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抚养权之战 作者:偶然记得

字体:[ ]

 
《抚养权之战》作者:偶然记得
 
(//▽//)我们讲一个再婚夫妇车祸身亡不幸中的万幸留下的遗腹子分别被两个人前面儿子争夺的故事,明白不?就是两个父母互为小三的伪兄弟争夺失去父母变成孤儿的弟弟的故事。
全文无虐(耶);伪兄弟文(绝没有恋童情节);暂时就先放在微博上吧(JJ被我注销了我去看看长佩能不能发);不会坑(基本主线已经写完啦,边发边把文捋顺了);肉(沫)那么开始讲故事吧
 
第一章 
许航赶到医院的时候,脑袋还是懵的。从他接到电话说继父和母亲出车祸正在抢救时起,整个人就精神恍惚做梦一般。
医院里面独特的气味不断的刺激着鼻腔,他木然的站在抢救室门口,耳鸣声充斥着大脑,身体仿佛被定住一般动弹不得,护士走过来让他签署各项通知和免责单据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哆嗦的已经不成样子,字据还来不及看条款就签完字如同能救命的偏方一样被护士又一张张拿进抢救室。红色的灯光晃得许航心脏狂跳不止,一股从心口炸开的剧痛直冲头顶。
抢救室里是他的母亲,是他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许航同大多数人一样很爱自己的母亲,尽管,他已经有五年没有回过继父和母亲的家。因为这个家组成的一点都不光彩。
许航的母亲许心怡年轻时候就是个颇有心计的人,她原是外省人,投奔做生意的表哥一家,为了留在这座城市,年轻貌美的她嫁给了资质平常的前夫,开始生活还算和谐,直到生下许航,生活压力骤增,许心怡渐渐的不再满意前夫的不上进和木讷,在表哥许志东的介绍下认识了他的合作伙伴做珠宝生意的张宸兴,两人很快发生了婚外恋情。许心怡毅然决然的同前夫离婚,尽管张宸兴当时并没有娶她的打算,许心怡情商极高,她从不向张宸兴要承诺,反而让张宸兴感觉愧疚。
离婚后。她带着当时还不到四岁的儿子搬进了张宸兴给她准备的房子。并郑重其事给孩子改了自己的姓,很长一段时间许航都认为自己就是个普通的私生子,张宸兴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他待许航很好,即使到最后许航知道自己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之后也一叫直他爸爸,在感情上他已经完全认同张宸兴了,虽然这个爸爸还有另外的家。
许心怡跟了张宸兴后,并不甘心做被篆养的金丝雀,她开始去张宸兴的珠宝店上班,做的有声有色,她对珠宝眼光独到,对人八面玲珑,连张宸兴的哥哥和妹妹都和她关系融洽,甚至公开场合介绍她是张太太。
亨泰越做越大,除了许志东和当初的两个合伙人,许心怡也投资入股,她还主动邀请张宸兴的哥哥妹妹入股分红,用金钱完全征服了张家人,她和张宸兴也在这种漫长的志同道合中感情越来越深。
两个人情人的关系一直保持了十几年。许航慢慢长大,慢慢知道自己是处于怎么样一个尴尬的身份,许航住的地方被戏称为二奶区,住在这里的女人,多数都是被包养的,她们无所事事对别人的私生活充满了好奇,许航在她们的指指点点中长大,这种无形的压力让他倍感压抑。张宸兴再到家里的时候,他便寻个理由出去,一夜一夜的不肯回家。大学一毕业就租房搬出去。
许心怡知道他在意什么,也不去为难他,事实上,这些年许心怡除了打拼工作就是维持和张宸兴的关系,对许航并没有投入太大的精力,她一直觉得自己还年轻,许航还小,很多事情还不到打算的时候,
直到张宸兴的儿子张砚一被张宸兴带到亨泰,开始和张宸兴一起跑业务之后,许心怡才察觉到了危机。
凭心而论,亨泰珠宝发展到现在的规模,许心怡功不可没。她一直觉得自己还年轻,恍然被张砚一捡了便宜才回过味来:这些年她虽然和张宸兴相敬如宾恩爱有加,但是他们没有共同的孩子。张宸兴对她和许航的确不错,但是他们于他始终是外姓人,总有一天亨泰会易主。到时候她得到的远远比不上她付出的。
许心怡当了十几年情妇,对张宸兴了如指掌,他们都比对婚姻付出感情的要多的多,可是他们就算可以舍弃婚姻也会为自己的孩子打算。许心怡想了很久,决定要生张宸兴的孩子,大约也是该着,她四十好几的年纪竟然还能顺利怀孕。张宸兴不是不知道她的小算盘,但是这个孩子对他的诱惑太大了。
张宸兴喜欢孩子,就算和许心怡在一起的时候,原配还给他生过一个女儿,许心怡为这个跟他还差点分手。
如今原配的一双儿女已经长大,亨泰也运转顺利,张宸兴觉得自己也该收收心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离婚结婚再生个孩子,他觉得挺好。
张宸兴他前妻是个挺逆来顺受的女人,这些年她的确不容易,自己抚养孩子,生活来源全靠张宸兴给,张家人看不起她,许心怡也看不起她,她的确不幸,但是她从不为自己的不幸找出路。张宸兴给她们买了一栋大房子就觉得自己已经尽了义务,有时候他们一个月的生活费还比不上许心怡的一件裙子,张砚一、张妍转兄妹两个生活质量有时候还不如许航。所以张宸兴提出离婚的时候,一双儿女都赞成,他们目睹了母亲婚姻生活中的种种不幸,对父亲并没有太多的感情。
张宸兴恢复单身后很快就和许心怡结婚了,许航参加婚礼的时候,发自内心的替他们高兴,尽管他们在道德层面不光彩,但就感情来说,许航乐意他们两个能修成正果。婚后许心怡一直以安胎为主,因为觉得城市里面环境太差才和张宸兴一起搬到郊区的小住安胎,眼看孩子的产期将至,两个人回市里准备待产,郊区到城里需要走一段山路,本来是一段很熟悉的路程,谁知道天降横祸,不知哪辆车子上漏水在转弯处,冬季积水很快成冰,车轮打滑,车体失控翻下,张宸兴许心怡两夫妻深受重创,性命攸关。 
 
