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凶性难辨 作者: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

字体:[ ]

 
   
 
    《凶性难辨》
 
    第一章复活月祭司
    八月十五日,上午九点整。
    以环状划分区域的X城上空滚滚乌云积压翻腾,闷雷隆隆咆哮,豆大雨点连成无数条粗线,似发泄愤怒般狠狠砸向地面。
    上班高峰刚过,中央A区高耸入黑暗天际的大厦群便灯火通明,精英族又进入新一天的忙碌。
    商铺集中的B区因整修地面,少数路段已陷入交通停滞,交通队此时正全力疏导畅通。
    中心警署的全日监视屏中频频有红点闪烁,显示表明各区分支均在执行任务。
    C区某居民楼群。
    黄色警戒线封截了一条窄小破旧的民巷入口,街口的几辆警车及救护车已停下鸣笛。
    昏暗的天色衬托,徐徐旋转的红、蓝灯格外显眼。
    闪光灯在喀喀声中一次次曝出,把正在检查的警员的脸映得煞白。
    “唉!这次看样子很棘手啊!”戴眼镜的小个男人愁眉苦脸地边说边记。
    站在中间的中年男子轻叹一声,双眼没有离开地上歪倒湿漉的鞋子。
    而另一侧的轻年男子从始至终都没有讲话,似乎在思考什么。
    “葛队,初步检查做完了。”久经沙场的张法医面不改色站起身,“死者男性,年龄在十九到二十一岁之间,死亡时间距现在大约五六个小时,应该是凌晨三四点。恩……初步认定是因为颈部致命勒伤而导致的死亡,除此之外,身上各有深浅不一的伤口,大部分是凶手留下的,少部分是挣扎中造成的。另外……”法医顿了顿,摘下白手套。
    “另外什么?”中年男子的目光终于转回到法医脸上。
    “死者被强暴过,而且被轮女干的可能性很大,对方手段非常残忍……和不久前一起做案手法极其相似,目标同样是年轻男孩……不过进一步证实还要回局里再做化验。”张法医语气沉重。
    “谢谢。”中年男子点点头,拉紧雨衣的同时拍拍立在一旁仍在思索的年轻男子,“走吧韵维,先回局里。”
    “该死的!这什么世道!都开始女干杀同性了!!嘶……哎哟怎么感觉这么冷……”记录的小个男人打了个寒战,紧跟在中年男子身后出了民巷。
    年轻男子没有动,他微微抬起眼,望向正被包裹的赤裸尸体。
    惨白泛青的身上遍布伤痕,颈部还留有两条丑恶的黑紫痕迹,干白的嘴唇微张,失去光亮的眼睛还努力睁着,死不瞑目。
    轻轻闭上眼,年轻男子吐出一口闷气,转身走出民巷。
    那苍白湿漉脸上的水痕,除了雨水,一定还有生前屈辱愤怒的眼泪。
    “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就是早上倒垃圾看到的……我没做错什么啊……”受惊妇女不知所措地向围观群众求助。
    “你没有错,协助调查完就放你回来。”两名警员安抚下妇女,拉她上了警车。
    “上车吧,韵维。”已钻入车中的中年男子拉下车窗,看向正目送运尸袋上救护车的年轻男子。
    “恩。”年轻男子收回目光,脱下雨衣上了车。
    我一定会找出凶手,你好好安息吧。
    尚韵维,二十七岁,刑事重案组两年来表现最优异的年轻警员,头脑冷静,办案谨慎认真,上个月因破获三年悬案,被提名为新任重案组组长,离审核期结束还有一个月。
    电话不断的警局中,文员忙得不可开交,有摞如山的文件需要整理备案,即使是警局分支,刑事重案组的活也不轻松。
    “小赵,这次又是什么案子啊?冒雨办案辛苦辛苦。”留守的小高凑到刚坐回位子上的小个男人边。
    “杀人案呗……哎……又是被女干杀的年轻男性!不活了!”小赵翻开记录的本子,啧啧着嘴。
    “是嘛!!那和前不久那案子是一伙人干的?够猖狂的啊!”小高来了兴致,开始问长问短。
    “估计是吧,等张法医化验去了。哎呀你别烦我,等化验报告一出来肯定全体开会,到时候你就什么都知道了,我这担心着呢。”越说越乱,小赵苦恼地合上本子。
    “你烦什么啊?我怎么你了?”小高一头雾水盯着小赵。
    “我怕我也被盯上啊!!哎……烦……”小赵叹了口气,趴倒在桌上。
    “噗!那伙人还没那么饥不择食……不张眼吧……唉!韵维等等!”撇撇嘴,眼尖的小高见到了刚进门的尚韵维,于是忙朝他跑去。
    “奶奶的!你什么意思啊!我有你说的那么恶劣吗!”
    “怎么了?”尚韵维站在原地望着小高一脸热忱地跑来。
    “刚审讯3室来个电话,说有点压不住了,让你过去瞧瞧。”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谢谢。”微微一笑,尚韵维转身朝审讯3室走去。
    这次的案件会和上起一样么?
    真的只是简单的女干杀么?
    三思而后行,观察和思索是尚韵维屡次制胜的法宝。
