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以身相许 作者:蔚小蓝

字体:[ ]

 
备注:
文案
总有人能把生活过的像电视剧一样精彩,比如顾琛。
顾琛其人,性别男,单身,闲散人士无正式工作,性格懒散,偶有毒舌,嗜好旅游,武力值满点,桃花运满点。
一年十二个月,五个月卖卖手艺,七个月逛逛山水。
故事要从他找到了个武术替身的工作说起…
 
※CP顾琛X许钊※
 
排雷:强大寡言痴情受,受宠攻。受双洁,1v1。
 
内容标签:年下 因缘邂逅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琛 ┃ 配角:许钊 ┃ 其它:主攻,攻控
==================
 
  ☆、第1章 武术替身
 
  刚拍了骑马打斗的戏,整个片场都灰尘遍布的。片场离城市挺远,满眼望去不是尘土就是沙地,除了剧组也没啥人。顾琛慢悠悠拿了盒饭,寻摸着找到自己昨天待过的老地方,偏远了点,好在安静。鼓起嘴巴吹吹灰,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是他进组的第二天,因为排戏的关系明显比昨天要累得多,后面大概还会有连续几天的打戏。顾琛想想武术指导的嘴脸,觉得比盒饭里的菜色还要糟心。收工太晚,主演的饭菜都是外卖订做的,好好的加着热,像他们这样的小角色就只能吃剧组的盒饭。而剧组一贯发扬勤俭节约精神,贯彻少肉多菜少油的健康标准,以白菜豆腐为核心,做出人民都不吃的猪饲料。顾琛昨天尝过一口,觉得自己的胃还属于人类的范畴,所以瞬间抛弃了吃苦精神,一头栽进了顾怀远的盒饭诱惑。
  虽然都姓顾,但是顾琛和顾怀远论起家谱来都扯不上关系。当然没有亲情,倒是有友情,嗯,损友。大学一个寝室的兄弟,六个人,顾琛排老幺,顾怀远是老大。顾怀远自带“事儿妈”属性,尤其是知道顾琛是个孤儿,被个老道士养大,老道士前几年也驾鹤归西之后,简直一腔母爱毫不留情稀里哗啦的倾泻而下,从点名到带饭,从学习工作一直操心到找个媳妇,亲弟弟也没这么疼的。奈何顾琛是个惫懒到骨子里的货,没啥进取心,更不想找老婆结婚,顾怀远苦口婆心无数次之后,也就随丫去了。
  就这个替身的工作也是顾怀远帮忙找的,顾怀远在剧组里当副导演,也有那么些权力了。顾琛当时刚游山玩水回来,又到了养家糊口的时间,顾怀远和他一联系,主演需要武术替身,老幺的身手没话说啊,当时就拍了板,顾琛也没所谓,横竖工作不难,待遇不错,稀里糊涂的就跟着来了。
  顾怀远着急忙慌赶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瞅见他家老幺正盘腿坐在地上,眯着眼,抱着一袋水灵灵的金桔吃的一脸满足。走近一看,小金桔被人洗的干干净净,连黑点都没有,明显就是有人挑好洗净送过来的。顾怀远默默的眼红了,老幺这货才进组两天就有人巴巴给他送桔子,哥在这待了半个月怎么就没有给我送的呢!他理所当然的忽略了自己手里的盒饭也是巴巴给人送过来的。
  顾琛抬头看到了就是顾怀远死死盯住他手里的桔子,眼睛都红了。至于么你!一手递了袋子过去示意他吃,一手接过盒饭。顾怀远作为副导演当然是有钱享受外卖盒饭的,顾琛也就不跟他客气,蹭饭蹭的理所当然。他同时打开两个饭盒,审视了一下菜色,才选择了有糖醋排骨的那一份,另一份又递回给顾怀远。
