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五月 作者:十二变

字体:[ ]

 
书名:五月
作者:十二变
 
 
文案:
     剧透版:韩伍在几年之后又遇到了自己之前爱过的那个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都有了改变,相对的,经历也就完全不同了。这是一个善于控制人心的人与被控制者之间纠缠不清的故事。
 
良心版:是金子总会发光。两种人喜欢用这句话安慰自己,第一种是郁郁不得志的真金子,第二种则是自以为感觉良好的合金。韩伍在经历了两种状态之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光芒。
 
PS:所有看上去有点专业的知识其实都是胡诌的。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伍。梁路。 ┃ 配角:刘悦。凌绍。秦易乐。 ┃ 其它:
 
原文第25,29,37为锁章
==================
 
  ☆、第 1 章
 
  1
  韩伍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城市,特别是不喜欢这个城市的夏天。也许是过于繁华的高楼大厦,过度的光线变成了污染,这还没有进入六月的时节就已经开始透着炎热,似乎马路上蒸腾起的热度都能把人烤个通透。
  “今天的会议别搞砸了,”领导一大早来就对着正在准备资料的凌绍一阵狂轰滥炸,“今年后面的这几个月就靠这个项目了,”说着,孙总回过身拿起韩伍提前准备的咖啡,进而继续开口,“这是上一次国家耀腾遗留的项目,二次投入确实是因为有必要也很有前景。”
  凌绍微微皱眉抬起头看向孙总,“您说的我都懂,”新近博士似乎对领导的‘谆谆教诲’有点不耐烦,“您就放心吧。”凌绍的声音都透着点自以为是。
  孙总对凌绍这样年轻人的反应见怪不怪,毕竟他在自己的位子上已经很多年了。他低下头看着坐在一旁的韩伍,接着将手里的会议资料递出来,“你看一下,方便一会儿记录。”
  “好的。”韩伍嘴角上扬,不再多说什么。
  再见到梁路,韩伍以为自己握着笔的那只手会发抖。
  ‘再见到他我会杀了他。’
  韩伍先是回想起了说过的这句话,接着想起了说这句话的自己,带着点陌生感。不过是三年的时间,似乎周遭一切都已经翻天覆地的改变了,而韩伍自己,也在生活变迁中变得物是人非了。
  韩伍看着梁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都已经记不清楚他长什么样子了。也许是当年疼痛过于惨烈,自我保护一般下意识封闭了和这个人有关的一切记忆。又或者,那所谓侵入骨髓的伤害,不过是时间的祭奠品,无关痛痒,更有甚者不过个把年头就已经消耗殆尽。
  梁路代表7_U93所来参加会议。
  他的眼神在韩伍身上停留了几秒钟,便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就好像两人从来都不认识一样。
  韩伍端着手里的茶杯,接着泡茶。“梁处,喝茶。”
  事实上,这场会议记录确实让韩伍握着钢笔的右手忍不住发抖。
  他的左手紧紧握拳,指甲直直的嵌在手心里。这是韩伍从小的习惯,就好像疼痛能缓解一切的情绪。这一点,韩伍认为无论自己变成什么样都不会改变。
  他感到愤怒,身体里那些被掩盖的愤怒因为眼前的资料再一次被唤醒。他也许忘记了那些情感上的伤痛,但是看着手中武器系统研发的上期耀腾项目,他回忆起了成为众矢之的的感觉,回忆起痛失一切的撕裂感。
