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报告校长+番外 作者:灰沉

字体:[ ]

 
文案
贺归来考上了三支考试,被分配去了乡下支教。
那是一个偏远的小山村。
小山村里有一所古老的村小(村级小学)。
村小里有一位退伍回乡的校长。
哎呀,报告校长,在村路口捡到一枚支教老师,速来接洽~
报告校长,报告校长,你和贺老师要一直在一起呀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乡村爱情 近水楼台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归来,周正 ┃ 配角:村民们 ┃ 其它:支教老师,村小校长
==================
 
  ☆、一开始的故事
 
  
  考研成绩出来之后,贺归来知道自己没考上,势必就要准备别的考试了。公务员,事业单位,教师招聘什么的都报了名,可惜结果都不如人意。六月份的时候,贺归来抱着碰碰运气的想法报了三支一扶考试。虽然他学的是历史专业,但是因为对汉语有兴趣,考研也考的汉语言,所以闲的时候,考了个教师资格证。正好可以报三支考试。认真准备的考试一个没上,但是想着碰运气的考试反而还上了。三支考试不需要面试,成绩是硬道理。因为没怎么准备,贺归来虽然上了,但是是倒数第二。他报的地方,支教招七个,专业不限。贺归来考了第六,虽说是第六,但也是成百上千人里的第六,对于这种考试能考上也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因为是第六名。所以条件相对好的学校已经被名次在前面的人挑走了。尽管知道条件可能比较艰苦,贺归来还是来了。虽然是乡下,但也是学校啊。贺归来愿意在学校里待着。而且,学的历史专业,能去的地方也不多。
  去过人事局,办理了报道手续,贺归来也知道自己分到了哪里。记下了学校名字,贺归来在回去的路上就开始百度了。百度的结果,貌似真的挺偏的啊。人事局说会安排住宿,所以要带行李去报道。开学前两天,贺归来带着行李来到了乡镇。因为路途比较远,贺归来坐着大巴都坐了几个小时。到乡镇的时候,打了电话给联络人,自己随便买了点吃的就算是中饭。后来,上了联络人的车,说是要去被分到的村小。即使有了心理准备,贺归来被他丢在路口的时候,还是稍微有些愣到了。就这样把自己丢在路口了啊!给了个校长的电话就走了啊!这里到底是哪里啊!究竟是多偏远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就在贺归来一头雾水的准备给校长打电话的时候,一辆拖货的三轮车路过了。可能是因为这个村子实在太偏,平时都没什么生人,三轮车的司机停了下来,打量了贺归来一会,用比较生硬的普通话问道:“后生,你是干嘛的啊,在我们村路口干什么?”贺归来看着应该是村子里的人,就说道“老乡,我是来支教的老师。镇上的人把我放在这里就走了。”话音刚落,就看到那个老乡高兴的眉飞色舞,然后掏出了一只貌似新潮的山寨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就通了,不用刻意听,贺归来也能很清楚的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听到的是方言,不是很懂,大概意思应该是“报告校长,我捡到了一个支教老师,就在村路口”,后面就听不大懂了。
  挂了电话之后,老乡下了车,亲切的拉着贺归来的手问道:“老师,你贵姓?”贺归来稍稍被这热情的态度吓到了,回答道:“免贵,姓贺。”“姓贺啊,姓贺好啊姓贺好。”不待贺归来说什么,那个村民又开口道“贺老师,我刚刚给我们校长打了电话,他很快出来接你。我这车坐不了,不然就带你进去了。”
  “这不是到路口了么,到学校还很远么?”
  “远也不算很远,也有那么远。”
  “那是多远啊?”
  “我这车进去半个多小时的样子。不过贺老师,你坐不了我车啊,车后面全是货,但是贺老师不用担心,我已经打电话给我们校长啦,校长人可好啦,校长还有车,校长会来接你哒!”
  “校长?姓周么?刚刚那个人给了我周校长的电话。”
  “对呀对呀,校长姓周,叫周正。是当兵回来哒!可好啦!”
