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初恋就他妈的动人 作者:穆三生

字体:[ ]

 
 
 
【文案】:
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两个人经历那几年的流水账。
时间就像我们人生里的每一阵风,他从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回头。
“重远,你别来了,真的,我一丁点儿都不想看到你那张脸。”
周重远跪在冷的透心的地上,脸上的表情和他拙劣的演技正好相配,他笑着说,哎,真不好意思啊打扰您了。
【日更/看收藏和评论来番外】
内容标签:强强 天之骄子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重远贺牧 ┃ 配角:评论(长篇是爱) ┃ 其它:收藏(有种咬我)
 
==================
 
☆、第 1 章
 
  【文案】: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两个人经历那几年的流水账。
  时间就像我们人生里的每一阵风,他从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回头。
  “重远,你别来了,真的,我一丁点儿都不想看到你那张脸。”
  周重远跪在冷的透心的地上,脸上的表情和他拙劣的演技正好相配,他笑着说,哎,真不好意思啊打扰您了。
  【让我慢慢写-每次更一千字会被打的-】
  周重远才是真流氓,昨天先是他逮着贺牧就在厕所里搞得正热火朝天,末了结果贺牧就说了句,“你射得好快。”他就意兴阑珊的把没有解决的贺牧直接扔了出来。
  而且现在就算贺牧坐在他旁边,他也随贺牧一个人说个不停愣是一天都没搭理人家一句话。
  贺牧这人够沉稳,秉着敌不动我动的策略一直进行他的军事计划,直到下午最后一节课快下课,“今天真的不来我家啊?我爸妈都出去了。”
  “你说下次他们一起不在家还得是个什么时候啊?”
  “我还本来打算和你打几盘游戏的,我表哥新进的货就让我拿家了。”贺牧说到这里才收到周重远的视线,像是在试探他说话的真假。
  于是他连忙放猛药,“还有你喜欢那个人的碟子,是叫什么宗、、、、”
  周重远终于破功,慌忙间只得用单手封住贺牧的嘴,“你他妈别不知死活啊,现在在学校,你以为你声音小啊。”
  还没等贺牧回话,就听到讲台上的灭绝说:“周重远你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四周响起此起彼伏的笑声,贺牧借机舔了一把周重远的手掌心。他一哆嗦,起身就慢了些,还被灭绝又逮着理由说了他一通。
  周重远是重点班的倒数,而贺牧无论怎么整都是顺着的一位。对于这么个人才周重远打中学起就有心理防线,没什么好说的。但在这两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搞在一块儿了,周重远自个儿身为男主角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才觉出几分不妙。
  好磨歹磨,在校服裤子被周重远磨开的前一秒钟下课铃终于响起,周重远等灭绝背影一远,那身影才刚化成一小点,他弹起来就抡着拳头往贺牧身上招呼,“你是不是想死啊?”
  贺牧随他闹,抓着手腕容忍的温言道:“我和你说一天的话了你都不理我,”而后又看着周重远的脸色问,“跟我回家吧?”
  “去你家干嘛?”周重远没好气的说。
  贺牧舔了舔嘴角,“你说呢?”
