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执迷不悟 作者:叶孟

字体:[ ]

 
文案:
人生有限,我只想在有生之年把我想要做的事都完整的做完。
不虚此行,不虚此生,不辜负我爱你这一场。
爱如绚烂,终将毁灭。
假如到最后只有毁灭,我也要错到最后。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瑛,方子文 ┃ 配角: ┃ 其它: 
 
 
  ☆.初遇
 
  大三的时候,方子文接到农村里哥哥的来信,哥哥决定分家了,他老婆不太喜欢和父母住在一起。
  由于分家以后的经济独立,他可能无法支付给方子文足够的生活费,哥哥建议方子文出去打零工,方子文和他大哥的感情非常好,其实早前他就有出去打工的打算,可是他大哥不赞同,怕他耽误学习,现在哥哥出现困难,方子文当然不会推诿责任。
  冒着小雨,他把写好的信托人送回村里,然后和班里关系不错的兄弟一起出去找工作。
  十月初的雨有些凉爽,方子文和乔木笑着推开篱笆门,这里有一处幽静的会所,方子文之前在门口看到过招聘信息,本来他没想过来这里应聘,可是乔木说这里离学校近,当然是不二的选择,方子文一听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决定来这里试试。
  走进木质地板铺的玄关,里边有间房里传来热闹的声音,看样子好像有不少人,方子文站在玄关处朝乔木挤眉弄眼,表示自己缩了,想走。乔木也对着他挤眉弄眼,一副你敢走试试看的样子。
  方子文伸长脖子对里边喊,「有人吗,找工作的。」
  里边没有回音。
  方子文往里边走了几步,喊道「老板,有人吗,找工作,你们还招人吗?」
  突然,那个热闹的房间门被拉开,一个个子高挑的男人站在门口,他正从里边出来,和方子文撞的正着,这男人浑身上下都充满着说不出的性感,衬衫微微的解开,男子朝方子文淡淡一笑,扭头对屋子里边喊「人妖,有人找工作了。」
  方子文对他感激的微笑,男子大方的指着后边,「去吧。」说罢,他转身关上门。
  方子文好奇的看着房门,乔木撞他,拉着他走进了屋子里,这是方子文第一次见到郑瑛,这次他很顺利的在篱笆墙内的会所里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
  和老板交涉了上班的时间后,乔木兴奋的拉着他离开,走出玄关,外边还在下雨,湿漉漉的天空,潮湿的地面,听到热闹的起哄声,方子文回头,刚才那个给他指路的男人从里边走了出来,他身边有许多男女,对他笑的灿烂,男人在人群里对方子文笑了笑,打招呼道「嗨。」
  不少人起哄,说「花花公子,还闹。」
  乔木看那些人不正经,抓起方子文的手生气的推开了篱笆门,走出会所时,幽静的小路上没有多少人,天已经黑了,乔木突然站在一棵大树下生气的说道「子文,明天你不要来这里了,刚才那群人看起来不像好人。」
  方子文站在原地想了想,「但我们已经答应老板了,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乔木一听,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不过乔木不忘叮嘱,「做也可以,但你别和这里边的客人走的近,我有空来找你。」
  方子文点点头,乔木伸手把他一邀,笑道「走了,过两天我女朋友过生日,你一定要来。」
  =====
  方子文推开门,老板已经等候在里边,带着方子文把会所前后走了一遍,老板就把方子文交给了领班,领班看了看方子文的相貌身高,再询问了一下他的学历就把他安排到了桑拿房和温泉那边。
  方子文坐在吧台里听着在这里做了近一年的陈小哥教他做事,方子文和他磕家常。
  「这儿平时忙不忙,我看没有多少人进出。」
