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做我男朋友,行不? 作者:羲玥公子

字体:[ ]

 
 
文案
 
许俊弘在厕所里堵截舒煜,“舒煜,做,做,我男朋友,行不?”
“不行。”舒煜回答地干净利落。
“那我做你男朋友。”
“不要。”
“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
“变态。”
许俊弘说:“我知道男的喜欢男的有点变态,但是我就是喜欢你。”
 
小清新的路线,忠犬VS女王的CP,直男掰弯的节奏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俊弘、舒煜 ┃ 配角: ┃ 其它:忠犬女王
 
 
 
  做我男朋友,行不?1
 
  笔尖划过纸面,发出细微的沙沙声,握笔的手修长,白皙,指节分明。微风从半敞开的窗子拂进来,轻轻撩拨着一旁竹青色的窗帘。
  一只纸飞机飞进来,正好落在书本上,正在写字的人停笔,抬了抬头,窗外的对面,一个帅气中带着痞子气息的少年坐在窗边,一只脚半曲着搭在窗台上,抬起右手比出一个兔子耳朵的手势,兔子耳朵点了点头,眯起眼睛笑,“早啊。”
  呵,为了耍帅,连命都不要了?这里是八楼,要是摔下去,运气好点留了一口气也绝对会半身不遂。舒煜看了他一眼,像是已经习惯了,站起来拉上窗帘。
  阳光透过青色的窗帘照进来,在书本上投下一片绿色的阴影。
  舒煜坐下来,继续学习。
  这一片小区是新建的,舒煜一家去年过年之前搬进来,到现在正好半年。对面坐在窗台上的少年名叫许俊弘,也是在差不多时间搬进来。
  他们两的房间正好对面,相差的直线距离不到五米。要是不拉上窗帘,对面房间里的一切一览无余。
  世界上有些事情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巧,比如舒煜和吴俊弘在同一所高中,同是高二年级,还好,不同班。再比如,舒煜的母亲和吴俊弘的母亲在同一间公司上班,关系还很要好,上下班都是一起的。
  吴俊弘的名字在学校高一到高三都知道,每隔几个星期,周一的国旗下讲话,通报批评的名单里就有他。
  打架,在厕所里偷偷吸烟,考试作弊,逃课,上课睡觉玩手机,没有一样是他没做过的。
  而舒煜正好相反,成绩稳定在年级前十,市中学生书法大赛一等奖,省级三好学生,学校‘四大美男’之一,是各科老师的心头宝,学妹学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高中的生活很忙碌,早上六点钟起床,天还只是微微亮。舒煜拉开窗帘,视线无意扫过对面,某厚脸皮的还在呼呼大睡。
  洗脸刷牙,从冰箱里拿一支牛奶,外加昨天母亲就准备好的土司,这就是舒煜的早餐。黑色西裤白色衬衫,黑色双肩包,走在小区花园似的小道上就是一道风景线。
  刚走到小区的保安亭,后面就有人踩着自行车呼呼地追上来,一个急刹车,自行车横在舒煜的面前挡住了取出,自行车上面的人摆出一个自以为很酷的造型,“今天别坐公交了,我当车夫送你,免费。”也不照照镜子,一蓬头发肆意地飞起,一看就知道早上还没梳头发。
  舒煜视而不见地绕开他继续往前走,某人继续死缠烂打地慢慢踩着自行车跟在后面。
  舒煜在公交亭等公交,许俊弘坐在自行车上百无聊赖地往后踩着踏板,双手撑在车头,“公交车太挤,又慢,还不如坐我的车,十五分钟包到学校,省下的两块钱还能买杯豆浆喝。”
  等他说完,公交车已经来了,舒煜上了公交,公交车启动,一阵汽车尾气擦着许俊弘的鼻尖飘过,某人狼狈地打了一个喷嚏。
