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总裁,老子休了你 作者:叶儿(下)

字体:[ ]

 
第一百六十章、 关我什么事?
  “还好,还暖和着,可以吃。”辰逸自顾自地拿了便当吃了起来。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刚刚到底干嘛去了啊?”少华在他旁边边吃边问道。
  “没什么。太无聊了,出去兜一圈。”
  他可没那么笨,要是说是出去帮林英杰,少华又得不高兴了。
  袁辰逸也会无聊?蒙谁呢?少华斜着眼看着他,却没有再说什么。辰逸最烦的就是别人老缠着他问东问西了,他可不想让辰逸觉得心烦。他和辰逸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是有关林英杰的吧?辰逸,刚才是去见他了吗?
  另一边,林业把英杰赶出家,就和妻子大吵了一架——自从结婚后,他几乎没有跟妻子大声说过话,今天一反常态地朝她大吼,下场可想而知,被妻子大哭大叫着赶了出来。
  ——儿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英杰从小养尊处优惯了,这一次离家出走,只会让她担心。他身上从来不会说多带一点零钱,去吃饭买衣服总是直接刷卡,林业不但赶他出门,不让他带衣服,不让他回公司,竟然还让人把他的卡冻结,想想她就来气。结果他还有理了。
  ——他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不需要用我的东西!他的衣服是我买的,公司是我开的,钱都是我给的,我没有把他身上的衣服扒下来已经很不错了!我就是要让他知道,离开家,他什么都不是!看他还怎么去玩男人。
  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就算她刚才也很反对英杰的作为,但是,当英杰被赶出去以后,她就后悔了。英杰喜欢辰逸,就让他去喜欢吧,辰逸又不是什么坏人。再说了,他不是说了嘛,辰逸会跟凌少华结婚,时间久了,英杰总会死心的,犯不着把他赶出去啊,这不是逼他上绝路吗?明知道儿子不会服软,为什么要跟他硬碰硬?
  辰逸回家之后总感觉有哪里不一样。英杰的父亲又来串门了,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他家老头本来就跟他是死党,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基于礼貌,他还是跟他打了声招呼,没想到,平时对他还算和颜悦色的林业,这次竟然瞪了他一眼。
  莫名其妙。
  辰逸心想,但也没去搭理他,正想走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就被他家老头叫住了。
    “小逸,过来一下。”袁立秋叫住他说,面色有些沉重,辰逸看了少华一眼,转身走到沙发前。
  “干嘛?”口气不是很好,这老头叫他一般没什么好事。
  “你知道英杰被赶出来了吗?”袁立秋问道,一边观察林业的脸色。
  “知道。干嘛?”他前几天才刚被他叫住帮忙付饭钱呢,不过只有那一次,后来英杰倒是都没有再叫他了。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会被赶出来吗?”林业口气不是很好地瞪着他问。就是因为他把英杰赶出来了,还把他的银行卡冻结,才害他睡了一个星期的沙发!他老婆也真是够狠的,不让他回房睡觉也就算了,反正他还有书房。但她居然还让把书房里的床给搬走,只剩下一把椅子!摆明这是要让他睡沙发的意思。
之前他其实还蛮喜欢辰逸这个孩子的,即使立秋跟他说他是那个Satan,他也没有拿他当外人,但是,当他知道英杰喜欢的人竟然是辰逸的时候,他就无法像平常一样看待他了。
  他知道这个事不能怪辰逸,但他就是没办法,只要一想到自己本来正常的儿子变成这样是因为辰逸,他就没办法给他好脸色。
  辰逸听了只是摇摇头,表示他不知道。跟面对袁立秋的态度不一样,对待他,辰逸倒是显得彬彬有礼。
  “都是因为你!”
  “关我什么事啊?我又不住你家。”拜托,赶不赶林英杰,是他们林家的家务事好吗?怎么扯到他头上来了?莫名其妙。
  “咳咳,老林说,因为英杰喜欢你。”见林业因为辰逸的回答脸色更不好,为了避免战争爆发,袁立秋只好开口解释。这可不好办哟,一个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个是他儿子,要是真吵起来,他该怎么办?
