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缠恋(极道恋系列/出书版) 作者:书妶

字体:[ ]

【序】
  
  继「诱君之吻」之后,书妶再次推出全新系列作品——「极道恋」。
  既然是极道,不例外的,当然是跟黑道帮派扯上那么一点关系啰。
  这次在极道恋的系列故事中,书妶所设定的角色,都是以出身于黑道世家之子为主轴所延伸出来的恋爱故事。
  首先推出的「缠恋」,当然要与黑道有关,所以咱们的受君,可是跟道上的黑道大哥有亲戚关系的小少爷呢(开始攀亲带故)。
  当一个个性有些骄纵又有些任性的黑道小少爷,爱上了一个不但曾任职过刑警,甚至结过婚,还带着一个小拖油瓶的男人时,马上变身为咖啡小馆的服务生兼保母。
  其实「缠恋」早在一年多前就完成了,当时书妶在写这本稿子时,因为得接送小朋友上幼稚园,就得开始兼差当保母了,这可是一个很不得了且感触良多的经验喔。
  小朋友天真的童言黄语,虽然会让你听不太懂他们想要表达什么,但就是会情不自禁的去附和他们,也开始跟着童言童语起来。
  很少跟小朋友有互动的书妶,终于能体会到做母亲的伟大之处了,因为你不但要有很大的耐心,又要懂得小孩的心思,还要时时刻刻注意他们的安全呢。
  所以啰,当黑道小少爷碰上一个不到二岁的小孩,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说到这,就想到家里即将迎接一个小生命的到来,我要当姑姑了,耶!耶!此刻书妶的心情可说是既兴奋又超期待的说,虽然还要等上几个月,小宝宝才会来到这个世界,但心中仍有莫名的感动。
  再加上「缠恋」又跟小孩子有关,所以这部作品跟小孩还真是超有缘的说。
  希望这次全新的系列作品,大家会喜欢。
  那下回再见罗,掰掰!
?  
  【第一章】
  
  一场夏日雷阵雨,让深夜里的大台北带来些微的凉意,同时也挑起了失意人内心深处的寂寥和悲怆。
  洛珣砚,一个有着匠心独具、巧夺天工的完美五官的俊伟男子,深邃幽黑的瞳眸有些空茫的望向苍冷的天际,细细如丝的雨水打湿了他那张绝俊而深刻的傲然容颜,倨傲的眉宇间却有着淡淡且化不开的哀愁。
  今日午后,洛珣砚才带着年幼的儿子洛宇威和表妹宋天蕾,一同来到爱妻韩苡霜的墓前祭拜,仰望着乌云密布的暗灰天际,他劝宋天蕾先带洛宇威回家,尔后独自一人坐在墓碑前,默默的与爱妻遗照对望多时。
  即便是大雨淋湿了洛珣砚伟岸英挺的身躯,他仍一动也不动的直到雨小了、天也暗了才离开。
  洛珣砚并未直接回到住所,直到凌晨时分,他才从知名的夜店走了出来。
  带着微醺的醉意,洛珣砚仰望飘着细雨的天际轻叹了声,脑海中霎时出现那一张圆呼呼、粉嫩嫩的小脸,红润润的小嘴「咿呀咿呀」的叫着,胖嘟嘟的小手充满生命力的舞动着,那短短的小腿儿正努力撑起上半身,以极为不稳的步伐走向自己。
  洛珣砚这才移动伫立多时的长腿,往附设的停车场走去,口中低语着:「糟了!小威的奶粉……」
  但想到爱子洛宇威的奶粉只有在专属的商店才买得到,他缓下了脚步不禁苦笑,因为店家早就打烊了,看来他的宝贝儿子早上得先饿上一餐了。
  
