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千骨之古画遗音 作者:缘已尽

字体:[ ]

 
书名:花千骨之古画遗音
作者:缘已尽
上一世,他是他府上的琴师,眼睁睁看他娶妻生子,最终落得身死荒城。
 
这一世,他是长留上仙,而他,只是长留的普通弟子,两人互通心意,却因禁忌恋情难相守。他为保爱人,自愿被放逐蛮荒。
 
相爱的人,究竟何时得以相守?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子画,璃幻音 ┃ 配角:花千骨,糖宝,东方彧卿,杀阡陌 ┃ 其它:
==================
 
    第1章 缘起
 
  周围一片寂静,连虫鸣都没有,漆黑仿佛染不开的墨,在这座荒城外的一座破庙里,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看着对面看不清面容的男人:“璃幻音,别怪我,即使他不知道,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威胁。”
  男子抬头,露出乱发下的脸,即使狼狈至此,依然掩不住的灼灼其华,清雅如莲:温润似水的眸子,即使没有注视任何人,却依然让人感觉到他的温柔;淡色的唇,带着文雅的弧度;一头长发略显凌乱,仅用一根发带绑着,散落在肩膀些许,显出一丝脆弱,然而稍显单薄的身体却给人以坚韧不屈的感觉;一袭蓝衣虽不华贵,在他身上却恰如其分,正是陌上人如玉,公子士无双。男子,也就是璃幻音轻启唇:“夫人可是在自卑?”
  “你……!!”女子似被激怒,却忽然勾唇一笑,“反正你也要死了,我何必跟个死人计较。”说完,女子示意周围的侍卫动手。
  “不必了,我的归路由我自己选择。”说罢,璃幻音嘴角扬起微弱的弧度,白子画,愿来生不再若此相遇,望你今生幸福。一道血丝顺着他的嘴角流下,璃幻音缓缓闭上眼睛,陷入黑暗前,似乎看到了那个魂牵梦绕的身影。
  两百年后,长留山。
  “幻音,幻音!!”璃幻音转身,看到好友跑过来,一脸掩不住的兴奋,“你听说了吗,掌门的二弟子要出关了。”
  眉微扬,“那是谁?”
  “天哪,幻音你竟然不知道,掌门的二徒弟白子画,据说是百年来最有天分的修者,有望在百年内修成上仙,大家都说掌门有意传位与他,就是性格太冷,不易接近。”好友一脸梦幻,“要是我也有这样的修炼天赋就好了。”
  “是吗?”璃幻音一愣,连好友接下来的话也没听清,白子画吗?
  是夜,月光沁凉如水,璃幻音站在溪旁,望着溪流尽头的绝情殿,是你吗,子画?
  轻叹,璃幻音转身,却看见那人站在身后,白衣如雪,清冷孤傲的眼神一如当年。似乎失去了言语,璃幻音看着眼前的人,明明那么近,却又那么远。当年自己带着执念入了轮回,执意不肯忘记,执意不肯妥协,换来今世的眷恋,可是子画,你可还记得我?
  “为何在此?”冷如翠玉的声音响起,将璃幻音的思绪带回。
  “只是有些睡不着罢了。”
  那人却不再言语,越过璃幻音飞身回到绝情殿。璃幻音抬头看着整座长留山的最高峰,那里孤立着巍峨的宫殿,月光洒下一片冷清。罢了罢了,即使他不记得又如何,总归再次相遇,希望这次没有晚……
