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竹马你好 作者:乔七言

字体:[ ]

 
 
 一句话简介:腹黑年下攻,蠢白傲娇受,竹马绕竹马,甜宠小白兔。
    白话版简介: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喜欢男人的两个男人,在发现这个秘密之前他们是最好的朋友,等发现这个秘密之后……
    蒲昔:喂,我们可是好朋友,好朋友怎么能动手动脚?!
    任隶辰:……(平静地看了他一眼)
    蒲昔:动嘴也不——
 
一些废话
 
 故事告一段落,好吧,我知道这是废话……但某想说点煽情的,君们表打我,好吧,反正也打不到~煽情开始:
  首先感谢君们两个多月以来的观看,鞠躬鞠躬~
  其次感谢君们俩月以来,不管是点击还是票票的支持,某言能说,每次看到涨票涨点的时候,某言其实是在偷乐的吗?
  好吧,不是偷乐,某言是正大光明的乐,表打脸,某晓得这是可耻无聊的虚荣,但是某就是小小地虚荣了,一下下,就一下下啦~
  真的很高兴。
  最后,虽然这本书当初没签让某还是失望了一阵,不过后来就粗现了君们的各种鼓励,很暖心有木有?
  是的,某言是个非常容易满足的人,很快那种失望的赶脚就随着这种满足烟消云散了,而如今的话某言正在让这种满足慢慢朝知足靠拢,毕竟知足常乐嘛~
  这本书是在过年的时候有了一点念头,然后三月七号开始动笔,三月月底的时候大致完结,四月初修改一些东西,彻底画上句号,四月中旬开始上传,然后等待。
  某言相信每一个心中有故事并想要把故事表达出来的爬手们,其实都是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够被人看到,或是认可,或是不被认可,当然被认可的话,会很开心啦~~
  这个故事不算多长,但某言可以摸着小心肝儿对着老天爷说,某言对于任隶辰和蒲昔他们,这是百分百用心了的!
  某不晓得有木有君因为看小说或做一件其他什么事情的时候,会突然有种停不下来的赶脚,咳,扯多了,其实某言就想说说写这文的时候的赶脚,那就是停不下来……
  但是很开心。
  好吧不说了,说了好多感觉作的很……最后的最后,还是感谢一路过来支持了某言的众位亲们,群么么一个,再祝大家万事如意,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哦~
  (咳,明天有个小剧场的说,雷点满满,有空的君可以看看哟~)
 