  ◇  ◇  ◇  
  
  另一方面,冉默霜正身处在觥筹交错的PUB包厢内,因为与他有血亲关系的大伯因病去世,所以情绪正深陷于低落的恍神状态中。
  台湾著名的帮派——滕龙帮的当家,人称「冉爷」的冉滕岗,盛传是出了名的疼宠这个从小就失去双亲的亲侄子冉默霜,更胜于自己的亲生儿子,而这个消息在道上已算是公开的秘密。
  自从冉滕岗骤然去世过后,冉默霜在伤心之余,整颗心都慌了。
  而冉爷的长子冉梓桐,却半怂恿半强迫的带着堂弟冉默霜去PUB解闷。
  当滴酒不沾的冉默霜轻尝了一口琥珀色的液体时,那呛辣到让他直掉眼泪的味道,逼得他将烧灼喉咙的东西给吐了出来。
  「唔……咳咳!这东西好难……呜!好痛……」
  当冉默霜低着头猛咳嗽时,感觉到有人硬扯他的头发,吃痛的被迫仰起头,充满氤氲的水眸一触到冉梓桐狰狞而不怀好意的脸孔时,冉默霜惊骇莫名的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将杯中的液体往自己嘴里倒。
  「唔嗯……不、不要……啊!」
  呛鼻而辛辣的味道无情的烧灼他的口腔内部,还不时听到耳边传来冉梓桐要他试试最新研发的媚药——「惑香」的效果如何之类的yin荡下流话语。
  尤其是当冉默霜感觉到有只手不断抚摸他的身体,而湿热黏滑的物体正舔着自己苍白细致的脸颊时,直觉恶心的冉默霜不由得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并惊声尖叫着。
  「桐哥,你……你不要这样,求你住手、住手……」
  冉默霜只能不断挣扎、不停的哭喊着,没多久,那恶心的感觉倏地消失,只闻哀嚎声四起。
  直到冉默霜耳边响起二堂哥冉梓隽熟悉的低沉嗓音时,不停抖颤的纤弱身子终于有了依靠。
  脑袋昏沉沉的冉默霜只感觉到身子被人拉了起来,慌乱之中只听到冉梓隽附在自己耳边要他赶快逃,自认什么都不会的冉默霜并不想扯冉梓隽后腿,只能跌跌撞撞的逃出PUB。
  
  ◇  ◇  ◇  
  
  洛珣砚坐上轿车,发动引擎将车驶离停车场时,一道白影在他面前一闪而过,他当下反射性的踩了煞车。
  洛珣砚并未急忙下车察看,反倒是将双手搁置在方向盘上,静待了片刻,车前仍未有任何动静,洛珣砚很清楚自己并未撞到任何东西而再次发动车子,然而下一秒,引擎盖上突然间冒出一只苍白的手,倒是吓了他一跳。
  心忖此时正值农历七月,没这么巧,让他碰上不干净的东西吧?
  但洛珣砚很快就推翻这荒谬可笑的想法,不禁暗忖着该不会真的撞到人的同时,迅速下车一探究竟。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被弄得污秽不堪的人儿,正努力攀在引擎盖上,不断抖颤的手撑起自个儿纤瘦的身子。
  洛珣砚只是用睥睨的眼神看着对方,并没打算上前搀扶的意思,因为他隐约闻到随风飘来的刺鼻酒味,直觉对方只不过是名喝醉酒的陌生人而已。
  「啊!痛,好痛……」突如其来的惊呼声,却让淡然以对的洛珣砚微蹙起眉头。
  因为那清朗嗓音微微触动了他冷傲孤寂的心,当洛珣砚视线触及那容貌过于年轻的人与爱妻韩苡霜有着神似的容貌时,他的心猛然一颤,旋即蹲下身欺近趴伏在积了雨水的柏油路上,猛喘着气的人儿。
  「小霜?是你吗?」洛珣砚情不自禁的吐出心中的想望。
  「救……救我,求你……求求你,救我……」冉默霜听闻有人喊出自己小名,不由得吐出了求救的低喃。
  那似有若无的低喃,洛珣砚只能蹙着眉头无奈地扶起对方,冉默霜趁隙整个人攀住对方伟岸精瘦的身躯,喊道:「求你,救我……救救我……」
  突如其来的刺鼻酒味,让洛珣砚下意识的想推开巴着自己不放的冉默霜,他很清楚怀中的人儿并非是他的挚爱,因为他的苡霜是个滴酒不沾的女子,她的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淡雅清香的咖啡香味。
  而且直觉告诉他,眼前的少年一定是喝酒误事,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才会向他人求救。
  如果是一年前,只要被他遇到这种事,或许他会多事的帮帮眼前惹祸滋事的少年一个忙,而现在的他,却只是嫌恶的想把对方推开,不想惹上这些无谓的麻烦。
  但无奈于冉默霜抖颤泛白的手紧抓着他的衣领不放,而不远处又传来纷乱的脚沓声和吆喝声,洛珣现被迫只能心不甘情不愿,打横抱起不停发抖的冉默霜往车里头钻,并对冉默霜撂下一句「要我救你就先放手」的话后,他才得已回到驾驶座上驱车离去。
  