               第二章
许航木讷的看着地面,他靠着墙,眼睛干痛,心口阵阵抽搐,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他担心母亲也担心继父,两个人被分别送往市区两家最好的医院,据说是张宸兴的家人强烈要求的,说是这样就能同时找最好的大夫抢救。许航惊慌失措下根本想不到这些细节,这会清醒一些倒是感慨继父家毕竟人多,不像自己这边,连个可以依靠商量的人都没有。抢救室里面依然闪烁着手术中,一个护士推开门急匆匆的跑出来:“许心怡家属!胎儿还活着,马上签字进行剖腹!”
许航懵懂中听见母亲的名字:“什么?”
护士拿着文件站在他面前:“快一点,否则胎儿要危险了!”
许航来不及思考,拿起笔签了名字:“大人呢?大人怎么样了?”
护士拿着文件匆匆离去:“大人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许航脑袋轰的就炸开了。
没有生命迹象了?
他眼前一黑,仿佛天旋地转一样,耳边像是无数人在念咒,突然感到脸很凉,意识到自己大约是趴在地上了,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许航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愣了一会儿才想到父母意外的事情,浑身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气力,他只觉得眼眶生涩,却怎么也流不出泪水。
许航痛苦的把手臂放在嘴边狠狠的咬住,剧痛让他清醒了一点,松开嘴便是涌上来的哽咽声,他躺了大约有十分钟,伸手摸了摸自己已经汗湿的外衣,脚步不稳的想站起来,突然又被另一只手的一阵剧痛缓了动作,他抬头看见了挂在自己上方的输液瓶,挂着盐水的手已经迅速鼓起了一个青包,他浑身都克制不住的哆嗦着,但是还是伸手拔了针,扶着床沿站了起来,双腿软的几乎支撑不住身体。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打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看见许航步履不稳的样子只是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并没有搀扶的意思,许航抬头看了他一眼,四目相对,男人面无表情,他大约就是继父的儿子,许航早就听说过,张砚一比他只大一岁,但是做生意很有手段,许航一直以为他会是个看着温文尔雅时刻带着商业笑容的精英男,想不到他倒是像个表情严肃的军人,高个子,平头,浓眉大眼,轮廓分明,大约是经常运动的缘故,虽然被衣服重重包裹,依然能看出他身体的线条充满了力量,脸庞同张宸兴有着几分的相似。
许航还是第一次见到张砚一,他张嘴想问继父的情况,嗓子却沙哑的发不出声音,倒是张砚一冷静的很,他冷漠的站在门口,也没有进来的意思,不带半分感情的说:“你是许航对吧?我爸已经不在了,听说许心怡也没了,警方已经介入调查,现场勘查是意外车祸事故。我过来告诉你一声,我爸的一切丧葬仪式我来办理,至于财产分配之类的问题,我会请律师跟你沟通。”
字字生硬,许航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生疏和不耐烦,他不是不理解张砚一对自己态度的原因,只是大家都刚刚失去至亲,这样的冷漠的确越发的冰冷。许航受的打击太大,也没有力气争辩,况且对方压根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还没等他回话,张砚一已经走人了。
门被随意带上,许航瘫坐在床边,疲倦的闭上眼。
生活,是永远都让你猜不透的折磨。这世上是不是没有人在同他命运相连了?母亲不在了,带着他唯一的亲情。
婚礼上的母亲明明还笑的那么幸福,前几天还电话告诉他:肚子里这个比许航小二十七岁的弟弟各项指标都不错,她本想这个年纪可以抱孙子,结果孙子还没有倒是又要抱儿子,她戏谑许航给孩子当爸爸都足够了……
……孩子?
许航突然一惊。他昏倒前,似乎有护士对他说孩子活下来了?许航顾不得自己头重脚轻,跌跌撞撞的走到门口护士站,他外表俊朗,性格也不错。昨晚纵然亲人过世也没有像有些家属一样大闹医院,护士小姐对他印象很好,看见他倒是挺关心:“哎呀,您醒过来了?”
许航顾不上礼貌,声音带着点颤抖的问:“下午送来的那个,车祸去世的许心怡,她的孩子是不是活下来了?”
护士小姐点点头,感慨道:“这孩子命真大,现在在观察室呢,初步检查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是早产,大夫建议要在保育箱里面待一段时间,等着问你们家属的意见呢。”
还活着……
许航感觉自己紧绷着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了,孩子还活着,就像是他在沙漠里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发现了水,还活着,在经历了生死别离之后,对于许航来说,还有生命就是最好的状态。他靠在护士台,嘴唇抖了几下,出了一口气,终于缓慢镇静下来:“我可以看看他吗?”
许航对生父毫无印象,人生这二十七年最为亲近的便是母亲和继父,失去他们,他几乎是一种被夺走一切绝望。
还好,生活没有给他最坏的结果。还好,这世上不是只留下了他一个人,还有一个小小的跟他生命相连血脉相溶的小家伙。
 