  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班主任在讲台上,盯着几个迟到的人说:“高二已经到了尾声,很多同学一点紧张感都没有,还像刚上高中一样懒懒散散,没有一点自觉。你们自己算算,真正学习的时间还有多少?明年六月初考试,除去放假的时间和考试的时间,能学习的时间可能连半年都不到!你们别以为到了高三再来拼也不迟,想都别想,上了高三你们就知道,隔三差五就要考试,省里面一模二模,市里面的模拟考试,还有我们学校自己组织的考试,哪还有多少时间给你们复习……”
  班主任说完了这番话,让班长跟着去了办公室,班长回来后,班里面的公告栏上多了一份关于暑假补课的通知。
  学校美其名曰自愿补课,且每个自愿补课的同学还要签一份自愿补课的协议。如果不自愿的,则要被请到办公室,由班主任亲自做思想教育。
  补课的第一天,舒煜像平时一样出门去小区门口的公交亭等公车。上了公车,车门关上后,一个人出现在车门外,拍着车门。
  司机打开车门让他上来,上来的人喘着气,一看就知道是跑着过来的。打了卡,许俊弘挤开密密麻麻的人,来到舒煜站的位置。
  “hi,早。”他露出一排白牙,笑容灿烂。
  舒煜瞥他一眼,“不是说公车又挤又慢么?”
  “哦,我自行车坏了,迫不得已才坐公交的。”
  舒煜没再理他,像他这种老师眼中的十恶学生要是不自愿补课,老师会更高兴,也不会请到办公室做思想教育。反正去了教室也是玩手机睡觉,影响班容班貌,还影响整个班级的积极性。
  到了下一个站,一大波上班族挤上来,公交车上的人越来越多,舒煜被迫和许俊弘靠的越来越近,两人的身高差不多,一靠近,许俊弘呼出来的气舒煜都能感受得到。
  司机一个急刹车,许俊弘的身体往前倾,几乎贴上了舒煜的。许俊弘耳朵根子通红,看着舒煜的侧脸,舒煜不动声色地握着吊环看着车窗外的街景。
  许俊弘干脆保持着身体贴着舒煜的姿势,一只手握着吊环,另外一只手抬起想要放在舒煜的腰上,才刚碰到衣服,许俊弘阿的一声叫了出来。
  全车的人都看了过来,许俊弘一脸窘迫,脚上火辣辣地疼,因为刚才舒煜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许俊弘凑近舒煜耳边小声说:“你真狠。”
  到了站,舒煜下了车,许俊弘一瘸一拐地也下了车,趁舒煜没走远,他大跨步上前拉住他背后的双肩包。
  舒煜往后看他他一眼,冷着声音道:“放手。”
  许俊弘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指了指脚下,“我脚被你踩瘸了,你得扶我走。”
  舒煜道:“断了才好!”
  舒煜挣开他的手,继续往校门口走。
  舒煜觉得,遇上许俊弘一定是倒了八辈子霉。
  那天刚上了厕所要出来,结果被一个不明物体重新挤了回去,看清楚了才知道是煞星许俊弘。
  厕所地方狭窄,舒煜没地方退,被突然冲进来的许俊弘逼到了墙上,困在了手臂之间,许俊弘急促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舒煜,做,做,我男朋友,行不?”
  “不行。”回答地干净利落。
  “那我做你男朋友。”
  “不要。”
  “为什么?”
  舒煜没好气瞪他,“你要玩找别人玩去,我没那闲工夫。”
  “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
  “变态。”
  许俊弘说:“我知道男的喜欢男的有点变态,但是我就是喜欢你。”
  这个时候,厕所外面响起了脚步声,许俊弘和舒煜都没出声。厕所安静地有点恐怖,只有外面的人的脚步声。等到进来的人解决了问题,洗了手出了去。
  舒煜才推开许俊弘,“满嘴烟味,好恶心。”开了门出去。
  许俊弘胸口起伏,刚才的表白他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舒煜的拒绝也是他一早就想到的。但是,心情难免有点失落。
  烟味?恶心?许俊弘对着自己的手掌呼了一口气,没有烟味啊。
 
