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旧情复燃 作者:叶忆落(上)

字体:[ ]

 
 
  简介:
 
  他的痴心以赴,换来的是他的无情背叛,家族破产,父亲去世,他带着一腔怨愤,远走美国,浴火重生,七年后,他成长为律政界新星,让他一败涂地……“爹地,你是说,他也是我爹地,可是他长的这么黑,连小白脸都比不上。”
旧情复燃的关键字:旧情复燃,叶忆落,强强,商战
  ==================
 
  ☆、第1章 恨铁不成钢 (1705字)
 
  阳光从窗户中射进来,照在屋中古朴的家具上,华丽的屋子里摆放的却都是些古色古香的家具,看来有些古怪。
 
  许老爷子混了一辈子的黑道,老来觉得自己造孽太多,便整了一屋子的字画,古董,开始“修身养性”了,但只靠古董堆砌起来的“品味”,也只是引大方之家发笑而已。
 
  “你们想好,要报考什么没有?”许立伟躺在椅子上,偷眼觑着自己的两个儿子。
 
  许凉低着头,双手端端正正地放在膝盖上,眼睛盯着自己的手指,也不说话。
 
  许钦文懒洋洋地躺在椅子里,闲闲散散地剔这手指,无所谓地道:“父亲,这不是很清楚的吗?”
 
  “清楚?”许立伟老气横秋后地一哼,“我清楚,清楚什么?”
 
  许钦文用手指摩挲了一下下巴,对老爷子的故作姿态有些好笑,“哥哥,照旧学画画,我去学法律。”
 
  许立伟猛地一拍桌子,吹胡子瞪眼地站了起来,“胡闹,你看看你们两个,都不知道你们老爸是干什么的,你们老子是混黑的,结果你们一个去学画画,一个去学那什么劳子的法律,谁来继承我们家的产业。”
 
  许凉猛地一惊,下意识地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许钦文,许凉患有AS症,全称亚斯伯格症,是自闭症的一种,据说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许凉从小就不爱说话,别人说的话也听不太懂,性格内向,也不爱见生人。
 
  其实,许立伟说的话,许凉也听不太明白,不过,他清楚了许立伟发怒了就是了。
 
  许钦文看了一眼有些畏缩地许凉,愠怒地对着许立伟道:“父亲,你没事老吓哥哥做什么?大哥,有病你又不是不知道。”
 
  许立伟站起身,看了许凉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眼中露出遗憾和心疼,“你哥有病也就算了,情有可原。”许立伟脸色一变,把冒头指向许钦文。
 
  “你呢?学什么不好,去学法律,道上的兄弟都在笑我,你们知道吗?”许立伟站起身,气冲冲地道。
 
  许钦文痞痞地一笑,“父亲,他们那是看您儿子我有出息,在嫉妒呢!”
 
  许立伟哼笑,一脸的不以为然,“钦文,你出来打算做什么?”
 
  “考个公务员。”许钦文思量着道。
 
  许立伟忍不住气笑了,胡子一翘一翘的,“出息,你真是出息了,咱家祖上三代都是混黑的,你知道吗?知道吗?”
 
  许凉小心地抬起头,“父亲,弟弟都有出息了,你干什么还生气啊!”
 
  许立伟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差点被许凉气死,旁边的许钦文也是一愣。
 
  许凉知道自己多半是说错话了,复又把头低了下来,他果然是不应该开口的。
 
  许钦文讨好地对着许立伟笑了笑,“知道,我知道呢,您说过很多遍了,咱家祖上三代都是好汉,用双手双拳打出来的江山,咱家有现在的基业,都是先辈刀剑里面杀出来的。”
 
  许钦文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说白了,不就是强盗吗?祖上三代都是强盗,有必要这么骄傲吗?
 
  许立伟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祖上的基业,不能在我手里断送,你们两个总要有一个接我的班。”
 
  许钦文头疼地抚着额头,赔了个大大的笑脸“父亲,这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甩不掉,就拖着吧,许钦文心想。真是搞不懂啊!当土匪头子,也算是基业。
 
  “你个没出息的臭小子。”许立伟横眉怒目地站起身来,怎么说,许老在外面也是个说一不二的角色,对自己的两个儿子,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许钦文看着许立伟,讨好的笑了笑,“父亲,你不是有吴晗吗?你都收了他为义子了,直接传位给他就好了。”
 
  许立伟狠狠瞪了许钦文一眼,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吴晗,人才倒是个人才,到底不是自家的孩子。”许立伟叹惋地道。
 
  许钦文也不答话,许立伟认真地看了许凉一眼,“小凉,你好歹也出去走走,AS症,也不是完全不能和人接触,据说,今天好像有个着名的画展,你既然喜欢画画,就去看看吧。”
 
  许凉畏怯地抬起头,“要出门啊!”
 
