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家人鱼有病 作者:艾酒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关于人鱼的故事。
 
CP:陌夕(小名黄扇)X陈楚云
 
出门玩耍的陈楚云不小心玩大发了,顺了一只人鱼回家,从此生活如此多娇,引无数受君尽折腰
 
陈楚云:真的腰疼……今天我申请睡客厅
 
换个心情,写点轻松的
 
陌夕:这一份太多了,我吃不完
 
陈楚云:没事,吃不完你放碗里,我帮你吃。
 
陌夕:那我再吃两口。
 
陈楚云:……
注意
 
1.忠犬出没请注意
 
2.更新时机随机
 
3.不会很长哒
 
 
内容标签:甜文 异能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陌夕;陈楚云 ┃ 配角: ┃ 其它: 
==================
 
☆、哟,人鱼
 
  陈楚云有些恍惚,刚刚他是看见水怪了吗?
  说真的,陈楚云并不是很想来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一踩一脚的烂泥,林间小路上乱七八糟地长着草,深一脚浅一脚的,还要当心是不是会踩到羊粪球。
  两天前陈楚云的发小外婆家里说是出了什么事情,他发小小时候家里穷,吃不上饭,显得脑袋大,大家都叫他大头,大头的车发动机有点问题,送回了4S店,没法儿,死乞白赖地央着陈楚云送自己过来,把这小破地方吹得只应天上有,简直是天神下凡建造的人间仙境。
  呸,真是人间“陷阱”,地图上根本找不着也就算了,还自带屏蔽功能,连信号都时断时续,陈楚云还听不太懂这里的方言,恩恩哈哈的,呆了两天整个人都不好了,开着他的SUV想去山里溜达溜达散散心,结果跑一半前轮扎沟里去了,两个人合伙儿都拽不上来,大头找不着牛,倒是借了几只羊过来,但是这羊毕竟不大好使,一阵鸡飞狗跳的,车子是弄出来了,车漆也给划拉得非常具有艺术凌乱美。
  陈楚云老实了不到一个下午又有些脚痒,其实这也不大能怪他,实在是吃饭的时候边上的姑娘太热情,恨不得把整锅的菜都夹他碗里,他倒不是嫌弃别人的筷子夹来夹去的,只是这里民风剽悍,外乡人要入赘的,作为一个基佬,陈楚云表示自己实在是消受不起。
  吃了一半陈楚云就抱着个干馒头出去了。他把那馒头捏在手里玩了一会儿,黑不溜秋的,不知道什么做的。
  天有些黑,一条河边拦住了他的去路,这河水非常浑浊,简直就是泥水,上面飘着乱七八糟的烂木头,陈楚云有些无聊,把馒头随手掰得碎碎的往里丢,看这淀粉制成品慢慢地吸水膨胀,慢慢地冒几个泡,然后坠下去,他持续着这个动作,直到那些泡泡变得有些大,有些持续。
  指甲盖大小的馒头渣能冒出这么多泡泡?
  这下面该不会有什么东西吧?
  好奇心害死猫,但面对未知,陈楚云表示比起惊恐撤退,他更想一探究竟。在这样的心理驱使下,作死小能手去边上捡了根木棍,探着身子往那冒泡的地方戳了戳。
  什么也没有啊……
  陈楚云有些意兴阑珊,正要把木棍提出来,水面上突然伸出一只手来,那只手有些苍白,一把握住了木棍往下拽了一下,一下子把重心不稳的陈楚云拽得扑进水里去。
  陈楚云非常狼狈地从及腰深的水里站起来,眯着眼睛看了看,有什么东西从水里冒出头来,天色有些暗,陈楚云隐约看见一个人形,他站着没动,接着掏出手机打开闪光当手电,对那个东西照了照,眼前的景象叫他非常吃惊------真是开了眼界了。
  那东西突然被强光一照有些反应不过来,它下意识地抬手护住头部,瞳孔猫一样地眯成了一条线,它上半身人一样的身体瘦的不像话,一根根的肋骨突兀地鼓出来,从腰部逐渐过渡成鱼尾,鱼鳞却暗淡无光,甚至大片大片地剥落,血淋淋的,尾鳍上全是伤口,上面甚至还缠着渔网,那网线深深地缠进肉里。