许航跟着护士走到观察室窗外,由于早产,婴儿被安置在一个模拟子宫环境的玻璃罩里,许航站在窗外基本看不到孩子的脸,他只能看到一个红彤彤的小东西,可怜兮兮的被插着几根管子,小小的身体不时的抽动一下。
他虽然小小的,虽然很虚弱,但是他是带有生命力的。
许航一直看着他,看着这个刚刚出生就变成孤儿的小家伙,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怎么养育孩子,在此之后他也不知道自己会为了这个小家伙赔上多少时间精力,但是只是看着这红红的小东西,许航就觉得冰冷的手指一点一点回温,一直生疼却无法湿润的眼眶一点一点泛红,终于眼泪像是击垮堤防的洪水,喷涌而出。他在玻璃窗上抵着头哭泣,里面小小的婴儿像是心灵感应一般裂开嘴也哭了起来,他太小,眼睛也没睁开,一哭小胸脯哆嗦的厉害。连见惯了生死的护士小姐都红了眼圈。
 
第三章
大约是痛哭彻底的发泄了情绪,随后的几天许航稍微恢复了精神,只是一直都不太有食欲,连续输了几天的安定和葡萄糖,院方催促死者家属办理相关手续,张砚一说到做到,张宸兴的遗体确定死亡后就被张家拉走了,摆明了不想和许航扯上关系。
很快张家就高调举办了丧礼仪式,张砚一作为长子把丧礼安排的井井有条。亨泰的股东中自己的大伯姑姑不必说,其余的股东也都被邀请参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亨泰珠宝要易主了。
相较张宸兴的葬礼,许心怡的低调了很多。张宸兴火化后立刻下葬,张家明摆着没有打算让许心怡同他合葬。
许航平时还算是性格随和,但是触及底线时候必然奋起反抗。许航的表舅许志东给他打电话说张家的打算后,本以为他会去跟张砚一理论,但是没想到他沉默的挂了电话后,单独为母亲购买了一块相邻张宸兴不远处的墓地,既然继父的儿女不打算让他们同穴,那便遥遥相望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