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光辉沉沦+番外 作者:南昭黎

字体:[ ]

 
 
文案 
一头银色长发,西欧之光。
一身浪荡无涯,教皇陛下。
一曲高音天籁,阉伶夜莺。
一生辗转无常,一心飘游他乡。
一万年太久,如果爱在那以后;
一万年不长,如果有爱做补偿。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桑德拉.德蒙唐格拉斯.燕顿.西门 ┃ 配角:贝兰.梅德尔凯利乌斯 ┃ 其它:1v1  西风幻架 
 
 
 
  ☆、第一章
 
  如果说东欧里斯像老人般平和,那么新月政变后的西欧里斯则正是大跨步前进的青年——从开国教皇裴伯伦一世到如今的唐格拉斯.燕顿.西门三世,中间仅仅历经四世教皇陛下,却已让这近百年的国民面貌焕然一新,国强民富,全国上下,无不满足。教皇以上帝之名,行神使之权,奉教化之责。普谕天听,巩筑强国。
  教皇居于蒂凡卡特琳宫,隶下七省:莱芒省,斯特茵他省,贝格尔省,佛里兰达省,皮得留斯省,蒙塔省,布尔松省。其中,主城离莱芒省与佛里兰达省最近,每省的首席长官为红衣大主教,既掌宗教祭祀,又手握军队调动权。而一省的行政长官则为公爵,由大家族的家主轮流担任。副行政长官三名,协助公爵工作,一为司法,一为司权,一为司商,因为历任教皇的打压,大家族日渐式微,所以由教皇指任。
  新历九十四年,一个秋风飒爽的日子,一辆黑色天鹅绒马车,从莱芒省中央大街缓缓驶过,车的四檐角挂着铃铛,垂着黄色的流苏,叮铃声不绝于耳,一个看门的老太婆眯眼瞧了半晌,方转头对另一个老太婆道:“是大人物来了吧。”
  另一个老太婆捏着手中刚熟的柿子,答道:“可不是,瞧那气派!”
  马车驶过中央大街,从辛德里酒馆斜对面拐道进了被后世誉为“三月长廊”的埃里斯托大街,此时的埃里斯托大街尚没有一盆盆吊兰挂在树上,而是行政区与修道院的结合,前半部分为行政区——公职人员大多聚居于此,后半部分则是全国有名的圣安诺修道院,里面清一色的清教徒,还有一口唤醒全城酣梦的大钟,据闻由当时的红衣大主教督造,并修建了一座钟楼供奉。
  马车的铃铛声如春日风信子盛开般清脆,一路响过修道院,惊起高高围墙上一群叽喳的麻雀,又驶向了一丛山樱后大道,上了青石板大道,尽头一座哥特式教堂巍然耸立,大道两旁是叶子已然凋落的月桂女神树,树下是常绿灌木丛,夹杂枯萎了花叶的玫瑰。
  倒是教堂门口,尚有不知名的蓝色小花开的明媚热烈,随着马车的驶近,教堂前面的镂刻精美浮雕的大门,缓缓被拉开了。马车驶了进去,停在院中。
  十二位身着白色骑士装的青年,动作整齐划一的站成两排,神情肃穆地望着马车。
  片刻后,一只肤色白皙的手,夹着一封信伸出马车窗外。
  骑士队长自队首走了出来,双手接过信笺,展开阅读,原信附录如下:
  “兹以上帝之名,令万托红衣主教桑德拉.德蒙,承继莱芒省红衣大主教之职。
  教皇陛下西门三世
  新历九十四年九月十二日”