  顾怀远习以为常的接过开吃,边问道:“这又是哪个美女被你祸害了?”
  “切,老大你就酸吧!”顾琛鄙视了面前这只吃不到葡萄的狐狸,“昨天帮了小姚一把,她送来的。”
  “小姚?谁呀?”剧组人多且杂,又算是刚开始没多久,很多人也只是个面熟。
  “给群演化妆的,个不高,圆脸,很喜欢笑的那个女孩。”顾琛漫不经心说着,筷子在饭盒里挑挑拣拣,看着吃的不急,却很快就吃完了。
  顾怀远早习惯他的吃饭速度,也不着急,半倾着身子八卦:“她是不是也有点喜欢你啊?你看看这金桔挑的多用心,连黑点都没有。”
  顾琛瞥他一眼,探手拿了金桔继续抱着吃。
  顾怀远自说自话也不无聊,长叹一口气:“你说她们怎么都喜欢你这样的呢?想哥大好青年一枚,有车有房,咋就没个鲜花冲咱飞个吻呢?”
  顾琛无情的戳穿了老大的幻想:“看脸,谢谢!”
  其实老大长得还不错,斯斯文文的,带个眼睛也算是精英型。只是挨不住有对比啊,明显顾琛这样的长了张明星脸,肤色不白,脱掉上衣肌肉线条流畅的跟幅画似的雄性动物,堪称是一行走的荷尔蒙,对上女生就是秒杀。所有人一致认为顾琛是写错了志愿,走错了院系。其实顾琛就是闭着眼睛抓了个阄,机缘巧合下才待在导演系混了四年日子。
  顾怀远觉得再也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他真的非常想揍这臭小子一顿,但是估量了下双方的武力值,再想想曾经被顾琛硬生生掰折手腕的小偷,顾怀远就怂了。还是转移个话题好了。
  “今天怎么样?对你来说,应该不累吧?”顾怀远可以完全了解顾琛,从小就跟着老道士练道家功法,上大学的时候每天5点起床练功,直到现在也是每天雷打不动的练上2小时内家拳。拍戏的这点强度对顾琛来说估计连热身都算不上。
  “如果那个姓林的武术指导不唧唧歪歪会更好,设计的动作难看不说,安全系数基本没有,一不留神就会打到马头,当马没脾气么?这么下去早晚有事。”如果做替身的不是他,早就出问题了。
  “听说是上边塞进来混资历的,你知道,这部戏投资很大,注定是要爆的。平时注意点吧,反正难看不难看也碍不到你什么。”
  这部戏的确算得上是大制作,从导演到主演都是闯出名堂的人物,连男二都是最近的人气小天王。但是顾琛到现在还没记全这些大腕的名字,他大学毕业后就没打算从事导演这一行,电视都很少看。他只知道自己是男二号向霆的替身,不到两天接触下来,向霆这个人还不错,整天笑眯眯的,也会主动和工作人员打招呼。
  “成了,我知道。”顾琛也就是抱怨下,倒也没打算真做什么。
  顾怀远还有点不放心,顾琛这家伙看起来老实,实际上不是个好惹的,强硬点的都不吃,更别说有人敢去威胁和命令他,要是真惹出麻烦来他还真担心姓林的有个三长两短。
  顾琛瞅着顾怀远那怀疑的眼神,实在是无语。他大学可是真的修身养性,完全没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抓了几个小偷,虽说下手重了点,但是警察好歹还表彰了见义勇为不是,至于这么看他么!
  “好了好了,老大你这事儿妈。吃完了快干活去吧,没见导演整天急的一脸黑。我保证不会有事。”
  顾怀远一想,顾琛也算是有分寸,也就真的干活去了,戏赶得紧,他每天也是忙的连轴转。临走还收拾走了吃完的饭盒。留顾琛一个人在那悠哉哉享受饭后水果。
 
