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杀青[罪案 强强] 作者:无射(下)

字体:[ ]

 
    第41章 亡命之徒
    
    里奥走出盥洗室,发现小亚弗尔还在书房里接听那个电话。他望着紧闭的房门,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戏码就头皮发麻——他宁可面对一打持枪的恶徒,也不想跟这位放荡的公爵之子玩什么变态的SM。
    或许可以试试用药。他这次来月神岛卧底,随身带了两瓶特制的葡萄酒,一瓶可以让人喝几口之后就昏迷,醒后记忆模糊,仿佛大醉一场;而另一瓶含有诱供专用的吐真剂,除非受过精神方面的特别训练,普通人很难摆脱药物的控制。
    先趁机溜掉,明天拎两瓶酒来当做赔礼,这样应该挺合情合理。里奥主意已定,手刚搭上会客室的门把,却听见身后响起小亚弗尔的声音:“抱歉亲爱的,让你久等了——怎么,你想不辞而别吗,这可不太礼貌啊我的朋友。”
    里奥不得不转身说:“我以为你有正事要处理,就不打扰了,明天再来赔罪。”
    “你不就是我的正事吗。”小亚弗尔像第一次见面似的端详他,脸上似笑非笑。他在沙发椅上坐下来,用指尖点了点小圆桌,示意对方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从桌子下层摸出一副扑克牌:“来陪我玩会儿牌怎么样,黑杰克。”
    里奥有些意外。他并不认为小亚弗尔蓄意留他下来就是为了陪他打牌,想想那些无处不在的性骚扰吧——难道这又是对方玩的一个情趣花样?无论如何他不能生硬地拒绝,只好坐下来,边洗牌边说:“玩黑杰克?噢,公爵,听说你是把好手,曾经赢过一个庄园呢,这回想从我这儿赢走什么?要是给不起,我可要逃跑了。”
    小亚弗尔慢悠悠地给他发了两张牌,说道:“放心吧,我想要的东西,你肯定给得起——而且你还在我的地盘上呢,能跑到哪儿去?”
    里奥勉强笑了笑,做出一副专心致志算牌的样子。
    说实话,对方的牌运要比他好得多,可惜今晚不在状态,总有点心神不宁的感觉,以至于输多赢少。有两次他的眼角余光忍不住瞟向壁钟,仿佛正等待着什么——微不可察的动作,却没有逃过训练有素的联邦探员的敏锐感知,在心底暗暗生出了一丝疑窦。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小亚弗尔的手机又一次响了,他立刻拿起了手机:“抱歉,接个电话马上回来。”说着走进书房。
    里奥心底的那一丝疑窦变成了不祥的预感。在书房门关闭的同时,他掏出手机拨打埃德曼的电话,在听到语音提示“无法接通”时,他立刻意识到事情有变——他曾经叮嘱过埃德曼,手机必须保持24小时畅通,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必须立刻通知他。眼下打过去,既不是“通话中”,也不是“关机”,且岛上信号充足,这种情况应该是在已连上基站的情况下突然掉电,基站默认手机依然是开机状态,却搜索不到该手机信号,所以提示“无法接通”。
    这是在一个短时间范围内的,如果基站长时间搜不到手机信号,也会将用户状态设为“关机”——这一点很重要,说明埃德曼的手机在正常状态下被突然断电、或者人为损坏,就在不久之前。再联想到刚才小亚弗尔的两个神秘通话和隐隐蹊跷的态度,里奥当即反应过来:埃德曼那边十有八九是暴露了!
    他当机立断地扯下纱帘,用果盘上的小刀裁出缺口,用力撕成条状,结成一条十七八米长的绳索,一头系在露台的栏杆根部,另一头抛下半空,发现仍到不了底。但他已经没有续补的时间,双手抓紧绳索,脚底蹬着外墙迅速下滑。绳索用尽,离地面还有大约三四米高度,里奥松手跳了下去,落地的同时团身翻滚卸去冲击力。
