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内个啥…我也爱你+番外 作者:小笼包包

字体:[ ]

 
文案 
魏晓峰刑满释放,出来发现自己养大的弟弟居然成了明星!他弟弟梦想不是搞科研吗?怎么现在走的路跟梦想大相径庭?总之,就是非亲兄弟从狗血误会到圆满幸福的文……
 
本文年下,先出来的是受……强受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娱乐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晓峰,白初(刘羽/毛儿)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魏晓峰刚接受完改造,顶着秃瓢,背着个破布袋子,趿拉着一双有点开胶的帆布鞋,孤零零地从监狱里出来。
  魏晓峰吃了三年零八个月的牢饭,接近四年的时间,他和这个社会有点脱节,带着不算多的行李在市中心晃悠了一圈,又坐着地铁直接来到终点站,也就是他长大的地方,政府目前大力开发的高新技术园,曾经的城乡结合部。
  来到熟悉的那幢破旧二层楼前,魏晓峰舒了口气,不用深思去睡哪座桥洞子了。
  魏晓峰左右扫了一圈,原本这里是一大片的贫民窟,现在除了自己家附近的几幢小楼还坚挺着,其他的楼都拆了,甚至还有拔地而起的几幢眼看要封顶的高楼。
  魏晓峰从裤兜里掏出钥匙,琢磨着如果自己家拆迁估计能得到点拆迁款什么的,然后他拿着拆迁款干点小买卖,比如:去夜市卖个烤串啥的。
  “哎,这不是晓峰吗?从国外回来啦?”穿着粉色睡衣的大婶,头发弄得跟电影《功夫》里面的包租婆一样,端着个红色的塑料盆亲切道。
  “啊……对,回来了。”魏晓峰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当时自己离开时对外宣称去非洲投奔早就不管他死活的妈了。
  王姨上下打量着魏晓峰,叹了口气:“回来就好,现在哪儿都不好混。”
  是啊,监狱更不好混,魏晓峰在内心补充道。
  “内什么,王姨我先进屋收拾一下,回头再找您说话啊!”魏晓峰不是个会撒谎的人,硬是把吃牢饭说成喝外国水,他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没事儿,你先忙着,回头再说,”王姨顶着一头简易卷发器,往她家门口走了几步,又想起来什么,回头又说了一句,“对了,哪天给我弄几张你弟弟的签名照啊!”
  “什么签名照?”魏晓峰满头雾水。
  “刘羽的签名照啊!”王姨回头看了眼魏晓峰,语气带着惊讶,“你不知道?你弟弟当明星了!”
  “明星?”魏晓峰化身只会学舌的鹦鹉。
  “就演电视剧的,好像还唱歌吧,反正我家薇薇的同学一个劲儿管她要签名照呢,给我多弄几张啊。”王姨说完就端着盆进屋了。
  魏晓峰一手攥着钥匙,保持着往锁孔里插的姿势,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皱着眉头,开门进屋。
  屋里还真没多少灰,显然是有人经常过来打扫,但这些细节已经进不了魏晓峰的眼睛里了。
  他弟弟刘羽?明星?……怎么可能?
  在魏晓峰的想象中,刘羽此刻应该坐在实验室里,穿着白大褂,跟着导师鼓捣着他这辈子都整不明白的高密仪器。他从小就喜欢琢磨研究事儿,怎么可能跑去当和他爱好八竿子打不着的明星呢?
  屁股都没坐热,魏晓峰摸出兜里不多的钱,也没换衣服,直奔不远处农贸市场里的网吧。
  这家网吧倒是没黄,但地方从原来的两层楼,变成了一层楼,下面那层改成了淘宝零食店。魏晓峰踩着吱嘎直响的铁架子楼梯,钻进网吧,找了台机子坐了下来。打开百度网页,直接搜索“刘羽”二字。弹出来的百度百科是个地质学家,魏晓峰往下拉着网页,逐条看着,总算在一个帖子里看到一句话“我本命原名刘羽啊,名字真心好听。”魏晓峰点进去逐条看着小粉丝们的帖子,帖子内容倒是丰富,时不时还配着照片,鼠标停在第一张照片上,魏晓峰仔仔细细看着照片里的人,瘦了,好像也高了,眼神冷冷清清的,嘴角倒是上扬着,但魏晓峰知道,他这是没睡醒,正压着怒气对着镜头皮笑肉不笑呢。他弟弟就是好看,即使眼睛里不带半点笑意,在一众明星中依然那么夺目。已经快三年没见到弟弟的魏晓峰看着挂在网上的照片,情不自禁伸手摸着屏幕,想着那个他亲手喂大的小男孩。
  在网吧里耗了半天,魏晓峰跟个小粉丝似的,遍览他弟弟的贴吧,甚至还找到了他弟弟的微博,从最近发的微博一直看到最早发的微博。说话的语气没怎么变,带着点文艺,带着点可爱,又有那么点傲气。
  看着弟弟参加各种活动的照片,那张漂亮的脸,绝尘的气质,几乎秒杀他身边所有明星,魏晓峰很是自豪,这是他养大的小男孩!