  骑士队长阅毕,单膝跪地,另外十一位依样跪下,口呼:“恭迎红衣大主教阁下!”
  马车里传来一个略有些沉郁的声音:“不必多礼,请起吧。”
  众骑士起身,骑士队长菲斯特.洛蒂埃上前,为桑德拉大主教掀开车帘,一只手搀扶大主教下车。待到桑德拉主主教下车后,众骑士一愣,显然没想到大主教如此年轻,约摸十八、九岁,一头漂亮的及腰银发,略带孩子气的秀气鼻梁,上挑的茶色眼睛,还有玫瑰色的薄唇,身量不高给人一种弱不经风之感,一身红衣教袍,腰间别着手臂长的金色权杖,表情肃穆,霎那间然让人觉得贵气凌人而心生尊敬。
  “多谢列位迎接,”他用那沉郁的声音缓缓说着,“往后,桑德拉的安危,就托付于众位了。”
  说罢,他微微颔首,唇角微不可察的上扬出一个浅笑来。
  骑士队长菲斯特退到一边,微侧首道:“请容我向大人引见一下,这是将要照顾您起居的管家先生,”他伸手示意不远处身着一身黑色长袍的人,“管家先生,请过来吧。”
  管家先生年过半百,鬓角已有岁月的痕迹。他上前几步,左手贴右胸,微微鞠躬,道:“主教大人,我是大主教府的管家西拉里德.弗森,很荣幸侍奉您。”
  桑德拉歪头看了看他,道:“您好,弗森先生,以后就劳烦您多多关照了。”
  西拉里德略带惊讶:“请别这么说,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能够在最接近上帝的主教大人身侧,老朽深感满足。”
  桑德拉神色柔和下来:“那么,弗森先生,可否为我介绍一下我的居所?”
  “当然,请大人随我来,”西拉里德伸手,“您的府邸在圣菲罗大教堂后面,是第七任大主教阁下主持修建,第十一任大主教阁下翻新的大主教府。”绕着教堂旁的凋零的鲜花带,穿过十数步的泡桐树走廊。眼前一座三层高的白色小楼,掩映在树后,门廊处攀爬着蓊蓊郁郁的常青藤,门廊的方形柱上,刻着“莱芒省大主教府新历43年建”字样,迈步进入,通往屋门的道路较宽,两侧植了红松,除此之外,花坛中只剩一些星星点点的小花顽强的开着。到了门口,才能看见墙壁上精美的浮雕,桑德拉望着一幅耶稣出生的浮雕画出神,西拉里德见状,问道:“大人?”
  桑德拉回过神来,晗首道:“进去吧。” 
  屋内的装潢经过多任大主教的修饰已变得精美起来,一楼是佣人及厨房餐厅之地,正中是铺了佛里兰达省手工地毯的会客厅,镂空浮雕的栏杆勾出圆润的弧度通向二楼。
  “这就是您的寝卧之处,”西拉里德打开门,桑德拉淡淡扫视一眼,点头道:“麻烦您了,现在我想休息一会儿。”
  “好的,”西拉里德侧身退出去,“等到午餐时,我再来叫您,”说罢,他轻轻地掩上了门。
  桑德拉看了看崭新的被褥,失神片刻,解下腰间的权杖。随即坐到床边,缓缓地,倒了下去,右手挡在眼上,呼了一口气。
  半梦半醒之间,隐隐约约一个声音响起:“德蒙大人,陛下可是十分期待松露节的会面呢。”
  他眉头一皱,无意识地攥紧了手心,陷入更深沉的睡眠中。
作者有话要说:  蚊香眼中……终于知道码字的不易了,比写三千字论文还要晕……加油!
 
