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可爱的天真+番外 作者:玉师师(下)

字体:[ ]

 
  第50章 罗子庚愤怒
  
  黄兴运在古玩行里混迹半生,他眼力不错,又擅长交际,二十余年的苦心钻营堆积出了一个德高望重的好名声,虽然前段时间被卷入肯巴德的案子颇受了些责难,但若要论南京书画古籍鉴定大师,人们第一个想到的,还就是他。
  寿宴上宾客云集,宋文渊忙得团团转,一个服务员走过来,“宋先生,罗子庚罗先生来了,怎么安排?”
  “孔信孔先生没来?”
  “他们没有一起,”服务员揣测,“也许孔先生会晚点到也有可能。”
  “不会的,”宋文渊了解孔信,若是他要来,必然和罗子庚一起,这对古玩行里鼎鼎有名的同性恋人多年来同进同出从不避讳,没和罗子庚一起出现,说明他必是不肯来捧黄兴运的场了。
  不过罗子庚一人出席已经足够,孔家也不算太过失礼。
  其实孔信不来,他还是有一丝庆幸的,要不然还不知道该怎么安排座位呢,以孔信今时今日的地位,必然是要坐在首席上,但……真怕他和黄兴运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宋文渊迎出大厅,远远看到罗子庚信步走过来,身后跟着猴子一样的康天真,不由得笑起来,这货就像一泓清泉,不管多么烦躁,只看一眼,就能镇静下来。
  “嗨!宋文渊!!!”康天真扑上来,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瞧你累得这一头汗,我要找你老师算账,他剥削你!”
  宋文渊笑笑,“哪有剥削?这些事情都是我应该做的,”他看向罗子庚,毕恭毕敬地点头,“罗先生,你的位置在这边,让服务员带你过去。”
  康天真嚷嚷,“我要和你坐在一起。”
  “别闹,”宋文渊道,“我没有位置,你待会儿和蒋璧影他们坐一桌。”
  康天真眉眼垮了下来。
  宋文渊对罗子庚无奈地笑笑,“罗先生你先入座吧,老师正在里面。”
  “好,”罗子庚惩戒般的轻轻踢了康天真一脚,拍了拍宋文渊的肩膀,擦肩而过的时候促狭一笑,低声道,“你真是辛苦了。”
  “……”宋文渊失笑。
  罗子庚走后,宋文渊拖着康天真往里走,“别没精打采的,你不是喜欢璧影女神么,和她坐一桌吃饭你该高兴。”
  康天真沮丧地说,“可是璧影女神很讨厌我,她眼睛那么漂亮,却老是对我翻白眼。”
  宋文渊被他逗笑,“她性格刚烈,被你骚扰那么长时间,没打你已经是好的。”
  康天真一脸的生无可恋。
  所有人都安排妥当,寿宴准时开席,黄兴运志得意满,站在主席台上朗声致辞,然后挨个敬酒。
  罗子庚的奋斗史向来是古玩行里的一个神话,从背负几十亿贷款的落魄子弟,到腰缠万贯的赏古轩大掌柜,他的眼力和运气都像是一个传奇。
  更传奇的是,他和百年孔家的掌门人孔信是人尽所知的同性恋人关系,不过,古玩行里个个博古通今,对弥子瑕、龙阳君之事了若指掌,并不会因为性取向就对罗子庚和孔信敬而远之。
  黄兴运醉醺醺地端着酒杯走过来,大声寒暄,“罗老弟,今天你能来赏脸,愚兄实在是高兴啊。”
  “黄老祝寿,我怎么有不来的道理?”罗子庚笑着和他干杯,“这一杯,是子庚敬你,祝老哥今夕美酒醉,此后更流彩。”
  “哈哈哈,”黄兴运大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他喝得太多,整张脸红光满面,连声道着,“多谢,多谢。”
  罗子庚倒酒,再次举杯,“这一杯,是替我家孔信,感谢黄老这些年对宋文渊的栽培,他和天真……”
  “哎,”黄兴运醉醺醺地摆手,打断他,“文渊是我的得意门生,孔老板的这个感谢可真是没头没脑。”
  “日后你会知道的,”罗子庚笑道,“就算是为了天真。”
  这话更是没头没脑了,黄兴运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人喝多了的时候难免会前言不搭后语,罗子庚又不是仙人,喝得多了自然也会信口开河。
  他下意识地看向在另一桌上胡吃海喝的康天真,感慨万分,“天真可真是个可人的孩子。”
  正巧宋文渊忙碌的身影路过,康天真嘴里还叼着鸡爪,眼明手快地一把抓住宋文渊的袖子,宋文渊弯腰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康天真顿时眉开眼笑,显然是十分开心。
  罗子庚笑笑,“都说女大不中留,我们家啊,男大也不中留了。”
  黄兴运敏锐地觉察出他话里的意思,“天真有女朋友了?”
