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疯狂的手术刀 作者:晏子韬(上)

字体:[ ]

书名:疯狂的手术刀
作者:晏子韬
 
 
文案 
本文又名
《那个医生蛇精病》真的有
《霸道师兄爱上我》除了霸道真的有
《一定是我开颅的方式不对》这个……要看了才知道呢
谢克十八岁那年和父母一起遭遇了车祸,事故后活下来的只有他一个人。
悲痛之下,谢克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指尖可以随意的变形,可长可短,可圆可扁,也可以锋利无比。
于是他想,也许他可以成为一个医生。
 
1、受专治神经病,攻专治精神病。1V1,HE。
2、有案件发生,但不会血腥、变态,在大部分人能接受的范围内。特小慎,特恐失。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制服情缘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克,李时光 ┃ 配角:蔡天桥,谭国锋 ┃ 其它:医生
 
 
 ☆、第1章 面试
 
    谢克略微有些紧张地正襟危坐在椅子上,手指尖无意识地互相搓摩着。
 
    这个习惯性的动作也许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他现在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老板桌后面的刘院长身上。
 
    刘院长正在看他的介绍信。
 
    仿佛过了好久,刘院长才抬起头,“你……”
 
    “在!”谢克几乎是立刻就从座位上蹦了起来,绷直着身体,好像军训那时候受到的训练一般。
 
    刘院长看着自己手上介绍信里面贴着的报名照,再看看谢克本人。照片里面那张干净而温和的笑脸,终于和现实中有点傻乎乎的实习生重叠了起来。
 
    当然谢克已经拿到了医学专业本科的学位,学校规定的一年实习期已经完成了。但是毕竟还没有考执业医师资格证不是,一般来说,在医院里,没有拿到医师执业资格的那些医生,实际上地位就和实习生差不太多。
 
    对于院内的医生们来说,这两类人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实习生未必会留院所以不能算“自己人”,而那些虽未获得执业资格却已经留院的医生则是自己的同事,一旦将来他们通过考试,就是未来的“自己人”。
 
    而谢克的情况么,则更为复杂。
 
    想到这里,刘院长不由得失笑,“快坐下,这么紧张干什么。咱们聊聊吧,随意一点。”
 
    “哦,哦好的。”谢克也发现了自己的神经似乎有些过于紧张,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又坐了回去。“院长你问吧。”
 
    刘院长先是象征性地问了几个病理学和诊断学上的问题,谢克都对答如流。
 
    刘院长点点头,到底是高才生,理论知识还是过硬的。只是……这个事情还真是有点麻烦呢。
 
    这个谢克,刘院长虽然是第一次看到真人,但却耳闻已久了。对于市一医院来说,无疑谢克是既无关系又无红包。这样的人往常来实习的也不少,可是能留院的却是一个也没有。而谢克虽然是来应聘,但是……刘院长又看了一眼推荐信的署名,暗道恐怕这人并不会在市一医院待得太久。刘院长本想婉拒。
 
    但是谢克很有名。为什么他会这么有名呢?
 
    一是因为他是解放大学医学院的高才生。
 
    按理说,高才生在国内是顶顶不值钱的。在题海随便做,学霸处处爬的□□,高才生想要出挑可不比奥运会拿冠军容易。但是谢克偏偏从这么多默默无闻的高才生里面杀出了一条血路。
 
    这条路说难不难,但是偏偏别人做不到,那就是——论文。一篇发表在国际著名学术杂志《脑外探讨》上的论文。
 
    多少国内的专家教授踮着脚尖儿撅着腚往《脑外探讨》的编辑组投稿子,不管是把脑袋从圆的削成尖的,还是拉关系走后门求推荐,至今为止,还没有成功过。
 
    毕竟□□在医疗方面确实落后于欧美,甚至岛国。也许在某些内科还有些国内的教授能在国际上说的上话,但在基础研究和前沿科学上,真的还差那么一点点。
 
    也就是说谢克是第一个,是头一份的。
 
    这么争光的事情,让作为市一医院的副院长兼脑外科第一人的刘建红也是十分地羡慕嫉妒恨啊!
 
    当然刚听说这事的时候,刘院长还在自家办公室里嗤笑过这个叫谢克的愣头青:“竟然越过自己的导师往国外投稿,哈哈!没发表也就算了,这下让导师的脸往哪儿搁?这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
 
    而与此同时,谢克的导师,解放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脑外科专家主治医师徐万斤徐教授,也在自家大发雷霆。“这个混蛋小子!投稿竟然不告诉我,如果有我向bart教授推荐的话,还不大大提高成功率。哼哼……竟然还被他发表了,也不提一下给过他帮助的导师的名字,太不会做人了……咦?”
 
