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尘嚣之上 作者:金银错

字体:[ ]

 
 
 
文案
庄栖风遇见商郅郁,就像是一只飞蛾扑进了火丛里,又像是一头熊栽进了花蜜中,他牢牢被这个人吸引,便义无反顾开始了他的追求之路,他说,“我爱上你了,请你跟我交往。”可偏偏对方对他的一切都无动于衷,是男神又如何,就听对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拒绝。”
于是,被千千万万人宠爱的庄栖风,撞上了生平第一堵严严实实的城墙,他该如何攻入商郅郁的心房?
“你……能不能当我是朋友?”
 
【本故事纯属虚构,谢绝转载!】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商郅郁,庄栖风 ┃ 配角:虞晓澜,颜优淳,周言谕,沈熹,陵裳云 ┃ 其它: 
==================
 
☆、Chapter 1
 
  走廊上传来的脚步声急促得像是那个人被火烧到了屁股,周言谕眼皮微跳,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果然鞋跟踏地的步伐渐近,自己办公室的门被“砰”地一下推开,同时来人大声地道,“不好了总监,栖梧又失踪了,他只留下一张字条,说是去体验新角色,一周后见。”
  她一面说一面将字条放在周言谕面前。
  周言谕并未低头去看,只是推了推眼镜,万年不变的表情像是被冰冻住一样,面对来人十分淡定地道,“虞晓澜,这种事我想你也该习惯了,我会通知制片和导演,你设法联系他,实在联络不到就委托私家侦探,务必在一周内找到人。”
  “知道了。”
  “对了,找私家侦探别忘了给人家剧本。”
  “好的。”虞晓澜离开办公室前扶上门把手,方才的焦急因上司的镇定一扫而空,她面对周言谕露出职业性标准的微笑道,“那么,我先离开了。”
  周言谕微点头,当门被关上后他才垂下眼,就见字条上那一行字龙飞凤舞,潦草得简直让人难以辨认,却一如既往气势十足唯我独尊,就跟它的主人一模一样。
  周言谕注视字条半响,这才拿起桌上的电话,跟制片方报备相关情况。
  ------------------------------------------------------------------------------
  商郅郁处理完照片回家时已近十二点,地铁早已停驶,他只好叫了一辆出租车,路上看不见一个行人,傍晚一场大雨将路面冲刷得干干净净,夜空相当清朗,抬头即是满天星斗,空气通透凉爽,虽然早已过了吃夜宵的时间,但商郅郁连晚饭都没时间吃,于是在经过仅有的那家便利店时就下了车,准备买一些食物再走回去。
  便利店外照常聚集了一群年轻人,他们或蹲或站,有的搂着女友坐在一旁的摩托车上,台阶下满满的都是烟蒂和酒瓶,一旁那个有屋檐的停车棚里也是乌烟瘴气,远远的就能听见嘈杂声和引擎声,好在这一带马上就要拆迁,住户所剩无几,也正是因此他们才选择了在这里聚会,商郅郁习以为常,在一波又一波的调笑声中穿过人群独自进入小小的便利店,径直走到冷藏箱前挑选食物,他基本不挑食,肚子饿了什么都能吃,在夜深的情况下更是只要方便就好。
  “哈哈哈,也不知是哪里来的流浪汉,撞到我连个响声都没有,我几拳就把他打趴下了,没想到他居然哭了呢,拼命护着脸的样子实在是太傻了,真是,这么弱害我都提不起劲来,就放他一马啦……不过嘛,气还是要撒的……”
  类似这种逞能爱现的话几百年下来好像都没什么改变,商郅郁对此毫无感想,他只想尽快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上一觉,什么都不想,因为明天还要早起……
  买了三明治和啤酒,商郅郁拎着袋子离开便利店,就往家的方向慢慢走回去。
  这一带人烟稀少,原本多为当地的农民自己建造的平房,刚来到此地的商郅郁身无分文,兴许是出于好运又或是房东心地特别好,一开始就收留了他,商郅郁找到工作后便按月交房租,之后整整六年都没有离开过,直到一个月前因为拆迁的缘故房东迫不得已搬离了这里,虽然也曾相邀商郅郁一同前去,但由于距离上班的地点实在太远,商郅郁不得不拒绝,同时开始着手找房子。
  “搬家啊……”真是有点麻烦呢。
  商郅郁拐进小巷,天空忽地又飘起了小雨,他抬起头,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遮蔽了大片夜空,商郅郁加快脚步,可就在快要接近家门口的时候,他忽然瞥见一个人影蜷在角落,昏黄的路灯下那人肤色惨白,裸-露在外的手臂和小腿部位除了脏污还有伤痕,泥和血混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瘆人。
  商郅郁微微皱起了眉,由于房子大多数都空了的缘故引来流浪汉和乞丐光顾是常有的事,但眼前这个缩在角落里的人显然不熟悉这一带,否则他只要几步就能找到更好的落脚点养伤,而不是像这样躺在露天,让伤势更加严重。
  雨势逐渐变大,商郅郁看看天,再看看人,心想无论这人是谁,这样放任不管总是不太好,最终他几步走到家门口将大门打开,然后走回去将人半扛半扶着带回家,出乎意料的是那个人比自己想象中的要重,而且手长脚长,个子恐怕跟自己差不多高,除此之外,他身上的温度好像超过了正常程度,恐怕之前就已在发烧。
