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友谊万岁 作者:院里一口缸

字体:[ ]

 
 
文案
七年不见的高中好友终于相遇……明明有好感,却非要用友谊做挡箭牌
 
文案:
江达和谢子明是高中好友,一个是性格开朗爱好运动的学渣,一个是沉默寡言喜欢写作的学霸。因为性格的原因,江达是谢子明高中时期的唯一好友。可是,在高二那年的夏天,江达却突然消失,从此人间蒸发……
谢子明就这么喜欢了他七年,找了他七年,直到后来终于在出版大厦又觅到了他的踪影。可是七年过后,一个是没上过大学的小保安,一个是成功的畅销小说家,两个人的条件相距甚大,江达已陷入深深的自卑……
江达X谢子明,HE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达,谢子明 ┃ 配角:林乐乐,李程,乔景,赵昊阳 ┃ 其它:
 
 
  ☆、1.碰巧就遇到了你
 
  谢子明最近的心情有点跌宕起伏,全都是因为一个人,一个他找了快七年的男人。
  那天他正要去文艺出版社找自己的编辑朋友谈谈最近正在筹划的签售会事宜,却没成想在出版大厦的一层大厅里随便一瞥,恍惚间感觉看到了个熟人。那人是个保安,身上穿着制服,长得跟旧人有几分相似,侧面的轮廓像极了他日日夜夜里都在思念的那个人——江达。
  他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江达,因为他就看到这个男人一面,之后就被朋友拉进了电梯里面。
  “子明,干什么呢?别乱看了,先上去,我们主任等着你上去一起定宣传的最后细节呢。”
  “知道了知道了。”后脚踏入了电梯间,电梯门轻轻合上,谢子明就此与男人擦肩而过。
  谢子明是个写手,或者说好听一点,叫做畅销小说家。
  自从五年前还在上大学那会儿在网上连载了一篇小说,一年之后出版了第一本小说,谢子明已经渐渐在写手圈里打出了一定的名声。
  谢子明今年24岁,总共写过八篇小说,上过好几个杂志访谈。而赚的钱,在他的同龄人里横向比较来说,也算是很可观了。
  他的职业不算轻松,但是胜在自由。
  虽然很多时候要为灵感和赶稿而发愁,但是大多数时候,能自由支配时间,随着心情起伏而停下手边的活去干自己想要做的事,是他梦寐已久的理想生活。虽然能有这么高的自由度也是他近一两年来才能有的,这也是他混成了网文界的大神的福利。
  谢子明的笔名叫做哈摩耶,源自于中学时朋友的那句哈士奇和萨摩耶结合体的逗比玩笑。他写作题材很广,能从都市爱情写到刑侦破案,再换到玄幻灵异,好几种不同的文风,无论是正剧还是轻松向的,都能轻松驾驭。
  写作对他来说一直都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是他从上中学那会就怀有的梦想。
  现在梦想照进现实,爱好变成工作,虽然有时候也挺累的,灵感来了常常赶稿到深夜,但是不管怎么说都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
  谢子明最近在忙的就是新书的发售和签售,确定的上市日期就在一个月后了,现在满打满算也没剩多少时间了,于是谢子明最近往出版社跑的频率越来越高。
  花了大半天时间,终于把事情谈妥了。敲定了宣传的细节之后,谢子明一身轻松,下楼准备继续寻一寻之前那个男人,可惜在楼里转了一大圈,却再也见不到他的身影。
  出版大厦的大楼一共有十层,里面一共有七家出版社,是本市出版系统最大的一个综合性的大楼。而说到工作人员,里面的保安更是有百来号人,这么大的地方,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再看到另外一个人?
  而且,更重要的是,江达怎么可能去做保安?
  谢子明还是不相信,他觉得这一切大概都是因为自己最近做梦总梦到他的原因吧,所以现实里无论看到谁都会往他身上去联想,自己可真是魔障了……
  谢子明最近的梦里总会想起七八年前的那些事,整齐的高中宿舍床铺,黄白相间的教学楼,总是沉默无言的自己,还有那个大大咧咧每天逗他笑为他跟人吵闹打架的江达。
  “谢子明是我兄弟,你们都别欺负他。”这是江达跟学校里那些小混混说的话。
  “小谢,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你应该多笑笑。”这是江达窝在火车中铺床上伸出头跟他说的话。
  “老师,我想跟谢子明组成互助小组,他语文学的好,我想跟他一组提高提高成绩。”这是谢子明跟班主任说的话。
  每一句话说的场景,都能在谢子明的脑中像过幻灯片一样清晰地浮现出来。那时候,他什么都不懂,只把它当成是一段最普通的友谊。
  可是,在江达消失的这么七年里,他每每想起这些细节,都疯了一般地想念他的体温和触感,还有他说话时笑起来的样子。
  那是2001年,大家刚刚惊喜尖叫着自己和朋友一起迈入了千禧年,谢子明却没想过自己会在这一年就此跟江达再也不见。
  江达消失的第一年,谢子明发现自己爱上了他。而后,思念像是潮水一般,涨涨停停,却从未消失。
  在这段单恋里,他一步步地认识了自己的性向。苦恼过,惊恐过,而后淡定了下来。因为那个人是江达,所以无怨无悔。
  可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要找到江达。他想他想的快要疯了,自己如果能再见到江达就好。不管对方接不接受自己,看到他好也就安心了。
  他只想知道,江达这几年究竟干什么去了,留下一张“我搬家了”的字条之后,就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朋友间也再打听不出一点讯息。
  谢子明这么些年做过了太多太多的努力去找他,可是,却一点都没有进展,只在原地踏步。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付出努力也不一定会有收获,就比如说想要找一个人。
  那几天谢子明辗转反侧,后来想了想,万一出版大厦里的那个保安真的是江达的话,自己要是就此放弃了这段线索的话,以后肯定会恨自己一辈子的,他不想让自己留下任何的遗憾。
  于是隔天,谢子明又去了出版大厦。
  “你怎么又来了啊?之前的事不是都商量定了吗,你最近是太闲了?”说话的是谢子明的编辑,名叫李经纬。谢子明出的第一本书就是李经纬做的编辑,这么算来两人认识也快要有四年的时间了。
  “没有,就是想你了,来看看你呗……”
  “你最近怎么越来越油嘴滑舌了,我记得刚认识你那会儿,你还挺内向害羞的。”
  “你要是早几年看到我,会更惊讶的,我那会儿比几年前还要害羞。”从几年前的看到人不敢说话,到现在的乐观开朗,是江达改变了他。可是,到了最后他却先消失不见了。
  “真可惜,没能围观到那么个你,要不我就能好好嘲笑一下你。”
  “呵呵。”谢子明冷笑了一下。
  “话说你今天真没事?”
  “那个……”谢子明犹豫了一下,他刚才上来的时候,特意在大厦的大堂里转悠了半天,就想再看到那次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保安还在不在。结果,又是无功而返……谢子明在想,到底要不要求助一下这位好友。
  “那个……你能帮我找一个人吗?”
  “找人?大哥,我这儿不是公安局啊,找人你还是出门右拐比较合适。”
  “又不是让你大海捞针,就是想让你帮忙打听一下,你们这个楼里有没有个保安叫江达的。”
  “保安?怎么你还换口味了?以前给你介绍了好几个你都说没兴趣,合着你是喜欢这类的啊……”
  李经纬也是圈内人,一看谢子明这难得的娇羞样子,忍不住就想调戏他。
  “你可别乱扯淡啊,我就是那天来你们这儿,看到有个人特别像我一高中同学,我有带你事想找他,所以托你打听打听。”
  “我怎么觉得你这态度不像托我办事的啊?”
  “那你怎么样啊,难道还要我跪下来给你唱征服?”
  “别别……我可不敢,要不你粉丝该打死我了。我就是有个小侄女挺喜欢你的书的,想跟你吃个饭照个相,求过我好多次了。你以前总不喜欢我利用跟你的关系给其他人拉福利,这次就索性同意我了吧。”
  虽然李经纬也开出了点条件,还是谢子明一直厌恶的陪人吃饭,但是为了能让他帮忙找到江达,谢子明还是爽快点头答应了:“行啊,只要你能帮我把这事给办妥了。”
  看到谢子明这么利索就答应了,李经纬脸上也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你要找的人,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江达。”
  “江达?就是你之前总在访谈里提到的那个人?还以他为原型写了篇小说的那个江达?”李经纬有些惊讶地反问。
  谢子明轻叹了一口气:“是啊,就是他。”
  谢子明在很多网络或者杂志的访谈里,都曾经有意或无意地提到过江达,这个他思念了很久的名字。他一是想借着读者群找人,而另外一个方面,他也是怕再不跟人不起江达这个名字,有一天,在还没找到江达的时候,就会真的忘了他……
  “行,我努力,但是最后能不能查到也不一定。你知道的,这出版大厦里窝着七家出版社的,这么大,我也就是个孙子。我帮你去主编那边找点关系打听一下,争取三天之内给你消息。”
  “好。”
  听到了这回复,谢子明终于放下心了。自己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了,而其他事情的话,就随缘吧。
  他想再见到江达,可是很多时候,事情总是不会那么容易遂他愿的。
  他忍不住按了按左手腕上戴的紫檀佛珠,以祈求它真的能给自己带来一点点的幸运。                        
作者有话要说:  
 