  平时的长留山,并没有那么多的机会遇见白子画,毕竟那人的性子清冷,不善与人交流。所以那晚之后,璃幻音再次见到白子画,已经是仙剑大会上了。
  璃幻音并不喜欢这种场合,可耐不住好友的请求,一不留神就被拉了过来,看着好友兴奋的样子,璃幻音满脸满心的无奈。抬头,却看见那人端坐高台,目光冷凝,似乎一切都无法入得了他的眼。许是璃幻音的目光太过专注,那人的视线忽然扫了过来,虽然只停留了一瞬,却让璃幻音失了呼吸。
  大会过后,总是在找机会见白子画,奈何那人潜心修行,难得出绝情殿。心绪怅然的璃幻音拿出伴了自己两世的琴,指尖轻划,流畅的音符飞舞。璃幻音的琴声,空灵中带着一丝寂寞,一点沧桑,那是两世积累的无奈与悲伤。曲罢,收琴,抬头看见那人站在石头上俯瞰千山,他的眼里是否有我?不再迟疑,璃幻音收起琴,转身离开。
  之后的日子里,两人似乎达成一致,每晚璃幻音都会在溪旁抚琴,那人也必会在石上俯瞰,即使没有言语,却有点点默契在两人之间流转。
  十年转瞬而过,两人的交集依旧只是夜间的琴音环绕,璃幻音却终于静下了一直以来焦躁的心,那人就在这儿,在自己身边,又有什么好着急的呢。
  这日,掌门派白子画下山历练,璃幻音与好友都在随行行列,勾唇一笑,这次应该可以更进一步了吧,璃幻音如是想。
  是夜,轮到白子画与璃幻音守夜,看着那人的侧脸,璃幻音轻语,“可要在听一曲《莫离》?”
  “那首曲子叫莫离吗?似乎没有听过。”白子画转身,看着璃幻音,眼神中带着些许疑问,转瞬即逝。
  “啊,这是我自己写的,悼念亡友。”顿了一下,“算是吧。”
  语罢,随手布下结界,琴音响起,璃幻音似乎又看到了当年那段时光,即使知道他有了未婚妻,却依然固执地留在他身边,看他娶妻生子,直到他的夫人再容不下自己……
  “你在想什么?”耳边蓦然响起他的声音,一时让璃幻音有种时空倒流的错觉,回神,“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故人。”
  “那是个怎样的人?”不知为何,白子画突然有了谈心的兴致。
  “他啊,是个冷淡的可以的人,总是喜欢拒人千里之外,当初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和他成为朋友,他总是嘴硬心软,即使为别人做再多,也总是不说,宁可被误会也不愿多做解释。呵呵,可是,他是我最重要的人……”白子画看着璃幻音唇边怀念的笑,却感到里面含着的无奈与伤感。
  “那人现在在哪?”白子画听到自己的声音。
  “生离死别。”一字一顿,璃幻音的目光却让白子画移不开眼。
  历练归来,两人更加熟悉,璃幻音不好去绝情殿找白子画,于是白子画偶尔下来看他,两人的熟稔看得好友目瞪口呆,那还是自己那个不喜外出,与人无尤的好友吗,还有那个白子画,你的清冷孤傲呢?
  终究,两人情愫渐生,然而这不是幸福的终点,而是一切悲剧的开端。二人的恋情被大师兄摩严撞破,捅到掌门那里,掌门又怎会允许自己的得意弟子被这种禁忌之恋毁掉,璃幻音为了爱人一力承担所有责任,被放逐蛮荒之地。而白子画留在长留,接下掌门之位,而他的脸上,再无一丝笑意,似乎所有的情感已经随着那人的离开而消失……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第一次写文,请多关照……
 