  商郅郁没多想,直接把人扛到沙发上,打开灯,这才发现这人身上的穿着并不像是个单纯的流浪汉,虽然那件白衬衫早已脏得不成样子,而且还湿嗒嗒的,这估计就是他发烧的原因,商郅郁不清楚这个人究竟经历了什么,不过这副模样无论怎么看都显得过分凄惨。
  不再耽搁,商郅郁将他的衬衣长裤脱去,用热水替他稍稍擦了擦身,再查看他身上的伤势为他上药,就见腹部腰侧皆有淤青的痕迹,小腿的擦伤尤为严重,但幸好仅此而已。
  处理完这些,商郅郁才去擦他的脸,他脸上并没有伤痕,就是脏兮兮的,谁知一擦干净后,露出来的模样却连商郅郁都不由愣住。
  这是一张极好看的脸,精致的五官,线条凌厉却又不失优美的轮廓,由于身体不适而微蹙着的眉使得他即使在昏睡状态,也仍然会牵动他人的情绪,更甚者,这张脸还有一点点面熟。
  但商郅郁盯着他看了半晌,仍然想不起来这人究竟像谁。
  他回过神,看了看表,不禁长叹一声。
  已经过了十二点,但沙发上的人的高烧状态让人无法就这么丢下他去睡觉,商郅郁起身拿出毛毯先将人裹起来,随即又从冰箱里取出一堆冰块,用毛巾包起来放在他的额头上替他冷敷降温,希望高烧能尽快褪下去。
  ------------------------------------------------------------------------------
  迷迷糊糊醒过来时,已经是清晨了。
  商郅郁伸手探了探眼前那人的额头,感觉温度降了下来,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
  “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手机……”看起来真是捡了个大-麻烦。
  商郅郁烦恼地抚着后颈,盯着人站在沙发前半晌,最终还是决定把他留在家中,反正自己的这个家本来也没什么值钱的物品,他洗漱完毕,留下早餐,锁上暗房的门,带上钱和相机,出门上班。
  商郅郁是报社的摄影记者,每天的工作就是跟着事件到处跑,有时候也会被指名跟着某个记者跑特定的新闻,又或者是临时性的摄影和图片工作,一整天下来几乎脚不沾地,但这对他而言是一份非常充实的工作,虽说和从前的理想有些差距,不过总算能摸到相机,至少比起四年多前那个还在餐厅里打工的自己已经进步很多了。
  进到办公室,打开计算机,正打算确认当天行程,却看见隔壁的郑宜翎像一团烂泥一样摊在办公桌上,商郅郁顺手给她倒了一杯咖啡,放到她面前问,“怎么了?今天上午没有采访吗?”
  郑宜翎是记者,原本跟他是一组的,负责社会新闻,但最近被调去娱乐版,他记得昨天下班前她还挺兴奋,不知今天一大早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变得如此无精打采。
  “谢啦!”郑宜翎不客气地接过咖啡,颇为郁闷地回答,“采访忽然取消了,连个理由都没有,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本来这是今天的重点新闻,这下糟了,我根本还没有后备方案。”
  “没有什么难得倒你郑大小姐的,加油吧。”商郅郁拍拍她的肩头以示安慰。他并不是第一天认识郑宜翎,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她说归说,可语气里连半点危机感都没有,他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商郅郁拿着咖啡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郑宜翎将椅子转了个方向面对他说,“还是社会新闻好,每天都有不同的事发生,影视圈就这些人,以前不是每天跟意识不到,偶尔看一看才会觉得新鲜,现在来来回回就是谁结婚谁有八卦谁又跟谁好了,还都得当成正事来报,好不容易对今天上午的采访有一些期待,偏偏被无情地取消了,唉。”
  商郅郁对着屏幕一面记下自己行程的时间和地点,一面听她发牢骚,最后合上本子起身说,“我先出门了,下次请你吃饭,我再听你讲讲这些事有多么无聊。”
  “好哦!”郑宜翎神情一振,抬头看他道,“不如就今晚吧,怎样?”
  商郅郁一怔,说,“抱歉,今晚不行,昨晚捡到一只小狗,我得回家喂食。”虽然也许那人离开了也说不定,但以防万一,还是得先回家看一眼……
  “啊,我最怕狗了,那就算了,空了记得找我。”郑宜翎吐吐舌说。
  “好。”商郅郁背着包走到门口,就听身后郑宜翎吐槽他道,“你啊,就是太好心,小心别被欺负了去……”
  商郅郁闻言不禁失笑,站在门口回头道,“你该庆幸的是这世上少了个会作恶的人,而且,我也一直受到大家的帮助和照顾,所以适当做一些帮助别人的事是应该的。走了。”
  看着商郅郁的背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口,郑宜翎转回椅子面对计算机,双手交叉支着下巴咕哝道,“这家伙,总是那么认真,没听出来我只是一句玩笑的话吗……”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 2
 
