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意外事件之躲猫猫(出书版)作者:色如空

字体:[ ]

 
楔子
  人生在世,最避免不了的就是那一连串的「意外」,你不知道它何时何地会发生,也不知道它会给将来带来多少影响,它的存在完全就是个未知数,可偏偏人生就是以这些「意外」作为衔接,串起了一个个故事,串出了一段段传奇。 
 
◇ 
 
  自古以来,盘古开天辟地,其气息化为风云,声音化为雷霆,眼眸化为日月,鲜血化为江河,肉体化为沃野……万物皆以此为源,继而生生不息,造就了这般天地。 
 
  时过境迁,天地间三界六道,仙、人、鬼、精四分,互不相犯却也互相牵制,其中仙人所在之天界任务最重,为暗中平衡三界六道之所。 
 
  据天规所定,仙与仙种下姻缘却不得姻果,只有经修道磨炼者,得道之后方能位列仙班,但数年时间一晃而过,却也见不得几个有本事的上天为仙,如此情况下去,天界令人不甚堪忧。 
 
  就在那时,因缘际会之下,两位仙人竟从天界某处寻得神奇果种,名曰舜辰,此种共分七色,散于天界各处,需由两位仙人以纯阳之气供之育之,埋于天界,一日便可成形结果,果实乃一灵童,生而为仙,承育者之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亦可视为二仙之子,实为天之瑰宝。 
 
  只是舜辰种子所在之处令人难寻,毫无线索之下,能得者皆为有缘,天界至今也不过就出了三位灵童而已。 
 
  青箩灵仙喜爱打理天界各处植物,却从未见过舜辰结果,心中大有好奇,故而向天帝请命,走遍天界各处,寻找舜辰种子,历经百年终得圆满,寻得七色种子各一,为其分别命名并收于隐仙阁内,以备将来不时之需。 
 
  可世事难料,关系素来不佳的御景上仙与华凌星君一架打到隐仙阁,将七颗种子打下凡间,天界因此而乱! 
 
  「简直胡闹!」天帝大怒,「你们俩平日里闹闹也就算了,如今犯下如此大错,该如何弥补!?」 
 
  御景上仙和华凌星君跪于殿上,知道自己这回闯下祸事,皆是神色凝重,沉默不语,青箩灵仙站在一旁,低头沉思,片刻后才缓缓抬起了头。 
 
  「天帝息怒,解铃还须系铃人,依本仙之见,不如命两位下凡收取舜辰,将功赎罪。」 
 
  天帝叹了口气,懊恼地挥挥衣袖道:「如今也别无他法……只不过天下之大,只派两位仙人,朕恐怕……」 
 
  「天帝请放心。」青箩灵仙说着,从怀中取出一面铜镜,「那七颗种子已被我定下别名,以此为媒,大约还能知道个方位,只是……」 
 
  「只是?」 
 
  「只是怕遇到了有缘之人,那种子就再也回不来了。」青箩灵仙表面一叹,内心却激动得紧,还不知若这种子留在人间会是个什么模样。 
 
  天帝闻言蹙眉:「这是何意?」 
 
  青箩灵仙回答:「据前有一例记载,舜辰种子乃天界仙物,入凡却仍能繁衍,只需两位男子纯阳之血滴上种子,埋于土内,吸收二人之精血,自然之精华,一年过后方可结果成形,乃一孩童,为两男子之子,承父辈之血脉,相貌资质均为人中龙凤。」 
 
  「这……」天帝皱眉更深。 
 
  而青箩灵仙则一派潇洒自在,「此乃天命,各有不同,一切皆是看缘。」 
 
  「……也只能如此了。」 
 
  接下任务的御景上仙和华凌星君相互不发一语,他们牢牢盯着青箩灵仙手中的铜镜,却无法从上面看出什么端倪。 
 
  这对冤家有时还真默契,青箩灵仙轻笑着,心中默念咒语,不一会儿铜镜忽然分为左右两域,半黑半白,而后黑色处闪出三个光点,分别为黄、赤、蓝三色,白色处也闪出三点,橙、靛、绿。 
 
  「这是……」 
 
  「人间由时空分割为两块,古代与现代各有三颗种子,而最后那颗……似乎不知所踪呢!」青箩灵仙解释道,「那么你们两位各去一处,剩下的那颗就交由我来寻找。」 
 
  「行。」华凌星君先答应下来,「只是若舜辰被凡人之血给……」 
 
  「那舜辰便会失去仙气,应该不难感应。」青箩灵仙道,「若真有那样的事,你们俩要找出这滴血之人,并与其述说原委,只要其中有一人愿意抚养这种子之果便可不将其带回,如果两人均无意要养,便以三昧真火将种子烧毁,以免危害人世。」 
 
  两人点头,算是明白。 
 
  「那就有劳二位了。」 
 
  青箩灵仙话刚说完,只见面前两人一前一后闪身便离开了此处,分明没有说好,但却配合默契得让人眼红,一东一西,一古一今,寻物去也。 
 
  青箩灵仙只感好笑,不禁摇摇头,收起铜镜背身离去。 
 
  三人三向,却不晓得,世事无常,寻思难料,意外事件才刚刚开始……
 
第一章
  古今两道,华凌星君选择了「今道」,根据铜镜所显,这个时空当有黄、赤、蓝三色果种,而果种蕴含仙气,应是不难寻找,只是当他降临凡间动用仙法寻找时,却愕然发现三枚仙种中已有一枚仙气淡薄并逐渐散去,而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当他顺着隐隐仙气寻到那名为「赤铭」的果种时,果然如他所料……不,是比他想象得还要糟糕! 
 
