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有一个沈流景+番外 作者:别三月景

字体:[ ]

 
文案
 
愿和童谣有相似处境,相似经历,相似脾气的你,也能有个沈流景。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谣沈流景 ┃ 配角:唐择柚宋是凡 ┃ 其它:甜
 
==================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童谣在一所公立的小学做任课教师,公立学校教师的工资远没有私立的多,他一个月拿着三四千的工资,还有一半上缴给父母。
  他有一个天真无邪的名字,有完美的家庭,却没有一份待他的真心。
  童谣的家庭算不上庞大算不上和睦,童谣的爷爷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他父亲是幺子。古话这麽说,皇帝器重长子,百姓疼幺儿。可是童谣的父亲一点也不得宠,得宠的是他的大伯父。童谣的母亲和两位老人的关系更是恶劣,僵的像冻木。
  他是家里的长子,没错,童谣的大伯父结婚后一直没有生育,他的出生成了家里的长子,童家的两位老人更是宠在手心。童谣的出生依旧没有缓和童谣母亲和两位老人的恶劣的关系。
  童谣出生不久,童谣的大伯母生了个女儿,叫童珂。童谣的姑姑远嫁了。
  他和童珂被放在老家由两位老人带,两个儿子携着妻子去远方工作。两年后童谣多了一个弟弟叫童峥,童谣的母亲回来老家,想让两位老人也带着童峥,可是两位老人拒绝。
  他们大吵了一架,童谣的母亲带着童峥去了外地。
  童谣上小学五年级,父母在老家的城市买了新房,他被接回了新房。他的生活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的母亲在两位老人那里受的气全撒在他身上,他开始厌恶这样的家庭,没有在母亲身边待过的他开始有了隔膜。
  初中的他,还穿着小学的衣服,而童峥每一季都有新衣服。童峥可以撒娇他不可以,童谣有玩具可以吃好的,而他却要做家务被母亲骂。
  他期盼可以回爷爷奶奶家,对母亲更是恨的来一场车祸让她不在人世。而他的父亲长年在外地,对家中事更是一无所知。
  当空气被隔绝,你会感到窒息。那个所谓的家就如同这样,没有感到一丝快乐幸福美满,有的只是窒息感,不想同那里面的任何一个人接触。
  所以每每在家的童谣便会把自己关在属于他的房间里,仿佛隔绝了世间纷扰和闲言碎语乃至家人的颐气指使。
  他到家的时候,家人已经在吃晚餐了。母亲不咸不淡的说了句,饭在锅里,就没对童谣投去任何一个眼神。
  童谣想这就是差别待遇吧,童峥加班或者晚点回家,家人一定会等到他回家再开饭。他等到最晚的一次是童峥加班到十点,习惯早睡早起何况自己还是位老师,上课怎麽可以迟到,就那样饿着肚子去睡觉。童峥何时到家的他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的母亲一定等过更晚的时间。
  他没有立场怨责,谁让童峥从小就比他争气,成绩争气,就连找的工作都比他争气。乖巧懂事能讨母亲欢心,连外貌都比平庸的他好上太多,他曾荒唐的这样想过,父母偏心到连遗传基因都只给童峥。他比不过却还是想同童峥比,只不过是节节败退。
  他拿取了工资里的二分之一,剩下的放在了母亲面前。母亲撇了一下嘴说:‘这个月工资你全留着吧,童峥把他的工资给了我。’话语里似乎还在嫌弃童谣工资微薄。
  童谣听闻这话将桌子上的钱拿了起来,有点惊讶童峥把工资给给母亲的事情。童峥工作也有两年了,他的工资全是自己存着,所以第一次拿出来他的母亲已经乐不思蜀了。
  童谣看了一眼童峥,他和童峥是亲兄弟,可是自己对他的疏离加上小时候童峥故意欺负冲撞还有母亲的过度偏心,他们之间竟可以用上形同陌路来比喻,在外面遇见也是彼此擦肩而过,连招呼也不会打个。突然记起上大一那年,在街上遇见童峥,朋友说那是你弟吗?怎麽不打个招呼。而他只能装作没有看见问在哪?
