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面瘫扑二呆 作者:尝夏

字体:[ ]

 
文案:
     文案:
 
    二呆是个天性善良的混小子,平日也没啥爱好,励志吃喝玩乐活到老。
 
    某年某月的某天,他捡回了一只同样好吃懒做,但诚恳忠良的小黄狗。
 
    原本安逸富足的生活,逐渐变得捉襟见肘。
 
    面瘫是个毒舌冷漠的自恋狂,就爱狗血言情片,奉行高贵冷艳过到死。
 
    某年某月的某天,他圈养了一只有些脑子缺氧,但正直善良的陆二呆。
 
    原本凄清寂寞的生活,开始变得鸡飞狗跳。
 
    这其实是说的是两只性格有缺陷的好孩纸,囧囧有神谈恋爱的故事。
 
    本文作者,坑品良好,安心跳坑,绝不食言。
 
    作者是话唠:我觉得我好虐,十几章了,居然一个评论也木有... ...累觉不爱了。 
 
因为觉着101010这样的数字组合不太英俊,所以决定将更新时间稍稍改动一下,变为:20:20:20,代表“爱你们”的意思哟。如果在20:20:20没看见更新,可以将网址中的“www”改成“my”试一下。)
==================
 
☆、家临爱犬(捉虫)
 
  要说如今在这个竞争压力倍增的社会上,对于懒货来说,最渴望而不可及的职业,那一定非公务员莫属。在大多数人看来,公务员是个好职业,工作稳定又轻松,生活惬意有滋润,就是门槛高了些,公务员考试那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能到达对岸的真是寥寥无几。最终能顺利到达对岸的,那都是上辈子积了德,或祖坟上冒了青烟。
  陆之斌同志从小就不是个爱学习的货,但耐不住人家家事好,运气好,小孩儿打小就没吃什么苦头,一日三餐营养均衡,长得圆头圆脑讨人喜欢的紧,性格还算随和,偶尔犯二也在大家的接受范围之内。
  学习不愁苦,中考遇上了好基友,轻轻松松过保送。高考打了个擦边球,重点学校照样留。毕业了,陆之斌很愁苦,他好吃懒做的性格注定自己不能做在外打拼的工作,陆爸爸也算是通情达理,或者说是认清了现实,没打算折腾自己的宝贝儿子。就劝道:“要不去考个公务员?”
  陆之斌沉默半响......去呗,反正也没更好的打算......不曾想,这破孩子真是祖上冒青烟,别人辛辛苦苦奋斗了数月都不一定能一次通过,这丫的啃了一个月书,做了一个月题,就这样轻轻松松过了省考,真让人想不嫉妒都不行。但人小孩儿愣是不承认自己是运气好,人家怎么说?他说:“这是小爷脑子好,羡慕不来的。”
  但不管怎么说,儿子的就业问题有了着落,陆爸陆妈也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就是工作的地方在临城,陆之斌又是个懒的,时常不愿坐火车回家,闹得陆妈妈三天两头打电话批斗他。小陆心里也很苦,他刚进工作岗位,虽说有个牛逼的爸,但人天生就不是个爱走后门的主儿,唯一一次走后门,也是因为好友盛情难却,勉勉强强接受了霍烨提供的保送名额,优哉游哉的上了高中,陆之斌发誓,打从那时起,他就再没走过一次后门,人可是正直的好小孩儿。
  所以,刚进工作岗位的他,自然免不了要看上级脸色,小陆是个性子好的,天生少根筋,这种性格说好听点儿就叫做乐天派,被安排多做了自己分外的工作也不生气,照样嘻嘻哈哈插科打诨,就是回家的时间少,见不着爸妈很是想念。虽说他常犯傻,但也知道出门在外不能惹父母担心,一肚子在他看来不算委屈的委屈也没跟爸妈抱怨,每回陆妈妈打电话来教育他时,他也只得乐呵呵的听着,三言两语的给敷衍回去,总不能说,妈,大周六的儿子还得赶报告吧?
  但总的来说,小陆同学自我感觉毕业后的生活还是很惬意的。除了......生活品质差了点儿......咦,真的只有一点儿吗?