  “所以呢?”
  “还所以呢?!英杰喜欢你,他是一个同性恋!”林业气得站起来朝他大叫,立刻被袁立秋拉着坐下了。
“业,不是说好不动气的吗?”袁立秋无奈地说道。自从英杰被赶出家门直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他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对于林业到今天才来找他,他倒也不怪。兄弟的脾气他很懂,尤其是刚才他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他就猜到了。
  ——你骗我说他们之间没什么,根本就不是这样,英杰喜欢辰逸!
  “我能不动气吗?!我又不像你一样!你不好好管教自己的儿子,让他胡作非为,我可不能!我还要管教儿子呢!”
  林业此话一出,袁立秋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唯独辰逸一直维持着他的面无表情,心底却波涛汹涌着。
  胡作非为?他怎么就胡作非为了?再说了,这事是他儿子林英杰自己的事,关他什么事?为什么要迁怒到他和他老头?难道林业竟然以为他神通广大到能控制人心不成?
  “你要管教自己的儿子我们没有意见,但请你记住,我不是神仙,你儿子喜欢我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逼着他非得对我动心的。我很忙,没空在这听你瞎胡扯,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恕不奉陪。”辰逸说着转身就要走,却被林业喝住了,心里有些疲惫,没有转身过来,想听听英杰家的老顽固到底还想说些什么。
  “你给我转过来!”林业被辰逸的态度惹怒了,“这是你对长辈该有的态度吗?袁老头,你到底都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你能教育?你要真有那能耐,林英杰会成那副德行?进人房间不敲门,公司开成娱乐所,女人一天换一个,整天嘻嘻哈哈的没个正经样,这就是你所谓的好教育?如果真有一天林英杰得了性病,我想,也在你的意料之中吧?”很不爽他的态度,辰逸冷冰冰地反击,满意地看到林业气得抓狂的脸色,心里这才觉得平衡一点。
  哼,虽然说他是不怎么喜欢他老子,但那并不表示别人就可以侮辱他。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是对长辈该有的态度吗!”
  “诶老林,消消气,别太激动了。”袁立秋连忙拉着他,有些埋怨地看着辰逸,“小逸,你也少说两句,林伯父再怎么说也是长辈,不要太没礼貌了。”
  “哈!他对别人没礼貌还想让人对他礼貌了?当别人是白痴?有什么屁赶紧放,我还忙着呢。”
  “我要你以后不要再跟英杰来往了!”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可见林业真的气得不清。
  平时看辰逸还挺有教养,挺有礼貌的,今天总算是真正见识了。流氓还是流氓,就算穿上一套西装,打扮的再怎么精致,骨子里到底还是一个流氓!亏他还一直拿他当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他居然用这种态度对他。
  “你还是先去教育教育自己的儿子吧,这话,你应该对他说,让他最好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他说着上了楼,关上门的那一刻,还能听到林业大吼大叫着,不顾他老头的阻挡摔门离去。看来,老头跟林业的交情是到此为止了吧?哼,果然都是一家人,个个都是那么莫名其妙。他自己把英杰赶出去,错的倒是他袁辰逸了?什么世道啊。
  “你的脾气真的该好好改改了。”身后,少华叹着气对着他说,“你就不能让让他吗?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伯父的好朋友,也是你的长辈。”
  “凭什么要我让他,错的又不是我,也不想想他自己的态度。”辰逸只是冷哼一声,听少华这么说,也觉得是他的错吗?
  “你……算了,你开心就好,我去给你做饭吧。”他能说什么?辰逸的脾气就是这样,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有关尊严的事,就算他说的再多,辰逸也不为所动。
  开门是铁青着脸的袁立秋,他打了声招呼,就下楼去了厨房。
  两父子的心情都一样,袁立秋的情绪又那么不稳定,希望等会不要又吵起来才好啊。
  少华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他才进厨房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一阵声音,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连忙走出厨房,原来是袁立秋的保镖,他这才放下心来,还好不是辰逸。但,他们跑得方向不对啊,那不是辰逸的房间吗?!