 
    第2章 初始
 
  带着清虚道长的托付,花千骨赶往昆仑,纵使路上起了点小波折,骨头还是带着糖宝如期赶到。“骨头妈妈,糖宝帮你混进去吧。”呆在千骨耳朵里的糖宝小声道。
  “为什么不直接进去?”骨头满头问号。
  “骨头妈妈,你没看见有人守着吗,我们又没有请柬。”糖宝抓狂。
  “要是清虚道长把请柬给我们就好了。”骨头叹气。
  “就算清虚道长把请柬给你,你只是凡人,守卫也不会放你进去的。再说,人家是妖精,不被抓走才怪。”糖宝义正言辞。“好啦,我先溜进去找找宝贝,好带骨头妈妈你混进去。”
  “小心……”千骨话音未落,糖宝已经不见踪影。
  等糖宝回来,花千骨吃下绿须花和宾草,和糖宝乘着叶子小船飞进去,在一棵桃树上停下。四处一看,并未发现清虚道长让自己找的白子画,倒是糖宝一直在耳边给自己普及仙界的知识,正说话间,只见白子画一袭白衣胜雪,飘然而至,恰好坐在自己呆的桃树下。
  “咦(((*)?”花千骨伸出变成虫子后短短的小脚揉了揉眼睛,是自己看错了吗,那个人旁边为什么有个透明的人影。花千骨脸色铁青,不会是鬼吧?转念一想,清虚道长说白子画是仙界最强的人,如果真是鬼,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样想着,花千骨放下心来,却听到糖宝焦急的喊声,“骨头妈妈!”
  转过头来,花千骨发现自己飘离里桃树,眨眼间,就看到白子画放大的脸,只听见那人碎玉般的声音,“不小心掉下来了吗?”嘴角弯起细微的弧度,像是夏天微醺的风,伴着酒香让人沉醉。
  花千骨差点醉死在这笑容里,一不留神被那人用两根手指拎出酒杯,伴着那人吐息,花千骨缓缓飘回树上,惋惜一声,不经意间却看见白子画旁边模糊的人影脸上泪珠滴落,即使依旧在笑,花千骨却觉得自己的心跟着他在疼。那抹消瘦的人影虽然依旧笔直,却满溢悲伤与绝望。
  为什么?花千骨看着那抹人影久久无法回神。
  “骨头妈妈,快下去啊。”耳边传来糖宝的声音,原来玉帝他们正说到清虚道长。来不及反应,千骨已经被糖宝送下树,掉在白子画旁边。还没哀悼完自己可怜的屁股,花千骨就被一只大手拎了起来,“小鬼,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等等,是清虚道长叫我来的!”花千骨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众人皆惊,玉帝决定大家各自离去,加强防范,以防神器被夺。
  花千骨期期艾艾地走到白子画身边,“白……白,请你收我为徒!”松了一口气,总算说出来了。
  “噗!”花千骨听到旁边传来的笑声,眼珠一转,看见那个人影捂唇而笑,这个人好漂亮!花千骨呆呆地想,与白子画的冷峻不同,这人更多的是清雅温润。
  “我从不收徒。”花千骨还沉迷在美色里,就听到白子画的声音传来,花千骨急忙拿出传音螺,“是清虚道长让我拜你为师。”
  听完清虚道长的传音,白子画叹了口气,“也罢,你且随我回长留,作为一名普通弟子学习,待到一年后仙剑大会,你若能让我满意,我就收你为徒。”
  “我一定会做到的!”花千骨急忙点头,却又听见旁边的人影在恶趣味地笑。刚要开口,却见那人影将食指轻放在唇上,对着自己笑,似乎有莲香扑面而来,花千骨晕乎乎地想既然他不想让人察觉,那还是别说了。
  “又在发什么呆,走了。”白子画看着走神中的花千骨,无奈的开口提醒某人发呆的不是时候,花千骨急忙跟上。
  一路无言,白子画将花千骨交给师侄落十一,就直接离开了,花千骨看着白子画的背影,以及静静跟在他深厚的人影,给人一种天荒地老的感觉。奇怪,明明是两个男的,却又奇异的和谐。不再纠结,花千骨跟着落十一离开。
  璃幻音看着前面的身影想要抚平他的心绪,却什么也做不到,自己只有一抹残魂逃了出来,子画甚至无法看到自己,而且,是自己选择离开他,子画他,大概不会原谅自己吧。想到这,璃幻音又想起那个可以看到自己的小女孩,希望她可以快点通过考验,那样子画就不会孤独了吧,还有自己……
  回到绝情殿,白子画站在露风石上,看着下面弟子们忙着修行,整座长留山掩藏在护山大阵中,一切显得那么安静祥和,而外界,山雨欲来。若是阿音还在,是不是就不用一个人独自承担这一切?白子画想着,阿音,你让我变得脆弱了,为何要扔下我一人?……你现在可还安好?抬首,月已至中天,那人的音容笑貌似乎就在眼前,阿音……叹息一声,再听不见那人的琴音,转身回到殿内,只留下璃幻音站在白子画刚才站的位置,掩在发下的表情晦暗不明……
  因着被尊上带回来,花千骨被大家排斥在外,饱受欺负,然而要拜尊上为师的信念无比坚定,花千骨努力修行,期望仙剑大会上可以夺魁,然后就可以成为尊上的徒弟了。期间,因为云隐找来,花千骨随云隐回了一趟茅山,在那里遇到了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人,姐姐杀阡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