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企鹅哥哥 小说作者:景水子墨

字体:[ ]

 
 
内容介绍
    大学生活可以很散漫,也可以很自由,当然也可以恋爱,不过不知道有没有结果咯
 
一 开学
 
  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我真想抽自己一百个巴掌,别问我为毛,有手有脸就是任性。其实只因为我丫的脑抽报了一个很远的大学,一个人都不认识,一个朋友都没有,老妈问我要不要复读的时候,我坚决的否定了。高三的日子走一次就行了,为了让老妈不再游说我复读我还特么的说老子要自强自立。然后我亲妈就这么直接的把我一个人真的扔到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了,都特么的不送我来!!我肯定是她充话费送的。
  哎,既来之则安之,拉着行李走到出站口的时候,一下子很多妇女拥上来问我,要不要住宿,很便宜啥的,手里还晃着小名片。我整个人都快被弄碎了,拉着行李边摇头边往前冲出人墙。我去,这破大学就没有一个接新生点吗?穷到这鸟地步了,忽然瞄到一个很小的招牌写着XXX理工大学迎新生处。
 
  我像失散的革命党人见到部队一样冲过去,一个长得还算清秀的女生问我:“你是大一新生吗?”我点头,她从旁边抬出一个凳子说:“哎呀,学弟先坐一下,校车刚走,一下子就走了。”旁边的男生说:“小婷见到帅哥就不同了啊。”这个女生捶了他一下骂:“瞎说什么,来学弟喝水。”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接过,把凳子往旁边挪了挪,和旁边另一个看着像新生的男生,坐在一起。
 
  真的是人不顺,连学校都这么破。忽然我旁边的男生有一种很嫌弃的眼神看着我说:“娘炮。”我转过去看着他问:“你说谁?”那男的说:“穿粉红衣服的那个。”我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准备要骂人或者抽人的时候,学姐说:“现在男生都流行这个,很可爱哦。”卧槽,说完她自己都笑起来了,学长也凑过来打圆场转移话题:“你们叫什么,什么系的。”那男的说:“王博,经管系。”我惊讶的看着他,我去跟我一个系,我说:“我叫苏木,跟这个人渣一个系。”王博转过头瞪着我,学姐连忙凑到我两眼前说:“哎呀,经管系今年是怎么了,都是帅哥啊。”学长说:“今年收成不错,你们女生有救了。”呵呵,哥哥姐姐你们说的好像咱母校真的很烂一样,老妈,我要回去复读!
 
  坐着校车回到学校,学姐带着我们做了新生报到,又带着我们去领宿舍钥匙。当我拿到宿舍的钥匙的时候,我再一次感叹,尼玛这是多大的缘分才能这样巧合啊,我和王博同一间宿舍,估计他跟我一样感叹,眼神一万个不愿意。呵呵,哥哥咱俩以后就是室友了,要保持和谐,才能共同发展。
 
  我回到宿舍就把衣服换了,王博说:“你干嘛换衣服。”我套上白色的衬衣说:“你当我喜欢穿粉色衣服,这是我亲娘亲手给我穿上的,老子又不是娘炮。”我故意把娘炮说的很重,他楞了一下乐了说:“我没有啥意思,就是随口说的。”我也很顺口的接了一句:“我也是随便说人渣的。”说完咱俩都笑了起来,我和王博就这样认识了,后来我都叫他王小二。
 
  我和王小二把床铺什么都弄好后,第三个室友才姗姗来迟。我和王小二正沉迷于手机游戏的时候,宿舍门开了,一个很有教养的声音说:“少爷,这就是你的宿舍了。”这句话让我和王小二把眼光都放在门口,一个很有贵族范的男生站在门口,他轻轻的说:“我知道了。”说着走了进来,身后的两个像男保姆的人尾随进来。
 
