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纨绔反被潜 作者:森洛

字体:[ ]

 
备注:
文案
纨绔想要潜影帝却没想到遭殃的是自己。
连续三次找影帝报复,哪知影帝背后的势力极大。
三次重复被吃……
好!你狠!小爷惹不起躲总行了吧?可恶,但是为什么你一直追着小爷!
 
【本文提示:】
①炸毛纨绔受×深藏不露影帝攻。
②结局HE、1V1。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景曜/尹阳 ┃ 配角:薛洛/白墨/乔秋 ┃ 其它:老文主角出来打酱油系列
==================
 
  ☆、第一章 反被潜(1)[捉虫]
 
  “你出个价码吧,都是出来玩的,又何必装出来这副纯情的模样?”尹阳似笑非笑,眯着眼睛,凝视着不远处倚靠着沙发的男人。
  谢景曜微微抬眼,一副轻懒的模样,微微敞开的简单白色衬衫,露出雪白的胸膛。
  “尹少爷,你还是请回吧,我没有从事那个职业的习惯,以后也不会从事那个职业,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听到这种奇奇怪怪的传言。”
  男人只是简简单单的望着他一眼,便让尹阳顿时心里痒痒的,觉得这次听从朋友意见,选择来包养这个业内垂涎三尺的影帝,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谢景曜面孔并不如正常娱乐圈流行的花美男,但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五官深邃,极为立体,乌黑的长发向后梳的整齐,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嘲讽意味。
  这种人征服起来,会更加有着挑战性。
  可是这个谢景曜,是不是脑袋不开窍,他都开了那么高的数字,这个人也该懂得什么叫做知足。怎么能一口拒绝,他要不是听到朋友的推荐,他还真得以为这个人是干干净净,全靠努力爬到这个位置。
  “你、你是不是嫌弃价格?价格可以商量,只要你伺候的让本少爷满足,有关于钱数这一点上面,完全不是问题。”尹阳手指轻叩着桌面,从怀中取出来支票,轻轻放到桌面上,发出来纸张的清脆声。
  他可以保证,随便填支票这种魅力,是寻常人一生也不会体会不到的经历,而且没有人会抗拒这种诱人条件。
  “抱歉,不管您开多少价格,我都不会答应的。”谢景曜他的脸色冷了几分,礼貌推开送过来的支票,轻轻端起来自己面前摆放着的独用瓷碗,慢慢酌饮着清酒。
  尹阳盯着送回来的支票,坐在谢景曜的身边,身子侧移,手指轻轻搭在谢景曜的发丝,一圈一圈的缠绕在指间。
  “喂!你这个人脑袋是不是坏掉了?你陪那些有钱的糟老头子,有什么好的,倒不如跟了小爷我,今后吃香的喝辣的。”
  “尹少爷,我真的说了,我不会答应你的事情,你请回吧,我等下还要去片场。”谢景曜面无表情,不怒不恼,正缓缓站起身来。
  尹阳见金钱诱骗不成,又换了一计。“我听说你现在主演的电影,投资方意见不同争吵起来,想要换个潜规则上位的二线演员,如果你答应了我的事情,我保证这部电影你的位置不会用着动摇,也敢跟你打着保票我会让你平步青云,从此根基更加扎实。”
  “投资方不满意我的演技,想要给资历浅的新人一个机会,那就换掉我好了。”谢景曜轻抿唇角,可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充溢着淡淡诡谲之色。
  尹阳听闻此言,可是顿时沉不住气了。
  平常的戏子,听到这句话,不说脸色难看,也得对他的语气转为毕恭毕敬。眼前这个影帝,是不是脑袋不好使,听到这话神色自若,根本没有丝毫惧意。
  这种油盐不进的人,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
  他脸色铁青,愤恨的瞪着他,“我说你是不是不想混了,连我都敢得罪,明天开始你不用去片场了,你将开始无限期的雪藏!”
  谢景曜轻抿嘴唇,他盯着稍显瘦弱单薄的小少爷,红润的面容上带着长期锦衣玉食供养出玉润,一双眼睛清澈炯亮。
  “封杀我?”他唇角展露出个若隐若现的弧度,眯着狭长的眸子,低沉的轻笑几声。
  “没!没错!你现在知道怕了吧?你要是知道怕了!就赶紧跟我赔个不是,我也不是多么不讲理的人,你要是老老实实认错我还是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一般见识。”尹阳语气里带着纨绔子弟独有的特权高傲。
