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失恋战线联盟 作者:利刃小刀

字体:[ ]

 
 
作品简介
 
叶匪作为一个苦逼待业小青年,为生活所迫,女朋友跑了,小青年发愤图强表示一定要让她后悔!
 
井泊然帅气又多金,身为总经理的他有个小秘密,他是个双性恋,当这个秘密被现任女友抛出来敲诈的时候……他又恢复了钻石王老五,黄金单身汉的身份。
 
莫缺带着点孩子气,虽然孩子气,却依旧固执,欢脱二萌却不会惹人讨厌,但是面对现任女友一句“你认为这是爱情吗?”瞬间被打击泪流满面。
 
失恋一百三十三天
 
☆、第一章 叶匪
 
叶匪现在在喝酒,估计没有一个人会和他一样,一个人坐在屋顶上,这么凶这么狠地喝酒。毕竟一个人喝酒,酒是不好喝的,一个人喝酒,就会变成喝苦酒。
 
当然,现在叶匪就是在喝苦酒,因为他心里有事,想发泄,男人发泄不外乎三种途径,抽烟,喝酒以及性。
 
叶匪长得并不像他的名字,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奶油小生,在小时候总是会被人错认为是女生,而现在他终于做了一件对得起他的名字的事情,他恶狠狠抓起啤酒瓶摔在地上,听着啤酒瓶破碎的声音,叶匪觉得格外痛快。
 
但是痛快归痛快,头一次酗酒,叶匪只觉得头发昏脑袋发胀一张嘴就吐了出来,吐得满地都是呕吐物,叶匪站了起来,嘴里嘟囔着嘶吼,好像一只兽,他提留着空酒瓶恶狠狠丢到屋底下,大骂道:“都去死!”
 
什么山盟海誓,什么风雨同舟,全他妈狗屁。
 
底下走来一人被吓一跳,“叶匪!你干什么呢?”
 
叶匪听见这个穿脑的魔音就清醒了七分,讪笑道:“哈,哈,雁姐,您怎么来了?”
 
来者是个中年妇女,涂抹着劣质的口红,一只手叉着腰指着叶匪道:“我说叶匪,你乖乖给我下来,没事一个人躲屋顶上干嘛?老娘找你有事!”
 
“是是,我马上下来。”叶匪一副狗腿子模样,其实他也没办法不狗腿,因为这个被他称为雁姐的女人是他的房东,而他的房租已经两个月没交了,看到来人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也猜到了是来要房租的,只能硬着头皮下了屋顶。
 
果然是来要房租的,雁姐不耐烦点着脚,“我说叶匪,你前两个月就没交房租,这个月的房租也不打算给了?”
 
叶匪低着头,看着地上笑,“哪的话啊,雁姐,你不是不知道,我这不还没有工作吗,一找到工作我马上就还您房租。”
 
“找到工作?”雁姐嗤笑一声,“现在找不到工作的待业游民多的去了,等你找到工作,得等多久?”
 
叶匪讪笑,“快了,快了,雁姐,和你说,我刚刚还接到一个电话,让我后天去面试呢。”
 
雁姐哼哼冷笑两声,“叶匪,不是你雁姐铁石心肠,我也知道,你们大学生毕业了不好找工作,但是你雁姐不是做慈善的,我也是要生活的。”
 
叶匪突然低下头,“是,雁姐,我知道。”
 
“你雁姐对你可算是够宽限的了,”雁姐继续说道,“但是也只能帮到这了,今天晚上你收拾收拾,明天搬出去吧。”
 
叶匪愣了一下,“啊?”
 
“啊什么啊!”雁姐一下子拉下脸,“明天你把这两个月的房钱结了,搬出去!我这房有人租了。”
 
叶匪咬了咬嘴唇,“不能再宽限几天吗?雁姐,这,我都还没找到房子……”
 
“等你找到房子,黄花菜都凉了!”雁姐不屑道,“你先搬回家和你爸妈住几天,反正大学生不都这样吗。”
 
叶匪终于低下头,“嗯,我知道了,我会搬出去的。”
 
雁姐满意了,她笑着道:“那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收拾东西了。”说完就走了。
 
叶匪确认雁姐走远了,恶狠狠骂道:“臭娘们!等哪天老子有钱了,把你这房子买下来!”
 
说完他往后一倒,摔在床铺上,大叫道:“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叶匪甩甩脑袋,“妈蛋,面试了十几个公司每一个要我的,女朋友还跟人跑了,感冒咳嗽嗓子痛还要悲惨地流落街头吗?!不是都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吗?不是说事业爱情双丰收吗?为什么到我这里就一个都没有啊?上帝你是不是睡着了啊!”
 
但是抱怨没办法,叶匪只得打了个电话给家里,要钱。
 
电话接起来,叶匪先说到:“妈……”
 
电话那头马上道:“诶!乖儿子!”
 
叶匪马上就炸了,“叶甲你有多远给我死多远!叫妈听电话。”
 
叶甲嘻嘻笑道:“妈和爸出去过二人世界了~现在就我一个人在家~乖儿子~有什么事和妈说说。”
 
叶匪骂道:“叶甲你等着!等我回家往死里揍你!”
 
叶甲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拖着长音叫道:“哥~有什么事,和我说,我帮你转达!”
 
叶匪犹豫了一下,“爸妈什么时候回来?”
 
