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醉死当涂 作者:薇诺拉

字体:[ ]

 
文案:
“李太白在当涂采石,因醉泛舟于江,见月影俯而取之,遂溺死。”
但是,这篇文和李太白没有一毛钱关系。
如果一定要概括,应该就是一个“屌丝青年无下限调戏高岭之花并最终成功逆袭”的故事。
 
另外,这篇文和你期望看到的娱乐圈应该也没有一毛钱关系。
 
【暴力高冷明星攻】X【满嘴脏话小市民受】,现代背景,轻松白亮,八万字左右,HE。
 
--黎翘看着我,如同俯首鞋底一撮泥。
--而我同样看着他,却是看待心坎上的一颗痣。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袁骆冰,黎翘 ┃ 配角:顾遥,范小离,袁国超,王雪璟 ┃ 其它:HE,第一人称
==================
 
  ☆、一、兵以诈立,你在扯屁
 
  我们像车轱辘一样承载着不断向前的使命,挺着一管阳[]具,躁动着一颗心。
  一、兵以诈立,你在扯屁
  “人和畜牲差在哪儿?其实哪儿也不差,都是饥食渴饮,你死我亡——诶?你要不要来根烟?”
  三月初,雾霾天,柏油地。
  气温骤低于前些日子,这天儿多飘了一蓑牛毛雨,多吹了一口打头风,整座城市显得灰头土脸,眉目不清。副驾驶座上的男人是个坐不住的客,四十岁不到的样子,市井细民的打扮,唧唧歪歪自来熟,上车之后时不时要把头凑过来跟我瞎聊。这会儿他递上一包玉溪,我从打开的烟盒里抽了一根,说了声,谢谢。
  “学美术的在设计公司被[]操到死,学表演的最后都去坐了台,几十年改革开放没出几个真正的艺术家,为什么?因为这社会发展得太摧枯拉朽,人却还是那个熬不住饿的人,一餐不食就难受,三天不食立马英雄气短……”
  “气短没关系,那话[]儿不能短。”烟叼嘴里,用自己的打火机点着了。
  平时载客我不夹生,不拿劲,尤爱口无遮拦开黄腔,但今天没太大心思发挥。路线比我预计的要长,我心想就不该横穿整座城市送他去机场,车钱才给一百五,如果拉不到回程的客人,去了这趟远途的油钱,根本没挣头。
  车是在车市上淘的二手,白色的雪佛兰景程,跑了7万多公里,但保养得还凑合。为它我磨蜕了几层嘴皮子,最后以三万不到的价格拿下,险些把原车主的嘴给气歪。
  我驾照拿得早,几包中华就搞定了驾校师傅,但决定买车还是三个月前,一来是图出行方便,二来是想载客营运。
  其实就是开黑车,我跑得不算勤,运气好的时候,一个月也能入囊四五千。
  目的地是市东国际机场,雪佛兰停在红灯前,再过两条街口,就该到了。
  “就比如说你吧,你明知道开黑车犯法,为什么还要这么干?”
  我吐出一口烟雾,漫不经心回答他:“不就是你刚才说的吗,我要吃饭啊。”
  “一看你就没读过书,年轻人还是要多读读书,多一张证书多一块敲门砖,多一张文凭多一条谋生路……”
  “我也想啊,从小就吃了没文化的苦——我日你妈!”
  一辆红色的奇瑞突然从后头蹿上来,猛地打了个拐,要不是我反应快,他的车屁股一准擦烂我的车头。
  又打一把方向盘回到道上,我把车窗摇下来,把头伸进雨里,冲那车连珠炮似的大骂:“你丫瞎撞什么?!撞死了没人管你儿子少教所管,没人养你老娘她得给你上坟,撞个半瘫不死你一勃[]起就得往外崩屎,你老婆湿着裤裆还得来敲我家房门!”
  奇瑞上的人估摸不肯吃亏,当即摇下车窗骂回来:“你妈个傻逼!”
  “哎对了,‘傻逼’就是说你妈。”逆风香百里,骂人更得迎头痛击,对方这一回嘴彻底把我点着了,“你妈蚌老肉松,好赖不分,不管出也不管进,只管咬着隔壁老王的牙签棍儿,却没在生你这畜生的时候一个使劲夹死你——哎呀,你妈个‘傻逼’!大傻逼!”
  奇瑞车不吱声了,我把手里的烟头扔出去,重新把住方向盘。
  “你这人瞧着人模狗样……这嘴也太脏了。”身旁的男人露出吃惊的表情,似乎被我吓着了。
  “嘴脏,心干净。再说,这不是良药苦口么。主要是教育他,生死时速,人命关天呢。”笑笑,我这人没别的优点,也就天生嘴贱,还挺过瘾的。
