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七侠五义同人]金銮堂 作者:晓臻

字体:[ ]

 
 
《金銮堂》作者:晓臻
 
    文案
 
    锦毛鼠白玉堂比武输给北侠欧阳春。
 
    散心途中路过开封,救下公孙策,初遇南侠御猫展昭……
 
    内容标签: 七五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昭,白玉堂,公孙策 ┃ 配角:赵凝,包拯 ┃ 其它:七侠五义
 
 
 
================
 
    
 
    第1章 楔子
 
    
 
    白玉堂救了公孙策。
 
    白玉堂因比武输给北侠欧阳春,一时想不通差点上吊自杀,好在被其他四鼠拦下。
 
    蒋平把打包好的行礼扔给他,道,“竟然留在家里给你添堵,不如去别的地方散散心。游历一番,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白玉堂双手枕着头,躺在树干上,嘴里叼着树枝,心中有些不满,哪里有什么收获嘛?我看那个病夫只是想把我打发走而已。
 
    “哟~~是个美人呢~~”
 
    下面传来一声令人反感的声音。
 
    白玉堂坐起身,果不其然看到三四个面目丑陋的男子围着一个青衣青年。那青年在白玉堂看来长得还不错。
 
    那青衣人脸上丝毫没有慌乱,平淡地看着围着他的这几人,提了一下肩上背着的竹楼,道,“我可没钱。”
 
    为首的那个人上下打量了一下青衣人,歪嘴笑道,“正巧,哥哥们只劫色不劫财。”
 
    青衣人皱眉,声音有些不耐,“闪开!”
 
    “哟~还是个烈性子呢。”男人笑得更欢了,“哥哥就喜欢你这样的……”说完正准备伸手拉青衣人。
 
    还没等他碰到,他就觉得颈间一痛,随后直直倒了下去。
 
    其他几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也都觉得颈间一痛,倒趴在地上,晕了过去。
 
    青衣人视线向后上方望去,他知道救他的人就藏在身后的某棵树上。青衣人转身微微一鞠躬,道,“多谢相助。”
 
    没在说什么,快步离开。
 
    白玉堂盘腿坐着,单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青衣人远去的背影。许久,才开口道,“……我记得这离开封不远……”
 
    殊不知,他所救的这名青衣人竟是开封府青天包拯身边的主簿公孙策。
 
    来开封几天了,白玉堂坐在悦来客栈二楼的凭栏上,手握着扇子敲打另一只手的手掌心。
 
    有些无聊地看着街道上过往的人们。
 
    他还是头一次在一个地方呆上超过三天的,以往在一个城镇他都是逗留两天就离开。
 
    “话说南侠展昭……”堂中的说书人在说书。
 
    白玉堂拿着酒杯的手在嘴边停下,看向那说书人。
 
    说书人滔滔不绝得继续道,“前段时间被皇上封为四品带刀护卫,就职于开封府,绰号‘御猫’……”
 
    白玉堂的眼中闪过一道光,对了……南侠展昭他的确在开封,听闻他与北侠齐名,并曾经与欧阳春打成平手。南侠展昭不过才二十岁出头的年纪,比白玉堂大不了几岁。不如,自己找展昭去打一架,要是与展昭打成平手,或许又能战胜展昭,那他在欧阳春那里受的那口气,不就可以出了?
 
    以后碰到再碰到欧阳春,自己不就可以挖苦他,看,他白玉堂连南侠展昭都打败了,才和南侠展昭打成平手的你欧阳春也不过如此么?
 
    想想都大快人心。
 
    打定注意的白玉堂,收起扇子,从二楼跃下,直奔开封府衙。
 
    待白玉堂走远,说书人喝了口茶,接着刚才停下来的部分说道,“这锦毛鼠白玉堂一个月前与北侠欧阳春比武……”
 
    衙役领着一名红衣青年走了出来,此人正是南侠展昭。
 
    衙役一指那边站在树下背对着这边的白衣人。
 
    展昭朝衙役点了下头,来到白衣人身后,轻声问道,“你找我?”
 
    白衣人转过身。
 
    展昭微微一愣,眼底的失落一闪而过。
 
    白衣人微微弯起嘴角,“你就是展昭?”
 
