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疯狂的手术刀 作者:晏子韬(下)

字体:[ ]

 
 
  可是谢克用手术的结果告诉他们,这个年轻人的确厉害!
  用儿科医生的话来说,关耀恢复的顺利程度简直是奇迹。而这个奇迹的缔造者就是谢克。原
 
因无他,正是最少的伤害和最短的手术时间,才会创造出这样的奇迹。
  因为婴儿对失血的耐受性非常差,而手术要求的切口又长,打开的皮瓣又大块,所以对止血
 
和补血的要求都高,否则极其容易发生休克。谢克的刀快、准、稳,所以尽可能地减少了出血量
 
,而冯大强补血、补液的时机和速度又做得正好,这才有了这么成功的结果。
  关俊伟虽然不是什么文化程度很高的人,但是他也有他的小聪明。在决定让谢克给自己儿子
 
做手术之后,他同样也去咨询了一些别的医院的医生,以及上网查了些资料。
  所以当看到手术时间才一个小时不到,而且关耀术后没有出现任何并发症,如头皮肿胀、感
 
染,硬脑膜外血肿的时候,他们才真切地意识到,真的是碰上了拥有“神之手”的高人医生。
  谢克在坐电梯往上升的时候,启动时由于惯性心脏往下一坠,这一坠就让他突然想起了蔡天
 
桥。
  今天总不会再撞车了吧,他可不想夹在蔡主任和冯大大之间难做人。
  但是他显然是太小看自己的第六感了。
  进休息室的时候,谢克看到蔡天桥坐在两周前他坐的那个位子上,不过这次并没有仰着头闭
 
目养神,而是津津有味地打量着自己。
  蔡天桥:“来得越来越晚了,你是觉得自己很大牌吗?”
  这么酸,这么冲。谢克无语了。他可是骨一科的医生啊,还有本职工作要做的说。不过和蔡
 
天桥这种人辩解,绝对不是什么理智的行为,这只会激发对方征服和赢得胜利的欲’望。所以,
 
直接让他赢就好了。
  谢克:“哦,下次一定赶早。”
  “……”蔡主任发现这小家伙现在越来越没劲了,怎么戳都不动弹啊,“给关耀做手术?”
  谢克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明星蔡什么时候也关心这种小事了,而且竟然还知道患者的名字,
 
“是啊,第二期了。上次是把冠状缝切开,这次切人字缝。蔡主任……”
  蔡天桥眯了眯眼睛,“嗯?”
  谢克舔舔自己快要干裂的嘴唇,“您不会今天又跟我撞手术了吧……”其实他想说,您和冯大
 
大不是又再捉迷藏吧。
  “哦,没有。”蔡天桥顿了顿,然后说了句谢克完全想不到的话:“王磊今天没空。”
  谢克:“……”他敢肯定蔡天桥一定是骗人的!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次的手术,一助仍然是上次那个儿外科的医生,二助是王磊,这是早就说好的事情,怎么
 
会没空?!
  而且即使王磊没空,也该提前跟大家打好招呼啊,现在难道要临时找人?虽然只是个二助,
 
谁上都无所谓。但是这种计划被打乱的感觉,真的非常不妙!即使是平时没有强迫症的谢克,也
 
觉得混身不舒服。
  “我替他。”蔡天桥又说。
  “……”谢克傻傻地瞪了瞪眼睛,“什么?”
  蔡天桥发现他这个样子蛮可爱的,有点像小时候的冯大强,他就笑了笑,又说了一遍:“我
 
替王磊。”
  天了噜!
  谢克觉得自己是一颗倒霉的彗星,快要撞上大他百倍的星球了。
  让蔡天桥给他当二助!!!
  就好像叫梅兰芳唱丫鬟一样,让唱小姐的人可肿么办哟?!
  谢克收回了自己快要瞪出去的眼珠子,他想了想,提出了一个比较靠谱的建议:“你也想做
 
这个手术?那要么咱俩换换,我给你打下手如何?”
  抢手术这种事情经常会发生的,而谢克肯定抢不过蔡天桥。虽然他确实很厉害,但他也清楚
 
蔡天桥不会比他差。并且蔡天桥除了天赋之外,还有更多手术经验,更大的名气。如果让患儿家
 
属选的话,肯定是选蔡天桥了。
  与其把选择交给患儿家属,得到一个自取其辱的答案,谢克还不如主动让出。
  但是蔡天桥却摇摇头,“不,你主刀,我做你助手。”
  这让谢克挺意外,蔡天桥的目的竟然不是抢手术。
  不过好嘛,既然你非要做助手,那谢克也不用再假惺惺地推辞了。说到底,这也激起了他的
 
表现欲,他其实真的很想在蔡天桥面前秀上一把。这是手艺人的通病,也是他对蔡天桥的认可—
 
—在见过蔡天桥的手术录像之后。
  换一个二助,根本没必要通知家属。所以关氏夫妇竟然不知道,为他们的宝贝儿子做手术的
 
,是两个顶尖的外科天才,并且其中一个已经成名的,还甘愿沦为二助。
  当然到了手术真正进行的时候,甘愿沦为二助的那个,变成了可怜的儿外科医生。
  蔡天桥和谢克一起刷手,一起穿无菌服,一起进手术室。总之谢克干什么,他就跟在后面干
 