  “哟!这不是顾遥吗?你偶像?”他从座位上腾起屁股,伸手拽了一把挡风玻璃前的挂饰。
  别人都在车前挂什么辟邪木、平安符,唯独我挂了一只颇显精巧的相框。相框里有张合影,我和大明星顾遥的合影。
  两个男人看来十分亲密,脸贴着脸,笑得唇红齿白天造地设。
  “不是偶像,是熟人。”似怕那人夺了我的相片,我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把乱晃的相框稳住,半真不假地说,“他还请我拍过戏呢,就那部《大明长歌》,就那个最后刺死太子的小脔宠常月,可我嫌剧本没劲,没接。”
  《大明长歌》是两年前上映的片子,饰演常月的是个毕业于舞蹈学校的新人,就靠这么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一炮而红,从此星运亨通,票子赚到手软。
  男人“嗤”得笑了一声,摆明不信。
  “不信?我手机里还存着他经济人的号码呢,是顾遥亲手给我输进去的。”
  “哟喂,还亲手,你他妈也太能扯了!”他又凑近了去看那相片,呼出一口馊哄哄的气,笑出一嘴被烟熏黄了的牙,“我最多就从这照片上看出一件事儿——你挺上镜的,不输大明星。”
  我被这人的反应搞得很泄气,闭了嘴,专心开车。
  雨声喧街,雨势不减,放眼望去人稀车少。唯有一些女孩子,年轻鲜嫩得像初春新透芽的枝桠儿,齐刷刷地穿着一款自印的粉色T恤,捧着花,拉着横幅,嘻嘻哈哈小跑一路,噼噼啪啪踩出一串水花。
  她们胸前印着一个男人的照片,我没看清,只看见她们背后印着一句表达爱意的英文,而倾诉爱意的那个名字是Lee。
  看样子都是粉丝,来给哪个大明星接机呢。
  又堵一个红灯,机场总算到了。
  男人没给钱就下了车,我只得跟他一起下去。他掏了掏胸前口袋,掏出一本证件似的东西,伸长胳膊,让那东西在我眼前晃了晃——
  窥一斑而见全豹,证件显示他是市交通局的人。
  “把驾驶证拿出来!”这人瞪亮了一双铜铃眼,完全变了脸。
  胆儿再肥的人也得被唬住,我大气儿不敢喘,乖乖掏出驾驶证交了上去。最近正严打,黑车司机大多不敢轻易接生客,就怕被来这么一下“微服私访”,治安拘留跑不了,还得交几万罚款。
  “你叫……袁骆冰?”
  打开驾驶本儿,这人一字一顿念出我的名字,见我点头,便又拿着本子重重拍了拍我的脸,跟老子教育儿子似的教育我,“趁年轻就多读点书,干什么不好,非干违法的事儿。”
  “哥,哥哎!您饶我一回……”我反应奇快,说话同时还屈膝下跪,发出噗通一声脆响。
  “家里太困难,要不困难我也不能违法呀!我妈死得早,我爸又病重,两天就得用一针药,那药一针就得好几百块钱……”使劲挤了挤眼睛,成功挤出几滴泪,我越哭越入戏,一把抱住他的腿,“哥哎,哥,我真不能进去……我爸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离了我一天都活不了……”
  “得得得,别动手动脚的!穷山恶水出刁民,遇见你们这样的人最没法子。”男人看似绕过了我,往我面前的地上扔了一张五十块,然后说,以后得长点眼力见,我坐你们这种车就没给过五十以上的。
  我突然有点怀疑,这人跟我扯了一路淡,根本存心涮我,此刻凶相毕露半真半假,只为少付一百块车钱。
  日他八辈儿祖宗,一百块都不给我。
  低头去捡那张揉皱了的人民币,一滩泥水里映出一张长眉细眼的年轻脸孔——我看他一晌,觉出这眉目里深藏多年的愤、怨与苦,一经酝酿就汹涌欲出。然而这种陌生的情绪爆发未遂,他自己咂摸过来,拂一把面上疲惫,又把惯常的嬉皮笑脸找了回来。
  我才抬起头,对着那人大声地喊:“谢谢亲哥!”
  男人总算露出一脸“算你识相”的笑容,走之前还不忘跟我说,大明星顾遥还找你拍戏?你扯的屁我一个字都不信!
  雨毫无征兆地大了,打在地上劈啪作响,好比锣齐鸣,鸦乱飞。我从地上爬起来,攥紧手里的五十块钱,浑身湿透地回到车里。
  透过垂在眼前的湿发,一眼不眨地望着那张合影。
  我这辈子扯过无数个屁,可今天还真没有。
  我认识顾遥,还不止一面之缘。                    
 