  周重远流氓这个时候恰到好处的冷笑,“我记得昨日里有谁嫌弃我速度太快?”
  贺牧贴到他身后,声音低沉,“是你太好我不舍得那么快。”
  一句话让流氓周重远脸色顿红,他向后一拳,“你他妈能不能正经点儿?”话是这么说的,但贺牧这人要正经起来比谁都正经,要流氓拦也拦不住。
  “教室里都没人了。”贺牧声音里的委屈恰到好处。
  周重远的视线从班里的学霸们身上扫过,言外之意分外明显。都高三上学期了,班上的气氛也渐渐紧张起来,大部分同学都争分夺秒的想多看点书多做点习题,只有贺牧这种实力远超和周重远本身就不太在乎的人还能这样自然的嘻哈。
  “到底来不来?”
  “行啊,今晚还是我上。”
  贺牧弯下的眼角里全是无奈,“昨天就是你、、、、”看着周重远又变了颜色的脸只能无奈应道,“好,这次将功补过。”
  他们两人这种把次数平摊的规矩还要从两人最开始说起。
  高一学期末贺牧和老师说要和周重远坐在一块儿的时候班里面好大一批同学吓的眼镜都要从鼻梁上摔下来。
  其一不说他们两人的成绩对比在班上对比实在是太过于明显,就连两人平日里表现的性格也是相差的天南地北。周重远这个人好热闹,喜欢打闹,而贺牧沉稳自制,通常情况下的班级娱乐活动除了主持很少参与。近一年时间下来给人的印象如果除了沉稳还要再加点什么的话那一定就是腹黑。
  在贺牧终于坐到周重远旁边心愿得偿后,周重远用他的切身经历深深的总结出了这个道理。于是在他据理力争、身体力行的情况下终于抢得合理分配的权利。
  贺牧这人他是认识了好几年,但要说近距离交往,还是前不久的事情。至于这个近距离交往,用数据表示那真的很近。就像今晚。
  窗外夜色正好,室内风光无限。
  周重远吃饱喝足躺在沙发上看贺牧在厨房里打扫的背影。说实话,熟悉之后他对贺牧还是挺吃惊的,这人看上去不像初中以为那般死板仅仅只是死读书就罢了,还对他一直存着不同于朋友和同学感情的想法。就算是这样也还不够拿得上他心上来想的,因为贺牧最后还能把他也带到这路上来。
  周重远是典型的宠娃子——家里头就他一个。而且小康家庭怎么顾着他也毫无压力的能让他在学生时期过个滋润的小日子。
  但贺牧就不一样,他家父母都从商,刚开始周重远来他们家时就被这阵势吓一跳,感叹着,“你家那么有钱还那么拼命的读什么书。”还没等感叹完就发现有钱不仅读书好还能自己做法炒菜各方面料理的井井有条之外,再陪着他来两局游戏大战,几乎和他这种专业人士拼个上下不分,这也让周重远再次肯定他的定义,有这种水平的十七岁公子哥不是腹黑就是修改了真实年龄过来碾杀他这种狗的。
  “哎,吃太饱了,我不打游戏了。”周重远摸着自己的肚皮一上一下的揉捏。
  “那行,去我书房看会儿书?”贺牧边洗碗边回头笑问,“是不是觉得你家男人就是倍儿棒?”
  “我男人你姑奶奶。”周重远在偌大的沙发上打了个滚,嘟嚷道:“怎么你也要我去看那些?”
  “我那是督促你学习,学习和上学读书这是两码子事,难不成你就想混个日子算了?”
  “我成绩不差,好歹是重点班。”周重远皱眉,语气里有点脾气。
  “我们学校总共有五个理科重点,你以为你好的到哪里去,放在全国来看,你知道你自己能、、、、、、”
  “好好好,”周重远匆忙打断,双手高举做投降状,“我知道了,又不是听你来念叨我的。”
  贺牧不吱声了,他的背影落在周重远眼里,他几乎是凝视着贺牧自然舒展的身体线条,顺着宽阔而笔直的脊背一路往下,就到了——
  一阵阵热血往身下涌去,周重远慌忙坐直,问道:“你到底好了没?”
  贺牧温言,自若的边擦手边往客厅这边走,笑道:“你才真少爷。”说话间捞起周重远细而白的脖颈吻了下去。
  “唔、、、、”
  一吻终了,周重远唇上亮晶晶的,他从间隙里偷气来骂,“你他妈是不是练气了,一口气憋那么长。”
