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受啊,找个好攻好好过日子吧!+番外 作者:三声羊叫

字体:[ ]

 
 
书名:小受啊,找个好攻好好过日子吧!
作者:三声羊叫
 
简介
这是一只面瘫心不瘫的小受和他的温柔好攻的爱情故事。
 
☆、正文1
 
  小受啊,找个好攻好好过日子吧
 
  梁小茶闲来无事蹲在笔记本电脑前面,对着网上那些腐女列的各种攻属性比照陈时章看了看,蓦然发现自己竟然捞着了个绝世好攻??????
 
  他探头看看在厨房里忙着做晚饭的陈时章,对方心有灵犀地也抬头看了他一眼,双眼里是快溢出来的温柔,梁小茶吐吐舌头收回头,自己还真是捞着了个宝。
 
  梁小茶向后躺倒在沙发上,等着陈时章叫他吃饭。
 
  说起来,两个人已经相处三十一年,相爱十年了呢。
 
  梁小茶和陈时章是实打实的竹马竹马,两人在娘胎里就认识了。两家也是熟,梁爸爸和陈爸爸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铁哥们,梁妈妈和陈妈妈又是大学同学兼好闺蜜。
 
  两家的婚礼是一起办的,流水席整整办了三四天。也是巧,陈妈妈查出怀孕之后没过几天梁妈妈也查出来了,两个准爸爸在梁爸爸家里喝到第二天,睡醒后又接着喝,直到梁妈妈犯脾气拿着扫把将两人扫出门。
 
  等到陈妈妈生出了个大胖小子,梁妈妈咬着大拇指甲坐在病床旁边对着自己的大肚子直叨咕:“孩儿呀,你可千万是个大闺女啊,妈妈还指望和小春联姻呢。”
 
  结果过了一周以后,小小茶让她失望极了,可是那时候的梁妈妈不知道,过了二十几年后这个愿望竟然成真了。
 
  陈时章长得像极了他爸爸,性格却随着他妈妈,梁小茶正好相反,妈妈的长相爸爸的性格。那时候,在那条街上,经常能看到总是笑眯眯的、待人处事从骨子透着温柔的陈时章带着矮他一头、总是冷冰冰的不爱搭理人的梁小茶到处玩。
 
  梁妈妈和陈妈妈都是在外科做护士的,两人协商了一下找领导安排了一下班,这样每天都能保证晚上有一个妈妈在家。梁妈妈在家陈时章就跟着梁小茶回家吃饭,陈妈妈在家梁小茶就跟着陈时章回家吃饭。
 
  你问两个爸爸呢?陈爸爸摸摸头,上回他家厨房就是他炸的,梁爸爸一声不吭地被梁妈妈赶出厨房,“你做个饭还拿着量筒算水量,你怎么不拿滴管滴油呢?”梁爸爸表示他正有此意。
 
  等到开始上学以后,陈时章就没和梁小茶分过班,对了,也没分过前后桌。也不知道是两家父母和老师谈过,还是老师看出两人关系好,亦或是梁小茶只理会陈时章的话。
 
  总之,两人就这么一直在一起,没分开过。
 
  现在,梁小茶也不想分开。
 
  陈时章看着杵在自己面前、有些如临大敌的梁小茶,温柔的笑着问道:“怎么了,小茶?”
 
  梁小茶咽了一口嘴里的唾液,用着有些飘的音调问道:“听说你要去快班了。”
 
  陈时章愣了一下,原来是这件事啊,怪不得这几天梁小茶总是跟在他后面,想块粘糕似的。“还没定下来呢,春玉说让我考虑考虑。”
 
  乔春玉是他们班的班主任,比他们也大不了多少,这回要升高三,学校准备开一个快班。春玉接到通知马上就把自己班这个成绩优秀的可靠大班长,还有另一个成绩一直第一的宋居今交到了办公室,问问两人的想法,顺便表示虽然学校可能只会给他们班一个名额,但是如果两个人都想去的话,她有信心再争取一个。
 
  “那你考虑清楚了么?”
 
  “嗯???还没呢,等我爸回来以后再商量商量吧。”
 
  梁小茶用鼻子哼了一声,就你们家的民主化,肯定就一句话,时章你自己怎么决定就怎么办吧。
 
  陈时章从他眼中读出了他的想法,笑着道:“放心吧,做下决定我就告诉你。”想了想又问了一句“那小茶想我怎么办呢?”
 
  怎么办?我当然想让你留在这里,但是可以的话又想让你去。
 
  “知道了,你就别担心我了,需要我帮你看看数学题么?”陈时章笑着问道。
 
  梁小茶点点头,从书桌上的卷子堆里抽出下午发的小考卷,让陈时章给他讲错的题。
 
  接着的几天梁小茶过得有点飘飘忽忽,总和他一起被叫去辅导英语的右桌林广书直叹气,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啊,惹的梁小茶不借他看老师布置给两人的作业。
 
  但那也是事实,他确实是比陈时章还要急这件事情。
 
  那天周日的早上飘着小雨天阴沉沉的,梁小茶窝在被窝里不愿意动弹,右眼皮跳得厉害,他感觉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然后陈时章就来了。
 
  梁小茶竖着耳朵听见陈时章和自己的妈妈打过招呼,听着那熟悉的温柔嗓音,梁小茶没理由的眼睛就泛了红,鼻子酸酸的,一掀被子将自己的脑袋都埋到黑暗中。
 
  “小茶?”
 
