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上弦月恋曲 作者:LearS

字体:[ ]

☆、相遇(上)
 
  和去年的雷雨交加完全不同,今年1月29日天空万里无云一片纯蓝。
  Lie戴着墨镜,开着跑车行驶在路上,车内轻轻地循环播放着一首吉他曲,旋律悠扬曲折,透露着淡淡的忧伤和不舍……
  与车内的平静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车外的一片喧嚣,户外大屏幕上已经开始播放上弦月的演唱会以及他们的金曲。因为今天是上弦月乐队的吉他手Ray逝世一周年的日子,各路媒体又开始报道起去年Ray的那场车祸,而来自世界各地的歌迷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悼念着心中已逝的偶像……
  渐渐的,Lie驶出市区,驶向郊外,当他觉得外面的喧嚣已经撤去时,他打开顶篷,左手撑着头,右手握着方向盘,一踩油门,车飞速行驶了起来。
  而去年的那一幕在他脑海里随着车速一起,快速闪现:
  去年的1月29日,狂风暴雨,凌晨5点Lie的手机响起,对话那头是上弦月的队长兼鼓手Ark,Ark的声音显然很沉重:“Lie,Ray死了,是车祸,现在在祁山医院,你过来看他最后一眼吧。”
  Lie的脸色顿时煞白,毫无血色,他先是迟疑了一会,然后闭目冥想了一下,接着,突然发了疯似地夺门而出,泪水无声地夺眶而出……
  最后见到Ray的那一刻,就是在医院的手术室。Ray就那样安祥地躺在手术台上,一旁的另一位成员贝斯手End已经泣不成声,而Ark眼眶湿润,坐在一旁。Lie就呆呆地站立在Ray的尸体旁边,泪水止不住地流……
  三个小时后,清城的曙光刚刚照进医院,第一份报纸上的头条已经是“巨星陨落——上帝之手Ray消逝”。而一打开电视机或者电脑,就可以看到各种头条“上弦月的黑暗时刻”、“最后一支摇滚流行乐队逝去”……
  几乎是一夜之间,上弦月,这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乐队,瞬间陨落,危机四伏。各大媒体都在报道Ray车祸丧命以及上弦月即将解散的消息。而祁山医院和上弦月所属经纪公司YK娱乐的大门口已经是人山人海,媒体记者堵在门口,水泄不通;歌迷围坐祁山医院以及YK娱乐大厦,哭声响彻一方……
  之后的一年里,End摔断了他心爱的贝斯,终日在酒吧喝得不醒人事。Lie则得了自闭症一般几乎没有开口说过话,他的天籁之声从此消失。Ark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可以代替Ray的吉他手,但这谈何容易,世界上要和Ray媲美的吉他手几乎没有,更为艰难的是没有人能填补End和Lie心目中Ray造成的那个空缺。Ark知道对于End和Lie而言,Ray的存在不仅仅是队友这么简单……
  在过去的一年里,上弦月的任何动静仍然是媒体捕捉的焦点,End又因为酗酒被送进医院了,Lie已经一个月没有出家门了,Ark找来的吉他手不到一个星期就被开除了等等新闻充斥着各种报纸杂志电视网络。而各大音乐频道或电台仍然不断的播放着上弦月的歌曲,上弦月的歌迷依然守着他们心中的上弦月。
  半个小时后,Lie就到达了目的地——Ray的墓地,他一下车,就看到End和Ark早已达到。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同朝Ray的墓碑走去。
  走着走着,渐渐地听到了吉他的声音,远远看去Ray的墓碑前站着一个人。随着距离的拉近,此人的轮廓和背景逐渐清晰。而就在他转头的瞬间,三个人都僵硬了!
  这张脸,这头白色长发,这个弹奏吉他的姿势,以及此时他脸上那副享受的表情,这,分,明,就,是,Ray!
  End的眼眶顿时湿润了,他情不自禁地冲上前去抱住了“Ray”:“Ray,你回来了。”这一年对于End而言,生不如死,而此刻的End突然一下子恢复了精神,他的灵魂随着“Ray”的回来而回来了。
  Lie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紧紧地盯着这个“Ray”,那双杏仁眼,那眼神,那头发,那表情,还有这弹奏的乐曲正是他一路开车来时车内反复播放的那首……太像“Ray”了。