  天界一日、人间一年,自果种散落之时算起,人间也差不多过了一年,可华凌星君却万万想不到,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这颗赤铭居然已经在这偏僻的山坳内生根发芽,连果实的样态都清晰可见。  
 
  在天界,华凌星君未曾看过舜辰开花结果,如今一见,也是惊叹不已。 
 
  舜辰之树形似人间紫藤,根茎交错形成树干,花枝密布散开,枝干婀娜婉转,赤铭的花色与其名一致,火红妩媚、华美无比,垂于枝头更显艳丽。最为奇特的,还是这树干与树枝结合之处所孕育的椭圆形的果实,与冬瓜一般大小,闪耀着淡淡的红光又如琥珀一般清盈透亮。 
 
  华凌星君忍不住好奇上前探望,看完又是一惊,那果实中竟真能见到如人类婴孩一般大小的娃娃,他紧闭着眼睛,小手握拳、身子蜷缩着宛如在母体之中,睡得十分安详。 
 
  仙人与仙人间不能孕育子嗣,小孩子在华凌星君看来也是格外新鲜的事物,他观察了好一阵才算看够过了瘾,这才思量起来青箩灵仙的那番话,一切皆是缘分,既然都开花结果了,那么果实自当交由他的「双亲」去抚养。 
 
  于是,华凌星君将双手抚上树干,借由赤铭读取一年之前在此地发生的事,以此找出在赤铭上留下血滴的两位男子。 
 
  这不算难办,所以就在几日之后,待赤铭的花朵落尽之际,华凌星君便带上了这颗成熟的果实,腾云驾雾,见那即将为人父的两名男子去了。 
 
◇ 
 
  「哈啊……」 
 
  面对蓝天白云,范伟晨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夸张地打了个大哈欠,四肢张开几乎占据了长椅的三分之二。 
 
  坐在他身边的好友司徒尧见了不由摇头低笑,「瞧你这颓废样,昨夜一定又是和哪个妞泡了个通宵吧!」 
 
  「唔嗯……没有,老爸搞『监察期』,我打了一夜游戏而已。」说着,他又是一个哈欠,「都是死老爸害的,我已经好久没有和美眉们出去玩了。」 
 
  「哈!」司徒尧翻了个白眼给他,大说风凉话,「你这滥情的家伙,也难怪你爸要管,不然哪天一堆孙子孙女冒出来抢财产,那可是分都不够分。」 
 
  范伟晨抓抓自己的七彩孔雀头,不想再就这个话题,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封有些皱褶的信,看了一眼后,他懒散地站起了身,然后硬把司徒也给拖了起来。 
 
  「走了,反正你也没事,开车送我去××路11号,有事要办。」 
 
  「欸?好端端的去那里做什么?」 
 
  范伟晨神秘一笑,挥了挥手中的信纸道:「佳人有约!」 
 
  范伟晨与司徒尧是好朋友,他们的父亲是生意上的伙伴,两人臭味相投,见面次数多了自然就成了狐朋狗友。 
 
  司徒尧是家族中的幺子,家业继承什么的都轮不到他,和他相比,范伟晨就有些吃亏,他是独子,妈妈死得早,老爸又不肯再婚,所以继承这事自然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人家说虎父无犬子,但这话显然不适合范伟晨,范伟晨的祖父和父亲都是业界的佼佼者,可他却十足十的纨裤子弟,女人眼中的凯子,父亲眼中的钉子,世人口中的米虫。 
 
  更糟糕的是范伟晨还是个双性恋,私生活也不检点,他的父亲常为此感到恼火,甚至还有把他扔出国改造的经历,不过适得其反,范伟晨去了国外,好好的书不读,反而为了追求一个金发男孩退学去读了另一所面点师专科学院。这又让他父亲气得不轻,连文凭也顾不上就把他给强拽回了国,然后请了家教,给他两年时间,要他好好学习管理经营公司事务,并在那时与他约定——以最后一年为限,若是一年内范伟晨的作风和能力能让他老爸认可,一年后他老爸便将公司完全交给他。 
 
  在流畅的节奏中,司徒尧开车送范伟晨到达了目的地门口,范伟晨打了个哈欠后便开车门下去,随后司徒尧便关上车门,转动方向盘打算改变车子的方向。 
 
  不经意间,他回头望去,见到范伟晨走进了那栋古色古香的中国式建筑。 
 
  司徒尧皱皱眉,还没来得及深入思考,便踩下了油门向前驶去,路程驶到一半,忽然他觉得有些疑问。 
 
  奇怪,那个地区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所建筑? 
 
◇ 
 
  当范伟晨走到屋子门前,抬起头也是啧啧称奇,如今在S市已经很少能见到如此古色古香的建筑了。 
 
  走进屋里,当他还沉浸在观察这异样的环境时,忽然耳畔传来一阵人声,「请问是范伟晨,范先生是吗?」 
 
  范伟晨诧异地朝声音来源方向望去,却不见一丝人气,屋子里灯光昏暗,前方似乎有着很长的一条通道,但这些仅仅是范伟晨的感觉,他看不太清,只是这么觉得。 
 
  「这是什么?广播吗?」 
 
  此时,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是个男子,较为沉稳,只听他再问了一遍:「请问是范先生吗?」 
 
  「啊,是,我是范伟晨。」这一次,范伟晨回答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