  “哥,我陪你去,整天憋在家里也不好,你不怕孤独吗?”许钦文握住许凉地手道。
 
  许凉有些惶然地低下头,“我怕不孤独。”
 
  许钦文无奈地撇了撇嘴,哥哥这个性,将来要是娶个老婆,很容易变成妻管严的。
 
  ☆、第2章 画展 (1415字)
 
  许凉站在展厅前门前,局促地看了许钦文一眼,“大哥,我们进去吧。”
 
  许凉点了点头,许钦文执了许凉的手,一同走了进去,展厅布置地富丽堂皇,名流权贵也来了不少,西装革履的绅士伴着身材高挑的美女,倒是比画更有看头。
 
  只听得众人一片叫好,但是却又不知道好在哪里,这个恐怕可以解释为艺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许钦文讽刺地笑了笑,艺术这么高深的东西,当然不是可以用语言描述的。
 
  许凉在一幅画前停了下来,目光专注地看着。
 
  能令许凉动心的东西也只有画,许凉可以在画室里枯坐一天,这样的定性,让许钦文一度觉得,大哥比自己更像是捡来的,整天只知道喊打喊杀的土匪老头子,却生出了一个弱不禁风,只知道追求艺术的儿子,这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啊!
 
  许凉就那么专注地看,托着下巴,不时的琢磨,一副入了魔的样子。
 
  许钦文凑上去献宝地道:“哥哥,这个画家呢,据说是个漂亮的美女,人比画更有看头。”
 
  许凉白了许钦文一眼,“弟弟,你不要整天想着看美女。”
 
  许钦文哑然,他的意思是让许凉不要太认真啊!这个画家未必是靠真本领上位的,
 
  许钦文挫败地低下头,许凉只当许钦文是受教了,满意地继续看画,许钦文挫败地盯着许凉的后脑勺。
 
  这天下固然是有才情的人,但是光有才情是不够的,古往今来被埋没的天才还少吗?要办好一个画展,还要有钱,这个画展之所以轰动,倒不是画有多好,而是这个画家背后的靠山大。
 
  据说,这个富有艺术气息的画家,是梁家三少梁启成的新宠,梁家执掌军部,手眼通天,受到邀请的人,也乐意捧场。
 
  这些话许钦文是不打算和许凉说,说了许凉也不一定听得懂,AS症不是智商,但是却是个麻烦。
 
  说他,缺乏艺术修养也好,说他,素质差也罢,可是钦文少爷,对着这些死气沉沉地画是提不起一丝的兴趣,而许凉则可以对着一幅画,琢磨半天。
 
  许钦文站在一边懒洋洋地打呵欠,看了半个多小时,许凉终于挪了下腿,“弟弟,你累了。”
 
  许钦文忙不迭地点头,“是啊!”
 
  这么高雅的事情,当真不是人看的,他果然是没有欣赏的才能,这么高贵的事情,他做不来,一定不能怪他,肯定是老爷子的遗传基因不好。
 
  “要不,你去那边椅子上坐一会吧。”许凉扬手指了指。
 
  许钦文如释重负地点点头,“那大哥你慢慢看,慢慢接受熏陶。”
 
  许凉看着许钦文愉快的背影,转过身,继续看画。许钦文坐到椅子上一会就睡着了,许凉看了一会,突然感觉到有点不适,想去厕所了。展厅四通八达的,许凉有些害怕,但是许钦文睡的正香,许凉也不想打扰,上厕所这种事,都要弟弟陪着,未免太过了。
 
  许凉摩挲着,进了厕所,方便完后,却听到旁边的隔间传来响动,许凉收拾好自己,有些诡异地看着不停想着的隔间,沉重地呼吸声,压抑的喘息声,不停地传出来,该不会,有人心脏病发了吧,许凉暗想。
 
  许凉在隔间外,呆了五分钟,响动依旧没停止,许凉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说不定,里面的人需要帮忙。
 
  许凉握了握拳头,握上门把,索性门没关紧,只是门里的情景,把许凉吓呆了,两个男子,一个压在一个身上,在肉搏。
 
  许凉的脸一下子从脖子红到脸蛋,头转过去,埋的低低的,虽然他不是知道的很多,但有些东西,还是了解的,这是同-性恋,“对不起,打搅你们了,你们继续。”
 
  ☆、第3章 落荒而逃 (1488字)
 
  许凉的脸一下子从脖子红到脸蛋,头转过去,埋的低低的,虽然他不是知道的很多,但有些东西,还是了解的,这是同-性恋,“对不起,打搅你们了,你们继续。”许凉的声音很低,但是很好听,梁启成被撩拨的酥酥痒痒的。
 
  许凉往后退了两步,他多管什么闲事,居然撞上这种事了,许凉心中后悔的紧,脚步也乱的不行。
 
  梁启成大大咧咧地舒展着身子,虽然此刻他身上一件衣服都没穿,但是脸上那戏谑骄傲的眼神,却好像没穿衣服的是许凉一般。
 
  “你打算就这么走。”梁启成悠然地问。
 
  许凉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更红了,“对不起,我给你们把门关上。”
 
  梁启成扑哧一笑,眼睛肆无忌惮地盯着许凉打量,许凉被那讽刺的一笑,乱了心神,但是是他把人家的门打开的,他也应该关,。
 
  “那你过来关吧。”梁启成大发慈悲地道。
 
  许凉深吸一口气,壮着胆子走了过去,梁启成双眸闪出猎鹰一般的光芒,远看漂亮,近看更漂亮,细瓷一般的肌肤,光是看着都能想象手指接触的感觉,一股邪火,瞬间冒了出来,梁启成心潮澎湃。
 
  许凉虽然低着头,却可以感觉到梁启成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许凉觉得头皮发麻,心中毛毛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