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想做直男不容易+番外 作者:仁青君(下)

字体:[ ]

  ☆、受惊吓的清丰
 
  “外甥?”
  “那是秦家的大公子,今年毕业后就要从商转政的好料子。去年夏天,总统几乎天天把他带在身边教着。”
  周围人都在听八卦,听到这里忍不住惊叹出声,果然那么高富帅的人不是普通人。
  有人见徐宁这会儿很好说话,便问徐宁:“之前听他们说清丰的背景也很厉害,是传言吗?”
  徐宁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朝这边走来的许莎莎,转而对周围的人说:“你们以为秦家公子怎么得到总统赏识的?要是没有清丰,秦家有什么本事搭上夏家的船?”
  帝都的圈子尤其是政治圈子的事情,这些天真的大学生们很少有知道清楚的,不过毕竟在这个地方,网上还有各种“揭秘贴”一类的,多少也知道点儿皮毛。
  徐宁晃着脚继续揭秘道:“夏总统是清丰的亲表哥。”
  周围的人都吓傻了,他们以为穆清丰再有背景也肯定比不上徐宁这样的,但是做梦也没想到穆清丰会是总统家的亲戚。总统的亲戚都是什么样的人?肯定都是社会精英啊,怎么回来他们这种破学校。更不要说之前清丰根本就特别不显……
  许莎莎也站在一旁,神色莫辩没有吭声。
  反倒是徐宁笑嘻嘻地对许莎莎说:“莎莎,你不是今年过年不回家吗?我看看我能不能舍下这张脸,带着你去夏家见识见识。”
  许莎莎抿唇笑了笑,“不用这么麻烦的,那样子太打扰了。”
  “总得让你开开眼界长长见识,要不然你怎么知道谁能招惹谁不能招惹呢?”徐宁晃着腿勾唇笑,“唉,去年清丰就在夏家过的年,不知道今年是不是也是这样。”
  对于学校的同学来说,这样的身份太遥远又太有话题性了。几乎是第二天,穆清丰再去上课的时候就接收到了很多意味不明的目光。
  下课之后许莎莎还朝着他走了过来,穆清丰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了,许莎莎也没敢叫住他。
  考试前夕,夏妈妈终于要回国了。一大早穆清丰就穿上夏妈妈最喜欢的小熊羽绒服,欢欣雀跃的准备去机场接人了。
  这会儿家里人也来齐了,打过他的夏表姐也带着两个儿子一起过来了。穆清丰理都不理她,蹭过去抱住大姐的腰,催着她赶紧出发。
  穆清溪把穆清丰从身上撕了下来,轻叹一声说:“清丰,大姐和你说一件事情,你得和大姐保证要冷静不许冲动。”
  穆清丰莫名其妙,见大家都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不解地问:“什么事儿啊?”
  穆爸爸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认真地说:“之前大家都怕你接受不了,一直都瞒着你。你妈妈出国不是去出差,而是病了。”
  穆清丰惊愕地瞪圆了眼睛,“我妈怎么了?生什么病了?”
  “没事儿没事儿。”穆爸爸也是怕他又爆发什么情绪,安抚道:“就是动了个小手术,手术很成功,现在已经没事了。”
  穆清丰一点儿都不傻,家里人瞒的他这么严实,而且这个手术还要去国外做,肯定不是什么小手术。
  “妈妈到底怎么了啊?!你说啊你说啊!你们干嘛还瞒着我?”穆清丰要晃穆爸爸,被穆清溪拽到了一边去。
  穆清溪叹道:“咱妈乳房里有个肿瘤,现在已经切除了。手术很成功,化疗也结束了……”
  “化疗?还要……化疗?”穆清丰吓得直哆嗦,“妈妈、妈妈是得了癌症吗?”
  夏表姐这会儿见穆清丰都要吓傻了,也不怨他不懂事儿了,跟着一起柔声道:“是乳腺癌,但是发现的及时,现在已经没事儿了。”
  穆清溪也把穆清丰抱在怀里晃了晃,哄道:“别怕了,咱妈没事儿了。咱们这就去机场,一会儿你就能见到妈妈了。”
  一路上穆清丰都处于一种吓傻了的状态,他怎么都没想到夏妈妈出差这么久是因为得了癌症。他不懂什么病之类的,但是他知道癌症基本上意味着死亡。穆清丰真的是害怕极了,止不住的打哆嗦,他根本就不敢想象夏妈妈会死去这个假设,哪怕只是这句话出现在脑海里,他都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折断了。
  妈妈万一要是真的离开他了他要怎么办?穆清丰牙齿打颤,恐惧的都不能控制自己。
