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夏天的风+番外 作者:浅唱淡笑

字体:[ ]

 
书名:夏天的风
作者:浅唱淡笑
文案:
     陆择和江夷,他们的相遇相识说巧不巧,总也算无独有偶。打打闹闹过了一年又一年,如果从高中相识算得上青梅竹马,那他们就是竹马竹马!做过了所有竹马都会做的斗嘴,相遇相知成为了好兄弟,却又做了竹马不会做的悄然双向暗恋。谁先为他们解开这段姻缘结?这段带着满满青春味道的感情能不能又走到婚姻的殿堂?【这是一个真实发生在现实世界,却又带着笔者小小心愿与祝福的故事。本文分两部,原创耽美,全依据现实写下真实地名。青春啊,就该好好恋爱一场嘛!】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择,江夷 ┃ 配角:唐师凝,王与,丰歆,徐涵,徐静,朱靓,沈吟, ┃ 其它:青春,校园,耽美,原创,
 
 
==================
 
  ☆、衰草连横向晚晴
 
  干脆的细微轻响,是秋黄落在窗台上的声音。
  江夷总算丢了笔,头从书堆里抬起,望了一眼窗台上。
  “居然已经是第二年秋天了啊。”江夷想。
  两手随意地搭在书桌上发了会儿呆,起身环顾了下空荡的宿舍,自己又是一个人。不过好在是第二年,如同第一年一样,倒是没觉得不习惯,只是江夷觉得,现在自己一静下来就会没办法抑制地疯想。
  这比孤独更让他害怕,而且害怕得多的多的多。
  10月1号?
  看了一眼台历,江夷想,要不要发个短信过去问候一下远在中国最南边的人。不过下一秒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他不知道如果那个人回了短信那他又该回什么。
  江夷觉得,自己已经渐渐没法冷静了,当他想到那个人的时候。
  去食堂买饭的时候,看着拖着行李箱匆匆准备赶路回家的学生,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没办法再强行掩饰自己的情绪。于是他终于还是抬头看了一眼长春广袤湛蓝的天。
  “唉”,轻悄却都是愁绪:“陆择,我有点想念你了啊。”
     
 
  ☆、枉将绿蜡作红玉
 
  忘记是什么时候看过的一句话,大抵说的是高中的友情往往是走的最远的。
  陆择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没那么放在心上,一眼扫过觉得这种话实在是看得太多也没了意思。说不定到大学的时候还会有人说什么大学的友情才是走的最远的,只是时间还没到而已。
  写了半天课业,总算歇了笔停了手。随意地伸了个懒腰,顺手拿起手机一看,“哟,今天都十月一号了啊。”
  舍友鄙夷地看了一眼:“昨天晚上你还在狂欢今天国庆要放假。”
  陆择一脸不服地反问:“我有吗!”
  舍友无奈摇头:“好好好,你没有你没有。”
  “可是我真没有啊。”拾起着笔耸了耸肩,陆择点了点桌子神神秘秘地凑过去问了隔床:“诶诶诶,你说现在长春那边是什么天气?”
  舍友正玩着PSP,头也没抬,说道:“我怎么知道啊!你问这个干嘛?”看着屏幕上的“GAME OVER”,懊恼地丢掉PSP,突然像察觉了什么似地打了个激灵,一脸看好戏问道:“你女朋友在长春?打个电话关心下呗。”
  陆择脑子里正想象着长春的江夷是不是穿得跟熊一样,看了看自己的短袖,听到“女朋友”三个字实在是措不及防刚喝下的一口水就喷了出来。
  “咳..咳…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啊!什么女朋友!关心一下好兄弟不应该吗!”
  舍友指了指陆择放在桌上的电话:“你打啊,关心就打啊。”
  陆择拿起手机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冲着欠扁的舍友道:“打就打。”
  舍友做了个“请”的动作,满是期待地看着。陆择盯着手机好久,还是放下了手机“不打了,难保他在约会。”
  “啧啧啧,借口,都是借口。”
  “……”陆择撩起袖子:“妖精,咱们来大战三百回合!”                        
     
 
  ☆、满座衣冠无相忆
 
  收到陆择短信的时候,江夷正拿着铅笔在白纸上犹豫不知从何下手。看着手机推送消息里的“陆择”两个字,他不自觉愣了一下,然后晃了下脑袋,解屏回了消息。
  “同乐。”
  其实他想多回一点的,他想问那个人现在在做什么,那里天气怎么样,是不是不像河北雾霾深深烟雾缭绕,蓝天白云任他畅想。他想问那个人现在有没有意中人,有没打算恋爱,他想知道的多一点,再多一点,他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可是他又怕打着字就停不下来,让他发现自己的不自然和…和害怕。
  在他这种犹豫中,陆择又很快发了过来:“江夷,你在干嘛。”
  江夷一样盯着手机看了好久,打了删删了打,最后还是把手机放下不管。
  窗外星光璀璨,月华如水,江夷看着只觉得自己的心终于平静了些。
  我在干嘛?
  我在想你啊。
     