    “凭什么抓我!别碰我!小心本少爷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门外,就听到室内的叫嚣。
    哼,听起来,来头不小。
    推开门,一套套恐吓的话正出自一个打扮前卫的帅气男孩口中。只见他翘着二郎腿,懒散地靠在椅子上,满脸鄙夷与不服。
    “哦!韵维你来的正好。T座商厦说这臭小子偷东西,他还死不承认,净在这儿口出狂言。”审讯的警员见了尚韵维就像见了救命稻草,忙上前求助。
    尚韵维嘴角一动,坐到男孩对面的椅子上,不露声色。
    “甭给我玩这套啊!换谁问我没做就是没做!也不打听打听本少爷家背景,找死啊你们!!”
    “哦?你们家是什么背景啊?”尚韵维剑眉一挑,忽然面带笑容。
    “打听去啊!这不就是你们警察的本事么!”前卫男孩翻了个白眼,对自己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强烈不满。
    “叫什么名字?”尚韵维的笑容没有褪去。
    “不知道!!”前卫男孩气得吹胡子瞪眼,不断摆弄前额有型的淡棕刘海。
    “好,那给你时间慢慢想。”尚韵维收回翘起的唇角,站起身叫上两名警员,“留他自己在这冷静想。”
    “哈?这……”两名警员互相望望,有点犹豫。
    不过尚韵维开口,不好办的事也能办成。
    芭椤钡囊簧笱?室的门紧紧闭合,自外锁上。
    “喂!!!混蛋!!!放我出去!!我不要在这没窗户的地方呆着!!!听见没有!!!我们家一定会派人保我出去的!!!到时候你死定了!!革了你的职!!!”
    门内顿时传出[劈里啪啦]地捶踹声,不一会儿还有摔丢东西的声响。
    “哎呀……韵维这怎么办啊……他再把里面砸了。”警员慌里慌张不时向后望着。
    “让他砸好了,闹没劲就不闹了。对了,别忘了记上他一笔,毁坏警局内部设施。”
    “呃……”
    警员眨着眼睛,不能理解地挠头看尚韵维上了楼梯。
    这个世上什么事都会留有线索。
    我一直相信,办法总比问题多。
    “哟韵维,我正要去你们组呢,正好在这儿先给你介绍了吧。”楼梯拐角,人事科秘书叫住了尚韵维。
    “好啊。”和善的笑容随即露出,尚韵维望向秘书身后的英俊青年。
    “这是新分到你们重案组的尹航,总部调过来的,在警校成绩还不错。”秘书站到一旁,笑着介绍,“这是重案组新提名的组长,尚韵维,一个月的审核期过了就正式任职了。”
    “哦,你好!以后请多关照!”新人弯起明亮的双眼,热情伸出手以示友好。
    “恩!”
    握住尹航的手,尚韵维风度地回以微笑。
    笼罩天际的阴云久久没有散去,豆大的雨点继续用力砸向地面,仿佛要把人间的罪恶冲洗干净。
    “好了,大家注意一下,下面我来介绍新同事。”
    通体办公厅中,葛源,中央警署第一分支队长正为在场的警员及文员介绍。
    乱糟糟的办公厅中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大家的视线齐刷刷射向站在葛源身旁的年轻男子。
    “这就是尹航,今年分到咱们重案组的新同事,以后就要和大家并肩作战,共破大案要案了。”简短说完,葛源笑着拍拍尹航,“自己先做个介绍吧。”
    “大家好,我是尹航,今年刚从警校毕业,工作上没什么经验,被分到重案组非常荣幸,希望大家以后多多关照,我一定会尽全力工作!”
    望着眼前挺拔充满正义的英俊青年,在场响起欢迎的掌声。
    “那么,尹航的跟进学习就拜托韵维了,把他带得很你一样出色!”
    第一分支中,没有比尚韵维更让葛源信任的了。交给他,没错的。
    “放心葛队。”尚韵维的微笑,就是自信的表现。
    “好了,大家继续工作吧。”
    站在门口的张法医在葛源讲话完毕的下一秒匆匆走进,神色流露不宁。
    “尚警官,人事科给的入职资料我都看过了,没什么问题。”刚开始工作的尹航满面热情,紧紧跟在尚韵维身后汇报。
    “恩。那些在警校就该牢记,重案组要的是经验,平时多观察多分析……”
    尹航不住点头,却没有留意尚韵维注视葛源和张法医谈话变化的神情。
    “好!这以后……”
    不等尹航说完,尚韵维便迈出脚步,几乎同一时间,他听到了葛源召集开会的口令。
    “尹航你也跟着来吧,从现在开始就进入状态。”走出两步的尚韵维忽的回头招呼,神色严肃。
    “是!”刚到分支第一天就接受案件的尹航兴奋不已,忙干劲十足地大声回应。
    多功能会议室,葛源坐在惨白的投影板旁,面色被室内的昏暗蒙上一层土灰。
    在座警员大气不敢出一下,人人对接下来的话题都明了七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