  这个谢景曜再怎么高傲,也不过是区区戏子而已,别看如今一堆小女生为了这些明星要死要活的,再往前面数着几十年,还有着一个俗语为婊1子无情戏子无义呢!
  哪个戏子敢说自己是干干净净,从没有靠着人际关系网向上爬,只不过大家彼此间心照不宣的玩弄着潜规则。这潜规则时间久了,自然就成了明规则,潜移默化成了赤1裸裸的规定。
  娱乐圈就是这么回事,外边看似干净,可只有真正接近的人,才能看到彼此间的晦暗之处。
  他以前靠着金钱炮弹,和老爷子的名气还从来没有失败过。别看这次是个影帝,也不过是故意在欲擒故纵,他也算是久经情场的老玩家,怎么能看不出来这影帝心里的念头。
  他说完就静静的双手环胸,等待着这个谢景曜吓得屁滚尿流跟自己道歉。
  哪知道没有等到谢景曜的道歉,反倒是看着那个人优雅的挽着袖子,褪去手腕上精致且价值不菲的手表。
  他满脸的迷惘,不知道这个人这个动作是想要做什么,难不成是想要用着手表作为赔罪?
  说真的,他还真的不差这点钱,可是谁叫这个人模样让他这样喜欢,如果这人真的服软愿意把手表送过来,他还是可以勉为其难的把表收下。
  他正在胡思乱想,骤然间,天旋地转,整个人重心不稳狼狈跌落到沙发。额头撞到茶几,背脊紧贴着茶几边缘,身上穿着单薄的衣料无法遮挡着寒意,能感受到光滑玻璃触感。
  “哎呦……他大爷,撞得老子疼死了,哎呦……”他忍不住发出浅浅低吟,噙着泪珠。
  修长笔直双腿,憋憋屈屈的搭在沙发上,翘起来的裤脚暴露出白皙肌肤。沙发的布料是磨砂材质,抚摸起来倒是有着纹路感,可磨蹭着脚踝滋味可真是不好受。
  “既然尹少爷,想要威胁不同意就雪藏我,我又怎么能不答应呢。”
  谢景曜虽是在笑,面容温和,可尹阳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总是这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充溢着对自己的蔑视。
  心里有着疑问,但很快因为这谢景曜熟练的动作感觉到满意,他眯着眼睛,看着谢景曜轻轻松松的抽出他系着领带。为他褪去身上厚重无用遮掩布料,那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正轻轻松松解开纽扣,顺着前襟露出雪白的胸膛。
  四处游移,激起尹阳愉悦的轻吟。
  他调整着姿势,让自己更加舒服的躺在茶几上,以指为梳插入到谢景曜墨色发丝间。
  “这就对了,以后跟着本少爷,包你谢景曜从此荣华富贵!”他带着一种过去老爷,包养姨太太的滋味,享受着目前拥有的一切,不禁唇角带着舒爽的笑意。
  哼,刚才态度高傲又如何,现在还不是乖乖的听从他的话,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等着他的宠幸。
  “恩。”谢景曜轻轻在他的耳边吹着热气,就将他浑身的力气吹散了。
  尹阳满足的眯着眼睛,游移在身上的手指带着薄茧,淡淡粗糙让人欲罢不能。情到深处,很自然的享受着彼此间拥吻,在对方卓越的技术下,他脑海宛如熔浆爆发,浑身瘫软竟然连指尖都充溢着餍足二字。
  他阖着眼睛,享受着一会,他便高兴的准备起身,把面前这个买来的影帝吃干抹净。毕竟是花了钱的东西,也不能光浪费着时间,不办正经事。
  刚要起身,又被结结实实的按住。
  “乖,这里冷的厉害,让小爷坐起来在好好宠溺你一番。”他声音柔软,诱哄的劝着身旁谢姨娘。
  良久,身上的压制没有丝毫松懈,反倒是愈来愈粗鲁,让他呼吸渐渐凌乱且无力。耳畔粗重的呼吸,也令他涌起不安感,眉头蹙成死结,不舒服的挪动着胳膊。
  他纳闷仰视着谢景曜,顿时感觉到谢景曜那不听话的手指,似乎正在做着什么不规矩的动作,硬生生的要挤入其中。
  “你大爷的,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老子花钱是潜你的!不是花钱买人潜老子的,你给老子起来!”他焦急之中,也顾不得形象,扭动着腰肢,仿若脱离海洋的鱼,在沙滩上悲惨弹跳。
  谢景曜脸上带着一抹轻描淡写的笑,瞳仁里倒映着尹阳惊慌失措的狼狈模样,“我正在承受着潜规则呀,只不过我忘记告诉尹少爷了,我一直以来都喜欢女人,只能暂时把尹少爷当做女人伺候了。”
  “你、你放开我,我不用你伺候了,你……”尹阳吓得说不出话来,双腿像只是濒临死境的兔子,胡乱的踹动着。
  谢景曜“啧”了一声,轻而易举的压制住,薄唇缓缓拉开一个充溢戾气的弧度。
  “既然已经决定包养,怎么能退货呢?我可是很害怕尹少爷雪藏我呢。”说完,他捏着尹阳的脸颊,粗鲁用领带堵住他的嘴。
  尹阳包子脸被堵得结结实实,浑身的戾气也没了。眼睛蒙上湿漉漉的水雾,身子软绵绵,带着哭腔,呜咽的发出含糊不清的求饶……
 