  ☆、2.整个人都不太好
 
  
  谢子明回到了家里,打开网页检查了一遍之前放在存稿箱里的存稿,准备把今天的更新发出去。
  他这篇新文走的是轻松灵异路线的,本身想在去出版社谈完宣传事后,再多写一点存稿备用。因为他过一阵就要去外地忙宣传新书的事了,空闲时间不确定,可能会来不及现场写更新。
  结果自从见到了那个疑似江达的人之后,谢子明心里的那汪静水完全被搅乱了。他坐在电脑前,控制不住地去想江达,结果越想越难过。开着文档盯着屏幕快半个小时了,可是他连一百字都没写好。平日里他最擅长的轻松搞笑风格,在此刻越写就越像假high。因为心情不好,所以写不出一点点的内容。也许说到底还是自己写作功力还不够吧,他没法带入自己去写这些很开心的内容。写写改改,最后发现这些文字已经做作的让他看不下去了。
  他索性他打下的字都清空了,然后关闭了文档,打算改日再战。
  江达,这个他念叨了七年多的名字,这个他梦里总是出现的人,这个他永远也忘不了的人……
  你快点出来吧,我想你想得快要疯了……
  谢子明趴在桌上盯着手机,期待李经纬能早点给他带来好消息。
  后来盯着盯着觉得自己可真够堕落的,实在太浪费时间了,于是起身去打扫房间,以期待能用这种方法消磨自己的低沉情绪。
  可是扫地扫到一半的时候,谢子明把着扫把靠坐在客厅沙发上,他的思绪又忍不住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如果那个人不是江达,只是自己最近对他思念过重而产生的幻觉呢?
  那就当是自己白高兴白期待了一场吧,毕竟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