  ☆、第二章
 
  蒙塔省境内某一小城,城主府正厅内,一个身着金色纱衣的歌者正唱到高音部分,不似男子粗犷,女子尖利的嗓音,格外带了一种圆润之美。
  唐.吉埃尔第一眼看到贝兰.梅德尔,便为之倾倒。
  这是怎样一个美貌的人儿啊!
  灿烂的金黄色卷发柔柔垂在耳侧,一双含情脉脉的湛蓝色双眼欲语还休地盯着人看时,会让被关注者情不自禁地深陷其中,他端坐在称他为“闺中密友”的布吉拉伯爵夫人身旁时,相对男性而言略显娇柔的身躯,以及优雅有礼的言行举止,无一不阐明他的柔美及良好的教养。
  作为一名阉伶歌手,他的盛名早已传遍整个西欧里斯,本国的人们亲切地称呼他为“夜莺”,因为他那如露珠般清润明亮的歌喉,传闻曾引来过大批的飞鸟,盘旋在空中久久不肯离去。
  近日,教皇陛下下令于主城举行一次祭祀盛典,与全国民众共飨欢节——九月十七日松露节,下令全国出色的阉伶歌手献艺,因而贝兰.梅德尔不日便要出发,前往主城,若有幸被教皇陛下青眼看中,那么便可侍奉左右,不再跋涉回来了。因而唐.吉埃尔觉得自己非去主城不可,
  好不容易获得父母同意后,跟着去主城的队伍一路走走停停,从盛夏的余威中迎来一场场秋雨,让人苦不堪言,眼见歌手的队伍仍然照常行进,他咬了咬牙,带着自己的几个侍从骑马追了上去。等到了主城,他却失去了贝兰的消息,不由心中发慌。
  “去打听一下,梅德尔先生到了么,被请去了哪里?”他决定要摸清贝兰.梅德尔的献艺路线。据闻,松露节当晚会举办一场由红衣主教团团长主持的歌赛。届时会从各地的歌手中选出一位“松露之音”,以期在教皇陛下主持的松露节祭祀仪式后领衔而唱,还能获得加入圣歌乐团的机会。但是到了主城之后,唐却又担忧起来。一方面,唐又害怕他迷恋的贝兰被教皇陛下看中,最后留在主城,到时为自己带走贝兰增加了难度。而另一方面,贝兰曾在肯特拉子爵府上宴会时说过自己立志要做一名绝佳的歌手,加入圣歌乐团,实现心中夙愿。他思前想后,既不舍得强行让贝兰中途离开,也没有把握让贝兰心甘情愿随自己远走他乡。连着好几天,也没找出个确切的办法来,要知道,贝兰虽则享有盛名,但是却极为不自由,他从小被父母卖给了一个小剧院的歌团,做了阉伶歌手有了极大的名气后,身边伺候的人多了起来,相应的,“看守”他的人也多了。唐不敢在家乡将他带走,但是,主城却是一个绝佳之处。
  松露节的来临,主城的百姓也为此做了十足准备。一时之间,城中家家户户窗上门角皆挂上了松枝,承接每日的晨露。有条件的人家还要供奉一幅圣母图,为家人晨暮祈祷,也为教皇祈福。街上大多种植桷树,蜿蜒的常绿草植带随着大道延伸,其间斑斑点点的点缀淡黄,淡粉或白色的丝石竹。阁楼人家的窗台上或搁或吊着一盆盆尚未开花的的雏菊和圣诞花。四季玫瑰艳丽的花朵别在曼妙女郎发上宽大的的佛里兰达帽檐边,为秋日增添了一抹明媚,歌剧院正门口络绎不绝的绅士们进出,胸前配着流苏与花朵。因而这些日子,连捧着玫瑰守在门口衣衫单薄的花童们的小脸上,也有了无暇的笑容。全国各地的表演艺人,商贩等等皆齐聚主城,以此求得发迹。
  一时之间,主城繁华如昔,犹似春临。
  红衣主教团商议之后,获教皇批准,城中增加了十字禁卫巡逻军,以防突发意外,影响到节日的庆祝。此次节日,七省红衣大主教并各省行政长官齐聚主城,其安危之责便格外重大。
  鸟瞰主城,北面几乎为蒂凡卡特宫址,以东是修道院与留在主城的各贵族居住之地,以南是各类酒馆、歌剧院、饭店等,以西是平民区及驿馆,东部设东欧里斯大使馆与各省大主教行馆。
  “回禀少爷,这是属下自爱波尔歌剧院打听到的梅德尔先生的日程安排表目,请您过目。”侍从双手奉上一卷羊皮纸。
  唐心急地一手抓过,将纸展开,细细阅读一遍,才露出满意的笑容:“不错,正是这个!梅德尔先生真是了不起,竟能在松露节头日晚上受康非沙公爵夫人邀请领唱教奉圣歌!”说罢,又露出遗憾的神情,懊恼着,“可惜我没有此等荣幸,受康非沙公爵夫人邀请,聆听其天籁之音。”
  侍从见自家少爷转眼便垂头丧气,心中念转,脱口道:“少爷,听闻不日各省大主教大人及行政长官陆续赶往主城述职度节,带的侍从恐怕不够,必会临时招一些新手。不妨咱们乔装打扮,委屈少爷混入其侍从中,”他见唐神色犹疑不定,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补充道,“属下知错,望少爷……”
  唐一下子拽住他胳膊,在他惊疑的目光中,脸上缓缓浮现出一个堪称愉悦的笑容,一字一句道:“不,匹克,你的主意很好。”
  九月十三日,第一辆蓝色天鹅绒马车驶过繁华的街道,停在了斯特茵他省红衣大主教府前,标志着松露节庆祝帷幕随之徐徐拉开。                        
作者有话要说:  好不容易爬上来的电脑小白。。。。。继续蚊香眼中。。。。。。谢谢支持啦~嘿嘿,摸头,不好意思了。
 
  ☆、第三章
 
  马车檐角上的流苏兀自颤动着,马车夫下了地。早已侍立在门口多时的仆人迎上前去,在马车踏板前站定,一人一边撩起一角帷幕,不多时,一个身形微胖,着红衣主教袍的老人佝偻着背从车中探出头来。随行的骑士队长早已翻身下马,立在车前,他背对着踏板,将大主教背下马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