第一章:结婚
 
 “我要结婚了!”蒲昔拿着电话,脸上止不住的是高兴的神色。
  “……哦,什么时候?”任隶辰突然接到蒲昔的电话,本是有些惊讶的,但听了他的话之后,一时没反应过来,后才笑着朝他问道。
  “七月六号,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啊!我最好的朋友也就这么几个,到时候你得给我撑着不是!”婚期是昨天晚上两方父母定下的,早上刚起床蒲昔就想到了跟自己一起长大任隶辰,想着一定要第一个通知他。
  “嗯,好,一定去。”任隶辰揭开被子缓步走到硕大的落地窗前。h市的空气质量向来让人不敢恭维,但今天的天气似乎比往些天更糟糕一些,灰蒙蒙的仿佛蒙上了一张不透明的塑料袋,捂着头顶,让人仿佛一晃神就被窒息了一样。
  “一定要记得,不能忘了!”虽然知道任隶辰是个记忆力超好,又说话算话的人,但蒲昔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他跟任隶辰一起长大,直到大学毕业开始上班,他都一直在照顾他,虽然不想承认,但在某种程度上,他的确是很依赖任隶辰的,所以现在他要结婚了的话,似乎就像是在证明给自己看,说他已经长大,不用再依赖他了。
  他希望他作为见证。
  “好,不会忘的。”七月六号,过了下个月吗……?
  “好,等你!”
  蒲昔认识任隶辰的时候,应该是十九年前的事了。那年他们上小学五年级,蒲昔从外地转学到任隶辰他们班上。
  紧张又腼腆的蒲昔,一口外地口音声音很小的站在教室前面做着千篇一律的自我介绍,不过现在来看他并不记得那时候他都说了些什么。
  “哈哈,好好笑……”
  “他说话好搞笑啊!”
  “哈哈……”
  因着蒲昔不标准的普通话发音,教室里发出一阵哄笑。没有恶意,只是小孩子好奇的表达。任隶辰坐在教室第二排,他看着蒲昔手足无措的低着头,干净的短发下,小小的耳朵一片通红。
  “老师,让他坐我旁边吧。”任隶辰朝着旁边笑得和煦的老师突然说道。
  “正好,那任隶辰同学就麻烦你照顾一下蒲昔同学吧!”被任隶辰这样一提醒,老师也才回过神来,领着蒲昔坐到了任隶辰旁边。
  下课后,蒲昔的位置被班上的同学围了个水泄不通。任隶辰在旁边听了一些他们问蒲昔的问题,无非是他来自哪里,多少岁,因为觉得很挤,所以他起身离开,直到上课后才会回来。
  一整天的时间,很乐意帮蒲昔的同学有很多,所以任隶辰并没有跟蒲昔说上几句话。直到放学后任隶辰留下来做值日,而蒲昔因为去办公室领教科书,刚刚才回到教室。
  “我叫任隶辰。”任隶辰整理完后,在桌子边看蒲昔。
  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向任隶辰,蒲昔的脸忽地就红了一片,从他坐到任隶辰旁边开始,任隶辰就没跟他说过一句话,他还以为他讨厌他。
  “我,我叫蒲昔!”
  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紧张这么激动,也忘了说普通话,直接用方言朝任隶辰说了一句,任隶辰先是愣了愣,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我先走了!”或是因为方言特有的奇怪发音,蒲昔面上发窘,又怕任隶辰笑话他,匆匆忙忙收拾了东西就往教室外去跑。
  “喂——”任隶辰也不晓得蒲昔为什么突然就跑掉,而且速度还那么快,等他追到门口的时候,蒲昔已经跟兔子一样转眼就没了人影。
  只是让任隶辰没想到的是,等他做完值日回去的时候,会遇到正在迷路的蒲昔。
  “喂,你在干嘛?”
  “我忘了该走哪里……”囧的满脸通红,蒲昔呐呐回道。
  “走吧”领着蒲昔,任隶辰率先走了出去。
  不过是后来蒲昔才知道,原来任隶辰的家跟他家只隔了两条街。
  ……
  “老大,你今天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小柯进任隶辰的办公室拿一份资料,可进来两次了任隶辰也还没处理好,这是以往从没发生过的事。
  “是吗?”任隶辰被小柯这么一提醒才恍然回神,而后看到手中那份资料,苦笑了一下,这简直太明显了。
  “老大,你,你不会生病了吧?”见任隶辰如此,小柯惊叹,话说之前任隶辰就算高烧三十九点五也都雷厉风行,今天不会是烧糊涂了吧?
  “你看我像生病了?”任隶辰知道他今天不在状态。
  “不是像!是真的生病了!”小柯没想到一向势气十足任隶辰也会露出这种茫然的表情,虽然是一瞬,但他还是惊讶的不得了。
  “好了,我没事,你过会儿再来拿吧。”任隶辰显然不想多说什么,趁着小柯的手还没有摸到他的额头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生病了,他整了整神情说道。
  “老大,你真的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小柯见任隶辰瞬间又回到了他以前的那副淡定模样,也不敢再贸然过去,顿了顿问道。
  “没事”任隶辰看着小柯,深沉的眸子冷静与从容并存,仿佛刚才的模样只是别人的一个幻像。
  小柯被任隶辰那么一看,再没留下的勇气,悻悻然往外退去,虽然任隶辰没凶他的意思,但他还是觉得老大这个模样让人打心底里不敢接近。
  不过临出门的时候,小柯还是忍不住再看了任隶辰一眼,只见他稳如泰山埋首于资料文件当中,就如往常那样,沉着,稳重又可靠,小柯禁不住怀疑,刚刚难道真的是他看错了?
  混沌的开始,但任隶辰及时意识到了这点,而他并不会放任自己犯的错是自己能够意识的到的。
  下班后,忙完手头上的工作,任隶辰在办公室坐了一会。早上天气并不好,但到中午的时候薄云微吐,露出了淡漠的光线,到下午这会儿竟然让金红裹上天边,醉染出了一片绚烂。
  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人群车流,任隶辰突然想到既然蒲昔要结婚,那他是不是该送他一个什么有意义的礼物?他收到什么会开心?对了,他该是收到礼物就会开心的吧,毕竟他从小就是那么容易满足的一个人。
  