  「忙,肯定忙,特别是晚上,来玩的公子哥多,到时候你看到什么都别多说,还有要保护好自己。」陈小哥叮嘱道「有人手不规矩。」
  方子文有些不明白,好奇的看他「有这么豪放的女顾客?」
  陈小哥一听,乐的合不拢嘴,他低头在方子文耳边道「说出来你可别吓到了,我们这儿的顾客不少同性恋,男的。」
  方子文一听手脚有些无措,他道「这儿有很多同性恋?」
  「恩,特别是那些穿着打扮特别艳丽的男人,你要小心。」陈小哥左右张望,他拿起毛巾递给方子文,笑道「走吧,我们去打扫一下房间。」
  下班后,方子文走出会所,乔木已经等候在门外,看到方子文,乔木笑道「子文,今天上班好吗?」
  方子文点点头,神情有些恍惚,乔木邀住他,笑道「怎么了,脸都皱到一起了。」
  「没。」方子文朝他温和的笑着,乔木道「后天晚上一起吃饭,你别忘了。」
  =====
  方子文撑着下巴坐在吧台里边,有人走到他面前敲吧台,方子文抬头,那天和他指路的男人正在他面前,「是你啊。」
  方子文脸上也扬起了笑,「您好,先生。」
  男人把身份证给他,笑道「桑拿房,套间,安全套。」
  方子文目光直直的看他,男人朝他扬下巴,示意他把身份证接过去,方子文伸手接过来登记,他看着身份证上的名字,问道「郑先生,两位?」
  「对。」郑瑛从方子文手里抽回他的身份证,盯着他的胸牌,问道「方子文?」
  方子文抬头看一眼,顺便给他房卡。
  郑瑛看看手表,笑道「学生?」
  「在读。」方子文看着他回答。
  郑瑛朝他晃晃手里的房卡,笑道「你不打算带我去?」
  方子文走出吧台,给他带路,边走边说道「安全套房间里有。」
  郑瑛道「那个时间会不会太久,我想你还是单独给我拿一盒比较好。」
  方子文停下脚步看他,郑瑛道「谢谢。」
  方子文后退,回到吧台从抽屉给他找出来一盒,郑瑛满是笑意的看方子文,方子文走到他面前把安全套给他,郑瑛道「你的服务态度,我很喜欢。」说罢,郑瑛接过来安全套。
  方子文打开房间,插卡开灯,郑瑛进来随手关门,方子文听到关门声回头,郑瑛正在脱外套,方子文立刻站在原地,问道「郑先生,我还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吗?」
  郑瑛坐到沙发上,仰躺着,回道「开酒。」
  方子文从柜子里拿出来酒,郑瑛道「两个酒杯。」
  方子文抽出来两个酒杯,为他倒了少许。
  郑瑛道「坐。」
  方子文礼貌的站在一边,「抱歉,郑先生,我还有事,不方便喝酒。」
  「好吧。」郑瑛懒懒的侧靠着,他显得有些无聊,方子文听着时钟嘀嗒嘀嗒的声音,郑瑛的手机来了电话,不久,屋外来了敲门声。
  方子文去开门,当看到屋外出现的是一位少年时,方子文不自觉的侧过身,少年显然也没想到房间里有人,问道「郑瑛在哪儿。」
  「郑先生在里边。」方子文回答。
  少年怒气冲冲进去,方子文回头看郑瑛和少年在争吵,识趣的离开。
  他回到吧台,陈小哥在里边坐着,方子文整理物品,陈小哥道「我刚刚看到郑家二少爷来了,热闹吧。」
  方子文有些不明白他的话,不久吧台的电话响了,方子文接起。
  「喂,方子文吗。」是郑瑛的声音。
  方子文平静道「郑先生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助。」
  「到我房里来。」说罢,电话挂断。
  方子文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出吧台。
  站在门外,方子文敲了敲门,房门打开,郑瑛站在里边把方子文一拉,他就被扯进了郑瑛的房间。
  郑瑛撩开方子文的头发,问道「你现在看到了什么。」
  「你受伤了。」方子文挣扎起来,「郑先生。」
  方子文看着郑瑛额头上的伤口,问道「我可以为你消毒伤口。」
  「不必了。」郑瑛道「我想你可以解决另一个问题,方子文,你是同性恋。」
