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为你(ai)停留 作者:冷悠茉

字体:[ ]

 
  ☆、第 1 章
 
  “杨哥,今儿来这么早啊?”杨诚一进来,于劲就跑过来问候了,原因无他,杨诚的哥哥杨威是这酒吧街的地头蛇,哪个场子出点问题都要他出手解决,当然份子钱自然也不会少叫就是了。
  “恩,听说,你们这来了个新的调酒师,据说技术不错,我这不是来凑热闹了嘛!”杨诚一边往里走,一边眼神四处搜寻着。昨天小六子跑来和他哥说,这里新来的调酒师调酒技术堪比魔术,说的那叫一个玄乎,他忍不住好奇,这才一早就来了这里。
  “杨哥,您消息真灵通,刚前两天来的,技术那是没话说,不过现在还没到点呢,人还没来上班。要不,您先坐会儿,等人来了,我让他先给您调一杯。”于劲一边将人往包厢引,一边解释道。
  “我就坐这边吧。”杨诚挑了个最显眼的位置坐下。
  “哟~杨哥,我可算是等到你了,你都好久不来看人家了。”杨诚刚坐下,酒吧的陪酒女丽丽就黏上来了,一屁股就坐到杨诚的身边,用那半露的胸器摩擦他的手臂。这种调情在这里再正常不过了,杨诚早就见怪不怪了,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脸,调侃道:“你这是想在我身上蹭出火来吧?”
  “哎呀,讨厌~杨哥罚酒嘛。”
  “你这小妖精,一来就灌我酒,不怕我喝醉了不给钱么?”
  “杨哥~人家还没见过你喝醉的样子呢?”丽丽端着一杯酒,撒娇着要杨诚喝。
  杨诚也没拒绝,喝完顺手在她的胸器上蹭了蹭,惹的丽丽一阵娇羞,马上又要他再喝一杯,可是杨诚现在的心思在那个神秘的调酒师身上,他要是继续喝下去,估计人没见到就要先倒下了。
  丽丽被拒绝了,也不在意,反正像她这样的能让人多喝就多喝,但是也不会去强求客人多喝,尤其是这种并不是自己惹的起的人。
  杨诚正和丽丽调笑着,就见吧台那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面生得很。那人穿着正统的黑色衬衣,袖管被卷至手肘以上,低头摆弄着手头上的瓶瓶罐罐。
  他就是那个新来的调酒师?
  “杨哥,楚征来了,您想要什么样的,我这就让他给您调。”于劲的到来证实了杨诚的猜测。
  “恩。”杨诚起身走向吧台,比起想喝的酒,他更想看看他是怎么调酒的,小六子虽然正事上不太靠谱,但是搜罗吃喝玩乐上还是有两手的。
  “楚征,这位是杨哥,今儿可好好给杨哥调杯酒。”于劲又叮嘱了楚征几句才转身忙去了。
  “好。请问先生有想喝的吗?”楚征听了于劲的介绍,知道对方应该是有些来头的,长的还不错,头发虽然染黄了,但保养的好,不会干枯的像稻草。只是稍微长了些,显得有些非主流,尤其是他左耳的宝蓝色耳钉,给他更添了一分邪气。就这装扮来看,也不像多正派的人,估计是道上混的吧。
  “是不是我点什么你都能调出来?”杨诚扫了一眼楚征身后的酒柜,上面摆满了形形色色的酒,他也不知道想喝哪种的,之前来喝酒大多都是别人点什么他喝什么,或者直接看菜单点,并没有自己特别喜欢的。可是楚征这么问,他就突然想来点特别的,不然也枉费他今天专门来一趟。
  “不是,只是菜单上有的。”楚征摇头,倒不是他会的少,可这边基酒的材料有限,他不可能凭空调出酒来啊。
  “切!还以为你多能耐呢,原来只会这些啊?”杨诚扁嘴道,这小六子这次的消息居然有误,看这回去不找他抽皮剥筋!
  “杨先生,如果你有想喝的,可以提前预定,等我找齐了材料再为你调吧。”楚征并没有因为他的话生气,反而笑着解释道。
  杨诚这才发现,原来楚征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而且身上散发着一种特别的味道,很诱人。他怎么会想到这个词?
  杨诚眯眼扫了一眼楚征,见他依旧坦然地看着他,也没再为难,人都说了是材料不够,再逼迫可就没意思了。
  “就给我来杯调酒难度系数最高的吧。”杨诚这样的回答让楚征愣住了,别人喝酒都是挑自己喜欢的,而不太在意调酒方式,毕竟喝道嘴里要的是口感,可是杨诚的意思……他是来看表演的?还是专门来耍他的啊?
  “快点啊!”杨诚见楚征愣着没动,没好气地催促道。
  楚征心下气闷,这种事还真是第一次遇见。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客人的要求总是要尽量满足的。
  只见楚征从酒柜上取出备用酒,然后……他手上拿的是可乐吧?有这种做法?杨诚很怀疑,不由伸手拿出一支烟点燃,他倒是要看看这家伙的本领。
  楚征将可乐倒入预先准备好的酒杯中,然后从备用酒中取出一瓶透明的直接倒入调酒壶,又取出一瓶红色的倒入小盎司杯,手法倒是利落。等他将两种液体都混合后,迅速盖上盖子,上下摇晃起来,最后一个上抛回接结尾。楚征将混合后的液体沿着酒杯壁缓缓倒入,将原来的可乐冲散,原来杯中的液体颜色渐渐变了,就像是发生化学反应一样,由黑褐色渐渐转红,最后又恢复成黑色,只是原来可乐的泡泡全都没有了。就在杨诚以为结束的时候,楚征又用滴管在液体下一厘米处挤了一管牛奶,不多,却在杯中演绎了千变万化的姿态,肆意而张狂!