 
  ☆、二、那个神经病在跳舞
 
  我认识大明星顾遥,这事情得从王雪璟那个老娘皮开始说起。
  我自幼学习现代舞,别的舞种也都触类旁通。十三岁的年纪偶然结识了一位享誉海外的舞蹈家,别人都恭敬称呼她为“雪璟老师”,只有我明里喊她“贤姐”,背地里管她叫“老娘皮”。
  老娘皮年轻的时候长得很像王祖贤,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即使现在应已年逾四十,看上去依然风姿卓绝,如绿缎子上刺的红牡丹,美得隆重又惹眼。她一直对外头瞒着自己的真实年龄,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死,所以每当我向别人介绍起她,开篇总是“生卒不详”四字。
  老娘皮性子刚烈,自恃貌美与才高,既不懂向领导献媚,也不屑与同行相偎,因此开罪不少人,日子也越过越不如意。四十岁后她被更年轻的女人逐出舞台,只得靠教学生跳舞赚一点脂粉钱。
  当时跟我一起在老娘皮这儿学习现代舞的孩子不少,第一次见面,老娘皮就面目凝重地问每一个人,为什么要跳舞?
  为名,为利,为陶冶情操,为光耀门楣……有人答得特别梦幻,有人答得特别现实,有人答得特别崇高,有人答得特别猥琐。
  她问我,你为什么要跳舞?
  我说,跳舞的人柔韧性好,能干别人不能干的。
  你想干什么别人不能干的?
  我想给自己口。
  ……许是这种毫无粉饰的回答遂了她心意,老娘皮自此对我另眼相待,天天把我往死里操练,恨不能一天就倾其所有,而我也得一天里头生吞死咽,把她的浑身本事全吃进去。
  她生平最得意的两支舞,一支是与德国现代舞大师合作完成的《践行柏柏尔》,还有一支是她自己编舞的成名作《醉死当涂》。
  前一支舞我跳得青出于蓝,常能把观众跳哭,但是后一支却百学不会。跳舞的人讲究“舞我合一”的境界,我却做不到。
  我告诉老娘皮,我特别厌恶酒鬼,纵使太白有“沽酒与何人”的才情,在我眼里也只是语文课本上那个毫无雄性气质的死胖子。
  那时候选秀节目不比现在多似牛毛,学舞蹈的人要想出人头地,就得参加两年一届的全国青年舞者电视大奖赛。我参加的那一届“青舞赛”是第十七届,决赛地点安排在广州,我头一回坐飞机,带着漱具、拖鞋、换洗的内衣裤、我爸悄悄揣我兜里的两只茶鸡蛋与一颗十八岁的灼灼雄心。
  正式比赛开始前还有一场选拔赛,不在电视上直播,只会以花絮的形式做个剪辑回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