    起身时,几个身穿迷彩服的保镖正好巡逻过来,里奥立刻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做遍寻不到打火机状。保镖们过来盘问时,认出了他的脸,其中一个掏出打火机为他点上,殷勤地问他还有什么需要。
    里奥借机提出,夜间娱乐取消十分无聊,想到会所附近的海滩逛逛(那段泻湖被俱乐部围了挡鲨网,是海泳的好去处)。保镖为难地重申了会员今晚不能离开会所的禁令,建议他多找几个夜莺,或者去露天游泳池。里奥十分不满:“我可没有在人来人往的游泳池裸泳的习惯!”他用烟头敲着对方胸襟上的编号牌,颐指气使道:“开车载我去溜达一圈,给你一万块;否则明天我向公爵提一句你就准备卷铺盖走人。还有你们——敢多嘴多舌,也跟他一起滚蛋。”
    在这两个选项中做决定并非难事,更何况关于小公爵各种讨好新欢的绯闻几乎传遍会所内部,这位扬先生被保镖们私底下一致评为“最不能得罪的客人”榜首。同样的,如果谁能得到他哪怕只言片语的青睐,必然前途光明、升职有望。
    于是那个得到讨好BOSS情人的机会、还额外发了笔小财的保镖,便在同伴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屁颠屁颠地跑去开了辆越野车过来。
    门口守卫见开车的是自己人,又是从内部出去,并未检查就直接放行。
    书房中,小亚弗尔从情报贩子的口中得到了他想要核实的信息,一股遭受背叛的愤怒与自作多情的屈辱化作岩浆,几乎将他全身都烧融了。里奥?劳伦斯!我要把他的肠子拖出来钓鲨鱼,让他生不如死!小亚弗尔咬牙切齿地想,毫不犹豫地按下桌面的警报按钮。
    三十秒后,一群持枪保镖冲进会客室,彻底搜索了空荡荡的房间,赫然发现目标已经消失不见。
    “……他是从这里逃走的!”一个保镖叫道。
    小亚弗尔冲到露台边缘向下一看,绑在栏杆上的自制绳索垂下五楼,在夜风中晃晃悠悠地摆动着,仿佛在嘲笑某人的反应迟钝。
    狠狠一掌拍在栏杆上,小亚弗尔在手掌的震痛中失态地咆哮:“抓住他!搜遍整个会所,把他带到我面前!”
    与此同时,一辆越野车趁夜色驶出会所。
    里奥在保镖肩头的微型对讲机刚刚传出话音时,就伸手从后方握住对方的脖颈,拇指和中指同时用力按压两侧颈动脉窦。猝不及防下,对方几乎是立刻昏迷,里奥右手接管方向盘,左手探过去打开车门,将他从飞驰的车上踹下去,然后爬到了驾驶座上。
    杀青哼着家乡小曲儿,站在莲蓬头下冲刷身上的血迹,淋浴间的地板一片猩红,流动的旋律般朝下水道口涌去。血衣丢在角落里,已经不能穿了,但好在威廉的身材跟他差不多,他可以在他的衣橱里任意挑选。
    还有一个意外的惊喜:他在洗发露旁边找到了大半瓶速效染发剂,将一头枯黄稻草似的短发又染回了黑色。实际上,虽然换过许多种发色,他还是最喜欢黑发,自然、低调、隐蔽性强,而且很衬他的肤色——一种非常健康的浅麦色,这才是他的真实肤色,而不是之前用肌肤漂白霜修饰过的白皙。虽然那玩意儿含对苯二酚和汞,长期使用对身体有害,但为了接近感知敏锐的联邦探员,他不得不做万全的准备,包括用硅胶做的小片仿真皮肤贴掩藏身上的疤痕。
    外貌、谈吐、举止、性格,一切可以对外表现出来的部分,他都自信可以伪装得万无一失,但那些深藏在内心的部分,被称为“感情”的东西,却很难完全接受理智的控制。譬如现在,杀青望着镜子里黑发的男人,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仿佛被另一个黑发男人的身影重叠,感受到对方熟悉的气息,与身体的热度……
    窗外噪杂的声响打碎了他的幻境,他不悦地拨开百叶窗的叶片朝外窥视,看见一队队荷枪实弹的保镖正跳下卡车,分批搜索着周围的别墅,眼见就要到达他所在的这栋。
    这意外变故搅乱了他原先的计划,看来不可能在天亮前解决掉其他漏网之鱼了,甚至连安全离开会所的难度都增加了不少。杀青不满地啧了一声,赤身裸体地走到别墅的后门边上,用指节敲了敲门板,模仿威廉的声音叫道:“嗨,外面那两个,进来一下!”