  下了班回家的陆之斌看着自己满屋子狼藉,默默无语,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狗窝吗?谁来救救我......被自身生活环境打击的口吐鲜血的陆之斌,扶着墙,拖着疲惫的身躯拿起了厨房里的扫帚......
  小陆不爱做家务,这点儿从他的俊俏的脸蛋就能看出来,长得帅的帅哥都不爱做家务,小陆觉得这句话就是他生命的真谛,但为了不让各类蛇虫鼠蚁驻扎在他温馨的小窝,陆之斌每到周六都会强迫自己给家里打扫卫生,叶般曾劝他:“你又不擅长做家务,干嘛不请个月嫂?”
  小陆看着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孩儿,一脸悲哀,他一月工资才4000,租房花掉1000多,吃喝拉撒水电费,哪一样儿不得花钱啊,请月嫂?月嫂的工资可是他的两倍!
  陆之斌艰辛的生活,叶般是不知道的,如今人正准备继续深造留校任教,陆之斌总小人之心以为,小不点儿留校任教那是妥妥的误人子弟,可无奈人有大神傍身,霍烨同志是万分赞同他家宝贝留在环境单纯的学校,竞争压力小,福利待遇好......至于误人子弟的问题......霍烨说:“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就是因为有这样无良的家长,放纵自家没品的小孩儿作乱,才导致现在那么多可怜的学生在师德有碍瞻仰的老师手里,受苦受难。
  哎......生活啊,真是不容易!最近,小陆同志总是习惯性的发出这样貌似充满人生哲理的感慨,他拿着扫把,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像家里的拖把给他弄坏了,他一会儿还得下去买把新的,真浪费,这都这个月第几个了?现在的商品质量真是没法儿恭维。
  穿着小背心,大裤衩的陆之斌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一点儿都没意识到自己目前的形象有多影响临城的市容市貌,手里还拿着从对面超市买来的正做活动,超值大甩卖,买二送一的......劣质拖把一根!按理说,买二送一,正常人都会选择买两把,送一把,将三根拖把一同带回家,这才符合人家做活动的初衷。陆之斌不是傻子,他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很遗憾,他没带够钱......因为穿的是大裤衩,又忘记拿钱包,一根拖把15元,到了超市一摸口袋......只有三张明显在洗衣机里搅过的人民币,一共二十一元五角钱。
  陆之斌用15元买了根拖把,不顾超市店员的一再劝说,用剩下的六块五到小吃街买了最心怡的炒河粉,乐滋滋的回家了。
  “呜......呜.....”走到半路,似乎有怪声音钻进了耳朵里,陆之斌伸出小指,皱着脸往耳朵里掏了掏,自言自语道:“老子是不是耳塞带久了,听力出了问题。”
  “呜......呜......”又是一声传来,陆之斌一拍脑门儿,艾玛,这不是幻觉!
  他抬起左腿想往左边的康庄大道走去,那边儿通往他的小公寓,一回到家他就可以踢了鞋子吃手上刚买来的,香喷喷又热乎乎的炒河粉。但是他的好奇心却不允许他那么做,因为他的耳朵告诉他......怪声音是从右边的小巷传来的......
  陆之斌低头看了看自己左手拎着的炒河粉,“闲事莫管!”
  “呜......呜......”
  陆之斌抬头看了看自己右手抓着的拖把,“武器在手,何惧之有。”
  于是,小陆同学收回迈出的左脚,伸出右脚往小巷子里走去......从此一去不回头,那是不可能的!
  他看见了什么?一个纸箱子而已,要说这只箱子里有什么特别?里面有只狗而已,要说这狗有什么不同,长得很可爱罢了!卧槽,是超级可爱啊。
  陆之斌眼里泛着光,丢了手上的拖把,乐颠颠的趴到箱子边上,伸出手轻轻的抚了抚里边儿柔软的小家伙。
  他不懂狗的品种,只是觉得小动物黑黝黝的眼睛真是喜人的很,“乖乖哦,谁不要你了?哎,你也得想开点儿,现在的无良主人就是特别多!”