他急忙把煤气炉关掉,三步并作两步朝楼上跑去,还没进辰逸的房间,就看见辰逸被一个身形比较彪悍的保镖以标准公主式抱法抱着走出来,辰逸已经昏迷了,而他的额头左边正留着血!袁立秋神色很慌张,一直紧紧地跟在那个保镖身边,少华连忙跟了出去,他甚至连围裙都还没有卸下,就跟着去了医院。
第一百六十一章、 解开心结
    “伯父,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只不过离开一会儿,辰逸就受伤了?”看着医生为昏迷的辰逸包扎好后,少华才沉着脸问袁立秋,那模样,好像他才是辰逸的父亲,而袁立秋不是。
  他发誓过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辰逸的,但是,却一再食言。
  袁立秋摇摇头,许久,才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原来是袁立秋气不过去找辰逸理论,却被辰逸的态度激怒,忍不住拿自己的拐杖打他。跟以往相比,辰逸这回倒是对他客气了许多,没有再反抗,站在那里让他泄愤,只是,他一直不肯承认是他的错,让他更加生气。本来是站着的辰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弯下腰,让他措手不及,来不及收回打出去的拐杖,直接打在辰逸的额头上,让他直接晕了过去。
  他生气时的力度不小,这由辰逸一下子晕过去就可以看得出来。
  虽然有点后悔,但辰逸也太不该了!你服软一下会怎样?跟个长辈计较什么?林业再怎么说也是他几十年的好友,辰逸跟少华的交情少说也有十年了,他为什么就不能将心比心,想想他呢?如果有一天是他和少华之间决裂,难道他不会难过吗?更何况他和林业可是几十年的交情!
  ——我们以后再也不是兄弟!
  想想林业离去前的那声气愤的大吼,他还是觉得难受。
几十年的交情就这样一刀两断,全都是拜这个躺在床上的兔崽子所赐!想想还是觉得气愤。但看到辰逸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又有些心疼。
“你们两人的脾气真的太像了,就不能有一个人服软么?伯父,其实,辰逸从回到袁家之后对你的态度就改变了很多,虽然他还是没有叫过你一声父亲,但他已经很少忤逆你了。我想,刚刚他会跟林先生吵,应该是因为他觉得林先生对你无礼了。你没发现吗?刚刚林先生教训辰逸的时候他一点反应也没有,还不算无礼,但当他听到林先生吼你的时候,他才开始出言相讥吗?”
“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该对业无礼啊!再怎么说,他也是长辈,更是我的好朋友,怎么能这么没有礼貌呢!”
“辰逸的性格就是这样,他不允许有人侮辱或者对他所在乎的人无礼。”少华说着停顿了一下,看着袁立秋,“而且,袁辰逸是一个不会服软的人,只要有人对他动手,除非这个人是他妈,不然他一定会还手的。伯父以前要强行带他回家的时候,他也对你动手了不是吗?但刚才你那么打他,他一点反应也没有,这就表示,他心里还是很尊重你的。”
“算了。”他能说什么?辰逸害他失去了一个好兄弟,而他把辰逸打晕了,这样能算扯平吗?他想,他现在该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辰逸醒了之后该怎么办?到时候他一定又会闹着要搬出袁家吧?
“他额头的那道伤疤是怎么回事?”他突然问道,他上次砸中的不是这个位置,他记得很清楚,但这里怎么会有一道伤疤?而且,看起来这道疤痕不是一天两天留下来的。
“我也不知道。那道伤痕从我们以前还在上学的时候就有了,但是,辰逸从来不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连少华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连少华都不能知道的事?以前上学的时候就有了?程柳应该知道是因为什么吧,只是好可惜,程柳已经去世了,看来,只能等辰逸醒了好好问问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