  做我男朋友,行不?2
 
  如果认为表白失败许俊弘就退缩,这显然不是倒了八辈子就可以遇到的。
  舒煜很少打开窗,因为不想看到对面,更不想对面的人看到这边。
  周日下午坐在窗前看书时才会打开一点,不到十厘米的宽度,加上窗帘的遮挡,对面看不过来。
  夏日里安静的下午,除了桌上滴答滴答走着的闹钟,没有别的声音。
  突然,窗外响起一阵嗡嗡的声音,舒煜拉开窗帘一探究竟,看到的是一架模型直升机在窗边悬浮,小直升机下面两根绳子吊着一张卡片纸,纸上用大头笔画着一个Q版的男孩在抽烟,但是被印上了一个禁止的符号。
  舒煜抬头看向对面,某人手上握着遥控器对着这边傻笑。舒煜拉上窗帘,坐下来继续看书。
  这个暑假在各种化学方程式,物理公式,生物结构图还有数学题中度过,班主任每天必须要强调的就是对学习不能松懈,只要有一点松懈,就会被其他同学赶超,不进步那就等于退步!
  许俊弘依旧在课桌上呼呼大睡,醒来的时候脸上一片红印子。他的座位在最后一排,没有同桌,单独出来的。这是老师故意安排的,他另外两个铁哥们的位置也跟他差不多。
  “弘。”
  睡眼惺忪的许俊弘听到有人叫自己,打着呵欠看过去,李帆对他比了一个剪刀手,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意思就是去厕所吸烟。
  许俊弘刚想做一个走的手势,但是一想到舒煜那天在厕所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心就冷却下来了。说了声不去,趴在桌子上继续睡。
  放学后,舒煜习惯性晚走十几分钟,避开高峰期公交不会太拥挤。这些天每天放学走到校门口,就能看到某人倚在公交车亭边上玩着手机,一只脚往后抬起撑着车亭,一只手放在裤袋,远看确实有那么几分帅。
  但今天出了校门,那个耍帅的人竟然不在。舒煜并不在意他到底在不在这等他,上了公交,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偏头看着窗外的街景。
  公车开过离学校不远的一个胡同,偏僻的胡同里面五六个互殴的人闪过舒煜的视线,而那互殴的人之中就有一个是许俊弘。
  难怪他今天没在校门口等。
  那之后一直下雨。八月末下雨似乎已经成了惯例,小学生和中学生几乎都是在这样的天气里,不情不愿地开始新的学期。
  开学时,许俊弘的母亲跟校领导讲了很多好话,礼也送了,才免去了许俊弘被开除学籍的惩罚。
  那天的群殴对方有一个人额头磕在了墙上,流了很多血,医生说是脑震荡。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许俊弘,伤者的父母坚决要追究责任,许俊弘的父母赔偿了对方索要的两万块赔偿金。
  回到家后,许俊弘被父亲教训地很惨。
  开学初这一段日子,许俊弘倒是很安静,最主要体现在他没有缠着舒煜。
  上了高三,随之而来的事第一个模拟考试。对于第一次的模拟考试,高三学子既期待又紧张,考完后就能根据往年的排名和报考情况知道自己的分数线能去哪一个等级的学校。
  舒煜无疑是重点第一批的。而许俊弘,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舒煜的排名有多前,他就有多后。
  成绩出来后,学校将针对高三学子第一次模拟考试给家长开一个家长会,一方面是让家长们知道自己孩子在学校的真实情况,另一方面学校也想动员家长一起鼓励孩子努力学习。
  家长会之前,是中秋节。
  许俊弘的母亲叶肖颖在小区附近的一个烧烤场租了一个烧烤炉子。叶肖颖和舒煜的母亲刘娇茜是好姐妹,于是决定两家人一块过中秋烧烤。
  烧烤场靠近江边,四周闪着星光一样的小灯泡,江风从岸上吹上来,很舒服。许俊弘的父亲和舒煜的父亲两个人坐在一旁的桌子上,喝着啤酒说着股票。
  两个母亲在一边串着已经洗好切好的肉和蔬菜,聊着家长里短,很是投入。炉子边只剩下舒煜和许俊弘两个人看着铁架上的烧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