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站在原地 作者:海角八号

字体:[ ]

 
书名:站在原地
作者:海角八号
 
 
 
文案 
 
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让你一转身,一回头就能看到我。
 
一个导游和游客的爱情故事。
 
文案无能……
 
第一人称。
 
双向暗恋,无虐。
 
又名——云南旅游指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慕夏,江亦 ┃ 配角:张阳 ┃ 其它:
 
==================
 
  ☆、一
 
  我在云南做地陪已经有两年了,从毕业到现在。
  昨天才刚带了一个团回来,今天一大早就又接到了电话,说是又有一个团要过来了。不过想想也是,现在就快到五一了,来旅游的人自然会多一点。所以我只能早早的从床上爬起来,先是核对了那个团到达的航班,然后联系了要去接团的大巴司机,最后,就是把自己拾掇拾掇一下,尽量把自己弄得人模人样的。
  再之后就是去洗脸刷牙,还特地用洗面奶洗了脸,平时我都不用洗面奶之类的东西,觉得一个大男人用这些东西有点娘们唧唧的,而且太过麻烦。
  然后我抬起头看了看镜子里的那个人,恩,不错,精神看起来还可以,就是眼圈下面有点乌青,那是因为昨天玩游戏玩到了三点多,还有一撮头发有点翘,等下要记得弄弄。
  一顿翻箱倒柜,才找到了一年前买的那瓶啫喱水,楼下小便利店买的,五块一瓶,有点贵。拿起来看了看,的确还没过期,便一股脑的就往脑袋上喷,然后用手压了压那一撮翘起来的头发。
  差不多了吧!再把运动服一穿,整个一阳光大男孩!完美了!
  没多久就接到了领队导游的电话,说他们已经下了飞机了,尽快安排大巴过来接团。
  我给开大巴的那个司机大叔打了个电话,跟他说好了把车开到自己住的小区楼下,背起包,然后随手拿起扔在沙发上的帽子,急匆匆的就跑下楼。
  司机大叔住的离我这里不远,我到门口的时候大叔已经在等着了,我三两步跳上车坐好,对大叔豪迈的挥挥手,然后大喊了一声:“出发!”
  司机大叔可能是觉得我的行为太过幼稚,看着我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发动了大巴。
  到机场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一大堆的人,十分显眼好认,因为每个人头上都带着顶写着XXX旅行社几个大字的帽子,那帽子还是荧光绿的,在那么大的太阳下,差点没闪瞎我的钛合金眼。
  我走上前去和那个领队导游握了握手,然后互相的自我介绍了一番。
  之后我又对着团里的那些游客们自我介绍了一次。
  我说道:“大家好!我是李慕夏,是你们这次旅行的地陪导游,欢迎大家来到云南,在旅行中,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我,我的手机号是188……5634,希望大家旅途愉快。”
  我说完之后大家就鼓起了掌,尽管人员众多,掌声响亮,我还是注意到了人群中有一个人并没有鼓掌,只是用十分不屑的眼神看着我,一根手指顶着那顶荧光绿的帽子不停转着。
  我是个非常记仇的人,所以深深的记住了他,并且决定在之后为期一周的旅程里给他点好看,其实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可以给他好看,顶多嘴上说说过过瘾罢了。
  既然已经来了云南,到了昆明,那今天一下午的时间当然就是在昆明玩玩看看了,昆明这个地方其实根本不需要我这个地陪多做介绍,大家来旅游之前肯定都对整个云南省做过了全面的了解。
  首先,到了昆明,许多人最先想到的就是石林,所以下午的时间大家坐着大巴到了石林县。
  到了石林的时候,团友们纷纷拿出手机相机拍照,有的人甚至拿出笔想在那些大石头上写下谁谁谁到此一游的字样,所幸被我及时发现制止了,这种不文明旅游行为必须加以扼制,让它死在摇篮里。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这些行为是会影响我的饭碗的,要是被发现我带的团里出现了破坏公物环境之类的行为,那我的饭碗可能也保不住了。
  我一转过头就看见了今天那个拽的五七八万的男人,正拿着单反冲着一处地方在对焦。
  我看他举着相机的侧脸,觉得还是挺帅的,是我喜欢的类型,只是性格不太行,光这一点就可以对自己说不了。
  云南的每一个景点,我去的次数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了,并不觉得有什么新鲜的,所以就蹲在一边看着那些人不亦乐乎的拍照。
  等到把石林都逛完,然后坐车回去的时候,天已经有点黑了,回到昆明市里,都已经九点多了,我把他们带到了安排好的酒店里,房间也安排好了,跟他们说让他们自己去餐厅里吃点东西,明天早上在酒店大厅集合,然后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昨天玩游戏玩到太晚,今天又奔波了一天,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根本不想去洗澡,可是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困意,我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迷迷糊糊的拿上衣服进了浴室,洗了个迷迷糊糊的澡。
  洗好之后就不管不顾的躺下了,本以为会一夜无梦的好睡到天亮,谁知道半夜放在床头的手机催眠符一样响个不停,我迷迷糊糊的伸手摸过床头的手机,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谁知道打电话的那个人那么执着,手机铃声又再次响了起来,我心里突然一个激灵,想着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顿时睡意全无,急忙的拿过手机接了电话。
  电话刚接通,就听见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传过来,那人的声线十分动人,带着点沙哑的磁性。
  那男人问:“你是李慕夏吧?”
  我从来没觉得我的名字有那么好听过,于是心里无比感谢我爸姓李,我妈姓夏,然后我爸非常爱我妈这件事。
  我自认为我没有声音那么好听的朋友,所以试探性的“喂”了一声。
  那人没听见我的回答,又问了一遍:“你是李慕夏吧?”
  我听出了那人语气里的隐隐不耐,撇了撇嘴,心想他的脾气真差。
  这次我只能回答,“恩,我是。请问你是?”
  对方非常拽的回答:“我是谁没必要告诉你!”
  我对他的回答感到十二万分的无奈,却也只能耐着性子,用一种让自己都起鸡皮疙瘩的腔调,温声细语的问:“那请问你有什么事吗?你是我带的团里的团友吗?”
  那人很酷的从鼻子里哼出了个鼻音:“恩。”
  “请问有什么要紧事吗?”对于这种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的人,我实在没招,只能压抑住内心的怒火,耐心的将问题再次重复了一遍,如果他真的没什么紧要的事情的话,我绝对会拿把刀冲出去把他砍了,扰人清梦是要遭雷劈的。
  “哦,我有事,我肚子饿,不知道现在哪里有吃的?”那人慢慢悠悠的说道,尽管他的声音十分悦耳动听,此刻我也没了欣赏的心情。
  我用力的咬了咬嘴唇,成功的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这是我极度愤怒时的习惯性动作。
  “非常遗憾,我现在没有带有泡面,要不我们出去买包泡面回来?”我努力忍耐着,询问了一下他的意见。
  以前每次带团我都会把在包里放上几包方便面,以备不时之需,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吃饭都是不报销的,这次出门太过匆忙,所以才把这件事给忘了。
  对方依旧很酷的回答了我:“我不想吃垃圾食品。”八个字,言简意赅。
  “那你想吃什么?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且似乎你们的吃饭问题不由我负责。”我对他说。
  “你不是全程陪同的吗?吃饭这么大的事也不管?我可以投诉你哦!”电话那头的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带了点笑意。
  我非常干脆的将他的笑理解成了嘲笑,他打这通电话的目的就是为了戏弄我?我只能这样想。
  而且,他应该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随随便便把投诉这件事挂在嘴边的人,从事服务性行业本来就需要比常人更多的耐心,每天脸上都挂着公式化的笑,对人说话必须温声细语,不能让人感到一点的不快,是个人都会有情绪,都会有忍不住的一天,但是还是得拼命压抑住自己,可尽管这样,还是有人不能理解,还是有人会没事找事,非要挑战你的极限。
  所以脑海里一下就闪过了那个人,那个用不屑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人。
  我终于爆发,大声对着手机骂道:“你自己有脚吧!?饿了不会自己吃!?还要等着人你!?”
  然后,没等他开口,我就非常帅气的,动作一气呵成的把电话给挂了。
  一时的耍帅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无边无际的后悔,我开始害怕他真的会去投诉我。
  如果那样的话,事情就比较麻烦了,我还得重新去找个工作,现在就业形势那么严峻,工作铁定不好找,而且我对目前这个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很多人花钱才能去的地方我可以免费去,也不是太忙,而且我还要十分文艺的说一句: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
  我翻来覆去的折腾到了四点多,才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我一走进酒店楼下的餐厅,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拽得要死的男人,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的心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心里十分确定他就是昨晚打电话给我的那个人了,我想他不会已经把我给投诉了吧!
  我故作镇定的找了张桌子坐下,点了最便宜的馒头豆浆就开始吃了起来。
  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去看他,却还是感觉到了那迫人的视线,如芒刺在背一般,我坐立不安,于是将两个馒头囫囵的吞了下去,于是非常不幸的,我被呛到了,惊天动地的咳了起来,我能感觉到餐厅里所有人都朝我看过来,我还听到了他在低声的笑,于是我不好意思低下头,抓过豆浆狠狠的喝了一大口,却没想到豆浆也在和我做对,烫得不行,我知道那个人还在看着我,不想再丢脸一次,我只能硬着头皮把那滚烫的豆浆一口吞了下去。
  我有预感,我的上颚应该已经全部都被烫熟了,用舌头舔了舔,全都被烫得脱皮了。
  我又开始后悔,为什么要逞英雄,让自己受这种罪,直接把那豆浆吐出来不是更好。
  所以我在心里给那个人又记上了一笔,此仇不报非君子,并将那罪魁祸首骂了一千遍一万遍。
  我想,我是遇到克星了,竟然能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后悔,一次又一次的愤怒不已。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不好,如果有人看的话请多多包涵了,鞠躬!
 