  穆清溪就像他小时候那样抱着他,不停地轻拍安慰,可是效果不大。穆清丰吓得几乎攒成一团,别人和他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夏表姐叹道:“咱妈说的是对的,清丰……唉,太经不住事了。”
  穆爸爸伸手摸了摸清丰的头发,扭头对夏表姐说:“他还小呢,哪里经过这样的事情,你们也别苛责他了。”
  秦闵辉跟着揉了揉穆清丰,效果也不大,这会儿穆清丰整个人都把自己封闭了,只怕周围人在说什么他都听不到。
  飞机正点到达机场,一家人都殷切地等在VIP通道口。很快,夏妈妈坐着轮椅出现了。一直都没有反应的穆清丰,这会儿突然窜了出去,大跑了几步扑到轮椅前。
  夏妈妈因为身体情况,这会儿脸色青白,头上戴着一顶绒帽,头发已经掉光了。不过她的精神还好,见到穆清丰跑过来,眼睛也亮了亮。然后她就看见小儿子扑倒在轮椅前,抱着她的腿开始哇哇大哭。
  夏妈妈笑了,她知道今天家里人肯定得把她的情况透露给清丰知道了,看到小儿子嚎啕大哭的样子,夏妈妈笑着伸手拍他的后背,一叠声地哄道:“不怕了不怕了,妈妈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妈妈没事儿了,还能陪清丰十几二十年呢!”
  穆清丰死死地扒着夏妈妈的腿,说什么也不肯松手。他太害怕了,他觉得自己可以失去身边任何人,但是他不能没有妈妈。他甚至不知道如果夏妈妈真的走了,他自己该怎么生活。
  大家连哄带劝的,总算把穆清丰给弄了起来。不过可能是吓坏了,穆清丰眼睛一错不错地瞧着夏妈妈,生怕她有什么不好。
  “妈妈你还要住院吗?”
  “不用了,已经可以回家休养了。”夏妈妈耐心地说。
  “那、那病是好了吗?癌症能好吗?”穆清丰结结巴巴地问。
  “好了,手术很成功,癌细胞也都没有扩散,都被杀死了。”
  家里早就收拾出了间大卧室给夏妈妈单独住,这段时间她还需要好好休养,家里早就请好了医护助理,就等着今天现身呢。
  穆爸爸的精神也好了些,和二女儿仔细问了一下情况。穆清河笑道:“爸,您就放心吧。您瞧我这喜笑颜开的模样,也知道我妈肯定没问题。人家医生都说了,这算是顶成功的手术了,我妈特别坚强,化疗的时候一点儿都没吭声,就好像不难受似的。”
  穆爸爸瞥了屋里一眼,小声道:“她放心不下清丰,哪里舍得就这么走了……”
  “呸呸呸,什么走不走的。”穆清河也顺着门缝看向屋里,“清丰真是吓坏了吧?这一路上我和他说话,他都没听见。”
  穆爸爸叹道:“去的路上更严重,一个劲儿的打冷颤。”
  穆清丰晚上的课也没去上,就趴在夏妈妈床边动都不动地方。夏家也来了不少人探望,不过怕打扰夏妈妈休息,在门口看上一眼也就走了。
  夏妈妈这会儿已经换了睡衣,穆清丰能看见她右胸瘪了一大块,已经被切除了。穆清丰都不敢想象那个手术有多危险,可他现在只能抓着夏妈妈的手哭。
  穆爸爸这会儿也进了屋来,拍拍穆清丰说:“时间不早了,你妈妈要早些休息,你也回去睡吧。明天你不是还有课吗?”
  “我不去上课了!我晚上陪着妈妈睡。”
  夏妈妈捏着他的脸道:“哎呀,你多大了还要和妈妈一起睡?妈妈没事儿的,嗯?快回去洗漱洗漱吧。”
  穆清丰不肯走,坐在床边把脸埋进夏妈妈手里,谁说也不听了。
  秦闵辉走了进来说:“你在这儿姥姥也休息不好,她今天刚坐飞机回来,很累的。”
  穆清丰想了想,这才肯起身。临走前,他又趴在床上像小时候那样亲了夏妈妈好几口,等夏妈妈回亲他几口之后他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秦闵辉今天也没打算走,穆清溪的意思也是让他这两天陪陪穆清丰,果然,穆清丰洗澡的时间都大大缩短了,估计也就是冲了一冲就马上出来了。
  这次穆清丰自己也撑不住了,扒着秦闵辉的肩膀说:“闵辉,我好害怕……”
  “我知道,大家也都知道。放心吧,姥姥没事儿的。”
  “可、可以后呢?”穆清丰迷茫地问,“妈妈比我大了好多岁,她已经六十多了……”
  秦闵辉有些惊讶,这还是穆清丰头一次正视这件事情,他是家里的老来子,受宠是肯定的。可与此相对的就是他和父母相处的事件必定要比寻常人短暂。而这对于穆清丰这样性子的人来说,是极为残酷的。
  秦闵辉拍拍他的手说:“所以你要好好孝敬姥姥,珍惜她在身边的日子。”
  是的,秦闵辉没有哄骗他,也没有让他自己快些成长,他只是让他珍惜一些。
作者有话要说:  
 