什么。
  谢克:“……”几次想侧过身让主任先行,都被蔡天桥拒绝了。
  蔡天桥笑眯眯地说:“你主刀,我助手。”
  压力山大!
  俩人进手术室的时候,冯大强已经在里面准备好了。因为是第二次,并且除了切口部位不同
 
以外,其他步骤、做法都一样,再加上是同一个患者,又是同班手术人马,所以大家心里有底,
 
也就比较轻松。
  但是看到蔡天桥跟在谢克身后亦步亦趋的时候,所有人都:“……”
  闹哪样哟!
  尤其是冯大强,他看看蔡,又看看谢克,挤挤眼睛。
  谢克没理他,按照程序要求大家各就各位。
  在场的都是专业人士,虽然一开始有些惊讶,不过在主刀者谢克发出指示之后,就开始照办
 
了。
  唯一一个仍然有些战战兢兢的,是那个儿外科的医生。他,只是个真·住院医生,无论是职
 
称还是水平,于是他很主动地把位置让了出来,然后自己站在原本二助应该站的地方。
  蔡天桥不客气地将一助位置占为己有。他是可以逗逗谢克,但是对那个不认识的儿外医生,
 
他就不必那么客气了。
  摆好体位后,谢克用架子固定住婴儿头部,铺好无菌单,去掉包扎的纱布。
  蔡天桥看到了两周前的切口,已经有慢慢合好的迹象。
  这一来说明了婴儿的恢复能力不错,二来也从侧面证明了当初打切口的人的本事。
  蔡天桥看了一眼,就主动做他应该做的事——手指下垫好纱布压好患儿头皮,方便谢克动刀
 
  蔡助手的手指修长,即使包裹在乳胶手套里,也显现出了完美的形状,不过谢克并没有在意
 
,他的刀快速落了下去。
  谢克的确是存了炫耀的心思,所以才有这夸张的动作。就像下棋的人,明明可以直接把棋子
 
放在要放的位置,却偏要用手指夹着棋子从上方高高落下。
  但这份夸张并不仅仅是为了炫耀,也是为了速度。
  切口本来就存在,再次沿着原来的轨迹把它划开,必定会造成周围组织的破坏,以及出血。
  而谢克从较远的地方开始用力,是为了加速度,同样的切口大小和深度,刀越快,破坏越小
 
,出血越少。
  谢克的刀离开的时候,甚至没有带出血珠。
  蔡天桥的瞳孔一缩,这么快的速度,这么长的距离,新的切口竟然和那道旧切口完全吻合!
  这可不是一刀直线,而是差不多从右耳上方经过头顶到左耳上方的弧线。
  谢克一边以上一次的反方向,向下掀开头皮,一边止血。因为有了上一次的手术经验,所以
 
谢克对关耀的头皮下的血管非常熟悉,避免了很多小动脉的出血,这使得他这次的处理比上次还
 
要更干净。
  切除了顶部和人字区的骨膜之后,谢克看到上次手术留下的那两条骨沟。他微微蹙了蹙眉头
 
,关耀的颅骨骨膜和硬脑膜外层的成骨功能比他想象的还要更活跃,上次的切除的地方已经隐隐
 
有些变窄。
  这让他对关耀今后的颅缝再次骨化有了些更加肯定的怀疑,也更加确认了第三次手术的必要
 
性。
  不管怎么说,先做这次的手术。
  还是在矢状缝的两旁,谢克紧接着第一次做的骨沟,以同上次一样的宽度,向下咬除颅骨。
  原本大家都以为这次手术会非常顺利,却没想到异变突起。
  就在谢克做完矢状缝旁边的与上次相连续的两道新骨沟,并正准备沿人字缝切除颅骨的时候
 
,他突然感到手下的患儿情况有点不对。
  正在他要做出判断的时候,冯大强那里突然发出了提示:“有效循环血量正在急剧降低,可
 
能要休克了。”
  而与此同时,蔡天桥已经几乎是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第62章 合作
 
  圆形的墙角,茶色的玻璃窗,以及绿莹莹的墙面涂料。
  房顶上的无影灯和床位旁的升降照明灯都大开着。
  一群穿着淡绿色无菌衣的医生和护士,正在围着中间手术台上的一个婴儿忙碌。
  此婴正是关氏夫妇罹患狭颅症的儿子,关耀。
  他目前的情况十分不好。
  因为婴儿对失血本来就耐受性比较差,而关耀的血管又太细,输液的速度跟不上,所以即使
 
谢克已经尽量把出血量控制到非常低的状态,他依然正在面临危机。
  幸亏在场的三个主要控场人物,主刀谢克、助手蔡天桥和麻醉师冯大强,无论在经验还是水
 
平上都高于常人,才使得关耀有被救回来的机会。
  首先是谢克感受到了患儿的异常,于是便停下了切除人字区颅骨的动作。
  也就是在此时,冯大强及时提示了患儿的身体指标。
  谢克观察了一下头皮的出血情况,发现出血量其实很少,即使是因为患儿耐受不行而休克,
 
也并不应该血压急降。
  此时蔡天桥的反应却并不比他慢,他观察了一下患儿的四肢,最后固定住了患儿的脚踝,习
 
惯性地伸出手,吩咐器械护士:“10号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