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骨肉相连+番外 作者:麦片儿捞

字体:[ ]

     
 
《骨肉相连》作者:麦片儿捞
 
文案
 
已凉和宋为的渊源——
 
可能起始于十多年前那不小心射多的*子
 
也可能起始于七八年前那不小心建立的秘密营地
 
还可能起始于几个月前那不小心随意的一句话
 
然后这对父子俩,就是一个想认一个推,一个跑了一个追……
 
现代父子年上1V1,面瘫攻人妻受,慢热,日更或隔日更
 
内容标签:不伦之恋 阴差阳错 黑帮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已凉,宋为 ┃ 配角:宋九,郑擎,宋三十等…… ┃ 其它:年上父子文
 
 
 
 
  1、村中大坑 ...
 
  已凉小时候经常听奶奶给他讲村子里的事。
  让小时的他记忆最深刻就是奶奶口中的那个大坑,奶奶总是牵着他到坑边玩,他一边在地上堆着土,一边听着奶奶坐在大石头上讲这个坑的故事。
  这个小村子是和外界很难取得联系的贫困山区,村里的人也从来不出村子,不是不想出去,而是想出去付出的代价也很大,没有人出去自然也不会有人进来,所以这个村里穷的可怕,没有太多可食用的粮食,也没有太多水资源,电器更是少的可怜。有段时间村里死了很多人,还有很多小孩,都是因为小孩出生后没多久就起了天花病,村里没有医生没有医疗设备,所有得了病的人都只能等死。
  后来就有了这个大坑,人们把得病死了的孩子都扔在了这个坑里,已凉每次听到这,都会转头望向坑里看看是不是有死了的人,可是坑里黑漆漆一片,根本什么也看不到,已凉当时不知道死了的人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这个故事很新鲜很有趣。
  奶奶说她就是从这个坑里把已凉捡回去的。
  然后已凉就一直在心里记着,自己是从村里的大坑出生的。
  十岁那年,已凉还没有上过学,一个大字都不认识,因为村子里没有学校更没有老师,很多小孩都是由父母亲自教,就像隔壁家的小胖,总是在自己面前炫耀:“我父母什么都懂,我已经认识好多好多字了,你怎么连这个字也不认识?”
  已凉跑回家,小手死死的拽着奶奶的衣服不放,央求她教自己识字。
  奶奶枯燥的手拿起坑被下的一块小小的绿色石头,她指着上面的两个字还有几个字母对已凉说:“奶奶只认识已凉的名字,这两个字就念已凉,奶奶不识几个字,只能看着拼音读,小凉要把这个东西收好,把上面的两个字记在心里,你要会写这两个字,奶奶就再教给你别的。”
  那一天开始,已凉听了奶奶的话,一直将那块绿色的石头随身带着,没事的时候就掏出来看看,然后捡起地上的小木棍,一笔一划的照着模样写。练习了很多次,已凉很快就把这两个字记住了,他邀功一般的在奶奶面前展示自己的学习成果,端端正正的在地上写下了已凉两个字。
  可是奶奶每次看到已凉写的字,都频频摇头:“小凉学的很快,可是写的却没有石头上的好看,奶奶不能教你新的字。”
  那之后的日子里,已凉都很勤快的练习写字,只是写这两个字,他不明白奶奶为什么说他写的没有绿石头上的好看,可是在他看来,他已经把这两个字写的和石头上一模一样了,奶奶却也没有再教给他别的东西。
  半年的时间,已凉也没有学到第三个字,他已经有些明白,奶奶是不会教他别的字了,他经常拿着那块绿石头看,晚上挨着奶奶躺在炕上,小声的问她:“奶奶,已凉,是什么意思?”
  奶奶看了看窗外,外面正是隆冬季节,飘着鹅毛大雪,大块大块的雪花堆积在窗沿。
  “冬天凉了,就叫已凉吧。”
  那一晚已凉知道自己名字的含义,原来是就是冬天很冷的意思,他那时开始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冬天真的太冷了,屋子里的煤炭很少不能多烧,必须节省下来撑过一冬,然后要捂着厚厚的棉衣和棉被,才能熬过寒冷的冬天。
  再大了一些,已凉已经长到十一岁了,那一年是家里最贫寒的一年,因为奶奶的身体渐渐不好了,家里每天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奶奶给村子里的人缝补衣服和鞋子换来的,这一年开始,奶奶的手逐渐不灵活起来,已凉看着那双手慢慢的变得枯瘦只剩一张皮,再也动不了的时候,他心里开始有了异样的感觉。
  已凉小小的身子靠在炕边,守着躺在炕上的老人,他小手握着奶奶的手:“奶奶,你睡了吗?”
  奶奶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已凉握紧了那双手:“奶奶,我饿了。”
  奶奶没有说话,睁着眼睛看着已凉,已凉知道奶奶肯定也饿了,因为他们已经将近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他小声的对奶奶说:“奶奶,今天小胖家吃饽饽,我去隔壁偷偷拿半个饽饽来好不好?我们一人一半。”
