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草民+番外 作者:枫香(下)

字体:[ ]

 
  ☆、 第六十五章 了解不够
  
  易雪峰一直是知道元嘉那么些个神神叨叨的本事,听着元嘉这么说,也没多想他人在家里怎么就知道夏王的行军路线的问题,直接问道:“他们不是去打顺源港了吗?”
  夏王这次出征,带的兵士并不算多,满打满算也就是一万多一点。
  顺源港的防御力,看看东邑或者饶城就知道了,那里几乎是不设防的。就算是有一点防备力量,也是针对海上过来的海盗,而不是从陆地过来的邻居。
  现在邻居提着菜刀上门了,全家上下连扇门都没有的病娇主人,只能撒丫子跑路。
  是的,夏王的军队在到达顺源港的时候,几乎就没遭到像样的抵抗,充其量就是杀掉了一些趁乱想打劫的宵小;然后,大军全体向左转,箭头直至……
  元嘉掐算了一下,在地图上面画了个小圈:“打这里。”
  顺源港以北,台林县。
  易雪峰眨巴了一下眼睛:“这里可不好打。”
  原本半寐着的吴南突然咕哝了一句:“好打,夏王都很能打。”
  “咦?”
  元嘉和易雪峰不解。
  吴南就像树袋熊一样扒在易雪峰身上,慢慢吞吞地爬起来,手指沾了茶水,直接在桌面上画了西南三州的地图:“这是现在的西南。”然后又弯弯曲曲添了一条线,“这是建国之初的西南。”
  这么一画,简单明了。
  最初的西南三州,不过是现在不到三分之一的地盘。现在那么大的地盘怎么来的,过程肯定不会什么和平演变。
  事关国家疆土,易雪峰就算是东宫旧属,也接触不到这方面的资料。他对太子的帮助一直定义在国家民生方面和朝堂之上的各个势力之间的斡旋。
  至于元嘉这个外来户,肯定就更加不明白了。元嘉也不想闹明白,或者说,最起码眼下最要紧的事情,并不是要闹明白夏王的武力值。
  夏王虽然和他们家是敌对,但就目前而言是统一战线的,夏王不会蠢到抛弃樊家这么一支助力,最起码也要等利用完了才扔。
  现在才不过是刚开了门,将脚丫子往外挪了半步而已。
  元嘉明白了夏王这一次不是脑门一热,就放下心来,也感觉到困了,将易雪峰吴南兄弟俩赶出去:“这么晚了,要睡觉了。”
  易雪峰大怒:要不是这货叫他们过来,他们这会儿正睡得香好吗?
  吴南将自家兄长拖走了:“哥哥现在倒是比以往……活泼了。”
  易雪峰反身屈指,一个毛栗子就敲到吴南脑门上。他倒是想敲吴南头顶呢,可是吴南长太高了。
  吴南捂着脑门,两眼含泪,委屈极了。
  易雪峰被看得心软,只能给他揉脑门。
  不提那腻歪的兄弟俩,元嘉把门一关,直接就掐了两个手诀,千里奔袭……去找樊浩轩去了。
  气运珠:气运值达到一万五,开启定位模式。
  经过气运珠的解释,所谓定位就是将樊浩轩的所在地作为坐标,依照距离远近,元嘉可以随时消耗一定的气运值,然后使用遁术,到达樊浩轩的身边。
  定位十分精准。
  元嘉直接就扑倒在了樊浩轩的身上。
  樊浩轩像是早有预料一样,伸手将突然出现的元嘉搂进怀里,表情却还是略微茫然,迟疑道:“元元?”
  元嘉双手揽着樊浩轩的脖子:“嗯,哥,我来看你了。”
  哪怕是知道夏王比想象中的靠谱,他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现在看来似乎是来对了?
  樊浩轩压着元嘉的后脑勺,亲着亲着就亲到床上去了。
  元嘉听到鸡叫的时候,突然想着自己这样算不算是千里那啥……绝逼不是!他们新婚燕尔的,偶尔这样也是可以理解的嘛!再说小别那啥的对吧?
  樊浩轩的手掌流连在元嘉的后背:“元元,我很高兴。”
  元嘉觉得现在的姿势略别扭,调整了一下才问道:“刚才没来得及问你,怎么大半夜了还不睡?”
  樊浩轩对着元嘉的肩窝蹭了蹭:“等着元元从天上掉下来。”他得了心病,那次去剿匪的时候就意识到了,后来两个人成亲了,这种感觉就稍稍压下去了一点。
  却没想到两个人的分别那么快,那心病才压下去一点,伴随着黑夜,伴随着喊杀声,又提了起来。
  索性,这一次元嘉掉下来了。
  樊浩轩伸手将元嘉搂得更紧,总觉得像是做梦一样。可是怀里的这个人,总是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哪怕有了气运珠,也没有舍弃他的想法。
