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错错错+番外 作者:桃心

字体:[ ]

☆、esp. 1
 
  Esp. 1
  “快请进,没想到真的会遇到学长!之前从学校离开了后就一直没有见了吧,今天能再遇到学长,实在是太好了!”
  青年爽朗又热情的声音在门前响起,随之,两个高瘦的身影出现在欧家门口。
  欧家下人列成一纵队,齐声道,“少爷好”。
  欧冬阳挥挥手,并未对下人的招呼声放在心上。
  不过这阵仗却让简洛紧张起来。
  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对待,踟蹰不前,仿佛连路都不会走了。
  莫不是以前高中事情的学弟在前方引路,要让他踏进这样高档的别墅区,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以前他家家底还没败光的时候,让他和欧家这样身份的人来往,还算可以。但也不过是勉强,实际上简直是云泥之别。
  学校的人都知道他家只是暴发户而已,和学校里面的那些正儿八经的世家子弟相比起来,实在是不够看。
  不过他这个人脾气好,对谁都能包容照顾,虽然算不上英俊潇洒,但是好歹也算清俊温和,对谁都一幅好说话的样子,所以被同学们推选为学生会主席一职。由此,他才认识了低自己两个年级的欧冬阳。
  欧家的家势如何不用介绍了,在整个A城都是赫赫有名的世家阀门。对简洛来说,他从来没能想过和欧家这样人家攀上关系,他知道自己的出生卑微,不过是靠着父亲做了一点投机的生意突然有钱了起来,得以让自己有了机会进入A城的贵族学校。但这一切跟欧家世世代代都是在上流社会生活的人根本没法比。
  没想过时隔六年,原先的这位学弟还能认得自己,并且请自己去家里做客。简洛晕晕乎乎地被欧冬阳拉上了车带到欧家来,见了欧家的阵仗,才让他和从学弟重逢的喜悦中清醒过来。
  两人身份差距太大了,走进这样美轮美奂的屋子,简直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
  欧冬阳今天是热情过了头了。
  本只是因为无聊了叫司机开车出去随便逛逛,却没想到在街头目光逮住一个清瘦的身影。
  他立刻叫了司机停下车去招呼那人,停下了一看,果然真的就是简洛!
  这突如其来的重逢让他兴奋极了,甚至带有几分孩子气的雀跃。拉着学长的手说什么都不放,执意要请对方到自己家里来做客。简洛又生来不是会拒绝人的性格,这样自然,就被这位学弟带到了欧家来。
  欧冬阳先是急切地拉了他的手引下车,走进家里那间超出常人想象的奢华客厅,落座后便又立刻吩咐人去准备茶水点心上来。
  忙得一脸红晕,但是眼珠仍然是名亮亮的,显然是十分高兴请到学长来自家做客。
  坐了下来后,简洛才闻得客厅里飘着一种若有若无的香味,墙壁上刷着一层暧昧的粉蓝色,衬着华丽复古的大型水晶吊灯光辉熠熠,整间房屋显得奢华,高雅,让做客人的他简直有些心慌起来。
  自己身上的狼狈打扮,西装已经穿了多天而发皱了,脚上的皮鞋也因为走多了路而被雪水侵入变得潮湿。如此不合实时的打扮,却偏偏被学弟带到了欧家来。
  唯有低着头不敢四处张望,鼻头渐渐紧张出汗来。
  两人身份悬殊如此之大,欧家的下人不说,怕是也看出了个一二来。
  做主人的越是发热情大方,做客人的反倒是越发小心担待。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惹怒了对方主人家的脾气。
  更何况现在的他早已不是简家的小少爷,而欧冬阳却依然是那个养尊处优的欧家太子爷。
  简洛苦笑一番,身体僵硬地坐在深蓝天鹅绒镶嵌的古董沙发上,他自己没有注意到,唯有垂着头,也没了兴致四处张望。
  他盯着自己脚上那双已经被雪水浸泡的有些发涨的皮鞋,西装是过时了的,袖子有些长,遮住半边手,皱巴巴的,自己看着都觉得对自己失望。