  他从小拉扯到大的弟弟改名了,改叫白初,不止改名还进了娱乐圈!娱乐圈,多忒么混乱啊,他那单纯的弟弟怎么跑去那儿了!魏晓峰从兜里摸出根烟,叼在嘴里,拿出和香烟一起买的一块钱一个的打火机,点上烟,眯着眼睛抽了一大口,对着电脑屏幕上刘羽,不,是白初那张白皙的脸犯愁。
  抽了半包烟,愁了一下午,魏晓峰下了决心,准备人不知鬼不觉偷摸儿去看看他弟弟。
  从网吧出来已经七点多了,秋天的晚上,风带了些凉意,魏晓峰缩了缩脖子,在夜市里被人群推挤着往前走。
  魏晓峰摸摸肚子,有点饿了,准备在夜市随便找点东西吃。刚好走到一个卖鸡蛋饼的摊子,魏晓峰掏钱准备买个鸡蛋饼充饥。
  “来份烤冷面。”魏晓峰旁边的一个姑娘抢在他前面对卖家说道。
  魏晓峰无奈,他不就在里面蹲了三年零八个月吗?怎么连小吃摊都日新月异了?烤冷面是特么什么玩意儿?
  魏晓峰有一优点,那就是接受新事物的速度快,前一天还纳闷烤冷面是怎么个意思呢,第二天就琢磨着支个摊儿卖烤冷面。为此,接下来的一个礼拜,魏晓峰骑着了辆破自行车,把高新技术园那片儿烤冷面吃了个遍,还顺带着尝了鸡蛋灌饼以及芝麻年糕等等小吃。
  一周之后,魏晓峰还真支了个摊。
  寻摸支摊的位置是个技术活,魏晓峰跨着车链子快掉了的自行车,来来回回选了两天,总算在高新技术园离城区最近的地铁口边上找着一块客流量大的三不管地带,唯一的缺点就是离他家有点远,蹬着三轮车要四十分钟。三轮车是魏晓峰前几天从家附近的二手市场买来的,他自己动手改装成了移动小摊。
  魏晓峰弟弟刘羽打小就嘴刁,为了让干巴瘦的刘羽多吃点东西,魏晓峰那几年没少在厨房下功夫,正因为如此,魏晓峰做饭是一把好手,小吃更是难不倒他。虽然地铁口附近卖烤冷面和手抓饼的小摊挺多,但魏晓峰胜在料足,味道好,速度快,来买的人挺多。
  地铁口人流量大,上下班高峰期那就是一片人海,在这一片人海中,魏晓峰总觉着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他没太注意,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用了不到一个月,魏晓峰就挣了五六千块,当然不单单是卖烤冷面和手抓饼,他还抽时间帮人修了一台私家车。出事儿之前,魏晓峰是汽车修理工,对各种款式型号汽车了如指掌,虽然进去近三年,有点跟不上国际市场,但国内普通轿车他还是手到擒来的,只不过因为那次事,这里的汽车行业他是混不下去了,这才导致他出来后卖起了烤冷面。
  自觉凑够了钱,魏晓峰买了张机票,直飞S市,也就是他弟弟刘羽所在的城市。
  “‘毛儿他哥还没来吗?”
  “不知道啊,联系不上他,这人连手机号都不给我们!”
  “他不是不给,是真没有,上次给我打电话用的还是座机号呢!”
  “哇靠!他是哪来的远古人类啊?连手机都没有?”
  “行了,我们粉丝团有个男的已经很不容易了,别再给人吓跑了!”