  ☆、糕糕的电话
 
  期末考试周正式开始了,穆清丰却只是按时去考试了而已,基本都没有复习。他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陪夏妈妈身上,就算夏妈妈不说话,他都能看着她很久。
  护工都笑着称赞他有孝心,还说:“现在的年轻人,哪个有耐心这么一直陪着啊?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就是真孝顺的,也耐不住成天大把的时间都陪着老人。您瞧,他也不玩手机不看小说不打游戏,就这么陪着您,您可真是有福气。”
  夏妈妈只是弯了弯嘴角,心里其实一点儿都不轻松。她倒是宁愿清丰无忧无虑的出去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心惊胆战的天天守着她。
  穆爸爸说她:“儿子懂事了,你又担心什么?他要是这个时候还出去玩,我才要揍他了。”
  夏妈妈笑道:“你揍他?你揍他一个试试!”
  穆爸爸也笑了,“我心里其实安慰的很,儿子没白养,之前不知道心疼人可能是自己还没意识到吧。你瞧他现在,都会削苹果了。”
  “你还说呢,家里那么多人,让他削苹果做什么?你看他手上被削掉的那块肉!”
  “好好好,以后我削,反正我皮糙肉厚的。”穆爸爸好声好气地说。
  这会儿穆清丰在楼下接电话,他正看着自己裹着纱布的手指发呆。电话那头的秦瑞大概也习惯了他这几天的心不在焉,只是没话找话的想要让清丰的心情安稳一些。
  “你和糕糕后来联系过吗?”秦瑞问。
  穆清丰摇头,随后意识到秦瑞看不见,才说:“没有了,就这样吧。”
  秦瑞这会儿也不知说什么好了,只能言语苍白地劝道:“你们也没有什么大矛盾,难道就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不联系了?”
  “不是……我只是现在没有心情再思考糕糕的事情了。”穆清丰坐在沙发上说,“秦瑞,我和你说实话,我现在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做恶梦,我就想每天守着我妈妈,别的事情我现在根本无暇去想。”
  秦瑞应道:“我懂我懂,反正也快过年了,你也多在家里陪陪家人。也别吓唬自己了,你爸妈还在你身边呢。”
  穆清丰有气无力应了两声,才挂了电话。等他回想秦瑞的话的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真正失去父母的是秦瑞,再想到这几天打电话自己说的事情,穆清丰脸都羞红了。他让一个失去父母双亲过年都无法回家的人安慰他,每天宽慰他不要害怕,穆清丰觉得自己之前的健忘真是残忍。
  穆清丰心情沉重的回到大卧室,夏妈妈见他无精打采的,问道:“怎么了?妈妈的小清丰怎么不高兴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