    徐教授仔细看了看手中的英文杂志,将标题翻译成中文自言自语念了出来,“关键的不是孔——一种微创手术入路设计的新思路……这不是他毕业的时候被我枪毙的论文课题吗?这混小子居然还不死心真把它写出来了!不对,重点是《脑外探讨》竟然给他登了!这种异想天开的文章也能登,为什么我投的二十几篇都没有登过?!”
 
    且不论徐教授和刘院长的愤怒与郁闷,反正谢克就是出名了,这是其一。
 
    第二么,不夸张地说,是因为他帅。
 
    按理说,国内别的都缺,就是人不缺。基数大了,就算比例再小,那也是能挑出不少帅哥的。而且这年头光帅还不行,还得高、富、帅,那才勉强够看。
 
    你想呗,李刚算个啥?在真正的大官、大老板眼里,李刚那就是一芝麻,顶破了天也就是一绿豆。而国内不说这样的大官、大老板,就说李刚这样的货色简直多如河中之鲫。财富和权力决定老婆的美貌程度,老婆的美貌程度又很大限度地决定了下一代的美貌程度。所以高、富、帅真的不算什么。
 
    那么父母早逝,亲人无几的穷小子谢克为什么能单凭一张脸就在众多的高富帅中杀出一条血路呢?
 
    当然不是因为他那张脸邪魅妖孽到能够颠倒众生的地步,而事实上他只需颠倒一个人就够了。
 
    那就是徐教授的千金,徐姗姗。
 
    徐教授是全国著名的脑外专家,比刘院长这个市一医院脑外第一人的水分可小多了。人可是真正给大人物动过手术的,而且还是成功的。少将以上级别的患者,一般脑子有问题了都要想方设法来找徐教授看看的。
 
    谁能保证自己的脑子永远没问题?谁能保证自己永远没有脑残的一天?没有人能保证。所以大家都对徐教授非常追捧。
 
    而那些抱着“脑子不是它说残,说残它就残”这样破罐子破摔的想法的人,一般都是挣扎在温饱线的普通人。这些人如果哪天发达了,他们也是会加入追捧的行列的。
 
    总之,有了徐教授这样的爹,加上徐教授的美貌老婆这样一个娘,徐姗姗可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白、富、美了。而且,即使在白富美中,她也算是个风云人物。
 
    这样一个白富美,喜欢上了谢克,并且倒追谢克长达三年之久。并且在屡遭拒绝之后不放弃,在逼着谢克出柜之后不抛弃,打定主意不追到不算完。
 
    有了这样一个追求者,谢克能不出名吗?!
 
    出名不是你想出,想出就能出。但是似乎你不想出,也不是你能够决定的。反正谢克是没办法,他连“我不喜欢女人”这样的话都当着大家的面说了。那些妒忌到想套他麻袋的姗姗女神追随者,其实也不是完全不同情他的。
 
    当然,刘院长家的公子也是其中之一。
 
    看到刘院长迟迟不说话,谢克不由得急了,“院长,我……”
 
    “别急。”刘院长挥挥手,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在学术上很有天分,你们徐教授也很看重你。并且你的实习期已过,以徐教授和你的岳婿……噢不,师徒关系,你们学校的附属医院似乎,不,可以肯定,也是有意要你留院的。你不觉得你这个时候要到我们医院来,很……那个什么吗?”
 
    谢克听他这话似乎还有门,不由一喜,赶紧解释道:“我已经跟徐教授和我实习的解放大学附一院商量过的,也是得到他们同意的。这不,还有介绍信呢。”
 
    “嗯,虽然说手续上没问题,但是既然你想来我们医院,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坦诚一些呢?毕竟,你们学校的附属医院,尤其是附一院,可是三甲中的特级医院,而我这里只是普通的三甲医院;你们那里有最优秀的人才,我这里只有次优秀的;你们那里已经在研究微创和神经电的复杂应用,我这里……”刘院长一边心里在滴血,发现自己果然不如人远矣,一边不断地给自己下刀子,“……总之我这里肯定是不如你原来单位的,你到底为什么非要来我这儿呢?!”
 
    谢克羞涩地笑了一笑,“你们这儿病人多。”
 
    刘院长叹了口气,“病人多不如病人钱多啊。”
 
    谢克:“钱少没关系,我就想多点参加手术的机会。”
 
    刘院长:“不瞒你说,我们这儿的研究小组可不像徐教授那里的,嗯他们的主要方向是……我们经费比较少。”
 
    谢克:“哦,没关系。您是说我还可以加入研究小组吗?院长,你真是太好了!”谢克起身握住刘院长胖胖的手,嗯手感不错,就是……手指这么粗真的没问题吗?不过,谢克心里想,稳重也是难得的优点。“抱歉,我刚才没有听清楚,您说的研究主要方向是……什么?”
 
    刘院长:“就是……我们经费不足。哈哈哈,见笑了。”
 
    谢克有点摸不清:“……是什么?”
 
    刘院长一脸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连这都不懂”的样子,“你先别管了,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