  方子文神经一紧,摇头道「我不是。」
  「你是,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是。」郑瑛坚定的说道「你需要一个人解放你的……」
  方子文挡下郑瑛的手,目光坚定的看着他,「你弄错了。」
  郑瑛微笑着看他,笑容里都是温柔,「你会承认的。」
  方子文转身打开门,仓皇的离开,他沿着长长的走道一直走,直到转弯的地方他才停下脚步,他背靠在墙上,想着郑瑛的话,良久,他才离开。
  =====
  「郑瑛连续订了三个晚上的房间,似乎是在等人。」陈小哥笑道,「你说又是什么人让我们大少爷另眼相待。」
  方子文擦着杯子,没有回答陈小哥的话。
  方子文背起包走过走廊,来到吧台找钥匙,有人从外面进来,方子文看看他,郑瑛走到他面前,笑道「今晚你有约会?」
  方子文道「有事。」
  「我在这里。」郑瑛道「如果你有需要,可以来找我。」
  这一句话有太多歧义,方子文放弃了寻找自己的钥匙,他严肃的看着郑瑛,「我不是你们眼中的玩具。」
  「当然,你是知识分子。」郑瑛了然的笑着。
  方子文从他身边走过去,郑瑛道「对了,明天我要暂时离开,会离开好几个月,别太想我。」
  方子文抖抖背包,从容的离开。
  =====
  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在唱,方子文坐在沙发上发呆,乔木坐到他身边,笑道「好不容易出来,你干嘛不说话。」
  方子文道「乔木,最近我遇到了一个很讨厌的人。」
  「啊?谁啊,不会是班上的人吧。」
  「不是。」方子文道「遇到他,我就会心神不宁。」
  乔木一听,笑的奸诈,「啊,你不会是遇到了对象吧,告诉我,哪个学校的同学。」
  方子文淡淡一笑,摇头道「不是女孩子。」
  「还以为你遇到了心仪对象,竟然不是喜欢的,何必去讨厌,浪费自己的感情,还不如找个喜欢的人谈恋爱。」
  「喜欢?」方子文喃喃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乔木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和她的同学们有说有笑,陶醉道「会想她,想她的时候心里是甜的。会傻笑,会患得患失,反正见到她就会觉得很开心,子文,你不会还没有喜欢过别人吧。」
  方子文思索了片刻,尴尬的摇头,「我……哥哥不准谈恋爱。」
  「现在你哥哥不在你身边,那还不趁早谈一个朋友。」乔木起哄道「一个人久了难免会孤单,找个做伴也好。」
  「我不想恋爱变成了解决我单身问题的方式,我只是……」
  「你好纯情。」乔木哈哈哈大笑着。
  方子文苦恼的看着面前的生日蛋糕,心想,难道他真的已经落伍了?
  吃完饭,他们去拦车,方子文摸口袋发现刚才在会所里因为和郑瑛说话,忘了拿钥匙,他歉意满满的向乔木道别,乔木拉着他,「哎呀,钥匙明天去拿一样的。」
  「不行,我借了别人的书在柜子里,我答应了明天早上还回去的,我从这里走近路,很快就回到了。」方子文挥手和乔木拜拜,他沿着路灯往会所那边小跑。
  推开门,陈小哥正在玄关换鞋子,方子文和他打招呼,陈小哥问他这么晚回来干什么,方子文笑着说钥匙掉了,陈小哥家里有事赶着回去,于是也没等他,挥手就和他道别了。
 
  ☆.雨天
 
  方子文在吧台找了半天钥匙,最后终于在地上找到,方子文拿着钥匙打开吧台的门,他沿着灯光往里边看去,手里捏着钥匙,他突然想起来下午郑瑛对他说的话,方子文闭上眼睛,压抑着自己,他小心翼翼的走到玄关。
  突然,外边传来嘀嗒嘀嗒的雨声。
  方子文抬头看天空,他眨眨眼睛,后退一步,一股凉风吹来,方子文发现是不是已经入秋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