  童谣转身准备回房间把工资放好,父亲突然说:“今日你爷爷奶奶来电话了,说想你了,你什麽时候给他们回个电话吧。”
  父亲说的话引起了母亲的不满,她给童峥夹了一筷子菜,哼了一声,讽刺的说道:“想他了?怎麽就不想想小峥,都是一样的孙子,难道他们入土童峥就不用披麻戴孝了吗?”
  “好好的说这些干嘛,吃你的饭吧。”父亲大约也觉得母亲的话难听刺耳出声阻止。
  不是第一次在母亲说那些难听刺耳的话后觉着自己软弱无能,他也想跟自己母亲顶两句嘴,告诉她有些事有些话她做的不对,可是他不能,因为软弱因为她是母亲,他所有的一切,或许太多是不好的,但是这些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生育出他,他才得来的。他感谢这个算上太漂亮的女人,除此之外再也找到任何地方可感谢的了,更多的是厌恶和憎恨。
  说不定有朝一日连那处感谢也随着时光消磨殆尽。
  他的父亲在他大学毕业后回了现在居住的城市,找了个稳定的工作,母亲因为一场大病后就再也未工作过,所以承担起家庭生活来源的父亲,只是有着常年在外而堆生的陌生感而已。
  次日是周六,童谣有两天的休息时间,他将自己放在抽屉里的这几个月余下的钱全拿了出来,将近两万。
  他把钱装进信封,要拿去寄给乡下的爷爷奶奶。
  他选择了邮政,虽然麻烦却方便了自己的爷爷奶奶。
  乡下也早已有了银行,可是两位老人也不懂得如何去使用,寄以现金方便太多,何况若是打入卡里他们也不会舍得取出来用。
  从邮政局出来已是上午十一点了,童谣回到家只有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喊了声父亲连父亲的点头都没有看见就回了房间。
  童谣拿出课本,翻开书页,他的教案还没有写。放在书桌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接通电话,那边响起甜美的声音
  “哥。”
  “今天没课吗?”他左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右手在教课书上写着。
  “没有,刚帮导师整理完资料。哥吃午饭了吗?”
  童谣停下笔带笑说:“没有。”
  “那你记得吃午饭,奶奶让我给你打的电话,说是家里用了手机,无线电话已经不用了,号码我等下发给你。”
  “好。”
  “哥过得还好吧。”
  “很好。”
  电话那边的人明显是不相信童谣说的话,问了句真的吗?
  童谣说:“真的。”
  “等我放假就回来看你,你要什麽记得告诉我,我带给你。”
  他本想说钱留着自己花,他需要什麽自己会买,听筒那边谁喊了一句童珂,他把话咽下了肚。
  “哥,同学喊我有事呢,我先挂了,你记得吃午饭好好照顾自己。”童珂说完火急火燎的挂断了电话。
  童谣的心情在接到童珂给他的电话后愉悦了许多。
  比起童峥,他和童珂的关系更像亲兄妹,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后来也时常联系,过年回家也会同她谈笑。童珂近几年到是越发出落的水灵了。
  大伯家就一个女儿,自是相当宠爱,童珂大学毕业就让她继续念研,说是姑娘家应该多念书,其实大伯也是不想让自己女儿出身社会劳累。
  沈栋的妻子给他生了一男一女,儿子叫沈流景,样貌不凡,就是爱独来独往,整日板着张脸,现已继承了家业。
  女儿沈单,比儿子小上三岁,做的事比自己儿子大胆。大学还没有读完就追男人追到国外,还生了个儿子,沈家的颜面都被丢尽了。
  这一出国就八年,音讯全无,八年后罪魁祸首携着家人站在沈家的客厅。
  沈家客厅,两位家长坐在正上方的沙发,沈老爷子拿着报纸一本正经的看着,沈老夫人小心翼翼的剥着葡萄,。沈流景坐在右边的沙发,环抱着臂,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沈单紧了紧被她牵在手里,自己儿子唐诺的手。喊了声“妈”
  “我不是你妈。”
  沈单泄气,朝着沈老爷子的方向喊了声“爸”