  上期耀腾项目里面50%的代码都是他写的。他曾经以为这是他的资本,是他与梁路之间最为稳固的纽带。没错,这个项目确实变成了韩伍的全部,但这同样在最后成为了毁掉韩伍人生的致命一击。
  梁路的眼神再一次扫过韩伍,他微微皱眉后对孙总开口,“上期项目是我们7_U93所和高校合作的,所以这次主方针还是由我们定,” 梁路的眼神最终停留在7_Y63所负责人的身上,“秦处,你对这一点没问题吧。”
  7_U93所和7_Y63所向来不和,在整个苍龙体系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这一次破天荒的分一个项目也确实是因为这块饼太大,独占怕是谁都没那么大胃口。
  “那是自然,”秦易乐微笑着回答,“细节方面我们可以之后在慢慢讨论。”平淡的语气下面带着点不容妥协。韩伍与秦易乐有过几次交道,基本都是公司的会议,这个人总是笑着,眼神中却始终充满了谨慎与强势。
  秦易乐,他和自己的名字太不搭了。
  接着,凌绍简要介绍了公司这边对项目的投入以及包装方式,然后就技术可行性方面给与分析。作为三家中唯一一个非研究所型单位,从两家7开头的研究所给出的条件看来,CMA公司并不能从项目中占到什么便宜。
  “这个项目完成了,再深挖下去,也许可以改进当前海军的常规装备。”凌绍在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无意识的开口。这句话听上去没什么,他似乎没有多想的继续设想,“也许突破第二岛链的核心就在我们手里。”
  “你觉得海军的实力还需要多久?”梁路似乎对凌绍的话产生了兴趣。
  “这还和战略部署有关系,但我觉得...”
  梁路的笑容越发玩味,“事实上,当前的航母甚至不能作战。”一盆带着温度的冷水温柔的浇在凌绍的头上。
  “梁处,您这是对海军没有信心啊,”凌绍似乎有点得意忘形,“这会影响7_U93所的士气。”
  坐在一旁的秦易乐倒是真的因为凌绍的这句话乐了起来,“孙总,您这项目负责人好胆识,都质问起处长了,”很明显,秦易乐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以后必定前途无量啊。”
  凌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他皱着眉收起了自己孔雀开屏般的尾巴,接着看向孙总。这也难怪,年轻气盛,从国内顶级大学拿到博士学位,进入公司不到一年就是项目负责人,心高气傲不可一世也是人之常情。
  “额...”孙总推了推眼镜,“秦处说笑了...”
  梁路收起了自己的笑容,当事人似乎以一种不屑于参与这场口角的态度将秦处抛过来的球挡在门外。梁路显然没有将秦易乐放在眼里,但他的眼神最终在凌绍身上徘徊。
  孙总斜着眼睛示意韩伍做点什么。那眼神韩伍再明白不过了,意思是——韩伍,你现在做点什么,给处长倒水或者说点什么,别让当下的尴尬持续下去。
  韩伍并不想理会孙总像圣旨一般的召唤。
  他比谁都清楚梁路眼神中的意思。他甚至有那么一丝冲动对孙总说,您操什么心,人家梁处是看上这位自命不凡的新近博士了。韩伍记得几年前,在自己最初认识梁路的时候,两人之间也发生过类似的对话。客观来说,那时候的自己比眼前的凌绍更目中无人,对梁路的顶撞更加让人捏把冷汗。
  我喜欢心高气傲的年轻人。最初梁路这样对韩伍说,只是他有意忽略了后半句话。
  但是我没打算和这样的年轻人玩长时间稳定的恋爱游戏。最后,韩伍才有幸听到了这句话的全部。
  梁路真是保持了自己一贯的品味。韩伍心里这样想,带着点对眼前凌绍的蔑视,还夹杂了对几年前自己的批判。
    