  束手束脚地坐着,心生了自卑和心酸,就连他的坐姿,也透露着一股古怪。
  确实,这个时候让他到欧家来,不能不说是有些打击他了。
  从六年前他的父亲突然欠债跳楼自杀开始,他噩梦一般的生活就开始了。
  从学校退学不说,还要帮着母亲偿还债务,可怜他当时只有十八岁,堪堪成年,就要像个成年强硬的男人一样站起来,担起家里的重担。
  母亲是病倒了很多次了,但是他不能倒下,就是在家里最艰难的时候,揭不开锅去卖血的也是有的。不过这一切当然都得瞒着母亲。
  所以就这样错过了上大学的时间。等到把最后一点父亲生前欠下的债务都偿还清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二十几岁了。
  虽然平时在家那边的小城市也有努力过,挤出时间来上夜校,凭借自己的能力拿回了一个自考的本科文凭,但是母亲渐渐老了,所有的一切都要他负担,吃饭,穿衣,吃药,住行,都要靠着他才行。
  纵然他还有想要读研究生甚至更高的学位的心,这些念头以他现在的处境来说都未免有些困难了。
  不得已才只有从家乡的D城出来,又回到了六年前呆过的,却曾经美好的如同南柯一梦的地方。
  站在这片曾经繁华如梦的地方,简洛才真真正正觉得世事如烟,却又烟消云散。
  曾经的很多美好都不再属于他了,比如以前住过的洋房,坐过的平治轿车,都已经灰飞烟灭,路过以前居住过的那一带,房子还在,甚至里面还传来欢笑声,但是人面却不知何处去了。
  第一次的简洛是以简家小少爷的身份到A城来的,但是第二次再重回这里,他却和数百万的打工族无异。只是为求得温饱,求得一份稳定方可过得去的工作。
  在他上学时候脑子并不笨,成绩也算优良,到了A城来拿着自己仅有一张不算太好看的文凭,想着凭借自己的能力找到一个相对不错的工作,简洛以为并不算难,毕竟大城市,机会多。但是事实往往比他想象的还残酷。
  他才到A城不过半年的时间,就已经换了三份工作,从家里带过来的微薄积蓄,也快要用完。
  要他开口向母亲借钱的事绝对不可能说出口的。
  更要命的还是房东已经在催赶他出门,说他再不定时缴房租,就要丢他的东西了。
  如此下去,再找不到工作,再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他就要真真正正成了一名流浪汉。
  这些念头让简洛感到恐慌和压力巨大,也越发感到大城市的冰冷和物质。
  他在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认识的那些人也未必会愿意帮助他。
  绝望就是这样一丝一丝在不经意的慌乱中冒出来,稍不留神,抵抗不住,就会被压垮,压倒,甚至碾碎成末。
  再在这个时候让他到欧家这样恍若不是他的现实人生该来的地方来,怎会不让他心生自卑,甚至产生一些背井离乡的悲凉感呢。
  看着欧冬阳快乐幸福的样子,再看看欧家的富丽堂皇,让他触景生了情,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模模糊糊起来,鼻子酸酸的,有点想哭的感觉。
  下人端了精致的点心茶水上来,要准备伺候,但欧冬阳却直接就亲自端起了茶壶给简洛倒茶,并问道,“学长,好久不见了,这些年,你一个人都还好吗?”
  对方是温暖好听的问候声,但是此时的简洛却只觉得心里翻腾着难过。
  下垂着眼帘,显得没有什么精神。
  最后好不容易憋住了自己眼眶里的泪水,才敢抬起头来看着欧冬阳道,“好,好啊,没什么不好的,我就一个人,做些简单的工作,生活也还过得去。”
  欧冬阳听了他的答复笑了笑,笑得那当真是如冬日里的暖阳一般温暖人心。看到学长的木讷老实毫无特色的脸,还有憋红了的眼眶,瞬间就有一种想要拥他入怀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  
 
