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地久天长+番外 作者:长安十年

字体:[ ]

    
《地久天长》作者:长安十年
 
文案
 
二货受和面瘫禁欲攻的故事~~
 
苏林喜欢罗晋很多年,但是对方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罗晋没有喜欢的人,一直单身,直到遇见苏林。
 
这是个不妥协不将就的故事~~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林,罗晋 
 
 
 
 
  第一章 ...
 
  苏林睡到半夜,定时的风扇不转了,屋里闷热到了极点,透不过气来,窗外蝉鸣蛙叫此起彼伏。
  他迷迷糊糊伸出手,重新扭开台式风扇的开关,这次又延长了一小时。
  重新躺下,头还没沾到枕头,就接到主管的电话:
  “苏林,明天开始不用再跑郊区,谢飞走了,你暂时接手他的业务。就从军区总院开始,我知道有点难度,不过年轻人多尝试总是好的,你准备准备,就算第一次不成功,也要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王主管的这段话信息量太大,苏林要好好消化,才能捋清头绪。
  等他明白过来,对方早就挂掉了电话,苏林看了看时间,12点整。
  他趴在床上,连背心都扯了,就穿个平角内裤,还是热。
  屋角的耗子洞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搬运工们出动了。这是一间毛坯房,夏天还好,冬天四面阴湿,屋里未必比室外好过。
  苏林是做医药销售的,五年前这一行的名声还没有现在这么坏。他大学四年读的是制药专业,
  不过进医院无门,去制药厂也接触不到核心的科研部门,最后只能去搞医药销售。
  他不是营销出身,虽然讲起药理来头头是道,但是让他跟医院内部打交道,实在是困难重重。在这五年里,跟他一块儿进公司的大专生去了上海做区域经理,后来的人,也各自摸到了门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
  只有苏林,被下放到郊区这一块。
  王主管曾经这样问他,苏林,五年的时间,就算是砂矿,也能淘出金来了,你的销售业绩,依旧是全公司垫底,太难看了!
  话是这样说,不过公司不会轻易辞退他。郊区这片儿,做医药销售最难,除了新人,大家都不愿意呆。很多药物比较昂贵,虽然利润大,愿意引进的单位却很少。
  市里的三甲医药用量最大,郊区除了一家人民医院,几乎没有任何其他苏林能立足的地方。
  苏林闭上眼睛,仰天长啸。这五年,除了在妇幼保健所插科打诨,就是奔走于各个社区小诊所,他来到郊区的第一年,似乎去过几次人民医院,不过被保安大叔架出来扔到路边之后,就一直心灰意冷羞于再见,因此连医院的正门朝哪儿开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第二天,苏林一早起床,把自己的锅碗瓢盆以及被褥衣服通通收拾好,将厨房里仅剩的一块大白馒头放在老鼠洞口:
  “在你们找到下个主人之前,将就着吃吧。”
  又飞奔到妇幼保健所,跟里面的同志们一一握手话别,社区小诊所是来不及去了,苏林跑了最近的一家,对医生小胡说:
  “请转告我的战友们,我要走了。”
  小胡在给一位老先生拔牙,浑身颤了颤,用力过度,老先生哎呀一声,喷了胡医生一脸血。
  苏林极为镇定地帮小胡把脸抹干净,小胡深吸一口气,问苏林:
  “你的好基友,东门十里外宠物医院里那些小家伙呢?”
  苏林想了想,郑重回答道:
  “对对,它们也有知情权!”
  从郊区到市里的城际公交五分钟一班,非常方便,苏林拖着大大小小的包裹,一趟一趟往公车上搬,司机点燃一根烟,一直烧到烟屁股,苏林抬头擦汗:
  “大哥,车门……”
  司机把车门重新打开,苏林抽回被夹住一半的大棉布口袋,里面盛满他一年四季各类衣物。
  “我记得你上次扛了一大箱医疗器械,从市里运过来的我说,干你们这一行的,不是外混特别多,怎么连这一点打车的钱都要省?”
  苏林用袖子擦干脸上的汗,车上没有座位了,他抱着几大袋包裹,顺势坐在公车后面的台阶上,正对着空调出风口,一脸惬意:
  “大哥,我那是搞批发,胰岛素,呼吸机,心脏起搏器,应有尽有。下次有什么需要,不用客气,我给您批发价。”
  司机嘴角抽搐两下,默默转过头专心开车。
  苏林把包裹一路拖到舅舅家。
  舅舅正在家里通下水道,手里拿着工具,忙不迭迎出来。
  苏林跟他走了一阵,大为尴尬,偷偷嗅了嗅自己的胳肢窝,更疑惑:
  “舅舅,你有没有闻到一阵怪味?”
  舅舅也闻了闻自己的上衣,大窘道:
  “我在通厕所,你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两个人合力把东西抬上楼,舅舅看了看客厅的钟表:
  “你舅妈要下班了,我先去做饭。”
  于是苏林转战厕所,下水道通了的那一刻,他茅塞顿开,内心戚戚:
  舅舅似乎忘了洗手。
  这顿饭他吃得诚惶诚恐。
 
 
  第二章 ...
 