  “女朋友是没有的,”罗子庚疼爱地看着康天真随口道,“就他那小样儿,找女朋友估计也难。”
  “这话不错!”黄兴运兴奋地附和,“天真就不该找女朋友。”
  此话一出,满桌觥筹交错的人们停了下来,惊讶地看向他们,心想这老猢狲是喝多了吗,怎么会在人家师父的面前说一个大男人不该找女朋友?这不是纯属找事儿吗?
  罗子庚拧起眉头,仔细观察他的表情,想看看他到底在胡说什么。
  黄兴运浑然不觉,拉起罗子庚的手腕,热情地靠近他,“天真啊,和我们家琅轩可真是天生一对。”
  你家琅轩……罗子庚突然脸色大变,一把挥开他,冷声,“黄老喝醉了!”
  “不不不,我虽然喝多,但并没有喝醉,”黄兴运醉醺醺地挥手,一脸志得意满的笑容,亲密地说,“来日我定要找个好媒人,去贵府提亲,天真这样的性格和相貌,只有我们琅轩能配得上……”
  啪……的一声,罗子庚摔了手中茶杯,站起来指着黄兴运的鼻子,厉声大骂,“再胡言乱语别怪我不客气,你这老匹夫真是疯了,灌多少酒精让你这么发神经病,罗某真以认识你为耻!”
  他转头看向席间众人,脸上挤出一丝虚假的笑意,低沉的声音里却带着威胁,“各位,今天罗某和黄兴运因收藏理念不和而割席断袍,扫了大家的雅兴十分抱歉,告辞。”
  说罢,对康天真招呼一声,拂袖而去。
  康天真正在啃一个酱烧鸡爪,满嘴都是酱汁,看到自家师父冷峻的脸,不禁傻住了,下意识地跟着罗子庚往外走,边走边回头看向宋文渊。
  宋文渊正在安排细则,看到这边的争吵,皱了下眉,大步追过来,顺手扯过一张纸巾给康天真擦了擦嘴唇,低声道,“你先跟师父回去,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别担心。”
  罗子庚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我不知道你们师徒在搞什么鬼,但是宋文渊,作为天真的家人,我们要慎重考虑一下是否应该支持你和天真的感情了。”
  “什么???”康天真抓狂,“师父你胡说什么啊,我和宋文渊怎么啦?”
  “我明白你的担心,”宋文渊低眉顺眼,“罗先生,不知道老师做了什么不得体的事情,但我对天真的感情是不容怀疑的。”
  罗子庚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扔下一句,“看你的表现,”说完,抬步走出酒店,“天真,不要磨蹭,走了。”
  康天真一头雾水,“到底出了什么事呀,师父,我还想跟宋文渊再玩一会儿……”
  宋文渊温柔地笑笑,揉揉他的头发,“先跟你师父回去,等我这边忙完,就去找你。”
  “那好吧,”康天真一步一回头地被罗子庚带走。
  宋文渊转身,脸上和煦的笑容瞬间消失,寒潭一般的眸子中满是冰冷,他冷着脸走回酒店,待转过雕花屏风,冷峻已经消失,他又变回了那个温和宽厚的年轻人。
  寿宴摆了八十多桌,虽然有这样不愉快的小插曲,但大部分还是非常和谐的,宾客尽欢,宋文渊和几个师兄弟们忙到下午四点多,总算将所有宾客都送走。
  “文渊,你回去歇歇吧,”一个师兄笑道,“筹办这么大的场子,就数你最累。”
  “不算累,我想趁着还没有出师,多为老师做点事情,”宋文渊随口问,“老师呢?”
