
  王泽生闪了闪眼睛,随后又有些了然。
  外面都下雨了,不见了踪影也是理所当然,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个跟踪狂,也不见得要跟他一样傻乎乎地淋雨回家吧?
  王泽生单手指揉了揉一侧太阳穴,走到收银台准备结账,找零之余却不料听到一个磁性而有些熟悉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泽生……学弟?”
  放回钱包的手顿了顿,王泽生的颈部略微僵硬地转过头去,意料之中地撞进了一双眼含淡淡笑意的眸子里。
  似乎是匆匆躲雨的缘故,他的肩膀上和衣服上的好几处都已经被淋湿了,湿透的部分紧贴着他的身体勾勒出了他流畅而挺拔的线条;他的唇角微微翘着,划出一个很好看的弧度,深褐色的头发因为雨水而显得有些湿漉漉的,却使得他俊美的五官更加立体起来。
  竟然……是余时航学长!!
  王泽生一时有些恍惚,平静冷淡的外表下心跳却像是要跳出胸膛般不受控制。
  “你这么在这儿?”对方收起手中的雨伞,拍了拍手臂上的水渍,唇角的笑容很淡却足以让王泽生紧张得浑身僵硬。
  “……吃甜点。”
  王泽生听见自己这么说,冷清的声音很轻甚至没有太大的起伏,心里的小人却在抓狂挠墙。
  王泽生,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对面的人可是学长啊学长,这么冷淡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啊!
  “这样啊,”对方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我也恰好打算过来买杯咖啡,谁知道半路下起了雨,不过还好带了伞才没有被彻底淋透。”
  他是笑着说的,轻松的语气有些懊恼,王泽生却爱死了他这个语气和调调。
  “……恩。”
  王泽生挖空了心思想要把气氛炒的热络些,憋了半响却只是吐出了这么一个干巴巴的字眼。
  ……他发誓,他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恼怒过自己的不善言辞和笨拙表达。
  好在对方并没有在意,只是笑笑,随手将雨伞插放在门口角落的伞架上,低头时密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站在王泽生的这个角度看过去,他侧脸的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和,足以让一大批女孩子花痴尖叫,却也紧紧地吸引住了王泽生的视线,让他不能转移,也不想转移。
  王泽生暗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一点他比谁都要清楚。
  但正是因为暗恋,才说不出口。
  似乎是不经意地抬头,对面男人的眼睛恰好地撞上了王泽生直直的视线,略微愣了一下随即轻轻挑起唇角,笑容温和:“怎么了?”
  “……”
  王泽生不语,只是淡定扫了他一眼,将视线转向窗外,抿紧了嘴唇看起来若无其事。
  卧槽,竟然偷看被发现了……
  “恩?”对方的语气略微有些疑惑,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顿了顿继而开口,“你没带伞吗?”
  王泽生愣了一下,闷闷地“恩”了一声。
  “我送你回……”
  “不用。”
  余学长明明是来买热咖啡的,到头来却让他在这样的下雨天送自己回学校,这怎么样让他过意的去,更何况,对方还是自己一直钦慕已久的对象……
  或许是王泽生一口回绝的速度太快,对方的表情似乎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又像是若无其事般勾起淡淡的笑容。
  “你不是没带伞吗?不用觉得麻烦我,我只把你送到前面的公交车站就是了。”
  话落对方也没有再去看王泽生的表情,只是将伞从伞架上拿下来,迈着笔直修长的两条腿走到门口,撑开了伞,勾着唇角回头看着他。
  “走吧。”
  王泽生动了动嘴唇,突然感觉喉咙有些干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办,学长这种强势的温柔……他也好喜欢……
  烟雨蒙蒙,雨点拍打在伞面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合着两个人的呼吸声就像是一曲协奏曲,王泽生有些紧张地跟在余时航的旁边,紧紧抿着嘴唇不说话,表情虽然淡定实际上手心里已经是满满的一层热汗。
  “跟学弟你……平时好像接触得不是很多啊。”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或许是两个人距离靠的过近的缘故,王泽生能感觉到对方的热气吹在他的头发上,酥酥麻麻的,让他心脏砰砰直跳。
  “……恩。”
  或许王泽生的外表情绪永远与内心的表达不合拍,抿着嘴唇只是吐出一个字几乎冷得掉渣。
  实际上,平常两个人见面的次数的确很少,整个学期下来除了开学典礼,或是几节体育课在操场上撞到过以外,其他的机会屈指可数,甚至可以说两个人的关系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前后辈关系,只是互相直到对方的存在而在平常中却根本没有任何的交流。
  王泽生甚至都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为了什么而喜欢上余时航,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无意识地掉入这段感情的死角。
  所以说,感情这东西,就像是心跳,不是能由自己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
  王泽生的喜欢就是这么莫名其妙,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大学里的初恋为什么是个男人,还是该死的暗恋。
  或许正是因为暗恋,又是两个男人,所以直到如今他都不敢戳破这层纸,也不敢太过于靠近对方,唯怕自己有一天会做出让两人都后悔一辈子的丢脸事。
  “过来一些,”余时航皱了皱眉,突然伸手钳住了他的外侧肩膀,往自己怀里靠了靠,“别让雨淋到了。”
  王泽生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所弄得有些懵,微微愣了一下便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
  余学长的手指很修长,指节分明,是一双很适合画画和弹钢琴的手,只是此时的王泽生却觉得这双手仿佛是滚烫的赤铁,快要将他的肩膀灼伤了。
  噗通,噗通,噗通。
  王柏甚至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身体不禁有些绷直,脑海情不自禁刷过几个丢脸的大字——
  学长搂我了,学长搂我了,学长搂我了。
  王泽生紧绷着一张脸且皱着眉头,实际上紧张地连路都差点不会走了。
  “抱歉,伞有点小,这样可能会有点难受。”似乎是察觉到了王泽生的表情,对方钳住他肩膀的手掌松了一些,磁性的嗓音带着一点歉意,“一会儿到车站就好了,忍一下。”
  王泽生抿着嘴唇,清晰地听见了对方胸膛里声音所传出来的震动,他下意识地抬头去看他的脸,对方的视线却是直直地望着前面,皱着眉头,唇角没有了以往习惯勾起的笑意。
  王泽生心里说不出是失落还是别的什么,没有开口说话,两人就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雨还在一直下,落在脚边的地上溅起一朵朵好看的水花。朦胧之中已经可以隐约看清前面的车站牌,或许是时机凑巧,两人刚刚站在遮雨棚下,远远就看见了一辆公交车缓缓往这边驶来,正好是直达回家的268路公交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