  正自言自语开心着的陆之斌,眼神一歪,便看见小狗肚子下边儿还藏着一张小字条,“好心人,请收养这只狗狗,它很可爱也很乖,可惜我没法儿养它了!”
  “靠!”陆之斌将纸条摔在地上,“你没法儿养,之前干嘛招惹人家,还把箱子放到犄角旮旯里,鬼才能发现它!啊呸!老子才不是鬼!”
  发泄完心中愤恨的小陆,顿时一脸愧疚的蹲在箱子面前,“对不住啊,哥们儿,你看我这幅形象,我想你也该知道,哥自个儿生活也不好,要带你回去,你同样没好日子过,要不你看这样成么?我帮你把箱子放到显眼点儿的地方,让更多的人看见你,你遇上好人家的几率也就大些,如何?”
  “呜......呜......”小黄狗拱了拱箱子,想添陆之斌的鼻子。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给你放路边儿上!”
  自说自话老半天的陆之斌,一手拎着炒河粉和拖把,一手托着箱子往大路边走去,放在一个有屋角的角落里,安置好狗箱子,陆之斌欣慰的对着小狗说:“你看啊,这里阳光晒不到,雨也淋不着,人流量也够大,你就乖乖在这里等你的新主人吧。”接着,他虔诚的摸了摸小狗的脑袋,“愿主保佑你,可怜的宝贝儿。”
  但没曾想,陆之斌刚起身准备离开,就听见“呜......呜......”以及小黄拱箱子的声音。
  还有......“你看那小伙子,居然要把自己的小狗丢掉!”
  “就是,真是造孽哦。现在的年轻人就是那么不负责任!爱养狗就养,不爱养就丢!”
  “没错!这种人渣就该抓起来浸猪笼!”
  “......”
  陆之斌泪流满面有苦说不出,大婶你穿越来的吧,还知道浸猪笼。
  但让陆之斌迈不开步子的还是,“呜...呜... ”
  哎!陆之斌仰天叹了一口气,小爷我善良成这样,这该如何是好。真是人善被人欺,人善被狗缠!
  他回过身,看着小家伙儿黑黝黝的小眼睛。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它的小脑袋,“要跟我走也行,但哥得跟你说好。从今以后,你心里只能装着哥,要让我知道你还惦记着你那挨千刀的前主人,哥就拿你做狗肉火锅,可有异议?”
  “呜!”小狗狗立起身,讨好似的摇了摇尾巴。
  陆之斌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先跟我回家洗澡喝牛奶,明天再给你买狗粮!”说完就抄起小家伙儿,大摇大摆的往家里走去,那只破纸箱,就被留在了人流穿梭的街角,于傍晚时分被收废品的阿姨,扔在了板车上,从此不知去向!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陆之斌癫狂:哈哈,小爷终于翻身做主角啦!!!哇哈哈哈哈哈~~~  作者菌擦汗:我不会是招来了个神经病吧?  小陆勾住作者菌:亲爱的,我cp啥样?  作者菌讪笑:好样!  小陆:真的?  作者菌一脸正气:那必须的!PS:哦吼吼吼吼~作者菌来开新文了,大家一定要捧场哟。我捉个虫子,不是伪更啊,虫子太多了~对不起各位,对不起~ <(_ _)>
 
 
☆、近邻之好(捉虫)
 
  小崽子虽说是条小狗,但陆之斌童鞋一路扛着他回家还真是费了不少力气。陆之斌租的的房子是里市中心远的5层小楼的顶楼。虽说年代有些久远,小楼房的外表有些寒颤,但人都说,以前人实在,建出来的房子牢固的很,比现在许多虚有其表的豆腐渣工程有内涵的多,小陆同学倒不在意他的房子丑,只要离上班地方近,就没啥好担忧的,必究就如今他的经济实力,要每天骑着个小电动从郊区赶往市中心,那才真是要命哦!
  陆之斌一到家,便把小家伙扔在地上,“我说,哥们儿,你分量可不轻啊!小爷手臂都要断了。”
  “呜......呜......”小东西摇着小尾巴,吐着粉舌头,对着它的新主人傻乐。
  陆之斌坐在地上,也不顾被他随意丢放得歪七扭八的拖把,和被挤到一边儿的炒河粉,“你怎么就只会呜呜的叫,狗不都是汪汪叫的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