  “Ray?真的是你吗?”Lie终于开口说话了,过去的一年他几乎没有动过声带。
  Ark是三人之中最冷静的一个,他端详了“Ray”一番:“你是Ray的……粉丝还是?”
  Real因为被End抱住,停止了弹奏。他看了看三个人,然后微笑着对抱住他的End说道:“我不是Ray,我叫Real,正如Ark所说,是Ray的粉丝。”
  End听到“Real”这个名字后,极不情愿地再次端详了一遍眼前的这个“Ray”,然后慢慢松开手,而泪水仍在眼眶中打转:“不好意思,我……太冲动了,因为你……长得太像Ray了。”
  Real看着这充满真情实意的泪水,十分理解:“哈哈,看来传闻没有说错嘛,End确实很喜欢Ray呢,嘻嘻。”
  Lie的内心早已波澜起伏,但脸上却是冰冷的表情:“这个地方你是怎么知道的?”
  Ray去世后,为了防止歌迷媒体的骚扰,Ark对外保密了Ray墓地地址,知道这个地方的人不多。
  Real的眼神微微有些闪烁,淡定地回答:“我当然有办法查出来,我给了YK公司某人一点点小费,他就告诉我了。”
  Ark的脸上略显不快,但稍纵即逝。
  Real注意到了这个细节:“Ark大人,你别不高兴嘛,我整整跟那人磨了两个月,他看在我这么诚心的份上才告诉我的。”
  Ark点点头,但似乎仍有不悦。
  Lie继续用他那犀利的眼神看着Real,在第一个问题得到了还算满意的解答后,又问道:“你叫Real……你,是男是女?”
  Real先是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放下吉他,开始脱裤子。
  而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惊了。因为这个场面仿佛让大家回到了两年前初次相遇的那一幕:
  两年前,Ark带着Ray、End和Lie见面的时候。Lie盯着Ray看了整整十分钟,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男是女?”Ray先是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开始脱裤子,Lie十分尴尬地止住道:“知道了,不用这么直接了。”
  而今,Real正在做着和Ray同样的事情。这次,Lie不再是尴尬地制止了,他那犀利的眼神顿时柔和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竟一把抱住了Real,然后在Real耳边轻声道:“可以了,我知道了。”
  Lie那上天赋予的极具磁性的诱人声音立刻穿透Real的耳膜直逼其心脏。就在这一刻,Real的内心最底处,一丝飘忽到抓不到的细微到看不见的情丝已经抽出,而连Real自己都不知道,就是这个声音萌生出的情丝,将在日后无止境地疯狂生长……
  Real因为那轻声低语差点失了魂,但马上又恢复了神智,笑道:“因为Ray的缘故吗?哈哈,已经有两个人第一次见到我就抱着我不放啊。”
  Lie听罢意识到自己的举止有点鲁莽,马上松开手,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
  而Ark是唯一一个从生意角度思考Real价值的人,虽然他和Lie一样,起先对Real充满了疑惑,但是刚刚End和Lie对Real的拥抱证明了一点:Real已被End和Lie接受。
  或许Real可以填补乐队的空白,不,不是或许,是必须,必须是Real才可以,上弦月有救了……
  这样想着,Ark不禁也抱住了Real,感动地说道:“有你,真好!上弦月回来了!”
  此刻,Real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假装无奈地笑道:“哈哈,终于三个人都抱齐了……”
  说着,Real看了一眼墓碑上的名字,默念道:“哥哥,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杀你的人一定是这三个之中的一个!绝对不会错!”
作者有话要说:  
 