  苏林的舅舅在军区总院保卫科就职,对方圆五里内的地形了如指掌。表妹蒋晴目前是总院的实习护士,对医院上上下下各色人等一清二楚。最厉害的是舅妈,抓住了全院同志的胃,这位杰出的女同胞已经在总院食堂干了十五年,有一次盲肠炎病发,请假半个月,上至高风亮节的院长,下至水深火热中的群众们,都饱含深情地请她赶快回来,新厨师做的饭菜让人难以下咽,简直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
  人手不够,全医院只有太平间比较闲,因此后勤部长像抓壮丁那样,逮到个工作人员,就让人家过来帮忙,当然只有后勤部的极少数同志知道这件事。院长有心脏病,病友们的身体当然更不好,后勤部同志为了全院群众的情绪和身心健康,将这件事善意地隐瞒下来。
  现在苏林坐在客厅沙发中央,舅舅蹲在地上给他画军区总院俯视图。
  表妹蒋晴将年底医院的大合照拿出来,要把几个骨干指给他看。
  舅妈手拿锅铲指点江山,告诉他院长等人各自的喜好和口味。
  “要画三视图吗?”
  苏林手扶着额头擦汗:
  “不用了舅舅,把大概方位告诉我就可以了。”
  舅舅点头,又龙飞凤舞地画了几笔,然后递给他看:
  “每个地方都标好了,主楼负一层是太平间,再往上,这里是……”
  苏林越来越觉得困难重重。
  舅舅口沫横飞了半小时,那张草稿上的地图已经面目全非,被他几经修改,似乎非常满意:
  “阿林,我连厕所和垃圾桶的位置都给你标好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苏林表情坚忍地点了点头,收起稿纸:
  “明天我就过去,一大早。”
  蒋晴挤上来,把照片掷在桌上:
  “表哥,看看你中意哪个?”
  苏林眉毛皱得不成样子。
  “不,我的意思是,看看你觉得哪位领导比较面善,好下手啊!”
  那张合照上几百号人,摄影师技术高超,居然一个不落,个个跃然纸上,但是全都蚂蚁大小,苏林看来看去,除了高矮胖瘦,根本没什么其他特征区别。
  “都差不多……”
  表妹悻悻地把照片收起来:
  “好好,等你明天自己去看,就知道了。”
  舅妈最后镇场:
  “你们俩一个认路白痴,一个人脸识别障碍,不要乱误导人。阿林,别听他们的。”
  舅舅作揖:
  “还请女王吩咐。”
  舅妈喝一口茶,过半天,才意味深长地笑了:
  “今天我烧一份糖醋排骨,明天直接送到院长办公室,包你手到擒来!”
  舅舅已经到了厕所,听到这一句突然跳脚,刚修好的下水道又被踩爆了,水花四溅:
  “好啊,当年下岗,我说你怎么一声不响就进了总院食堂,说什么老同学,其实是老相好!”
  舅妈忙去安抚,蒋晴打了个哈欠:
  “到时间睡午觉了,表哥你也休息。”
  苏林去了超市。换个环境,他要添置一些生活用品。
  他是下午五点多出门的,先前在家整理资料,收发邮件,准备陆续接手谢飞管理的这一块区域。
  虽然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不过由于是盛夏,热气不减,天光大好,一直进了超市入口,冷气吹上身,苏林才松一口气。
  牙膏香皂洗发水……全都齐了,苏林在蔬果区徘徊。
  舅舅一家都去上班了,回来很晚。
  不如买点大白菜,剁肉馅包饺子,刚好可以打发时间,等他们回来就下锅,一起晚饭。
  这个时段蔬菜已经很少了,苏林挑了几颗大白菜,都不满意,又再伸手,想看看最后一颗怎么样。
  不经意间,却摸到一双骨节分明的手。
  苏林尴尬,才松开,大白菜就已经被挑进了购物车。
  这个男人穿着随意,深色牛仔裤,配一件纯白T恤,脚下是一双淡色帆布鞋。
  大概是这周围高校的大学生。
  苏林听说过,现在条件好一点的学生,都在外面租房住,把同居当做过家家,偶尔买菜做饭,乐此不疲。
  他抬眼看过去,忽然一惊,有种时空颠倒的错觉。
  苏林没想到再过许多年,还会遇到罗晋。
  他张张口,想打个招呼,或者说几句话。
  从前他就想这么干,想了整整两年,罗晋比他大一届,高考结束正是苏林焦头烂额的时候。
  整个高中时代,苏林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
  罗晋在篮球场上奔跑,他就佯装群众津津有味地围观;罗晋在图书馆看书,他就做贼一样偷偷摸摸潜伏在他周围。
  后来他听说罗晋念了全国最好的医学院,苏林咬牙,第一志愿也填了医学,不过只报了市里的重点大学。
  对于苏林来说,追逐已经没有意义,如果将来能够和他从事一样的行当,他很愿意。
  不过那一年苏林高考失利,服从志愿分配,到了偏远地区的另一所大学,念了制药专业。
  “我……”他想说,我叫苏林,跟你念一所高中,认识你很多年,不过真正说出口的只有一个单音节。
  对方已经转身,推着小车慢慢走远了。
  舅舅打电话来:
  “阿林,晚上你先吃,冰箱里有菜,煮个饭就可以了。”
  苏林垂下眼:
  “舅舅,晚上吃饺子。”
  舅舅一直喜欢面食,立刻精神抖擞:
  “什么馅的?”
  “纯肉的。”
  最合心意的大白菜被挑走了,剩下的其实都一样,苏林宁愿吃纯肉馅的。
  舅舅非常满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