  楚征做了最后的收尾,将杯子推到杨诚面前,道:“疯狂游戏,请!”
  杨诚看着眼前的酒杯,莫名生出一种怪异感,这个……能喝吗?他实在没见过这么诡异的搭配。
  看着杨诚皱眉不语的样子,楚征只是微笑地看着,并没有解释什么。而这种笑容在杨诚看来多少有些挑衅的意味。
  杨诚不服气地冷哼一声,直接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心里想着要是实在难喝就直接去洗手间吐了,然后直接找人把他做了,敢耍他杨诚的可没人有好下场的!
  预想中最糟糕的情况没有出现,杨诚喝了一口,将液体含在嘴里,瞬间的感觉很刺激,但是味道绝对不难喝,可乐的味道几乎没有,但那种混合着奶味的刺激却是另一翻体验,杨诚形容不出来,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这一次的味道和刚才第一口相比似乎有点不一样,也许是因为牛奶的密度比较大,容易下沉,越往下喝,奶味越浓。让杨诚不可思议的是,整杯喝完了,那种混合的刺激让他像是经历了一场疯狂游戏,并且口中留下的只有酒味而没有奶味,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倒是确实符合了它的名字。
  看着杨诚的变化的表情,楚征知道这次算是过关了,心里轻松不少。他可不觉得才来上班没几天就得罪这里“有权”人士会是什么好事。
  “这种调酒倒是新鲜,还有别的吗?”
  “这酒后劲比较大,没关系吗?”楚征只是友情提醒,这也算是他的职业道德。
  “让你调你就调,哪那么多废话!”杨诚根本不屑于楚征的友情提醒,他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自己的酒量他自己清楚。
  于是,楚征又用华丽的手法为他调了三杯酒,杨诚看的过瘾,喝的也过瘾,心想着小六子说的还真没说错,回去可以和他再交流交流。
  “楚征……有没有……人……说……你很漂亮……调酒……也……很漂亮……呵呵……我……我还要……喝……”断断续续的话已经说明杨诚喝醉了,楚征之前劝了一次被无情驳回,也只好按他要求继续调酒,最后就成了现在这样。他要是再让他继续下去,怕是真会出事。无奈,只好让一旁的同事去叫于劲来处理。
  可是于劲来了,事情并没有轻松解决,他打给杨诚的大哥说了情况,得到的回答是他在忙,让杨诚在这住一晚。就在于劲找人将杨诚抬去楼上的房间时,谁料杨诚却扒着吧台死活不肯走,嘴里念叨着:楚征,我还要……之类的,这话说的实在让人容易想歪啊!
  于劲干脆放了楚征的假,让他专门解决这个‘麻烦’。
  楚征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这次换的地方似乎并不怎么样啊?才来上班没几天就遇上这样的事,他应聘的是调酒师不是其他的什么吧?!
  “只要安全过了今晚,这个月的提成加倍。”诱惑啊!本来除了基本工资外,每卖出一杯酒的提成是5%,现在的意思是可以拿到10%,按照他以前的业绩,这个月估计能过万了。再看一眼醉的有些不省人事的杨诚,好吧,不过就煎熬一晚上而已。
  楚征换了衣服,准备哄着将人带走,没想到楚征刚准备去扶杨诚,杨诚却因为一脚踩空跌进了楚征的怀里。嘴里还时不时地发出“酒……喝……”的声音。
  意外地,有楚征出马,将杨诚运上楼的工作变得简单了,只是于劲在离开前那暧昧的一眼看的楚征心里有些发毛。
  “都说了酒劲大,还喝的那么没分寸!”看着杨诚很没形象地醉倒在大床上,四脚八叉的,忍不住就唠叨了句。也不知道这人酒品好不好,不要到时候闹起来又吐又叫的,他可受不了。
  楚征在一边等了会儿,见杨诚似乎是睡过去了,便起身去了浴室,可等他出来的时候,却见杨诚正坐在床边瞪着眼睛看他,然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抱住他,狠狠地吻上他的唇,带着浓浓的酒香……
  楚征一下被这阵势吓到了,他不过洗了个澡,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这小子之前不会是装醉的吧?
  就在楚征准备推开杨诚的时候,突然发现杨诚已经离开了他的嘴,可接踵而来的便是他毫无征兆的呕吐。
  靠!他的澡白洗了!
  楚征忙活了大半夜才将人收拾好,至于其他的,只有明天再说了,他今天特别的累啊!
  楚征稍微闭眼休息了会儿,醒来的时候差不多天亮了,他和于劲的人打了招呼就回自己租的房子去了,他才不想继续在那边睡沙发,回家想怎么睡都行。
作者有话要说:  新开的坑,希望大家支持哦~~
 