  ☆、相遇(下)
 
  结束悼念之后,Ark把Real叫上车,他们单独在车内谈了很久。Lie和End在车外来回踱步,时不时地朝车内张望,看里面的情况如何。
  Ark先平静了一下,然后拿出一份类似合同一样的文件递给Real:“Real,我想你应该知道,上弦月已经沉寂一年了,媒体也一直在关注着上弦月重组的事,但是他们两个家伙一直不能和新来的吉他手好好配合。”
  Ark说到这看了看车外的End和Lie:“所以重组的事情一推再推。”
  Real随着Ark的目光也看向车外那两个人:“我听说Ray和End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他不配合,我倒是可以理解。但是Lie是你介绍给他们认识的,并且Lie和Ray之间据说在台下相处并不友好,怎么……Lie的话,不是应该会站在你这一边吗?”
  Ark微笑道:“果然是Ray的忠粉,背景调查的很清楚嘛。是的,Lie虽然和Ray有些过节,但是Lie是个专业的歌手,他对Ray的能力却是非常肯定的。不过那也是事实,我找来的新的吉他手没有一个能有Ray的水平。但是这次,你不同,你也看到了刚刚他们的表现,对你不排斥,我想这还有一个原因是你的外表,你是整容整成这样的吧,整得很好。”
  Real笑了起来:“你觉得我是整容吗?哈哈,如果是,我倒真要感谢这位医生。”
  Ark不在乎地说道:“没关系,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对于这一点并不在意,但是听你刚刚弹吉他,你还需要再努力练习。不过这也没关系了,我会调教出第二个Ray的。”
  “哦,是吗?”Real听着Ark的口气,果然如传闻所说非常自负。
  Ark继续说着:“你有什么兄弟姐妹吗?还有你的性取向是?”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Real不解Ark此问的用意。
  Ark却不以为然:“哦,我要对我的队友非常熟悉,如果你有兄弟姐妹,我可以给予一些资助,比如提供他们的教育经费等,还有关于你的性取向,现在娱乐圈同性恋太多了,虽然现在社会对同性恋的接纳程度有所提高,但是在这个圈子,一天被打上基佬的标签,就永远是基佬了,那可是会毁了你的一切哦!”
  “但如果你真的是同性恋。”Ark突然露出诡笑,“我希望你能非常低调,低调到连你的队友都不知道,你明白了吧?”说到这时,Ark的眼神转而变得非常严肃,那种非常强大的控制欲散发出来,令人不寒而栗。
  Real看着Ark,并没有被这股近乎恐吓的眼神吓到,反而嘴角扬起回道:“先回答你第一问题:我确实有一个……哥哥,但是他一年前已经去世了。至于第二个问题:我可以十分肯定地告诉你,我绝对不是同性恋。”
  Ark听到Real的回答非常满意,眼神稍稍有些缓和:“不错,我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你看一下合同,里面的条款非常苛刻,但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我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不过关于你的酬劳,你可以放心,我们YK娱乐是亚洲最大的娱乐公司,支付的薪水是行业内平均水平的三倍,我们对于能尽心尽力为公司付出的艺人的待遇都是非常好的。”
  Real微笑道:“这些我都有所耳闻,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你了,我一定会做好。”
  过了1个小时,Ark从车内走出来,脸上显露着成功的表情,暗示着是个好消息,Ark朝Lie和End点点头。
  此刻,Lie的内心非常矛盾,高兴的同时含有隐隐的担忧,因为这个Real的突然出现充满了各种疑问。但最终,激动和喜悦超过了怀疑和纠结,因此Lie的脸上露出了难地一见的幸福表情。
  而End急急点了一根烟,然后边抽边自言自语地笑起来,此时的End仿佛瞬间回到了一年前的样子,颓废之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后Ark大声地宣布道:“上弦月今天正式回归!这位是我们的新吉他手。”
  说着,Real从车内走出,微笑着说道:“很高兴加入上弦月,以后请多多指教!”
  此时的天空是如此的晴朗清澈,湛蓝如海水,风中仿佛飘荡着淡淡的吉他声,轻抚过四人的脸……
  【四个小时之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