 
  ☆、第 2 章
 
  
  2
  “自动武器之父马克沁最后都改行修了世界第一座游乐场了,”韩伍在孙总第二次暗示之后开口, “所以我想,”眼神最终停留在秦易乐的脸上,“处长就算缺点士气也没什么关系,没准能开创出别的一番事业。”
  这句话让韩伍自己感到恶心,扭曲自己让在场的每一个齿轮在一起咬合旋转起来,可挤压过程中自我厌弃的情绪只有韩伍自己可以承受。
  “也许那是罪孽深重的解脱,”这个话题很成功的引起了秦易乐的兴趣。这是当然,韩伍一直都知道他是个纯正的军迷,“毕竟威廉二世把马克沁机枪带回德国之后,算是改变了先前步兵战术的整体格局,以及世界战争的整体格局。”秦易乐才是那个不好对付的人,带着讽刺的将话题进行延续,看上去就好像CMA公司两个员工一人给了梁路一巴掌。
  韩伍扬起眉毛,接着加大了自己嘴角的弧度,“秦处这么说就不公平了,马克沁机枪的一再改良是加特林机枪在历史舞台上不断争宠的必然结果。”
  “所以你认为他们臭气相投?”秦易乐不惜以退为进。
  孙总在旁边听的微微冒出冷汗,凌绍的口误还没有解决,韩伍和秦处又对阵了起来,而且韩伍口中的话还将桌上坐着的两位处长都囊括入内。
  “哪能啊,秦处,”韩伍赔上了一个讨好的语气,“两位是不相伯仲的…谋略家。”
  秦易乐似乎一时没反应过来韩伍态度以及说话方式的转变,他打眼瞧着韩伍,转头对梁路说,“梁处,这马屁拍的你怎么也得再给CMA让出一个百分点啊。”
  梁路眼神的温度变得越发冰冷,秦易乐这借坡下驴走得好,卡着梁路进退维谷。梁路的嘴角重新扬起来,“怎么说我们也应该一人让出一个百分点。”
  这个面子卖得也好,韩伍不由觉得桌上的两人确实旗鼓相当。我不爽也不能让你爽——这平时用来戏谑的一句话简直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那就先感谢两位处长了。”孙总在最合适的时间捡起了这个馅饼剩余的部分。
  韩伍再一次低下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他知道梁路此时正看着自己。他没打算迎上那目光,也许梁路会觉得‘你这是想要再次爬上我的床’,又或者是‘瞧瞧这几年你变得多么世故’,无论哪一种,韩伍都不打算再从梁路的眼神中探知一二。
  “韩伍啊,”孙总在会后语重心长的说,“你知道公司对学历和职务有硬性要求,否则我肯定让你…”
  韩伍自然又明白了孙总的意思,在孙总手下的这段时间,韩伍做的最成功的事情不就是明白孙总的心意吗。“当然,孙总不让我加班就是最大的福利了。”
  快速的转移话题,只因韩伍不想要听到任何与‘学位’有关系的话。
  “听说你今天开会帮孙总多争取了两个百分点的收益啊。”与韩伍关系不错的小言在下班的时候走到他身边,“月底要是有奖金记得请客吃饭。”
  “那是自然…”韩伍收拾了桌子上的私人物品,“每个月不都请你吃饭吗。”
  两人走到公司门口,便听见小言惊呼的声音,“那是凌绍吗?”
  顺着看过去,凌绍坐在梁路的宝马车里。
  “当真是坐在宝马车里哭啊…”小言的语气带着浓浓的嘲讽,就好像这是多么见不到人的事情。
  梁路换车了,比起来,眼前的宝马比起当年低调太多了。“人家哪里哭了…”韩伍移开自己的视线,随口回应。
  “梁处喜欢凌绍什么啊,才进社会的小屁孩一个。”
  “你喜欢梁处类型的男人。”韩伍以肯定句回答,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在开玩笑。“但怎么看,秦处那种左右逢源的才更招人喜欢才对。”
  “你不知道吗?秦处喜欢男人的,行业内几乎都知道。”小言的眼睛还顺着宝马车开走的方向,“怎么这么多基佬,真是差劲。”
  这话倒是让韩伍笑出声来。听上去像是恐同,但事实上,恐不恐同只取决于是不是牵扯心仪的男人。真是简单又复杂的女人,“凌绍要是坐在秦易乐的车里,现在大概就是‘迷人的基佬’了。”
  “你总取笑我。”小言并不生气。
  韩伍愣愣看着地面,驶过的车轮因为平整的水泥马路而踪迹难寻。这不过是如同足迹一样落幕的故事后延续的新生命罢了,没什么好念念不忘的,那个人早就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