 
第二章:礼物
 
 “任隶辰,今天你来我家玩好不好?”下午放学蒲昔拉住抱着篮球往外走的任隶辰,有些羞赧又有些紧张。
  “?”任隶辰有些不解,从去年升上小学六年级,他就已经不是蒲昔的同桌了。而蒲昔显然已经融入了现在这个地方,有朋友,学习也好,虽然普通话还是没那么标准,但这已然成了他又一个让人觉得有意思的地方。
  “今天是我生日……”蒲昔有些不好意思,今天是他十二岁生日,妈妈让他叫几个朋友去家里,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任隶辰,虽然从他遇到任隶辰到现在他们说的话并不多,但他就是觉得他是他的朋友,来这里的第一个朋友。
  “好,我打完球就去。”任隶辰没想到今天会是蒲昔的生日,有些吃惊他会叫他去给他庆生。毕竟他们除了偶尔一起回家,偶尔被分到一个学习小组以外,并没有说的上多少话。
  “我等你!”得到任隶辰的回答,蒲昔高兴地像是要从地上跳起来一样。
  “蒲昔——”就在这时候,走廊那头突然传过了一个呼声来,蒲昔和任隶辰一同转过了头去。
  “罗浩!”蒲昔高兴地朝他们挥手。
  “你什么时候走?”罗浩旁边的谢维问。
  “啊,可是任……”
  “没关系,你跟罗浩他们先回去吧,我等会儿就去你家。”任隶辰出声阻止了蒲昔接下来的话,只是不知为何在知道蒲昔除了他,也还请了罗浩他们去他家的时候,他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划了过去。
  “任隶辰也跟我们一起吗?”那边罗浩问道。
  “嗯,他答应去我家了!”蒲昔因为这个事实忍不住就是觉得开心。
  “啊?他也去啊?”谢维素来不喜欢任隶辰,但凡他喜欢的东西他都想去跟他抢,比如年级第一,比如班长的职位,又比如跟蒲昔做朋友。
  “是啊!”蒲昔并没有意识到谢维的不满。
  “那他不跟我们一起走吗?”罗浩对于任隶辰来或者不来并没有多大的异议。
  “……”蒲昔看向任隶辰。
  “我待会儿去”任隶辰看了罗浩他们一眼,转身走了。
  “任、任隶辰!你一定要来啊!”见任隶辰转身就走,蒲昔心头一慌莫名其妙的用家乡话朝他喊道。
  走过走廊,任隶辰的身影消失在转角,不过恍惚间蒲昔却是看到他背对他点了点头。
  “好久没听你说方言了,还是觉得挺好玩呀!”罗浩搭上蒲昔的肩膀,笑嘻嘻说道。
  谢维跟着两人笑了一声,任隶辰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莫名地就是转头去看,与此同时他也正看到谢维在看他,而蒲昔则是红了耳根傻笑不止。
  初春的天气并不算暖和,等任隶辰打完篮球往回走的时候天上竟是飘起了毛毛雨,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他加快了脚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