  床边被人坐的陷了下去,那人一手撑在他的头旁边,一手轻轻用力要将被子抽过去,梁小茶使力不同意。
 
  “小茶,这样你会闷到的。”那人又加了两分力,声音还是那样温柔。
 
  僵持了一会,等到梁妈妈去上班关大门的声音都消失在屋子里后,梁小茶才松开手,任陈时章叹着气将被子抽过去又给他好好盖好,梁小茶也不看他,死死的盯着床旁窗户上的雨点。
 
  陈时章又叹了一口气,他昨天晚上也想到会是这么个情景了“小茶,我要去快班了。”
 
  “去呗,无所谓。”
 
  “小茶。”
 
  “你去吧,你能有更好地发展我也很高兴。”
 
  “小茶。”
 
  “不用管我。”
 
  “小茶,不要哭啊。”
 
  梁小茶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哭了出来,真是奇怪,这才多大点小事他就哭了,自己的泪腺难道真的和妈妈一样敏感么?
 
  陈时章抽过床头柜上的纸巾,温柔的一滴一滴给梁小茶擦他眼角溢出的泪,“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快班和咱们班还是隔壁呢,你要是想我的话就去门口叫我,天天我们还一起上学放学,中午还一起吃饭啊。”
 
  不一样,不一样。
 
  “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梁小茶吸吸鼻子,转过头道:“这样就不算是一起过高三了,也不算是在一起了。”
 
  陈时章愣了几秒笑出声来。
 
  “我说的很有意思么?”
 
  “没有,只是我想起以前,每次都要我求来求去小茶才愿意和我一起玩,现在倒是反过来了。”
 
  “我没求你。”
 
  “是是,小茶少爷才没说求我要在一起,是小的缠着少爷要在一起。”陈时章说着也躺到了床上,笑着看梁小茶自己擦鼻子,然后准确地扔进垃圾桶里。
 
  梁小茶擦够了鼻子以后,捅捅陈时章,“你去快班以后也要好好学习啊。”
 
  “嗯,那我去快班以后你也要好好学习,有不会的题就问老师,实在不行就攒着,我抽时间给你讲。”
 
  “嗯???时章,你将来想做什么?”
 
  “我啊,我想做个大学老师,还想开个书店。”
 
  “开书店是我的梦想。”
 
  “嗯,我想和小茶一起开个书店。”陈时章伸了个懒腰,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合上了眼睛,显然昨天晚上没睡好的样子。梁小茶也不再出声,抬起自己的被子把人包了起来,躺在一旁用视线描绘陈时章的相貌。
 
  那时候的梁小茶忽然发现了一个秘密,一个林广书早就知道,自己刚知道,陈时章后来才知道,宋居今???他爱知道不知道的秘密。
 
  他喜欢上陈时章了。
 
  发现这个秘密的事情着实让梁小茶胆战心惊了一阵子,林广书在陪他吃过四根雪糕之后爆发了,虽说夏天有人请吃冰点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但是他可不想像动物园里的长颈鹿一样被人观看,虽说身高一米九又精瘦的林广书的外号确实是长颈鹿。
 
  “我说小小茶,你这是抽什么风呢?告白失败了?”
 
  梁小茶不说话,盯着远处和同学打球的陈时章发呆。
 
  林广书看看梁小茶又看看他视线尽头的陈时章,很有感触的叹了口气,拍拍梁小茶的肩“知道自己喜欢他了?”
 
  “啊?哎呀!”一急着回头不小心把脖子抻着了,林广书连忙帮他按摩。
 
  “我说的没错吧,就你那闷骚性子,知道这事把自己吓着了吧。”
 
  你才闷骚呢,你们全家都闷骚。
 
  “你也不必用眼神骂我,反正我又不是陈时章,光靠目光可没法对话,其实吧,你也不用烦恼什么,你喜欢他就喜欢他呗,谁不准喜欢个人啊?”林广书感觉自己似乎像是个知心大哥哥,得意不已。
 
  “你不???那个???”梁小茶没办法直接说出口,一个男的喜欢上一个男的,总是有些见不得人的。
 
  “这有什么啊,不就是喜欢上一个和自己有一样东西的人么?那我问你,梁小茶。”林广书把着他的肩头让他和自己对视,“你喜欢我么?”
 
  梁小茶很大力的摇摇头。
 
  “那你以前打飞机的时候想得是不是哪个大胸妹子?”
 
  梁小茶红着脸点点头。
 
  林广书乐着放了他,“所以说你有什么可烦恼的,你不是喜欢男的,你是喜欢陈时章这个人而已。”接着他又叹了口气,“其实吧,说实在的,就陈时章那人,一看就是男女通吃形的,要长相有长相,要性格有性格,要成绩有成绩,谁不喜欢?也算是你好运,和他是从小长大的,不然就是我被那样从头照顾到尾,我也会以身相许的。”
 
  “你要对谁以身相许?”
 
  特有压制感的声音从两人头顶传下来,两人一起抬头,是班里常驻第一名的宋居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