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殊途 作者:寒灵犀

字体:[ ]

 
 
文案
这一篇《殊途》是“不一样的校园”系列的第一部,讲的是两个高中生的故事,有一点慢热,爱吃火锅凉菜的同学慎入。
 
殊途而归同,两个人最后纠缠在一起,总有一些莫明的机缘。
徐拓朗原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可是一旦陷入这场始料未及的爱恋中,他就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管箫至始至终如履薄冰,情商再高却也措手不及。
重重艰难,少年人如何收获结局呢?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虐恋情深 边缘恋歌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拓朗,管箫 ┃ 配角:胡榕,曹平平,祝春林 ┃ 其它:素人,妖男,女汉
 
 
 
  ☆、第 1 章
 
  在别人看来,十三中和一中相比,完全逊毙了!
  可是徐拓朗不在乎——反正小爷将来考大学靠的不是分数!
  徐拓朗是被一中开除的,他是学校一霸,打同学、骂老师、踹小狗……种种恶行不胜枚举。可惜恶霸不是学霸,徐拓朗考试从来不及格,体育除外。高一暑假还没到,他就把高二年级一个男生的胳膊给打折了,只因在食堂吃饭时对方不小心把汤洒到他身上。对方无法提笔参加期末考试了,徐拓朗是直接不用期末考试了。
  实在太顽劣!
  徐拓朗当然不可能辍学,过完一个无聊的暑假,他照样读高二了,谁让徐家有钱又有势?这就是天生能够“作”的命,有资本嘛! 
  一中不要爷,多的是高中跪*舔爷!看在大笔“择校费”的份上,总有一些学校原意摆出“海纳百川”的良好姿态。不过,“海纳百川”的后一句用在徐拓朗身上正好——任自流。
  十三中没有老师管得住徐拓朗,也就索性不管;只要这孩子两年之内不闹出惊天大事,那就万事大吉。
  同学倒是分成了两派,一派死命巴结徐拓朗,如忠犬见主;另一派死命躲着徐拓朗,如老百姓见到进村鬼子。
  朋友虽不少,徐拓朗却高冷。天生性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没有人真正走进他心里。天老爷最爱开一道门又关一扇窗,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孩子,大多在性格方面异于普通孩子,孤僻而极端。
  徐拓朗的父亲是政府官员,母亲则是珠宝商;父族背景清白,母族背景很红很深。父母忙于公务生意,于是徐拓朗非常独立——也非常自我。自我的程度到,有时别人羡慕提起徐拓朗的出身,会遭到徐拓朗的毒打。
  到底因为打人被开除一事性质恶劣,徐拓朗回家挨了父亲鞭子教训,于是,转到十三中后徐拓朗除了出手一次立威,还算老实。
  开学快一个月,做完广播操回到教室,从办公室出来的班长左孟超带来了好消息:“大家准备好,下周三开始,进行高二年级第一次月考!”
  一时间怨声四起,比H市上空的雾霾还厚重。
  徐拓朗环视围在身边的兄弟们一眼,学班主任的口吻说道:“就要考试了,还不滚回去背书复习,围在这里像什么样子?时间都是挤出来的,不是闲聊得来的!”
  没有一个人挪动,都是些无心学习的混子,复习与否跟成绩好坏不成正比。
  徐拓朗作势踹了坐在课桌子上的祝春林一脚:“怎么还赖在这儿?影响小爷学习!”
  祝春林露出一脸吃饭吃出翔来的表情:“得了吧!咱别装行不行?就你还学习——少看点儿书吧,省得做选择题的时候影响手感。”
  没错,对于学渣来说,做选择题时手感最后重要,尤其是选择题比较多的英语。