  ☆、第 2 章
 
  而宿醉的杨诚醒来已经快十一点了,迷糊地看着这陌生的环境,然后惊悚地发现自己竟然只穿了条裤衩睡,他没有裸睡的习惯,周围的人都知道,不可能这么对他,那会是谁?昨晚……酒吧?难道是于劲那个混蛋?!真是不想活了。
  杨诚四处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只好先穿了浴袍。才出房门就见到于劲了,对方似乎根本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笑着和他打招呼。
  “说!谁借你的胆子脱我衣服的?!”杨诚见了人直接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
  “杨哥,杨哥你先放手啊!那衣服不是我脱的啊!”于劲很委屈,他自从昨晚将人送到房间后就再也没进去过了啊!
  “不是你?那是谁?!”
  “就是楚征啊,昨天你一直拉着他说你还要……喝酒,是他把你送回房的。”
  他?为什么是他?他为什么要脱我衣服,现在他人呢?昨晚……应该没发生什么吧?
  “去给我找套衣服来!还有,楚征在哪?”
  “在他租的房子里。”于劲说着吩咐人给杨诚送衣服,顺便将楚征的地址给了他,谁让楚征住的地方是他安排的呢,不然还真不知道他在哪。
  楚征回家后就蒙头睡过去了,直到有人敲门,而且敲门的人耐心不怎么好,一次比一次敲的用力。楚征恶毒地诅咒敲门的人,可为了影响,还是从床上起来去开门了。
  等看见门外站着的是杨诚,楚征顿时清醒了,他怎么会来这里?!
  杨诚扫了眼楚征,见他身上只穿一条裤衩,淡淡地别开眼,将人推开,直接往里面走。
  楚征不明所以,这是怎么回事?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有好事,自己好像没有得罪他吧?
  “杨先生,你……”
  “坐。”楚征刚想问他是来干什么的,就被打断了。而且对方这态度,感觉他才是客人,这感觉不得不说很怪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