  ☆、esp.2
 
  Esp.2 
  眼前的这人虽然长得很一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单单看着他,也会激起自己的保护欲来。
  以前在学校也是,并不算很聪明的学长,总是把学生会议室打扫的干干净净,杯子里永远有热水,桌子上永远都是纤尘不染。当有人不愿意做值日的时候,总是学长笑笑地站住来,就帮那人做了。
  欧冬阳看不过去,总要为这些事帮简洛出头一番。但是简洛都是拉住他,说,“谁做都一样嘛,都是为了大家的方便。”
  就是这样一个,好脾气,温温和和,又好被人拿捏的学长。
  欧冬阳背地里对他的那些心思,不知道早就龌龊成了什么样子。但是他如今还是呆呆的,眼睛红彤彤地坐在欧冬阳身边。没有一点防备,也没有一点猜疑。
  欧冬阳很满意现在的状况。进而慢慢道,“学长,我们这么多年没见面了,我在心里存了很多话想要告诉你。你现在愿意听我说吗?”
  不知不觉,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主动伸手过去握住了简洛的手。简洛却因为悲伤和内心的自卑,没有来得及顾上学弟的动作。
  他平淡无奇的嗓音,嗓子甚至有些干涩,在脸上勉强扯住一个疲惫的笑容来,道,“哦,好啊。”
  仿佛已经是很虚弱尴尬的笑容了,想在以前的学弟面前撑起最后一点自尊。
  但是这看在欧冬阳眼里,却是觉得他的笑容那么温柔可爱,有点呆呆的,又很好逗弄,像是某种乖巧怕人的小动物,轻易就激起了他想要更进一步靠近这个人的欲念。
  脸色带着苍白,十指十分清秀,身上皱巴巴的西装没关系,泡过水的皮鞋也没关系。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这时候把这个人一下子抱起来就好了。
  欧冬阳暗暗想。
  他为自己脑海里的想法不动声色地暗笑了一下,用很真诚真挚的言语说道,“学长,你知道吗,这些年来我一直很想你,想我以前跟在你身边做事的日子,也想以前你教我为人处世的道理。我在你身边时间不长,但是我是真心当你如我兄长一般的人物。你不辞而不离开学校之后,没人知道你去了哪里,却又联系不上你,我很是担心你的安危,也想过去找你,可是却不知道从何下手....后来,辗转听人说起你回到了D城老家,这才放了心。这些年来,你到底过的好不好我都不知道,我从大学起就被送出国了,想要回来一趟也很难,但是我却是一直保留着我们的那张合照,每每看着它,我就想起我们一起在学校的那些日子,真是令人感到快乐和满足的时光啊。我时常想,这些年我都把你放在心底,你是我最珍贵的人,但是这些年里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呢?想不想再见我,有没有怀恋我们以前一起在学校的那些时间....这些问题我都总盼着能有朝一日能亲口向你问出口,但是又总是苦于没有机会。”
  话说道至此,青年嘴角边不自觉泛起一个苦涩的笑意,语气里面的惆怅,感慨,寂寥,无不是进行过精心的设计,但是偏偏却就挑动了听话人的心绪。
  简洛的天生心软,性格不强势,都不是能在弱肉强食的社会立足的优势。旁人稍微说几句打动他的话,便会让他内心情绪起伏不已。
  不懂得掩饰情绪,这是欧冬阳一早便抓住了的他的软处。
  别人对他的好,他十倍记着,别人对他的不好,他弱弱地躲到一边,像是没有还手之力的小土拨鼠,怯怯的,又着急忙慌地要躲避开。
  那样找急忙慌的样子好可爱,好可爱,落在欧冬阳的眼里,简直就恨不得这个时候再欺身上去变本加厉地欺负一下他。
  再加上简洛原本在学校的好友就不多,大多人都有些忌讳他家爆发富的身份,所以并不真心和他来往。偏偏欧冬阳作为学生会的后辈,事实都尊重他,以他为重,打心眼的把他当前辈看待,尊敬,这份感情难得,简洛怎能不被他的话语所打动。
  欧冬阳的一番肺腑之言已经让简洛心里一阵一阵翻腾着,感动,又后悔自己以前错看了欧冬阳,把他看成和那些看不起自己暴发户身份的世家纨绔子弟一群了。
  这真是天大的委屈了欧冬阳。
  鼻头发酸,眼眶也灼灼发热,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另一只手就已经握在了欧冬阳的手上了。
  这个仿佛忘记了两人之间的身份差距,也忘记了自己现在是个连地方都要没地方住的落魄可怜人。
  立刻向欧冬阳辩解道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冬阳,我离开了学校,也十分难过,我当然想念以前学校里面的同学和老师,只是,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我父亲去世,母亲无力支持我继续学业,我也只能带着遗憾退学离开,我回到家里需要照顾母亲,还要偿还父亲生前的欠债,不然 ,我是万万不愿意离开学校的。我想要考取A大,想要和同学们一切照毕业照,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是很珍贵的东西。这些珍贵的期待里面当然也包括你,你是我在后辈中最重要的朋友,我虽然离开了学校,但是也常常回忆以前学生时代的美好,今天听到你说的这番话,我才知道并不是我一人单单拿了你当朋友,原来你也是真心待我如朋友的,我很高兴,是真正的很高兴遇到了你这样的朋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