  这个少爷站在旁边,那两个男人就动作麻利的帮他收拾好一切。我和王小二看的一愣一愣的,这种电视上才有的泡沫剧情竟然发生了,而且还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王小二看着用口型说:“装B。”我看后笑了起来,这个少爷看着我,没有说什么又看着那两个男的说:“你们可以走了。”那两个男的站直了说:“好的,少爷。”他们在我们惊讶的目光中离开了宿舍。
 
  这个少爷坐了下来看着我们说:“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吗?”我去,真他妈的有教养,我要这么被人盯着看一定会说:“看你妈逼,没有看过男人啊。”但是人家就这样温声细语的问怎么了。
 
  我和王小二摇摇头,这个少爷嘴角轻轻上扬说:“你们好,我叫李一新,你们可以叫我一新。”我有点别扭的说:“我叫苏木,你们可以随便叫。”王小二说:“我叫王博,苏木都叫我王小二,你也可以这样叫。”一新笑着说:“小二,来盘酸菜。”王小二瞪着他说:“操,老子这里没有酸菜,只有木头。”一新笑着看我,以前从来不信女生说的,男生笑起来很温暖,现在看着一新笑,我觉得这话可以信了,真他妈看着舒服,舒服得我忘记反驳王小二说的话。
 
  另一个室友是等不来了,因为他一进大学瞅了一眼后,就一股脑冲回去复读,真是有好眼力的同学啊。我有这哥们的勇气,老子也回去复读,可惜。。。算了就像院长说的一句话“今天我以学校为荣,明天学校以我为荣”奋斗吧,苏木。
 
  大一新生最不能逃避的就是军训,在这热火朝天的9月里军训,的确可以锻炼出不一般的毅力,其实就是一句话没有死得都要晒太阳。我们三人穿着迷彩服站在队伍的最后面,王小二问:“你们说我们连教官的脸都看不到,他能看得到我们不?”
 
  “这种白痴问题不是应该在初中就该问过了吗?”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呵呵,应该看得到,毕竟他已经被练出火眼金睛了。”一新看着前方回答。
 
  “你们说我们这个小分队有没有美女”
 
  “有都被帽子遮住了”
 
  “也不一定,或者有像奶茶妹一样的,挡都挡不住。”
 
  “王小二少年那你就该奋斗考上清华而不是这里。”
 
  “你们两个不要说话了,教官看着这里了。”一新很有义气的提醒了一下,我和王小二才终止了无聊的话题。
 
  军训啊,军训啊,操,怎么就不会下雨啊!!!
 
二 擦药
 
  我自个认为自己身体素质还是棒棒滴,能跟得上国家的脚步。但是一个星期下来,我已经处于半残状态了,按理来说时间越久越应该习惯了,但是我他妈的就是越久越残废了,不像王小二同学那样,军训完一解散就跟放开了狗链似的哈士奇,任谁都拉不住的一股脑直冲网吧,开始一生最重要的时刻撸LOL而且还风雨无阻的。
  我躺在床上跟一新说:“王小二同学的初恋绝对还在。”一新边翻着柜子边回答:“你怎么看出来。”我看着自己的手,操这么黑,不知道还能白回来不,“你看他看女生的时间有他玩游戏的时间久吗?”一新爬到我床上,拿起我的手看看说:“挺像烤焦的猪蹄。”我拽过来放下说:“谁像你跟娘们一样,晒都晒不黑。一新同学,你才是真正的娘炮中的战斗机。”一新忽然一下子将我反铐住,我操,那个动作麻利流畅得我没有时间反应,他凑到我耳旁:“现在谁比较像娘炮。”一新是压着声音说话,带着点威胁。
 
  我沮丧了,很沮丧,为毛我就这么手无缚鸡之力。赶紧转移话题,我说:“你不是要帮我擦药吗?快点,痛死了。”一新放开了我,把我衣服一下子拉上去,给我上药,凉凉的,再加上一新的手不像其他人一样有老茧啥的,反正就是很舒服。一新坐在我身上双手开始给我揉起来,没有想到一个破军训,能让我到要擦药这个地步。
 
  “一新没有想到你一个少爷还会擦药,还擦得挺舒服得。”
 