 
  ☆、一出纸醉金迷闹剧
 
  每年九月,古老的中国都会照点不误地上演一场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男默女泪鬼哭狼嚎的感情大戏,上座率总是过亿,而那部戏的名字很简单,就叫做“开学了”。
  高中向他敞开大门的第一天,江夷起的特别早。他习惯先去适应环境,不想让自己慌乱。
  到了教室,果然稀稀拉拉地只到了几个人,找准自己的位置坐下,闲来无事,江夷就坐在那里想象自己的同桌。
  不过他倒是没在想象同桌会是什么样,而是在想象他们会以什么方式打招呼。
  结果等到教室坐满了人,江夷身边的位置还空着。
  不会吧……自己要一个人坐吗……
  那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想象了这么久啊!
  伸手摸了摸鼻子撇了撇嘴,自己坐就自己坐吧也没什么不好。拿起笔正打算给书写名字,门外突然就冲进了一个有点黑的高高的小伙子。
  江夷无意抬起头打量了一眼,却看着这个小伙子和老师打了声招呼就摸索着朝自己走来。
  这是自己的同桌?
  江夷很顺利地呆住了。
  结果这个高高的小伙子坐下来收拾好座位一转头就是看到一脸木讷地望着自己的江夷。不过他倒没觉得尴尬,而是伸手在江夷面前晃了晃:“同桌?”
  江夷一秒回神:“诶,诶?”
  小伙子友好地伸过手来,不过似乎也有点不自然:“我叫陆择。”
  缓神不意味着不呆滞,于是江夷还是盯着人家的脸看,伸了手,默默回道:“我叫江夷。”
  倒是陆择先笑起来:“你还挺呆的嘛。”
  江夷似乎有那么点儿没反应过来,傻傻答道:“啊?我哪里呆!”
  陆择笑得更欢:“还很呆萌嘛!”
  江夷觉得他没法和他这个看上去就是脱线思维的同桌答话了,于是他选择嘀小声咕了句:“男生怎么能用呆萌啊。”转过头去决定不理陆择。
  陆择看他那样子,自己也一时不知道该应什么,不过这在他看来不是错误,所以他没打算去和江夷认错,就是觉得尴尬。只好就和周围的人热情打着招呼熟悉,算是掩饰自己内心的一点慌张。
  不过陆择算是个乐天派,所以他和江夷那屁大点尴尬一上午也就过去了,该疯疯该闹闹他都照做。以至于江夷一想到他要和陆择这样的人在一起度过同桌三年就不由得头疼,这时候陆择总会一把揽过他说:“江夷,呆萌不是你的错,呆萌还忧郁卖萌就是你的不对了。”
  江夷实在是一巴掌想按他脸上,不过觉得自己到底是斯文人不和他一般见识,于是任他揽了自己淡定写作业,陆择要是看他没理自己也就会自己放手去勾搭别人。
  实在是交际一朵花儿啊,江夷默默感慨。
  但是很快江夷就发现,陆择不仅是交际一朵花儿,更可怕的是这朵花可以在风中各种招摇灿烂。看陆择在学生会那种轻松自在完全随意的表现和自己偶尔的结巴实在是鲜明的对比。所以他最后没忍住撞了撞老同桌的胳膊:“诶,你怎么面试的时候都不紧张啊。”
  陆择摆了摆头发:“为什么要紧张?”
  一句话堵得江夷没话,默默又提笔去写作业。不过很快就听到一样在写作业的陆择像是漫不经心地回答:“只不过是想象了一下我如果坐在下面是什么心态而已,想到大家都是一样过来的,就没什么了。”
  “喔~”江夷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又呆在那里盯着卷子发呆。不过陆择立马给了他接话的机会了——因为他一把伸过手来掐住江夷的脸又笑起来:“果然还是一样呆萌啊!”
  而这场对话的结束是练体育的江夷一手抓过了陆择的手反手一掰,在陆择的一声惨叫下丢开了手继续默默写作业。
     
 
  ☆、唱罢西厢谁盼得此生相许
 
  江夷从回忆里拔出来的时候,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这样也好,省的自己犹豫不决该回什么。不过他好像是第一次没回陆择的短信。但是以后,大抵都要习惯的吧。
  手机一连接上充电器开机,印入江夷眼帘的就是铺天盖地的来自陆择的未接来电。
  有电的时候没见打进来,就趁着没电关机的时候打一堆啊。幽幽吐槽了下,江夷还是把手机丢到了一边,收拾起画纸和画笔一把塞入书包,看着远方的启明星不自觉就微笑起来:“国庆快乐。”
  打断江夷这种文艺范儿的对白的是江夷不怎么文艺范儿的手机铃声。看也没看就滑键接起,劈头盖脸的就是那个人的声音:“江夷你在干什么啊!打你电话不接吓死我了啊!”
  “啊?”江夷又一次成功呆住,本来准备好的一堆问候语最后因着陆择的火急火燎也只凝结成了一句:“刚刚手机没电了…”
  “算了,不和你计较了。”陆择的声音听起来总算缓和了些:“江夷。”
  江夷显然还开着傻傻的状态没关:“诶?”
  陆择听着电话这头的人一点没变的感觉,完全就能想象到对方一张没反应过来的脸。肯定是双唇微张,眼睛睁得大大的。真是仿佛就在眼前,忍不住就笑出声来:“你果然还是一样呆萌啊!”
  “什么啊!”江夷撇撇嘴:“你要说的就这些?再不说我挂了啊。”
  陆择的声音一下就着急起来了:“别别别,有话好好说啊。江夷,你那边冷不冷啊?”
  冷?江夷紧了紧自己身上有点厚度的长袖。
  陆择,你想问哪一个呢。
  我这边温度很低,还好我穿得算暖。可是我还是觉得有点冷,大概是这里没有像你一样的人能热闹得起来,所以冷清得让我觉得冷吧。
  但是江夷还是很正式地回答他:“比在河北的时候冷一些。”
  “喔。”陆择的声音也淡然下去了:“你好像不大高兴?”
  “没有。”
  “不高兴就和我说啊!”果然热闹性子的人也不会沉寂太久,陆择的声音很快就染了欢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