  尽管这个老乡,普通话说的有些生硬,贺老师还是跟他聊的很愉快……说着说着,不知不觉二十分钟过去了,终于看到了一个骑着摩托车的身影。这应该就是校长来接他了。
  来的人带着一顶草帽,穿着白色的衬衫,因为太阳挺大的,即使骑车出来,也看到了他身上的汗,稍稍浸湿了衬衫。下身穿着深蓝色的牛仔短裤。草帽多少遮住了一些脸。看不大清楚人长得什么模样。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跟眼前的这个村民不是一个画风啊!贺老师一开始还以为村民说的校长是个中年人,以为村小的校长也会接地气的跟农民差不多打扮……看气质果然是退伍军人的样子啊,阳刚之气爆棚了好咩!兵哥哥肯定超帅哒!
  就在周校长停车下车的这几秒,贺老师那些小心思转了好几个弯。终于在校长摘下草帽时,定了下来,真好看啊!说是退伍军人,可是年纪一点也不像啊!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的样子啊!浓眉大眼!肤色也是健康的小麦色!看起来还带了一点军人的内敛和憨厚啊!只是站着就觉得好帅啊!简直是一身的男子气概!
  就在贺归来发呆的时候,村民灰常热情的给他们做起了介绍:“校长,校长,这是我捡到的支教老师。他姓贺。贺老师贺老师,这是我们校长。”
  配合着村民的介绍,周校长朝贺归来伸出手,说“贺老师,我叫周正,双白村村小的校长。很高兴认识你。”
  贺归来看到周校长伸出的手,愣了一下,但也很快的握住了对方的手,说到“我叫贺归来,是来支教的老师,以后请多多关照。”周正对着贺归来很憨厚的笑了笑。因为是八月底,天气还很热。两人交握的手心都有薄薄的一层汗,其实也不止是天气的原因,要说周校长有一点紧张,贺老师又好到哪里去呢。
  “贺老师,我们村有些偏,从这里到学校还有一段路。我骑车带你进去吧。行李你就放在钱叔的三轮车上,他给你带进去,你看成么?”周校长稳了稳情绪,准备带贺老师进村了。
  “好,好的。”贺老师忙答应着。周校长帮着贺老师把行李放在钱叔的三轮车上,然后招呼着贺老师上车。一开始贺老师还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坐在人家身后,只好用手抓在车后面。但是双白村的路太破了,尽管周校长骑的很小心,还是很抖。贺老师抓后面抓的有些费劲,周校长也注意到了,就跟贺老师说“贺老师,抓后面抓不住的话,扶着我的腰吧。前面路更不好,怕你抓不稳。”贺老师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听周校长的话,乖乖抓住了他的腰,默默脸红。真是不好意思啊,第一次见面就摸了人家的腰。
  贺归来是个文科宅,四年大学下来完全就是一只白斩鸡,看着退伍回来一身阳刚之气的周校长,不禁觉得锻炼还是要的啊,毕竟小麦色皮肤,肯定还有肌肉什么的,想想就炒鸡帅啊!贺老师坐在摩托车上神游,两只手也只是稍稍扶在周校长的腰上。突然一个转弯,贺老师往前一倾,彻底环住了周校长。贺老师灰常不好意思的松了松,但是周校长腾出了一只手,拉了拉贺老师,说到“贺老师,你还是抱着吧,路真的不好,不用不好意思。”贺老师就只好听校长的话,乖乖的抱着校长的腰,二十分钟过的很快。这就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了。
  周校长停好车,去学校里搬了两把凳子,招呼贺老师坐。学校大门看起来就很旧了,不过看了看里面的两层楼建筑,贺老师心想,这学校也真是不容易,还有个大门。学校周围种了一圈树。都是看上去树龄很大的梧桐树。夏天的时候,树影投下来,有一点风,也算比较凉爽。两人坐在学校门口等钱叔的三轮车。就这会等的功夫,周校长开始给贺老师绍村小的情况。