  “现在看起来你比较像少爷,而且我也不是什么都不做的人吧。”
 
  “哎,我是看着像老人,都被你欺负了,左边,对,那里,啊,舒服。”
 
  “苏木,你可以不要这样叫吗?别人听到以为我们在做什么。”
 
  “我去,两个大男人能做什么啊,撸管?操,啊,啊,真舒服啊。”
 
  “你再叫我就不擦了,你自己解决。”
 
  “好好,我不叫了,真是的,叫咋了,赶紧擦,擦好了,大爷带你去吃饭。”
 
  。。。。。。
 
  或许因为一新按摩的太舒服,在或许军训很累,我竟然睡着了。等我醒过来,已经是晚上10点了。我喊了几声“一新”没有人应,立马跳下床。这小子跑哪里去了,我拿起手机刚准备打他电话,别问我为毛不打王小二的,王小二一般进了网吧就得到晚上11点,宿舍大门关之前的几分钟才会回来。
 
  拨出去就被挂断了,操,这是玩什么?算了,先去寻食,饿死了。我随便找出一件衣服套上,打开宿舍门,就看到一新提着两个盒饭站在门口。他先是一愣又带着戏虐的笑说:“睡醒了?记得带我去吃大餐啊。”我双眼瞪着他手中的盒饭问:“这是你给我买的。卧槽,一新同学你真的是中国好室友啊,来哥亲一个。”一新一把推开我,“这是给狗的。”
 
  “一新同学,人与人之间的友好呢?”我后悔说出刚才的话了。
 
  “爱吃不吃”一新把饭盒放在桌子上,又用看戏的眼光看着我,操,老子不吃了。
 
  我走过去打开饭盒,是我爱吃的鸡腿还有菠萝饭,我敢肯定一新绝对是故意的,操,大丈夫能屈能伸,于是我就这么没有骨气的在一新这个傻逼面前动了筷子,原本应该是吃得很心酸但是我竟然吃得异常美味,真他妈的没治了。
 
  一新同学凑到我面前问:“好吃吗?”这个人渣,敢不敢再做得更可恨一点啊。
 
  一新见我没有理他,自己搬了凳子坐到我旁边说:“今天帮你擦药又给你带饭,你说要怎么补偿?”我用很鄙视的眼光看着他说:“补偿你妹,你怎么不想想老子的男人尊严已经被你践踏的连渣都看不到了。”一新忽然笑起来,拿着睡衣走进浴室“我去洗澡了,你慢慢吃,如果你有时间,我不介意你帮我搓背。”我听后差点把手中的饭盒扔过去“滚”。
 
  这个一新真的是越来越不像第一次见到他那样文质彬彬,温文尔雅了。大学,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王小二同学回来的时候看到盒饭一把抱住一新哭诉“你怎么不帮我带份,我也很饿的。”一新推开他“我帮你买了,但是已经被苏木吃完了。”顿时我觉得自己已经被王小二的视线直接秒杀了,操,这个一新同学真的越来越坏了。
 
  我拿起手机边打开QQ边努力54王小二的视线说:“就那猫食还不够我塞牙缝,对了,你不是从外面回来吗?干嘛不在自己买份?”王小二忽然变得很悲愤骂道:“麻痹的,老子刚出网吧就碰上了铺导员,她一个老太太晚上不睡觉的出来瞎溜达什么,她喊住我,直接把我领到宿舍门口,我去,你们别笑啊,我还饿着,一新你那里是不是还有泡面,我先用改天买来还给你。”王小二说着就拿着泡面去宿管那里借开水了。
 
  我们宿舍严禁使用烧水器,连饮水机都还得写申请,因为程序过于麻烦,我们宿舍三人直接买热水瓶,但是貌似都没有用过,都是一直借别人的,从一楼借到六楼,从宿管到学长。不过咱三还每次都能借到,尤其跟宿舍阿姨借,就算她没有,她也会让我们等几分钟。真的是中国好宿管,不过其他人看着就没有那么舒服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