叶甲道:“不知道,我看着他们出门的时候是把信用卡身份证全带上了的,可能不回来过夜了~真是,两个人那么大岁数了还玩什么罗曼提克二人世界。”
 
叶匪叹了口气,“那算了。”没想到这句话一出来叶甲还来劲了,较真道:“你还有什么不能对我说的啊,我连你十一岁就开始打飞机了都知道。”
 
叶匪噗就喷了,当即挂了电话,他知道他妹妹的本事。
 
叶匪叹了口气,日子不好过啊。
 
雁姐的精明他在第一天住进来就知道了,要是明天不搬出去的话后果很严重。
 
叶匪开始收拾东西,他原本认为自己的东西不算太多,但是一旦收拾起来就发现,东西多的可怕。几床被子就占了好几个箱子,衣服也是几个箱子,鞋子重新放回盒子里装好,发现堆起来很高,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加起来也有两个箱子,还有那些家具。
 
叶匪看着面前数件家具,叹气,还好家具他就买了一个小桌子,不然还真要弄辆大车来,不过……叶匪看着面前的东西,妈蛋还是要叫辆车来啊!
 
叹口气再次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不出意外接电话的还是那个欢脱的叶甲,叶匪一听到她的声音当机立断挂了电话,叶甲拨回来他继续挂,也不管小丫头会在电话那头怎么样张牙舞爪。
 
叶匪叹口气开始找外援,最好找的莫过于同寝室的哥们,毕竟四年的情分在那里,叶匪的三个室友,莫缺,若轻寒,井泊然,莫缺也刚毕业,找了份健身教练的工作,才刚刚工作没几个星期,估计拿不出什么钱。若轻寒家里有钱,但是他和家里不算太亲,而且这家伙是艺术生,还处于未发迹的状态,用钱又大手大脚,找他不合适,那么只有,井泊然了。
 
叶匪叹口气,他发现今天叹气的次数比今年加起来都多。其实叶匪并不太想麻烦井泊然,因为井泊然是他师兄,大他两岁,在寝室里面是老大处处照顾着大家,但是他越照顾别人就越不想麻烦他,但是这种情况,也只好拜托他了。
 
叶匪拨通了井泊然的电话,嘟——嘟——嘟——电话通了。
 
井泊然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喂?叶匪?”
 
井泊然淡然地听完了叶匪的诉说,只是回答了几声类似于呢喃的嗯嗯啊啊,答应了,因为他对这个小学弟还是很有好感的,虽然毕业了但是还是经常联系,听到叶匪说要借钱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连金额都没问,听到叶匪说要找辆车也是一口答应下来。
 
看着餐厅里面坐在沙发上等他的女友,井泊然不好意思笑笑,女友也是扬起一丝微笑,好像并不在意。电话打完了,井泊然走了进来,笑道:“真不好意思,这个电话不能不接,是一个客户打来的。”
 
女孩芝彤笑着道:“我知道,每一次我们在外面约会的时候总是有很多电话打过来的。”
 
这句听起来像是玩笑一样的话却让井泊然皱起了眉头,他看着芝彤,“怎么了嘛?”
 
芝彤冷笑道:“没什么,我只是受够了。”说着,芝彤站了起来,她的眼睛里充满了鄙视,“受够了你这个死同性恋!”
 
☆、第二章 井柏然
 
井泊然皱眉道:“什么意思?”
 
芝彤用审视的角度看着井泊然,很显然,她认为自己已经把握了主导权,她认为这句话一出来一定会威慑到井泊然,以至于她好完成后面的计划,但是看着井泊然波澜不惊的脸色,芝彤一瞬间有些迟疑,但是她还是装着冷笑道:“井泊然,我已经受够了,你难道认为我是个蠢货吗?还是你认为你自己掩饰的很好?”
 
井泊然沉默了,他既没有回答,也没有提问。
 
芝彤认为他心虚了,于是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她坐回位置上去“我也不说别的,我不再想当你的挡箭牌了。”芝彤无情道:“只要你给我十万,作为我的青春补偿,咱们好聚好散。”
 
井泊然终于笑了,这笑声让芝彤有些不知所措,她告诉自己,井泊然是在虚张声势,问道:“你笑什么?”
 
井泊然不笑了,他看着芝彤,“十万?一年五万?”芝彤强忍着不适,点了点头。
 
“好啊,钱明天打到你的账号上。”井泊然道。
 
芝彤的脸上出现了得意的笑容,她轻浮地挑了一下眉,“既然这样,那么我先回去了,以后,我想我们也不会再见面了。”说完提起包包就走了。
 
井泊然听着芝彤的脚步声在他预定的房间内逐渐消失,终于露出了苦笑,他掏出准备好的盒子,看了看,丢到一边。盒子摔到地上,摔开了,露出里面的钻戒。
 
今天,他本来准备求婚的。
 
井泊然把脸埋在掌心,女人啊,有时候真让人搞不懂。
 
虽然井泊然知道芝彤在外面和一个男人不清不楚,但是他还是不在意,因为他爱她,他真的爱她,所以就算知道她拜金,就算知道她不是真的喜欢他,他不在意。
 
井泊然长舒一口气,他是GAY没错,但是他不仅仅是个GAY,非要说的话,他是个双,双性恋。
 
十万,两年,折合成一年五万?
 
呵,好便宜的青春。
 
不爱就不爱吧,反正爱情又不是割舍不了的东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