  “去*你*妈*的!”徐拓朗笑了,“你特么还谈手感呢,你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吧!”
  兄弟们一阵起哄。
  “就是!”宾海附和道,“咱兄弟几个之中最有资格谈手感的,只有朗哥!”又谄媚笑道,“朗哥,什么时候把嫂子带过来让咱们开开眼啊?我听说嫂子素颜都比明星漂亮哪!”
  兄弟们又一阵起哄。
  谈起女朋友,徐拓朗脸上有七分得意,又有三分刻意严肃:“一中的学习比较紧,等她有空再说吧!”
  男人聊女人,总有聊不完的话题,这跟年龄无关,只跟发育与否和性向有关。只可惜课间休息太匆匆,来不及展开深*入讨论,铃声就响了起来。
  徐拓朗、祝春林、宾海,再加上一个刚刚没出声的曹成,被称为十三中高二的“四大金刚”。除了徐拓朗在七班,其余三个都是别班的学生,铃声一响,也就散了。
  看到前桌拿出语文书,从来不知晓课程表的徐拓朗这才反应过来是班主任阮丁香的课。
  徐拓朗瞧不起阮丁香,私下称其为“软脚虾”。
  当初司机唐叔带着徐拓朗来报名,阮丁香以为徐拓朗是唐叔的孩子,于是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摆了好大的谱。后来,看到唐叔递过去的徐拓朗家户口本,阮丁香的脸在僵了三秒之后立刻变了颜色,连说话的声音都甜了五个加号,差点没把徐拓朗给齁死。所谓人类灵魂工程师,已经堕落成势利狗。
  “软脚虾”的课,徐拓朗向来是伏桌睡大觉,这一次却稍微来了些精神。
  阮丁香领进来一个人,一看就是插班生。
  瘦小的个子,捧着一大摞新文,更显得其人单薄。洗得泛白的老旧牛仔裤、泛黄的土中带灰的大外套,明显家境不好。因为脸太小,一副原本不大的眼镜遮住了鼻子以上的内容;头发略长,大约好几天没洗而发干,乱糟糟戳着,更让五官不可辨。
  这样的人,是天生不起眼的小人物,尤其是他还低着头,不知是怕生还是对自己的长相没有自信。
  徐拓朗之所以稍微来了精神,是因为他看到阮丁香捂着鼻子,显然那位小个子身上的味道不怎么好。能够让“软脚虾”露出窘态的,就是让徐拓朗高兴的。
  没有进行新生转学的自我介绍,阮丁香极不耐烦地扬手一指,对小个子说:“你到后面找个位子随便坐吧!”
  按道理,以小个子的身高又带着眼镜,应该被安排在前排。可是,这些理论上的人道关心,都随自我介绍的程序一并省了。
  徐拓朗就坐在最后一排,最后一排还有两个空座,分别在一男一女之旁。无论小个子选择哪了个空座,旁边那个人将自动成为他的同桌。
  小个子起初向那个男生走去,那个男生立刻做出干呕被恶心到的样子;小个子停了一下,被人排斥嫌弃的滋味并不好受,可惜同学们大都发出不怀好意的讪笑,少了同情心,小个子站在原地越发显得窘迫。
  最后一排那个女生忽然出声:“同学,你坐到我这里来吧,那张桌子不平整。”
  此言一出,大有石破天惊的效果,不仅所有同学一脸不可思议,就连班主任阮丁香也愣了。
  那个女生叫胡榕,虽然长相普通,但是学习生绩非常好。胡榕的个子也不高,她是主动要求坐到最后一排的,老师也拿她没办法。此女非常有个性,她的朋友不多,但都是关系特别铁的那种,一般人她瞧不上。
  嫌弃小个子的那位男生的脸色极为难看,因为胡榕的举动当场打了他的脸,被学霸在这种事情上打脸,效果比被班花当场拒绝表白还难堪。可是,这种打脸只能生生挨了,吭声不得。虽然别的同学也未必愿意接受小个子当自己同桌,但他们大多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鄙视这位男生。
  善良的女生自带母性光环,母性光环下的同情心可不得了!胡榕丝毫没有掀起小个子,反而掏出手帕纸帮他擦桌子。人与人之间相遇,一善之念往往成为终身之谊,小个子坐稳之下小声对胡榕说了一声:“谢谢你!”
