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折服+番外 作者:洛夜/洛夜紫

字体:[ ]

 
 
 
 
折服   
作者:洛夜 
 
 
第一章 瞬时心凉
 
  叶家珩刚下飞机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儿头晕。他刚刚领队参加完一个国际商务会议,连日的高强度脑力劳动和异国的水土不服,最终让他在“大功告成”之际没能逃脱气候变化带来的流感侵袭而……感冒了。
  喉咙里有点儿干热的发疼,太阳穴处也在隐隐作痛,想必是有点儿低烧。他扯开了点儿领带,突然想到自己这次虽然提前了一天回来,但是还没有告知同居的同性恋人……算了,全当作是给对方一个惊喜好了。
  
  身后一直跟随的助理踏着小碎步跟了上来,递过来一支银白色的手机,“叶总,您的电话。”
  叶家珩随身总是带着两支手机,一支用于公事,一支用于私人联系。这次去柏林,私人手机因为用的不多,就暂时留在了助理那里代为保管。
  清了清喉咙,叶家珩接过电话,随口问了一句,“是谁?”
  助理的脸色稍微有点儿变化,脸上的笑容也有点儿挂不住,“是您的……弟弟。”
  
  叹了口气,伸手压了压还在跳痛着的太阳穴,叶家珩接通了电话。
  “喂——哥,是我!”电话那端有着嘈杂的音乐,他的亲弟弟叶家临为了让自己的声音能准确地传达到亲爱的哥哥那里,用了堪比声波武器的调子冲着电话大吼,“我八月份会去Z市!!咱妈说了让你管着我!!!”
  因为离得太近而完全感受到了话筒里的嘈杂音量后,助理的脸色随着不自觉地灰暗了一下,但是叶家珩却丝毫不为所动,连说话的语气都未带上波澜,“嗯,来之前把日期和航班告诉我,我让人去接你。”
  “好哒~~~”叶家临答应得十分爽快,爽快完了又开始扭扭捏捏拿着嗓子用唱的说,“哥,哥哥,好哥哥,我亲爱的好……”
  “又想要什么?”叶家珩打断了他的谄媚之词,在旁边助理拉开车门的帮助下坐上了前来接他的一辆莲花上。
  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叶家临努力地扮着可怜,“乐队老大说,家临需要把新吉他了……”
  
  叶家临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摇滚乐队的主唱……兼乐队队长,所以他这句话说的的确有点儿……忒无耻了。
  “要多少钱?”叶家珩回忆了一下银行里的存款数目——别看他身边跟着的有工作助理,身后跟着的有私人助理,出入动辄名车相送……但是,说到底仍然是一个高级打工仔:助理是公司代请的,车子是公司出资的,目的都是为了让他更好地卖命挣钱的。所以说,虽然挂上了一个副总经理的名头,但是天知道这其实是个往死里掏苦力的活儿。
  
  好歹是要钱的时候,在叶家临的小声呵斥下,话筒里的打击乐终于停了下来。不知人世间挣钱疾苦只知道盘剥自己亲生哥哥的小混蛋笑眯眯地报出了一个销魂无比的长串数字,想了想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儿过分,又小心翼翼地小声解释,“九月份有一个大型公演,为了给新出的唱片造势……我想买这吉他是意大利大手制作的,所以价钱就稍微有点儿……啊哈哈哈,那啥啊哈哈哈……”
  叶家临的乐队出唱片也不是不挣点儿钱,但是全被他一把手散去添补乐队成员的滋润生活了,弄到最后掏钱买单的还是自己的亲哥哥。
  
  这个月来回奔波的比较厉害,叶家珩火速地心算出能从老板那里得到一笔丰厚的奖金费用,再拿出来点儿存款正好够上那个数字。于是想了想,就应了自己弟弟的要求。
  刚把挂断了的电话还给自己的助理,叶家珩拿出PDA来查阅最近两天的事务安排,但是还没来得及被助理放进皮包的手机又“叮叮咚咚”地响了起来。
  “叶总,您的电话……”助理态度良好的把手机又递了过去。
  
  说句实在话,跟着叶家珩这种人做事儿真的很不错。抛除开脸蛋和身材是一等一的不说,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优雅和自持的代名词——无论在何种时候总是一派君子风范地待人接物,从来没有见过他失态的样子……就个性上而言,此人是绝对的知性、知情、知趣。
  
  低声道了一句“谢谢”,叶家珩接过来了电话,这次是家里的来电。
  “家珩,”叶家珩的好气质一大半是来源于自己的母亲,即便是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叶家女主人的绝佳风度,“家临下半年要去Z市,你做哥哥的多管管他。”
  “是的,妈。”叶家珩皱了皱眉,好像体温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又升高了一点,但是说出口的话却依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温和有礼,“家临我会尽到哥哥的责任的,您最近身子怎么样?参汤要是喝着好的话,我托人再从东北给您带。”
  “我身体不错,就是家临这孩子……”叶母轻轻叹了口气,“总是让人放心不下。家珩,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让家临住你家里去?虽然……”
  叶母住了口,过了会儿,又轻轻地改口道,“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一年前,叶家珩向家里坦言了自己是gay的事实,历经了各种攻心战和亲情战,最终……还是在三个月后,成功地实现了出柜。而原本融洽的母子关系,就是从那时开始出现了裂缝,叶母为此一气之下,从Z市搬回了原本居住的C城。原本的恋人唐纪泽借着安慰的名义,终于取得了叶家珩家的准入资格。
  现在叶母这么问,已经是在主动的表示示弱和退让了。
  