  贺牧淡笑着和周重远的目光凝结在一块,周重远承认,能够被贺牧拐到这里来他那张连男性同胞看了都感叹的长相起的作用不可小看。
  像是糖浆,被高温融化后倒在一个桶子里,自此不分彼此的开始了属于糖果的过程。贺牧和周重远两个人身体紧紧贴在一块,像是在偌大的世界里就剩他们两个人那般倔强的拥抱、亲吻,而后继续深入。
  夜色敲响了钟摆,遥远的灯光里隐隐约约是未来看不大清的影子。在一次又一次的征服和触碰里感受到更深一层的内心,被层层环绕的温度里有熟悉到骨子里的味道。
  也许等哪次再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险些要分手,一遍一遍的强调再也回不去的时候,周重远还能想起,这么一个柔情似海的温柔夜晚。
  运动节在众多希望放假和赶作业的男男女女的期待中姗姗来迟。
  校园运动会永远都是个人秀。要足够帅足够有实力才能率领本班一举夺得桂冠,但除了帅和实力之外还得要有充分的出镜率才能在这种永远都是男人多女人少的班级里拥有无数粉丝。
  恰好,周重远就具备了以上特质,特别是第三点。
  他一个人报了八百米跨栏,铅球,跳远,还有令众多男女望而生畏的三千,这已经是个人项目的满项了,除此之外他还参与班级的八百米接力赛,如果不是赛制限制,那个满脸都是青春痘的体育委员严重怀疑到肯定的程度觉得周重远一定有他一个人代替全班同学完成所有项目的想法。
  “你倒是给同学们留点啊。”
  “我哪儿没留啊,才这么一点,”周重远嗤笑,“没有人的时候您老哭着求我上篮球赛,现在我自愿报了那么多你又来叽叽哇哇,难怪要做体委。”
  可怜的体委只能目含娇羞不胜对手的‘你你你你你’的退了场。倒是一直就在周重远旁边座位上做题的贺牧抬起了眼,低声道:“自习呢你那么大声的嚷嚷。”
  周重远剑眉一挑,张开嘴刚想回话就被贺牧眼疾手快的拉了下来,“行了,项目也别报太多,还不记得去年累成什么样倒在我怀里哭。”
  “谁哭了啊?”周重远把长腿伸到座位外面,“你好好说说,谁哭了啊?”
  贺牧懒得和他争,包容的眼神扫的四周同学忍不住回头或是仰头观望,“好了,做题。”
  晚自习教室里倍儿的安静,都到十月份中旬了电风扇还嗡嗡的在头顶上转悠着。周重远刚安静了一节课,又坐不住的打算逃自习。
  前脚那才刚刚迈出教学楼,一直沉浸在题海世界的贺牧电话就来了,“在哪?”
  “上厕所呢。”周重远很淡定,对于这种腹黑的对手你就不能胆怯,一旦你胆怯,你就会永远都翻不了身。
  “给我回来,刚刚下课不去上厕所,我说你还难得这么乖上一回,还没等我这高兴劲过就又要逃课。”贺牧的声音不大不小,周重远估量着这仁兄才是真的在厕所的那位。
  “你不也上课上厕所来着。”周重远趴着单杠上无聊的晃来晃去。
  贺牧被揭穿也不尴尬,语气十足的坦然,“我说你逃个课就为了去运动场的单杠上晃悠有趣么,你多大了?明年就要干嘛呢?”
  周重远继续荡漾的欢快,“我十七,明年六月份就高考呢。”
  语气模仿的让电话彼端的贺牧都忍不住笑出声来,“我说你够了,快点回来,上周你物理测试分数太低了。”
  “八十还低?你是要我像你那样才行啊?”
  “没有的事,你该做的事还没做完就别想玩。”
  “贺牧,”周重远语气又冲起来,“我说你别老管我成吗,和你在一起之前我也是这样过的没人管我我也过得好好地。”
  “随你。”贺牧当下就把电话挂了。
  周重远把手机扔回兜里,看样子今晚贺牧心情不够好,往常也是这样,逃课被抓了都是打个笑话然后就算了的事,这次还闹得这么个喜欢装的人把他电话给挂了。难得难得。周重远从单杠上转了一圈,背跳着潇洒落地,又背影寥寥而坚硬的自个儿回教室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