  人鱼见陈楚云没什么大动作慢慢放下了双臂,他有些不安地拍了拍尾巴,全然不顾那混杂着泥沙的水浸着伤口,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陈楚云手里的半个馒头,喉结微微地上下滚动,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陈楚云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嘴唇,他关掉手机上的光源,一手拿着馒头伸向人鱼:“你想要这个是吗?”
  人鱼看着他,因为光线变暗的原因他的瞳孔散得很开,看起来无辜又可怜,他微微张了张嘴,发出呜呜的声音。
  陈楚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试探性地掰了一半馒头扔了过去,人鱼抬手接住,怕他后悔似的拼命往嘴里塞,陈楚云甚至听见了被噎住的声音,他对这种陌生的生物有些心疼,他其实一直挺喜欢养动物,他以前养了只狗,后来跟前男友分手的时候那傻狗居然跟着他前男友跑了,着实叫他难过了好一阵子。
  陈楚云把馒头掰得碎碎的一点点丢过去,那人鱼并不叫他靠近,稍微走进一步他就非常惊恐地往后退,他的尾巴流着血,搅合着那脏兮兮的泥水简直没法看,陈楚云没办法,只得又退回原处,他不知道这人鱼听不听得懂他说话,他本以为这傻东西只会呜呜地从嗓子里挤出一点奇怪的声音,后来隐约觉得他可能没有舌头。
  陈楚云手里的半个馒头很快掰完了,人鱼顶着满是泥水的脸眼巴巴地瞅了他一会儿,直到后面隐约响起人声才转身沉进水里,只在水面上留下一朵小小的水花。
  陈楚云拍掉手里的馒头渣,转头去看,大头拿着个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过来:“我还以为把你弄丢了,你怎么跑这来了……哟哟哟,多大了还在泥潭里洗澡?你也不嫌脏。”
  陈楚云抹了把脸爬上岸来跟他往回走,随口问他:“你外婆的病好些没?”
  大头耸了耸肩:“还是老样子呗,春天爱发病,按他们的老法子,杀两条鱼祭奠祭奠先祖去去邪就好了。”
  “杀鱼?你们当这是过家家不成?不如炖碗鸡汤喝。”
  大头抓了抓脖子:“暧,我这大好青年肯定是不会信这老迷信的,我们要相信科学的力量,要我说那都是心理作用,带去医院看看不就没事儿了?非得在家可劲折腾,我听说他们那鱼还讲究着呢,这鱼抓来养的时候不能给吃饱,饿不死就行了,吃饱了要闹事儿。”
  陈楚云心里一愣:“大头,你见过那种鱼吗?长什么样子?”
  “哎呦我的大少爷,谁敢见那玩意,说是比人还大,又凶,会咬人的。”他凑近陈楚云咬耳朵:“你可别去看,这里规矩多,看了不给你走要你留在这结婚你可就麻烦了。”
  陈楚云一巴掌拍他脑门儿上:“贫,你再贫,满嘴跑火车。”
  大头笑笑:“差不多得了,管他这么多,对了,今天晚上我得上外婆跟前敬孝去,你自己睡着小心点儿,别往水边走,那儿水深,掉下去可没人捞你。”
  陈楚云随口应了几句,村里没有多的空房,给他在偏僻的地方找了一个,床铺垫褥摸着都是潮乎乎的,一股子霉味儿,他又认床,晚上翻来覆去睡不踏实,鬼使神差地穿了鞋往边上的河流走去。
  天很黑,连月亮都只是尖尖的一个月牙儿。陈楚云掏出一颗薄荷糖,剥开糖纸在嘴里抿了一会儿,水面黑得像墨汁,静悄悄的。
  陈楚云盯着水面,突然看见了一只尖尖的鱼尾,他轻轻吹了声口哨,那鱼尾扬了一下又沉入水中,接着一条鱼划破水面,在空中打了个旋儿被扔在他脚边。
  那条鱼还没有巴掌大,臭烘烘的鱼腥味叫陈楚云直皱眉,他看了一眼水面,那人鱼露了半张脸正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乱七八糟的头发上还纠缠着几片烂树叶,看起来傻兮兮的。
  陈楚云在岸边蹲下冲那人鱼笑了笑,接着指了指那鱼又指了指自己:“给我的吗?”