  这一声谢谢,小个子出于礼貌,给了胡榕一个正脸。作为全班第一个真正有兴趣打量小个子的人,胡榕的眼睛亮了:哟,长得好秀气!璞玉啊璞玉,嗯,是个可造之材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阮丁香滔滔不绝讲课,照本宣科而已。做笔记的同学不少,真正听进去的同学不多——从幼儿园、学前班到高二,超过十年的在校生涯,任何一名学生都已经自带了“神游物外人莫知”的技能。
  胡榕对新同桌的兴趣——那可真是八月十五的钱塘潮,一浪高过一浪。尤其是当发现同桌颜值高超却刻意低调之后,胡榕简直无法抑制自己各种脑补的冲动。在以传纸条的方式调查完同桌户口之后,胡榕非常得意地在社团群里发布了一条消息:
  “新来同桌有真颜,可惜路人狗眼残。待我跟他套进乎,他便空降我社团。”
  打油诗一出,群里一片酸溜溜,大家纷纷吐槽社长蛇精病,无图无真相说个“捷豹”啊!
  胡榕很满意大家的反应,故意不回话,直接关了手机。身为社团社长,就是要时不时吊一吊社员们的胃口,让他们猜去吧!
  “管箫,中午一块儿吃饭啊,别自己跑了。”胡榕对同桌撂下这句话,自顾自脑补起社员们迫不及待跪求真相的场景,内心里笑得花枝乱颤。
  管箫倒是愣了一下,喏喏应了一句。因为许多原因,管箫的防备心有些重,对于转学的头一天就能被同学接纳,这不在他的意料之中。其实他并不想到城里来上学,可是拗不过母亲,既然来了,他也不想惹事生非。他只想,低调而无害地念完高中,然后考上大学。因而,他敷衍胡榕一声,心里还是存了单独吃午饭的计划。
  管箫是否愿意跟胡榕共进午餐,这由不得他自己。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班上同学眼睁睁看着那个被班主任嫌弃身上有味道的小个子被胡榕牵着袖子拉走,无不感慨胡榕真是一个古怪的女生。
  胡榕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因为别人压根进不了她的眼底,这是一种精神境界——我的世界只容得下我喜欢的,其余一切都给我靠边!
  到了食堂,眼角余光瞄到社员们果然偷偷跟踪而来,胡榕一颗“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乐哈哈对管箫说:“哪,你想吃什么菜,姐给你买——对了,你吃几两米饭啊?”
  “不用了,我自己带了饭菜。”别人带饭是讨厌大锅饭的味道,管箫带饭却是为了省钱。
  学校规定学生中午不能出校门,午餐有三种选择:食堂、自带和家长送。无论哪一种选择,餐具都必须自备,所以管箫饭盒里已经装了饭菜,胡榕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是哦,让我看看你带了什么好吃的?”胡榕简直就是个自来熟的女汉子,不由分说就开扒管箫的饭盒,“哇——好漂亮!”
  一声惊呼引来路人目光无数,躲在角落里跟踪而来的社员们更是觉得有一只小肉爪在心肝上有一下没一下挠着。也不知是谁先憋不住率先冲向胡榕和管箫方向,其余社员紧跟着一哄而上,差点把路人挤残。
  “让我们也看看——哇——”
  无怪乎众人惊叹,只因管箫饭盒里的内容确实精彩:荷包蛋奶白底黄金心、小油菜青绿艳艳、辣椒萝卜红黄相叠、酸黄瓜软糯可爱,再配上那一层如珍珠粒的米饭,赏心悦目!虽不见鱼肉,却勾得人食欲大动。由此可见,饭菜如何拼凑摆放是一门大学问,天*朝美食讲求“色、香、味”,这视觉之“色”可是三项之首。
  经历了被班主任和同学嫌弃,突然之间涌出一群人众星拱月般围着自己,管箫不太适应。偷偷观察这些大惊小怪的生物,管箫猜测他们大概是胡榕的朋友。只是,这群人真的好……有可个性啊!女孩子没个女孩子的样子,男孩子没个男孩子的样子;女孩子自称“老*子”,男孩子自称“老*娘”;女孩子张口言“吊”,男孩子语不离“婊”。这帮人虽然长相表情并不凶神恶煞,却着实让管箫开了眼界——城里人,好前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