  所以,尽管想到了现在和恋人同居肯定会因为而麻烦重重,叶家珩还是一口应了下来,“没事儿,妈,让他过来住就是了。等到9月份我休了假,就回家接您过来……纪泽也说了好几次要去看看您,我怕他惹您闹心,就没理他这回事儿。”
  “那就……好。”叶母欲言又止了一下,最后还是跟儿子道了声再见。
  
  车子驶进了一处高级住宅区,助理飞快地翻阅过行程表后对叶家珩说,“叶总,您今天下午和明天都没什么事儿。段董说了,让您在后天交上来一份季度总结表后,就给您一个星期的假期……这几个月,您太忙了。”
  叶家珩笑了笑,眉目间的一丝疲惫却是再也遮掩不住,“你也是,这一周好好休息一下。”
  帮人拉开车门,恪守职责的助理又问叶家珩,“车您还用吗?”
  “不用了,”叶家珩伸手扶了一下车门,随手替人关了上去,“有什么事儿我开自己的车去就好。”
  “那成,”助理临走时又摇下了车窗,“药放在您行李箱的最外侧夹袋里了。用车什么的,您到时候直接打我电话啊。”
  “好,”叶家珩笑着点了点头,唇角扬起的弧度看起来亲切又不会太过亲近,“麻烦你了。”
  
  行李箱里只有几件换洗衣物,但是即便如此,此时身体状态不是很好的叶家珩拎起来也觉得很是劳累。直到从电梯里出来,掏出钥匙来开门时,他才暗笑自己还真是累得没脑子了——竟然忘记打电话让唐纪泽下楼接一下自己。
  想了想,又想到那人可能不在家的情况,就又摇了摇头后,推开了门。
  
  在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叶家珩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或者发烧到出现了幻觉。
  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钥匙,再用食指的指背探了探自己的额头……叶家珩否定了上面的两种念头,转而把注意力放在了脚下去。
  ——衣物,凌乱的衣物。从门口开始蔓延,一路留下错落的痕迹延伸到卧室中去,然后消失在卧室的门前,
  哦,对了……卧室的门还是未合拢状态下的,他熟悉的声音混着不熟悉的声音飘过从卧室门口到大门口的不长不短的距离,清晰地传入脑内。
  
  叶家珩觉得自己真是冷静得可堪表率:在这种明显被情人背叛的情况下,他甚至还能分心地去想自己和唐纪泽做-爱时,会不会发出和这种相似的声音。
  只是,一想过去,心里就像是被堵上了绵延稠密的棉絮,搅成一团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没什么,叶家珩对自己说,这是感冒带来的后遗症……跟现在这种该死的情况毫无关系!
  ……即便是自欺欺人,也不能在这种时候,失了理智,更不能失了分寸。
  
  他把自己的行李箱丢在门口,为了不扬家丑还记得反手关上了门,然后小心地绕过一地的衣物,走到客厅里侧的酒柜前,半蹲下拉开柜门……修长的手指取出了一瓶威士忌和酒杯,然后带着它们回到沙发上坐下,缓慢而悄无声息地往酒杯里倒上了浅层的澄亮酒液。
  卧室里传过来的呻吟和低声的调笑声又攀上了一个小高-潮……
  叶家珩一口闷掉了杯子里的酒,高度数的烈酒从喉咙口一直烧到胃里,然后再从胃里倒烧着回到喉咙中去。
  酒精的刺激稍微加快了点儿心跳的速率……叶家珩瞄了一眼被甩在门口的衬衫:挺好的,不愧是自己在三周年纪念日送给恋人的礼物,即便被随随便便地扔在地上说不定还被狠狠地踩上了两脚,仍然看起来非常有型。
  
  晃了晃手里的空杯子,他把酒瓶和酒杯放回原地去,然后觉得自己可以冷静地去听卧室里发出的阵阵声响后——对,只是声响——起身走向门口,拎起行李箱,走了出去。
  当然,还很好心地再次为一直沉浸在感官世界的俩人关上了门。
  
  三楼的电梯停在了一楼,深吸了口气,刚刚迈出一步电梯的叶家珩拨通了唐纪泽的电话,“……纪泽,我是家珩……嗯,提前了一天回家……我的声音?没什么,有点儿感冒……半个小时吧……好的,一会儿见。”
  挂上了电话,叶家珩心里一阵阵地发涩:该怎么说呢?该说不愧是自己选中的男人,仓促之下接起电话仍然态度平稳得一马平川?……如果自己不是先回家见到了某些场景,恐怕不细听的话,还以为他在家中看电视或者其他什么的休闲活动。
  可惜的是,男人说话时尾音中的颤音和强自压缓的呼吸,还是暴露出来了少许春色的蛛丝马迹。
  ——半个小时,唐纪泽,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收拾好我的房子。
  
  “叶先生,您怎么又出来了?”小区大门口的保安体贴地询问,“……哎呦喂,您这脸色看起来可不大好,出差回来应该快点儿回家休息啊……”
  “没什么,”叶家珩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刚刚的冲击过去后,大脑竟然是出乎意料的一片清明,却是打死都不肯失了自己金贵无比的面子,“忘记带家里的钥匙了,我已经打电话着人来送了。”
  “您可别是住酒店住习惯了,拿着信用卡就去划自家大门。”说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很冷的笑话,小保安哼哼唧唧地打着圆场,“要不然我帮你打电话问问物业那块儿?”
  “不用了,我去前面的咖啡厅里坐坐就好。”叶家珩回了一个虽然带着少许虚弱,但是礼貌度高达百分之一百二的笑容,挺直腰后走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叶家珩第二次站到了自己家门前……还没等他自己打开门,门就被打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