  一九八几年的时候,托乡镇领导的福,村小在四处集资的条件下,建成了。周校长的爸爸是学校的第一任校长。学校里的老师几乎都是附近稍微读了些书的村民,还有一些是当年下乡的老知青。后来好不容易来了一批老师,到最后总共也只留下了几个。学校不大,六个年级,一个年级一个班,一起也才六个班。每个班大约都只有三十来个学生。加起来不超过两百。这不到两百个学生是整个村子的希望。双白村太偏,老式三轮车进来要半个小时,摩托车二十分钟,要是靠脚走,大概一两个小时都不一定走的进来。所以村民出村都比较少,交通不便是造成村子穷的主要原因。因为村子穷,留在村里的都是老人家,年轻一些的人们都出去打工了,一年也回不了几次。路的事就更没什么人问了。路不修村子就得不到改变。所以被分来支教的老师都是来了就要走。当然,周校长可不想贺老师走。来了的老师都走了这件事也没跟贺老师讲。
  其实周校长一早就接到了上头的电话,直到见到贺老师的前一秒他还在担心,这次的老师是不是也是进都不愿意进去,一听说村子偏远就要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周校长看到贺老师的那一秒,他就觉得这位老师不会走。要问贺老师给周校长的第一印象?白,真白。第二印象?好看,真好看。其实贺老师只是一个普通的文科宅,大概书读多了,身上有一种书生气。周校长当了很多年兵,特别喜欢自己身上没有的书生气,一眼就看中了贺老师。当然,第一面还只是校长看老师的角度。
  学校也没什么很多事情要讲,周校长跟贺老师解释住宿问题的时候,钱叔开着三轮车就到了校门口。听到校长在跟贺老师讲住宿,立刻就说到“贺老师,你跟校长一起住吧”。
  贺老师听到钱叔这句话,偷偷脑补,一起住啊,是自己想的一起住的意思么……周校长却立即解释道“贺老师,本来一般的支教老师,离镇里近的话,都是住镇里的。村小条件好的,也有宿舍。但是咱们这村子远,条件又一般,所以只能委屈你住我家了。不过你放心,虽然是乡下,该有的都有。”周校长一边说一边和钱叔一起用真挚的眼神看着贺老师,眼神里满满都是贺老师不要走!真的灰常怕贺老师不肯留下来。
  贺老师虽然宅,但是不蠢,看这条件,自然知道自己是到了没什么人愿意来的小山村。虽然百度了,但是百度的结果远没有自己看到的直观啊。即便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没想到这个村子这么偏啊!不过既然来了,以贺老师的思维方式来看,既来之则安之。好不容易考上了,不干了,难道要去重新找工作么,想想就很麻烦啊。所以,贺老师在心里略微纠结了一小会,就很快答应了跟校长同居,哦,不,是答应留下来,答应住到校长家里去。
  在钱叔的帮助下,贺老师带着行李来到了周校长家。门口是一圈篱笆,篱笆外种了一些不知名的花点缀着八月的夏天。进了院子,院子里种着一小圈果树,有一口水井,水井对面是一个葡萄架。葡萄架边上有一张石桌,几个石凳。不远处还有两张藤制的躺椅,整个院子给贺老师的印象就是两个词:舒服啊舒服,安逸啊安逸。
  虽然是偏远的小山村,但是周校长家的条件还不错。两层半的结构,两层上面有一个阁楼,阁楼边上是阳台。阳台外围是一圈雕花的栏杆,看上去就是个晒被子的好地方。
  贺老师一边好奇的打量着,一边听着周校长介绍。客厅收拾的很简单,东西都放得很好。电视上连灰尘都没有。退伍回来的周校长真爱干净啊。但是脑子一转,周校长结婚了没有啊!农村结婚早,周校长队伍年纪应该结婚了吧!说不定孩子都有了!房子这么干净!一定是周太太收拾的!要跟一对小夫妻一起住!真是不好意思啊!贺老师脑补了一下自己当人家电灯泡的情景,使劲摇了摇头!
  周校长看着贺老师摇头的样子,问道:“贺老师,有什么问题吗?”
  贺老师回过神来,忙答道:“没有问题,没有问题。”但是一想到自己脑补的情景,又连忙问道:“我住校长你家会不会不方便啊?”周校长有些不解的问“会有什么不方便?”贺老师心想我不要当电灯泡啊!我瓦数很高啊!我说的这么明白!校长你装的什么傻啊!“校长,我是说,我住你家里来,你家里人会不会不方便?”贺老师稍稍抬起头对着周校长说。周校长身材是真的棒啊!自己一米七五,还要稍微抬头,周校长至少有188吧!听说仪仗队的兵哥都是188呢!羡慕!肯定还有腹肌!真羡慕!
  周校长还是不理解的样子:“家里人?我家没别人啊?你是说我父母吗?没关系的,我爸早两年已经过世了,妈妈身体不大好,我平时要工作,照顾不到,所以平时老人家都住在镇上疗养院。所以没关系,贺老师你安心住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