  ☆、第二章 反被潜(2)
 
  一夜缱绻。
  空气中弥漫着欢愉的气味,尹阳早已经没有跋扈的趾高气扬,打蔫的蜷缩在角落里,感受着脸颊喷来的烟气。想要别过脸,下颌却被指腹狠狠按住,唇间一软,灌入的白烟令他呛得难过,发出狼狈的咳嗽声。
  回想起昨夜的翻云覆雨,他现在感觉浑身不适。
  谢景曜盯着他白皙的面容,细腻得几乎看不到毛孔的肌肤,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尹阳感受到那手掌的温度,不由得浑身轻颤,眼角也渗出屈辱的泪珠。简单披在身上的衬衫,纽扣早在昨夜被面前的男人撕扯崩落满地,露出来布满噬吻痕迹斑驳胸口,暧昧的痕迹顺延着领口,至到腰带下方整齐的裤子。
  他擦拭着被咬破的唇角,感觉到下唇干涩,不停伸出舌尖舔舐着。
  谢景曜盯着他泛白的下唇,不由得凑上前去,轻轻地咬着他的手指。“喝点咖啡?”
  尹阳听着含糊不清的询问声,指尖湿润的触感,霎然间胡乱的挣脱开,也没有挺清楚对方说着什么,就胡乱的摇头点头一阵子。
  谢景曜很自然的将自己喝剩一半的黑咖啡,塞到尹阳的手里,他凝视着他正小口地咽着黑咖啡,脸颊泛着酡红,一双墨瞳满是怯意,端着杯子的双手微微颤抖。漆黑蓬松的发丝贴在颈侧,精致的喉结滚动,寂静的屋子里,努力吞咽的声音格外清晰。
  他还记得昨夜是怎样逼迫面前的人,摆弄出各种诱人的姿势。
  想到这里,只能用面无表情,压制住自己心中狠戾的念头。
  尹阳因虚弱略微靠着床头,喝完咖啡,叫了一整夜的嗓子干涩感微微缓解。他揉着眼睛,看着谢景曜旁边的白色羊毛衣,想要伸手取过来,却又顾忌着什么,踌躇的瞪着面前的男人。
  “想要毛衣?”谢景曜笑容诡谲。
  “……想。”
  他看着尹阳嗫喏几秒,点着头想要取过来的模样。他慢条斯理拎起毛衣,缓缓吐出烟雾,云淡风轻的一笑,毫不留情的将烟头碾灭在毛衣上。
  雪白的毛衣,迅速燃烧起,谢景曜拿起茶杯,熄灭火苗,将毛衣丢到尹阳的手中。
  “穿吧。”
  尹阳气的脸色煞白,抚摸着湿漉漉的毛衣,止不住的心疼,瞪着毛衣背脊处巨大的窟窿。
  你是不是找死啊?小爷好好的衣裳,你非得把小爷的衣服给损坏了。
  气死小爷了,小爷这件衣服可是小爷舅舅,特地给小爷买的啊,小爷平常都不舍得穿啊,都有纪念价值的!你就这样给小爷轻而易举的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