  这里是S市国际机场,接机大厅空前的热闹,一群小姑娘手里举着花里胡哨的小牌子,还有拿着单反相机的,一看就是一群小粉丝在等某位即将出现的明星。
  “是刘……不,白初粉丝团吧?”
  粉丝团长应声回头,眼前站着一位留着板寸的男人,三十岁左右,长得浓眉大眼,却透着一股子街头地痞的感觉。
  粉丝团在愣了好一会儿才出声:“毛儿他哥?”
  “对,是我。”“毛儿他哥”龇牙露出自认为和蔼,外人看着纯属街头无赖的笑容。
  粉丝团长( —□—)其余团员( —□—)
作者有话要说:  走过路过的兄弟姐妹,姑娘大爷,欢迎捧场【给自己手动撒花撒花撒花~~~~~
  另外,刘羽=白初=毛儿
  再另外,看完第一章还想往下看的菇凉能举个爪吗?给点支持给点动力啥的……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第二章
 
  没错,“毛儿他哥”是魏晓峰加入白初粉丝团时用的网名。
  “毛儿”是魏晓峰给刘羽起的外号。
  魏晓峰刚加入粉丝团没多久,就在粉丝团内部秋秋群里言明要自掏腰包从遥远的D市飞到S市,只是为了送机,在机场见白初一面。粉丝团的成员对此都挺震惊的,私下里也都讨论过“毛儿他哥”会是什么样的人,大部分粉丝都断定魏晓峰是GAY,毕竟男的追男星这事儿很奇怪,但如果那男的是GAY,就一点都不奇怪了。就在刚刚,几个小粉丝还在争论“毛儿他哥”是攻还是受呢!大部分小粉丝觉着“毛儿他哥”肯定是娘受,还得是富二代娘受,大老远从D市打飞机过来,就为了看白初几眼这事儿,还真得是有钱人才能做出来。
  可是!眼前这位穿着路边摊款破夹袄的街头混子模样大叔居然说他是“毛儿他哥”?!
  “毛儿他哥”,也就是魏晓峰没留意快要石化在原地的粉丝团员,一脸焦急:“没赶上?白初坐上飞机了?”
  粉丝团长半张着嘴,愣愣地看着魏晓峰下意识摆了摆手道:“他没到……。”
  “那就好!这特么破飞机,晚了快半个小时,操!”魏晓峰说着从兜里掏出两块五一包的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用破塑料打火机点着,一口一口吸着,对近在眼前的禁烟标识视若无睹。
  小粉丝们:“……”
  这时,不知道哪个眼尖的小粉丝尖叫了一声:“白初!!!!!!!”
  被“毛儿他哥”真人震惊到的小粉丝们,瞬间抛弃眼前诡异追星大叔,开始疯狂朝着白初方向奔跑。
  魏晓峰显然没见识过这阵仗,愣了三秒,暗骂了一声“操”,丢掉嘴里的烟,同时还不忘迅速踩灭,拔腿追赶那一大群疯狂的小女生。魏晓峰毕竟是个爷们儿,实在不知道怎样在一群小姑娘推挤下占到有利位置,唯一庆幸的是他个子比大多数姑娘高出半头,鹤立鸡群,站得高看得远。
  白初在保镖和助理等人的保护下,面无表情往VIP候机厅走,不经意扫到人群里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时,他的脚步顿了顿,硬生生改变了路线,在粉丝群中开辟了一条道路,向着魏晓峰的方向走去。
  魏晓峰下意识要拉低帽檐,手却摸了个空,才想起来棒球帽被他落在飞机上了。他暗骂了一声,准备转身溜走,发现身后人潮汹涌,一群小姑娘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前挤着,魏晓峰根本没机会跑。
  只见白初停在了粉丝团长面前,伸手揉了揉团长的头发,笑得自然:“换发型了?”
  说完,白初在保镖的拥护下,目不斜视往前走,像是没看到站在粉丝团长旁边那个和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魏晓峰。
  白初离开了将近一个小时,魏晓峰还没从他弟弟白初的视而不见中缓过神来,木然的跟在粉丝团长身后,也不知道跟着她要干什么。
  魏晓峰用略显粗糙的双手使劲揉了揉脸,呼出一口气,暗骂自己贪心,本来就是为了来看毛儿一眼,当初自己那么伤他,他不搭理自己简直是必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