  人鱼看着他不说话。
  陈楚云两指捏着鱼尾拎起来,那鱼已经不会动了,身子非常僵硬,看来死了一段时间了,不知道这蠢人鱼从哪翻出来的,自己还舍不得吃,巴巴地送到他面前。
  吃还是不吃?
  陈楚云深深地纠结了。
  陈楚云把那鱼放下来,又从兜里翻出一颗薄荷糖,他冲人鱼扬了扬:“谢谢你的鱼,我打算带回去吃,作为回礼我送你一颗糖好不好?”
  人鱼非常茫然地看着他。
  陈楚云在岸边蹲下,他伸出一点点舌尖把嘴里的糖亮给他看:“喏,我也在吃,没毒的,你像我一样含在嘴里……”
  陈楚云还没说完嘴唇上突然一凉,接着连嘴里的糖都没了,罪魁祸首已经退到两米开外,他仰着脖子,努力做出吞咽的动作,看起来应该是被糖卡在喉咙里了。
  陈楚云哭笑不得,他抬手用袖子擦了擦嘴上的土腥味儿,正要说话,手机突然震起来,他掏出手机,上面还有非常顽强的一格信号在努力工作着,大头的名字在上面闪着光。
  陈楚云划开通话,人鱼远远地看了一会儿那发光的小盒子,有些好奇地歪了歪脑袋,慢慢靠了过来。
  “亲爱的!你睡觉了吗?”
  “谁跟你亲爱的,有事说事。”
  “是这样的。”大头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村子里说那天要用的鱼跑了,所以我得留下来帮着看外婆,他们去找鱼……我真是嗨了吉娃娃了,不就是条鱼吗至于吗真是的……总之我这几天走不了了,到时候我自己回去吧,你要是有事可以先走。”
  陈楚云瞥了一眼边上的人鱼皱了皱眉:“那我现在就走了,你自己玩得开心。”
  “我去你还真走啊,能不能顾及一下十几年的感情!走得这么急啊就不能多陪我几天吗喂!”
  陈楚云挂断手机,他知道自己可能会惹上麻烦,别人正在寻找的那条所谓的鱼大概就在自己眼前,可他做不到见死不救。
  人鱼就在一臂远的地方。
  陈楚云深吸一口气,猛地伸手去抓他,谁知那人鱼虽是受了很多伤,却还是力气大得惊人,饶是陈楚云经常去健身房报到也差点被他掀进水里去。
  陈楚云一手抓着人鱼的手臂一手紧紧抱住他的腰,一边喘着粗气把他往岸上拖一边轻声安抚他:“别怕别怕,你小点声,我不是要害你……我去别咬我疼疼疼。”
  人鱼一离开水力气顿时小了好多,他的鱼尾无力地摆了几下,很多伤口重新绷得开裂,他两手抓着陈楚云的衣领,嗓子里发出意义不明地呜呜声,两眼哀哀地看着他。
  陈楚云也是浑身狼狈,他被溅了一身的泥水,肩膀都被咬破了。
  陈楚云叹了口气,他抱着人鱼走到自己车边,把后门打开,把鱼放了进去:“这车回去简直没法要了,里外都脏得不行。”
  人鱼蜷缩在后座上有些迷茫地看着他。
  陈楚云抓了抓脑袋,他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没有水这玩意会不会死?他从后备箱拖出一扎矿泉水和几包小零食丢给他:“你先忍忍,等回去才能有水把你泡进去。”
  接着他走回驾驶座,发动了车子。陈楚云没开车灯,整辆车像是黑暗里的一尾鱼,轻巧地在黑夜里滑开了。
 
 
☆、哟,人鱼
 
  陈楚云不敢多停,一是一开始出村子时怕叫人看出来,二是他赶着想把鱼赶紧带回去放水里。
  连着路过两个休息站以后路两边的路灯渐渐多起来,城市化的气息变得浓郁,陈楚云这才松了口气,他从后视镜里往后瞥了一眼,人鱼正抱着一瓶矿泉水可劲儿地摇晃,他张开嘴,尖锐的犬齿卡在水瓶底部,两手捏着瓶身用力一咬,然后冷不丁地溅了自己一身水。
  陈楚云看着人鱼乐呵地玩起了淋浴有些哭笑不得,他在下一个服务区停下来,解开安全带回过身,当着人鱼的面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他:“喏,这个是这样打开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