  已凉仰着小脸,等待着炕上奶奶的回答,可是奶奶只是摇了摇头。
  已凉明白奶奶的意思,她不准自己偷拿别人的东西,已凉又说道:“奶奶,你等等我,我去求他们给我们点饽饽,小胖一定会给我的,我们马上就有东西吃了。”
  像是想到了很好的主意,已凉没有等奶奶回答,就立刻转身跑出了自家小院,直接奔向了隔壁小胖家,啪啪的敲着小胖家的房门。
  小胖和小胖的父母都走了出来,小胖手里还拿着一块没吃完的饽饽,已凉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块黄色的饽饽,他小小的咽了口吐沫,对小胖说道:“小胖,你能把饽饽分给我一些吗,我和奶奶还没有吃饭,只要半个饽饽就够了。”
  小胖看了看手上的饽饽,又看了看面前的已凉,刚要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就被父母拦了下来,小胖的母亲拿起门边的扫把就打向了已凉,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缺爹少娘的野种又来欺负我家小胖!别以为我们家那么好欺负,居然还敢蹬上门来了,快点给我滚,我们家可没有吃的给要死的人!”
  扫把扇在身上的感觉火辣辣的疼,已凉被吓得转身跑了出去,他脚步不敢停,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已经听不见那女人的咒骂声,他才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四周,原来不知不觉间,他跑回了小时候经常和奶奶来的大坑边。
  已凉坐在地上,撩起身上厚厚的衣物,左胳膊上一道深深地红色印子,寒风吹的杀疼,已凉赶紧把衣服穿好整理好,慢慢又从坑边回了家,心里那隐隐异样的感觉越来越深。
  回到家里,已凉不敢对奶奶说在小胖家发生的所有事,他走到炕边握着奶奶有些发凉的手,有些生气:“奶奶,小胖家不肯给我饽饽,我只要半个他们也不给。”
  已凉用小手慢慢搓着奶奶的手,想把那双手捂热,他呵了两口气突然想起了小胖母亲的话,已凉问奶奶:“奶奶,小胖的妈妈说他们不给死人东西吃,可是我们家没有死人,也没有人得天花病,她为什么要这样说?”
  奶奶的手微微的颤抖着,已凉抬起头,看到奶奶的眼睛已经湿润了,他问奶奶:“奶奶,你什么时候才能休息好?等你休息好了,就教我怎么缝补衣服鞋子,我不学习写字了,写字不能换来吃的,以后我去给奶奶换东西吃,好不好?”
  已凉想到以后家里又有吃的和用的,他高兴的冲着奶奶笑,他看着奶奶脸上流下了很多水,他不是很清楚从眼睛里流出的水是什么,他抬起小手,把奶奶脸上流下的水一点点擦干净,他看见奶奶的嘴张了张,可是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第二天,已凉饿了就喝些凉水,凉水表面结了厚厚一层冰,他把冰敲碎,含在嘴里一块,哆哆嗦嗦的吃着,已凉又拿起两块冰,跑回炕边,拿到奶奶的嘴边:“奶奶,吃些冰吧,我一会去后面大伯家求点吃的来。”
  已凉小手冻得通红,一直抓着冰不放,可也不见奶奶张嘴,已凉小心的把冰块放到旁边,轻轻的推了推奶奶叫她,奶奶却没有睁眼,已凉呆呆的站在炕边,手心里冰凉,他用温热的手背慢慢摩擦着奶奶的脸和手,可是奶奶的脸却比他拿过冰的手心还凉,这一刻,已凉心里异样的感觉充斥了整个胸膛,他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害怕。
  奶奶死了。
  死的时候浑身冰冷,比寒冬还要冷,已凉认为奶奶是被冻死的,从那以后他再也不喜欢冬天,更加不喜欢的还有自己的名字。
  村里的人把奶奶抬到了大坑边,已凉一直跟在身后,他看着那个小时经常来嬉戏的地方,有了一种深深地恐惧感,村里的人都面无表情,他们很轻松的把奶奶的身体扔进了大坑里,然后义无反顾的转身走了,只留下了已凉一个人。
  大坑生了自己,却吃了奶奶。
  这是已凉自己的想法,他小心的从兜里掏出那块绿色的石头,狠狠抓在手里,什么也没有想,也不敢想,他觉得脸上湿湿的,闭起眼睛扭头跑了起来。
  小村是建在山里的,四周围全是连绵不绝的大山,这一带的山都是秃山,密密麻麻放眼望去全是尖锐的岩石,几乎没有一棵树一粒草,这也是为什么村子里的人想要出山基本是不可能的,除非你能以一己之力翻越过这些山,谁也不知道这座山的后面究竟还有几座,谁也不敢去冒这个险,因为敢冒险的人都没有再回来过。
  已凉决定要离开这里的时候,他从家里用奶奶剩下的棉衣做了个包,把大缸里剩下的水和冰块都装进了一个大瓶子里,然后就这样背着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东西,踏上了与村子相反的路。
 