  他记得那时候关于两个人的亲事,元嘉是反对的。成亲,是他一个人说的。可是元嘉来了,乖乖嫁给他了。
  元嘉翻了个白眼。他又不是林妹妹,什么天上掉下来的?暗暗想着樊浩轩这不会是失眠了吧?他有心开解,但实在累得够呛,很快就睡着了。
  樊浩轩也像是踏实了。等到第二天一早,亲兵进来伺候的时候,樊浩轩还睡着,让亲兵觉得很是意外。
  夏王对于樊浩轩的培养,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樊浩轩的表现也在诸将眼中看得分明。这位虽然开头的时候经验明显不足,但是学习的速度非常快,一路走来虽然没有遭遇到太顽强的抵抗,樊浩轩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
  直到大军行至台林县。台林县是县城,城池却是标准的城高池深——这是为了防止海盗的侵袭。在顺源港开埠之前,台林县才是海盗们的洗劫重点。最惨烈的一次,台林县还遭遇过数千海盗的攻击,台林县一度易手,等到援军到达的时候,台林县的地都被染红了。
  自从那次之后,哪怕现在有了顺源港这道防线,台林县也从来没有放弃过筑城,在附近人称——海龟。
  攻打台林县是一场硬仗,樊浩轩也第一次有机会带领一支千人部队,直接诱开了台林县的城门,在进入台林县之后,还直接捡到了台林县的县令。
  元嘉到的时候,其实战火方熄。
  樊浩轩一直绷紧的神经,也随着战火而放松下来,开始有时间想些别的事情。脑子一放空,各种元嘉的事情就钻了进来。他一会儿担心元嘉有没有好好吃饭,一会儿又担心樊家的那些族老有没有为难元嘉,一会儿又担心夏王妃有没有把元嘉给拐了……
  被亲卫叫醒的时候,樊浩轩有一瞬间的茫然,才挥手让亲卫出去。
  他现在住的是县城内原本的一处大户人家空置的宅院。这户人家大概是见机早,早就收拾东西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走得比较匆忙,别说是笨重的家具,就连一些简单的日常用品都没有带走。
  房子的格局倒是和云州的樊府差不多,也就是小了一点。
  樊浩轩慢慢坐起身,摸了摸手臂上的几道红痕,微微笑了笑。这是元嘉抓的,可见他昨天晚上不是做梦。他翻身重新倒回床上,元嘉真的来了。
  心里面再怎么暗爽,樊浩轩也不可能真的赖床。
  战后的事情有很多。夏王当然不会是强盗风格,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夏王来了,就没打算走。
  安民告示一早就贴了出来,安排数支小队走街串巷进行宣讲,又令县衙等官员照常办事。不想照常的,那就发还,反正就别待在台林县里。
  夏王将事情草草安排完,第二天就带着人马继续北上。
  樊浩轩带着一千人马驻守台林县,兼管顺源港。
  一千人对于一个繁华的县城来说,若是百姓真心想抵抗,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的。但是老百姓们都挺实在的。夏王的军队进入台林县后,军纪非常好,非但没有扰民,反倒肃清了不少趁乱干坏事的毛贼。
  老百姓们再一看,县衙里坐着的还是他们的县令嘛,顿时就定下了神。这不定神也没办法,外面的世道乱着呢,在城里至少还能勉强度日,出去可就真的朝不保夕了。
  樊浩轩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这边不仅要做的是安抚台林县的百姓,还必须保障军队运输线的畅通,忙到一半,他又抬头微微笑了笑,想着不知道今天晚上元嘉会不会过来?
  一旁的亲卫看了,头皮都要炸开了。二殿下笑了!太恐怖了!这是要干什么?
  元嘉很没心事的赖床了,一觉睡到太阳半天高,被易雪峰抓了起来,弄上驴车去巡视庄子了。
  易雪峰不知道元嘉到底干了什么,但是这不妨碍他看出来,凡事元嘉经过的地方,那些水稻都更加健壮。就算他分辨不出细节来,庄子上那些老农也能分辨得出来。
  现在水稻还是秧苗,但是照这样的涨势,只要老天爷别不给脸,这一季的收成肯定喜人。
  在这样的期待下,传来消息——吴洲大旱!
  