  ☆、二
 
  吃完早餐之后,大家便在酒店大厅集合好了,我点了点人数,都到齐了,于是出发了。
  今天依旧是在昆明,先是滇池,接着又去了西山风景名胜区,最后便是九乡。
  按理说应该是要将去石林和九乡的时间安排在一天的,因为这两个地儿离的比较近,可不知旅行社是抽的什么风,把行程安排成这样,所以今天一天的时间大半都耗在路上了,各个景点也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上一圈,最后到九乡的时候,大家的情绪明显比较亢奋,快门咔咔的按个不停,闪光灯把有些阴暗的溶洞照得亮如白昼,一闪一闪的差点没把我的眼给晃瞎了。
  我下意识的去找那个人,仔细的看了很久,才发现那人正蹲在地上对着一处钟乳石对焦。
  我非常想走到他的身边去给他的屁股一脚,想了想,又没那么大的勇气能够支持我的行动,所以只能作罢。
  于是我站在溶洞里一个比较漆黑的角落里对着那人的背影暗自磨牙,想着一定要拟定个天衣无缝的报复计划,力求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我在角落里认真的思索着我的报复计划,却不想一道光一下打在脸上,刺得我睁不开眼,在那道光消失后,我才看清对面站着一个人,不是那个我完美的报复计划里的主角是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