  “我可没你这个女儿。”
  沈单一脸溃败,她转头看着自己的哥哥沈流景,希望他能给自己说情,而沈流景的表情分明是在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岳父岳母。”唐明非看着自己的妻子心觉心疼。
  “乱喊谁啊,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沈老夫人把剥好的葡萄送进嘴里,打量着沈单旁边的青年,样貌什麽她女儿都能看上,她自然不会觉得差,青年的家庭背景她也早已知根知底,但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唐诺嘴里含着棒棒糖,他看着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他们好像被他们的父亲母亲骂了。
  他从进屋开始,眼睛就一直盯着坐在右边沙发上穿着西装的男人。妈妈说过姥姥家最帅的人就是舅舅,唐诺把棒棒糖咬的嘣嘣的响着,舅舅比妈妈看的电视里的男生还帅。
  唐诺压制不了自己的喜欢之情,挣脱掉母亲的手,小跑到沈流景面前,他一下子爬上沈流景所坐的沙发上,对着沈流景的脸吧唧了一口。
  看着唐诺动作的另外四人明显愣了。
  沈流景优雅的从茶几上的盒子里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脸上因为吃着糖而促使被亲过的地方的那处粘糊。
  他连转头的动作都没有,冷声冷气的说了句“一边玩去。”
  唐诺被母亲灌输了长得好看的男生一定是温柔的,就如同父亲,可是舅舅好像是个例外,舅舅好凶。
  不管在哪别的人都捧着他,突然舅舅来这麽一下子,冷言冷语,他也受不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嘴里还嚷着“舅舅好凶。”
  沈单瞧见自己的儿子哭泣,上前安慰,自己的母亲比她快了一步。
  沈老夫人抽了一张纸给唐诺擦着眼泪,哄着他“宝贝不哭啊,舅舅不凶。”好歹也是自己的外孙,哭着自己也心疼。
  小孩子哭有人安慰哭声便会更来势汹涌,唐诺却很乖巧的停止了哭泣。
  “宝贝告诉我,你叫什麽啊?”
  “我叫唐诺,妈妈说做人要一诺千金。”他激动的介绍着自己的名字,手还在空中比划着。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唐诺伸着脖子,亲在了在他面前蹲下的沈老夫人的脸颊上“你是姥姥”他说完侧着身子用手指指了指在看报纸的沈老爷子说“他是姥爷。”
  唐诺的目光转到他旁边坐着的男人,“最帅的是舅舅。”他拽住男人的衣袖,咧着嘴笑着,全然忘记刚刚舅舅凶他来着,好了伤疤忘了疼。
  唐诺有点婴儿肥,脸上肉嘟嘟的,皮肤白白嫩嫩。是小孩子有的水灵的眼睛,长翘的睫毛。想是父母亲基因过好,小孩子这样长着难分性别。
  沈老夫人奖励性的给唐诺剥了一颗葡萄喂进他嘴里,揉了揉唐诺的头。“哎哟,我的乖孙好聪明。”沈老夫人有点高兴过头了。
  “今年多大了?”沈老爷子放下报纸。
  “七岁了。”现在是五月的天气,唐诺身上穿着长袖的Tshirt,深蓝色的牛仔背带裤,脚上一双黑色小短靴。小手从背带裤的包里掏出一只棒棒糖,然后又掏了一只出来递给了自己的姥姥,沈老夫人乐坏了。
  沈老爷子低声喃了一句“七岁了?”他细细的推算了一下日子。沈单出国八年,儿子七岁。沈单上大一就出了国,大一的时候才十八岁,也就是说出国第二年就有了孩子,还真是不知廉耻。沈老爷子双眼目光似刀片刮在自己女儿身上。
  沈单被瞪的双脚发软,默默的低下头。
  “你们还真是大胆啊!”沈老爷子的声音突然提高,唐诺被吓得身子一抖钻进了沈老夫人的怀抱。
  沈老夫人拍着他背,责怪着自己丈夫“孩子都这麽大了,说这些又何用。还有你们两个”她说话的对象变成了沈单夫妇“楼上你们的房间整理出来,你们去休息下吧,明天沈单你这个做人家儿媳妇的还不去看你公公婆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