  ◇  ◇  ◇
  
  洛珣砚不晓得自己发了什么神经,只能以一脸不屑兼后悔莫及的复杂表情,盯着冉默霜衣衫不整且脏秽不堪的身子躺在自家的沙发椅上。
  不只是弄脏了韩苡霜亲自缝制的沙发椅套,从门口沿路到冉默霜所躺的地方,全沾染到他身上的尘泥和水渍,连他自己也深受其害。
  直到不停扭动身子的冉默霜突地坐起身来,那一副作呕的模样,洛珣砚骇得赶忙拉起他吼道:「不准吐,要是你敢给我吐出来,我就要你好看!」话落的同时打横抱起冉默霜往浴室急奔而去。
  岂料,甫踏进浴室,却被冉默霜冷不防的将唇覆上自己的薄唇,洛珣砚如遭电极地全身僵硬了起来。
  温润的唇瓣磨娑着洛珣砚微启的薄唇,那飘逸着淡淡酒香的丁香小舌轻舔描绘着刚毅的唇型,双手更是不期然的攀附在对方颈后,纤细的腰身轻轻的扭动摩擦那精瘦结实的腹部,那要命的挑逗意味,燃起了洛珣砚致命的情欲火焰。
  冉默霜生涩却又主动的诱惑,让有些醉意的洛珣砚再也无法抗拒的反客为主,主动吻上那柔嫩的唇瓣,那湿热的灵舌钻进了冉默霜的嘴里,温柔地挑逗着那羞怯的小舌。
  洛珣砚恣意的吮吻着他唇舌的每一处,灵动的舌舔噬着敏感的上鄂,滑过齿列,吮着他香甜的蜜液。
  「唔嗯……」被洛珣砚这强制而猛烈的深吻,冉默霜差点就喘不过气,只能下意识的嘤咛了声,却也唤醒了差点坠入情欲深渊的洛珣砚。
  洛珣砚顿时惊醒过来,赶忙将攀附在自己身上的冉默霜一把推开,那不知轻重的力道,害他整个人跌趴在冰冷的磁砖上,被撞疼的手肘顿时红肿了一大片。
  「唔!好……好痛!」在冉默霜惊呼出声的同时,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关门声。
  冉默霜被吻得差点喘不过来,只能趴伏在地上猛喘着气,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到对方为何突然将自己推开,只觉得体内一股燥热感让他感到非常的不适,像是有千万只蝼蚁在他体内爬窜、噬咬着。
  当泛着薄红炽热的肌肤接触到冰凉的地砖时,那稍微解除体内燥热的沁凉感觉,令冉默霜没有多想的急忙褪去贴黏在他身上的所有衣物,赤裸着身子贴在地上。
  冉默霜稍微回复意识,那充满水雾仿如子夜星辰般的双眸,环顾了一下这陌生的地方,他不晓得自己身在何处,但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安全的。
  然而体内足以将人焚烧殆尽的炽热,不断侵犯着冉默霜的神智,直到他忽尔瞥见浴缸上头的莲蓬头,努力撑起燥热虚软的身子,跨进刚硬冰冷的浴缸之中,并开启莲蓬头的开关。
  但洒落而下的是适温的热水,热得冉默霜赶紧将水调至为冷水,这才得以舒缓了体内的莫名燥热。
  冉默霜昏昏沉沉的任由上头的冷水冲刷着自己赤裸的身体,然而下腹的青芽蠢蠢欲动,而全身的血液都往那一点狂窜,强烈而发胀的欲望痛得他不得不伸手粗暴地搓弄着。
  「唔……为什么会这样?好难过……」冉默霜语带哽咽的呢喃着心中的不解。
  体内的血液就像炽烈的火焰燃烧着他的全身,尤其是后庭幽穴深处充斥着炽热麻痒感觉,像是有千万只的蝼蚁细细地啃咬吞噬着他的体内深处。
  冉默霜不晓得被人下了惑香的感觉,竟是下半身不再像是他自己的一样,他只能无意识地摆动腰肢,想与光滑冰冷的浴缸表面相互磨擦减去痛苦,而手中已然昂挺到紫红发烫的玉*顶端,溢出大量的蜜液,但仍无法减缓体内狂炽的欲火。
  昏乱的思绪早已被不停冲击他身体的情欲之火所吞噬而去,逐渐失去意识的冉默霜只能任由身体不停的抽搐痉挛着。
  
  ◇  ◇  ◇
  
  直到半个小时前丢下冉默霜冲出浴室的洛珣砚再次出现时,眼前的景象让他倒抽了一口气。
  惊骇着自己对一个陌生少年产生了不该有的生理反应时,洛珣砚怎么也无法接受这种情况而逃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