    两名守卫后门的保镖闻声推门而入,兜头便挨了一记斩喉,对方几招缠背卷压、蹬抱转锁,不到十秒钟就将他们打晕在地。杀青剥了其中一人的迷彩服穿上,装备好枪支弹药,拉了拉圆边迷彩帽的帽檐,走出别墅,混进了一支搜索队伍的队尾。
    没过多久,上头的命令传达下来:“目标加西亚?扬,十分钟前在一名保镖的协助下,驾驶越野车离开会所。立刻搜索全岛,尽量活捉目标,对方激烈反抗或执意逃脱的情况下,允许击毙。”
    杀青随众攀上一辆卡车。在窄小密集的空间里,虽然他已经极力掩藏自身存在感,但仍被旁边的保镖发觉:“你不是——”他一个肘击强迫对方吞掉了后半句,然后从拐弯减速的卡车跃下,翻滚中躲避着尾随而至的子弹,倏忽间在路旁漆黑茂密的树丛消踪匿迹。
    夏尼尔在意识到自己因一时疏忽与复仇心切干了件蠢事时,迁怒地摔碎了埃德曼的手机,并将血流满面的老胖子割了喉。
    他爬上附近的小山丘眺望灯火通明的机场,看见那上面果然已经清空,最后一架飞走的直升机在墨空中只留下一点儿隐约的声响。
    “草泥马!个婊子养的……”夏尼尔不断爆着粗口,有些万念俱灰地蹲在了地上。
    现在该怎么办?身在太平洋中央的一座孤岛,周围是鲨群环绕的茫茫海域,没有飞机、没有船,难道真要扎个木筏去漂洋过海?想到自己刚敲诈来、还来不及享用的一亿美金,那个娘娘腔公爵为此打算翻遍整座岛抓他,万一落到对方手上,怕不会被削成一亿片肉卷拿去涮火锅!夏尼尔痛苦地双手抱头,觉得这鬼地方比外号“坟墓”的雷克斯岛监狱更令人绝望……
    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又想到了杀青。那个十分强悍、同时也十分谨慎的连环杀手,他相信他一定是做了充分准备才潜入月神岛的,不论成败与否,那家伙一定有办法离开……
    必须找到他,现在只有跟在杀青身边,才是安全系数最高的选择!夏尼尔下定决心后,又开始发愁:那家伙还猫在会所里玩杀人游戏吗,自己要怎么混进去呢……算了,先开着那个死胖子的车,混到会所附近观察一下,看看什么情况再说。
    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迷彩服,觉得这一套保镖装束应该能瞒天过海,便溜下土丘,跳上埃德曼的越野车,朝会所方向驶去。
    才开到半山腰,便见一辆辆满载战斗力的卡车迎面而来,吓得夏尼尔立刻冲出路基,躲进林中。怎么回事,杀青暴露了?还是……该死的FBI逃走了?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夏尼尔都很不乐见,尤其是后者——那个娘娘腔公爵是吃屎长大的白痴吗?身边那么多保镖,居然连一个受伤的警察都搞不定,简直浪费他通风报信的力气!
    气呼呼地思考了片刻,他决定远远尾随这群搜索者,看看能不能从中捞到什么好处——浑水摸鱼一贯是他的强项。
    夜色笼罩下的月神岛,用苍茫的荒野、蓊郁的丛林、崎岖的岩崖与礁石密布的海滩,掩盖了三个亡命者的行踪,也隐藏了黑暗中的致命危险,待到惊觉,往往已是回天乏术。
    被追杀的联邦探员、计划赶不上变化的连环杀手,与一心想逃命的前任黑帮头目,也许会在这座孤岛上再次狭路相逢,除了上帝,没有人知道他们未来的命运。
    
    第42章 狭路相逢
    
    被几百名武装分子追杀,这可真是个新鲜的体验……里奥在离开设卡拦截的道路后弃了车,一边逃亡在黑夜的荒野中,一边苦中作乐地想,估计是之前当了太多次的追捕者,为了公平起见,上帝打算让他也尝一尝被捕猎的滋味。
    想到功败垂成的卧底任务,他觉得十分不甘心,同时认为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只要他还活着,就还有成功的机会,前提是他得在瞬息万变的局势与一闪而过的际遇中抓住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