  “在休息室睡觉呢,”师兄道,“老家伙喝太多,这会儿估计爬不起来了。”
  宋文渊大步往休息室走去,推开门就闻到浓重的酒气,昏暗的室内窗帘紧闭,黄兴运仰躺在沙发上,睡得人事不知。
  他反锁上门,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苍老的男人,他是自己的长辈,却也是造成自己年幼失恃的罪魁祸首,如今,自己好不容易遇到了那个想要共度一生的人,他竟然对康天真有那样丧心病狂的疯狂念头……
  压抑已久的仇恨在心头发酵,他慢慢弯下腰,双手掐住了黄兴运的脖子,一点一点收紧……
  黄兴运正睡得迷糊,觉得呼吸不畅,动了下身体,却突然感觉到了喉管传来的疼痛,他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一张阴森可怖的脸,顿时大叫一声,拼命挣扎起来。
  宋文渊手劲奇大,冷静地一直掐到他翻起白眼,才适时地松开手,黄兴运陡然得到新鲜空气,立刻干咳着拼命呼吸起来。
  空气中传来一股腥臊的味道——黄兴运被生生吓尿了。
  “宋文渊,你疯了吗?”黄兴运色厉内荏地大吼,“你想杀了我?”
  宋文渊冷冷地看着他,“这只是一个警告,下一次,我可不会松手。”
  黄兴运暴怒,“杀人是要偿命的!”
  “那要看我怎么杀,”宋文渊阴森森地露齿一笑,“这个世界上有的是不用偿命的手段,如果你再对天真有什么丧心病狂的想法,我可真要送你去见你的死鬼儿子了,你们父子分别多年,如果能在阴间团聚,你是不是还应该感谢我呢,敬爱的老师?”
  黄兴运气得浑身发抖,他嘶哑地咆哮,“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王八蛋!你竟然敢觊觎天真!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样子,你也配!”
  宋文渊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将人提了起来,逼近他的眼睛,狠声道,“配不配不是你说了算的,我再怎么贫穷再怎么低贱,天真也是我的,最配不上天真的,是你的死鬼儿子,他早被撞死在路边,五官都没了,血肉模糊,尸骨早他妈八百年都已经烂光了!”
  “不!!!”黄兴运发出一声痛苦到不似人声的哀嚎,想起那撕心裂肺的回忆,悲恸得他浑身都在颤抖。
  宋文渊狞笑,声音里充满了恶意,他附在他的耳边,如同呢喃一般吐出恶毒的语言,“他为什么会死?是不是因为你坏事做尽,树敌太多?是不是因为你巧取豪夺,逼得别人家破人亡?是不是因为你欺人太甚,才招致了报复在你的儿子身上?黄琅轩那样的少年天才、惊才绝艳,他是被你亲手害死的!黄兴运,你这是报应!!!”
  黄兴运佝偻着身体,死死蜷缩着,心底掩埋最深的真相被撕开摔在了眼前,他痛苦得如同千刀万剐,此时此刻,他再也不是那个德高望重的黄老,他只是一个中年丧子的可怜老人。
  宋文渊残忍地冷笑一声,松开手,将他扔在沙发上,随手抽一张纸巾擦拭自己的双手,平静道,“最后再警告你一次,离康天真远点儿,否则,我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说完,将纸巾揉成团狠狠扔进垃圾桶,转身走出休息室。
  门外一个酒店工作人员路过,担心地问,“宋先生,黄老需要什么帮助吗?我好像听到一声尖叫,赶过来又没有声音了。”
  宋文渊无奈地笑笑,“没事,老师喝多了,非要引吭高歌,好不容易才让他不再发酒疯,实在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哪里,这都是我们酒店应该做的,那要送点醒酒茶过来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