 
  2、09房间 ...
 
  一个月的时间,已凉已经在山里度过了一个月的时间。
  他不断的攀爬着岩石,渴了就嚼瓶子里的冰,饿了就从岩石缝里找虫子烧了吃,,一步步的他也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寒冷的冬天让岩石变得异常坚硬,已凉经常两只手都被石头划破,他把身上的衣服扯下两块布,把布裹在了手心上,又继续爬。
  山路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好走,很多地方都是悬崖峭壁,站在边缘向下望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已凉很害怕,他怕自己就这么掉了下去,然后无声无息的死了,却不能够和奶奶一样被扔进大坑,他每次都把脸抬起来向上看,不敢去想脚下,每次这么险险的度过悬崖边,他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又过了一个多月,已凉还是没有爬出这座山,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把已凉死死的绕了进去,他摇晃着手中的瓶子,里面的冰已经所剩无几,他清楚的知道如果水没有了,在这个冰冷的山里只能等死,已凉便加紧脚步,没日没夜的攀爬。
  或许老天就是天意弄人,再一次要越过悬崖边的时候,已凉被头顶上突然掉下来的一块岩石砸到了手,坚硬的石头把手背砸出了血,也把身后背着的布包砸下了山底,已凉来不及想别的,迅速加快脚步越过了危险地带,他看着刚才自己越过的地方,上面正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往下掉,如果不是他步伐快,可能被砸下山底就不是布包,而是他自己了。
  布包没有了,就意味着水没有了。
  已凉又爬了一天的路,却滴水未沾,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死在这个晚冬,他抬头看了看,如果拐过这个弯,山的后面还是山的话,他就决定不再往前走了。
  晚上已凉不敢停歇,他的脚步已经开始有些虚浮,小手扒着岩石,终于在他转过身向前望的时候,已凉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么晃眼的亮光,也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楼房。
  晚上的城市里到处亮着灯,路灯车灯霓虹灯将那片天都照成了橘黄色,已凉的小脸上露出了兴奋激动的表情,他沿着下坡路一直跑了下去,跑了将近三个小时才从山路上下来,气喘吁吁的已凉站到了宽敞的油漆马路边,还没有仔细看周围和村子里迥然不同的景色,就脱水般的晕了过去。
  已凉做了个梦,梦里奶奶对着他和蔼的笑,对他说:“小凉要好好的活着,奶奶就放心了。”
  梦醒时,已凉愣愣的看着四周围陌生的景色,屋子顶上有一盏大灯,墙上还有漂亮的墙纸,地上都是软软的毛毯,身下的大床比家里的炕要舒服很多,被子不厚轻飘飘的却暖和极了,整个屋子里没有烧炭的地方,也有着能够和夏天一样的温度,已凉一瞬间觉得这里就是天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