    展昭一拱手,“正是在下,请问……”
 
    白衣人在展昭身边来回走动了两下,“嗯……还不错……”
 
    展昭眨眨眼睛。
 
    温润如玉。这是白玉堂对展昭的第一印象,展昭的相貌符合他交友的喜好。
 
    比起展昭的温和,白玉堂就显得豪爽许多。
 
    白玉堂双手抱臂,背靠着树,单脚踩在树上,道,“锦毛鼠白玉堂有听过么?”
 
    “陷空岛五鼠名震江湖。”展昭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虽不满展昭的回答,但他的这句话在白玉堂听来还是很受用的。
 
    白玉堂站直身子,正视展昭,“我是白玉堂。”
 
    “原来是白兄……”展昭又一拱手,低下头时,眼里闪过一丝哀伤,抬起头来又恢复以往的神情,“那么,白兄来找展某有什么事?”
 
    “我要找你决斗。”白玉堂目光锐利的看着他。
 
    展昭叹出一口气,“展某拒绝,如果没事,请回吧。”转身离开。
 
    白玉堂一皱眉,抽出刀,朝展昭砍去。
 
    展昭往旁边一闪身。
 
    白玉堂的刀砍在他脚边的地上,地上都裂开来,可见刚才白玉堂那刀用了相当大的力道。
 
    白玉堂拿刀指着展昭,“怎么样?肯跟我比试了吧?”
 
    展昭看了他许久,微眯了下眼睛,“你和北侠比武输了差点去上吊自杀,万一和我打过之后,开封就可是连护城河都不能让你跳。”朝白玉堂微微一笑,扔白玉堂一人站在那。
 
    “什……展昭!!!!!”白玉堂怒气直冲脸上,他红着脸,眉毛竖起,咬着牙大喊,“展昭,白爷爷与你势不两立!!!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哭着求饶!!!!!”
 
    在院中赏景的公孙策打翻了茶杯,问正巧路过的展昭,“展护卫,什么人叫那么大声?”
 
    “公孙先生……”展昭笑,“没事,一只耗子被踩着尾巴了。”
 
    耗子???耗子能叫那么大声???
 
    展昭关上门,坐在桌边。拿出一直放在怀里的白色圆形玉佩,手指轻轻摩挲着玉佩表面的纹路,流露出温柔的光芒,嘴里喃喃道,“……你弟弟和你真的很像……”
 
    额头抵上玉佩,丝丝凉意,展昭紧紧按住玉佩,咬着嘴唇……
 
    “……金堂……”
 
    
 
    第2章 章一 护城河浮尸
 
    
 
    护城河上面漂浮着什么东西。
 
    在河边洗衣服的妇人都张望着渐渐漂近的物体。
 
    “是尸体!!!”一妇人一手捂着嘴一手指着那里大喊道。
 
    周围的人都低呼起来。
 
    “快,快去开封府找包大人!!”一年长的妇人说道。
 
    ……
 
    公孙策再看了一眼躺着的尸体,眼中流露出些许悲伤,他盖好白布。推开门走了出去,就见展昭一袭红衣,怀中抱着剑,身体斜靠着红柱。
 
    “展护卫?”
 
    展昭转身,拿好剑,“先生。”
 
    “正巧你在……”公孙策解开扎紧的带子,放下袖口,“大人何在?”
 
    展昭从公孙策手中拿过药箱,示意他帮着拿,道,“大人在厅中问话。”
 
    公孙策走了两步,停了下来,问展昭,“大人知道死者的身份了?”
 
    展昭点头,“是的。”
 
    公孙策眼珠转溜了两下,对展昭说,“我先去大人那,请展护卫先将我的药箱拿回我的住所。”
 
    “是。”展昭先是送公孙策离开,随后转身朝公孙策的住所而去。
 
    展昭放下药箱,扫视了一圈公孙策的房内,满屋子都是药材药罐……真符合先生的性情。
 
    打算离开,眼角的余光瞄到桌面上摆放着的一片扇形的绿叶,绿油油的叶子与其他干药材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展昭的视线看向窗户,窗户并未打开,可见也不是外面飘落进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