  在报社上班相当忙碌,几乎没有上下班准确的时间,商郅郁在过了下班的点才回到办公室,也来不及坐下,他直接把要修的照片统统拷进笔记本后就匆匆离开报社,他必须先去超市买一些菜回去,平常大多数时间都在加班所以很少有回去做菜的机会,但昨天既然把人带回了家,那么还是先回去看一看比较好。
  拎着一堆食材回到家,早上锁好的门依然是老样子,看样子人还没有离开,虽然他特地去买了菜,但真正发现人还在的时候,商郅郁仍是感到有几分意外。
  打开门,商郅郁蓦地愣住。
  平常听的CD被取了出来,租来的影碟也扔得到处都是,抽屉里的相册被翻出来摊开在地上,照片也有几张被抽了出来,桌上的食物几乎是整个冰箱里的存货,但都已被拆开过并且堆满了整桌,除此之外还有一地的衣服,也一并从衣橱里翻出来,其中扎眼的是昨天那人身上那件脏兮兮的白衬衫,此时正跟自己那些干净的衣服混在一起。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穿着他的衣服抱着一本相册安稳地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戴着耳塞曲起一条长腿,一副天塌下来也跟他无关的模样,看得出来他还洗过澡,商郅郁已经能够想象得到浴室里该有多乱。面对像是遭受过打劫的家,偏偏打劫犯就在自己面前,商郅郁此刻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刚刚发现原来捡回来的宠物过分调皮的主人那样,既没好气,又有些啼笑皆非。
  但既然醒来过,还如此活泼,那应该不用担心他的身体了,商郅郁边想着边走到厨房,卷起袖子把菜浸下,再煮上米饭,然后回到客厅开始收拾一地的相片,这些都是他几年下来陆续拍摄的,其中一些跟新闻无关所以并未被采用,放在哪里他也记得一清二楚,被翻出来看倒也不令他生气,照片拍出来本就该有人看,否则就失去了照片存在的意义。
  收拾完照片再将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叠起来,如果脏了就放在洗衣机上,顺便参观了一下自己的浴室,里面的一切果然如他所想,不过反正晚上要洗澡所以也不急着收拾,之后他又把CD和影碟都放回CD架,最后回到餐桌上,那些乱七八糟堆着的食物如果是吃剩的就拿去丢掉,只是拆开包装的话可以重新加热,熟食没有坏的话一并炒一炒,商郅郁一面收拾一面转战厨房,不多时,厨房里便飘出食物的香味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