  ☆、第2章 惊马
 
  后面的两天倒是过的中规中矩,远景很多,所以顾琛上场的机会就很多。凭借大学仅存的那点专业功底再加上好身手,还是赢得了很多夸赞。
  最搞笑的是总导演,李波,是个干瘦的老爷子,大多数时候就是个不修边幅的老头,有次从顾怀远那儿知道顾琛是导演系毕业,导师还是自己的知己好友之后,从此之后看顾琛的表情就是六个字:“不成器的东西”,活生生就是自家导师的精神翻版。顾琛能做的就只是赔笑,回头把顾怀远拖到外面枪毙了一万遍啊一万遍。
  这个小闹剧的后遗症就是:
  “顾琛!你这个位置没有卡好,重来!”
  “哦。”于是重来。
  “顾琛!动作慢了一步,重来!”
  “哦。”继续。
  “顾琛!脚的位置不对,重来!”
  “哦。”
  …….
  顾琛觉得应该是脸的位置不对,最好能换张脸。
  其实这老爷子倒是好意,演过戏的人都知道,当导演的愿意费心帮你打磨演技,那是该感恩戴德的事,更何况是李波这样的大导演,如果不是看中的人,谁愿意浪费时间浪费胶卷在你身上啊。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遇到的不是顾琛这样糊不上墙的烂泥。他倒也不是抵抗,说什么就做什么,做的还挺好,就依然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别人跑两遍就累得气喘吁吁的了,跑了六七遍下来顾琛倒好,呼吸都没乱一点。老爷子恼火啊,憋着一股劲非想把这头倔驴扳回正道去,不当导演当个演员也挺好啊,总比各处乱混的强。于是就整个一恶性循环,整个剧组也跟着折腾了一遍又一遍,人仰马翻。
  最后顾琛还没觉得有什么呢,顾怀远就看不下去了。刚开始还哈哈的看热闹呢,后来就有点心疼了,自家老幺就是这么个懒散的性子,反正他活得开心,有那身武艺在怎么都能当饭吃,干嘛要把他磨成另一个人呢。于是事儿妈大人又屁颠颠的跟导演好说歹说,大意就是顾琛啊确实扶不上墙,导师最后都放弃他了,他就这么个性子,天生的野马种,风似的谁也拘不住,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就随他开心吧。等他玩够了野够了,自然就想着安稳了。
  李波张张口没说什么,沉默了会突然说:“我觉得你小子现在有人味多了,你爸知道也该欣慰了。”
  顾怀远笑笑:“我和顾导早就没什么关系了,”他转头看了看给马刷毛的顾琛,“是顾琛让我明白了,人活的开心比什么都好。”
  李波叹叹气也不再多说,拍拍顾怀远的肩:“成了,小子,干活吧。”
  \(^o^)/~时间分割线\(^o^)/~
  下午的戏相对要轻松很多,补完上午的几个远镜头,顾琛一天的工作正式告一段落。不过他回宾馆也没什么事干,索性待在顾怀远身边帮他打打下手,也省了顾怀远不少事。
  现场副导演工作又杂又多,小到群演的站位安排,大到和主演、总导演、选角导演的沟通,都要一一过问。李导又对顾怀远很是看重,有些次要点的场景镜头也放手由他自己指挥拍摄。这老头说放手也真放心,午饭都没吃就没影了,剩下顾怀远忙的整个人都跟陀螺一样,走路都带风,顾琛也只能尽量多帮他点,幸好他是个闲人。
  后面的戏虽然没顾琛什么事,但是还是同一个角色,也就是要拍向霆的近景。说来并不难,就是耍上几个动作,抓拍几个特写,对向霆来说也是驾轻就熟的事。顾琛坐在顾怀远旁边的小凳子上,眯着眼瞅瞅武术指导指手画脚的动作,实在看不下去索性倚着靠背闭目养神。
  意外发生的很突然,当顾琛听到惊叫声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马发疯一样的向远处人群奔去,向霆左脚被缠在缰绳上,死死抱住马脖子的失控场面。
  来不及多想,甚至顾怀远都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顾琛已经猎豹一样的窜出去了。在场的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马,受惊的马力道惊人,哪怕过会儿会慢慢平复,这过程中也足够把向霆的腿生生拉断了,如果再不小心跌下马,后果才是不堪设想。向霆绝不能在这时候出事!
  拍摄的地方离顾琛所在的导演组本来并不远,但是马受惊后朝向相反的方向狂奔,才真的拉开了距离。顾琛一边脚步不停的向马的方向狂奔,一边大声向人群中喊:“多上几个人,拼命拽缰绳!”
  人群中有几个年轻小伙子凑到周围,可是苦于马又踢又撅无法靠近。不过这些人的靠近多少减缓了马的速度,它前蹄不断刨地,左突右冲,重重的呼吸声音顾琛透过嘈杂的片场都能听到。马太焦躁了,不能等了!顾琛把速度提到最快,眼中只有受惊的马,制住它!
  那几个小伙子还在尝试接近,向霆在马上也是惊恐万分,刚被颠的七荤八素,脚踝处撕裂般的疼痛,好不容易缓和下来,提起精神强迫自己清醒下来,一边小心不激怒惊马,一边忍痛用手去扯缠在腿上的缰绳。缰绳缠得很紧,向霆每动一下都疼得厉害,勉力控制自己刚刚解开缠在最下边的绳子,就猛的一挣,接着就是重复的恶梦般的颠簸,大腿基本没有了知觉,脚踝像是被钝刀子不停的割,向霆痛的眼前发黑,几乎要昏过去。向霆知道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不能昏过去,现在还有希望,昏过去就是死路一条!昏昏沉沉,却到底保持了一线清醒,死死抓住马的鬃毛,把身子贴在马背上,向霆,你要活着,要活着!马上要坚持不住跌下来的时候,向霆先是感到马狠狠的颤抖了一下,连带他全身上下都震动了一下,然后他就看到一个矫健的身影向他冲了过来,死死的抓住了右侧的缰绳,然后他看到那个人举起拳头冲着马打了两下,然后他连同马都失去了平衡,向地上摔去。他被一双硬邦邦的手臂抱住,又迷迷糊糊的被解下了绳子,最后吵吵闹闹的声音连带疼痛都渐渐远去。他昏了过去,嘴角隐隐还带着笑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