  ☆、 第六十六章 旱情
  
  大定幅员辽阔,建国以来,几乎每年不是这里旱就那里涝,几乎所有人都习惯了。朝堂上面的大臣们,应急预案那是一个比一个熟悉。
  无非就是赈灾,安抚百姓,做好卫生医疗工作,做好灾后重建工作等等等等;有贪污的,砍掉几个。要是灾情面积大,一时半会儿的控制不住,那皇帝就下个罪己诏,祭拜一下老天爷,说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啦之类的,反正一拖二拖的,事情总能够解决,快一点和慢一点的区别而已。
  但是,只要灾难发生地在吴州,就不会是小事。
  吴州是鱼米之乡,是整个大定的主要产粮地。整个京畿地区的粮食,半数以上都来自于吴州,更别说军队方面的粮草供给。
  但这不表示吴州地区的百姓日子就好过。种出来再多的粮食,他们也几乎吃不到当年的新米,能够换到足够的陈米,就已经够幸运的了。
  现在吴州一发旱灾,几乎所有百姓都已经绝望了。往年收成最好的时候,还能喝上粥,现在地上都旱得裂开了小口子……
  “已经有卖儿卖女,虞州大概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吴州的流民过来。”易雪峰说着自己知道的情况。
  元嘉看着地里健壮的稻苗,一点都开心不起来。虞州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元嘉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是流寇成灾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天听说了。
  这些流寇原本都是老百姓,要不是日子过不下去,干嘛去当流寇呢?
  百姓在吴州的日子过不下去,在虞州就能过了吗?
  元嘉忽然想到:吴州和虞州毗邻,吴州旱灾,虞州怎么样?
  想到这里,元嘉就有些坐不住。樊浩轩还带着人在虞州呢。昨天晚上他过去瞅了一眼,具体啥事情都没问,光顾着滚床单了……
  元嘉倒是想立刻直奔到樊浩轩那边呢。但是台林县可不比樊府,不是樊浩轩的一言堂,就连留下来的兵,直属上司也是夏王,樊浩轩现在充其量只是个临时工。
  元嘉怎么样都得等到樊浩轩独处的时候,才能过去,保险起见就是半夜。
  现在不过是刚过午后,元嘉想了想:“多准备些食材,一会儿我下厨。”
  元嘉已经很久没有下厨了。
  易雪峰想到当初吃到的菜色,眼神晶亮,答应得很痛快。庄子上人多,家里伙食本来就不差,诸如鸡鸭鹅猪牛羊之类已经开始自己养了,蔬菜什么的就更简单了。
  现在蔬菜的收入已经占到庄子收入的很大比例。蔬菜普遍成熟期短。在元嘉疏通了地气的庄子上种出来,简直就是疯长。
  元嘉当天做了一个下午的饭菜,易雪峰在旁边举了半天筷子,就等来了两菜一汤。吴南还帮着切菜切肉呢。元嘉给多留了两盘菜。
  易雪峰觉得当个管家太糟心了!待遇忒差!经常还要被老板骂!争取个福利还要看家属!
  家属吴南:“哥,啊~”
  易雪峰张嘴等投喂:“嗯,这个好吃。小南多吃点。”第一次大批量生产出来的蚝油被乌纳人带走了,他们自己手上的蚝油也不多。原本是打算将蚝油推广到西南各地的饭庄酒楼,但是现在这个世道,还是直接走海船靠谱一点。
  吴南张嘴:“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