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全局掌控者+番外 作者:古攸兰

字体:[ ]

 
 
《全局掌控者》作者:古攸兰
 
 
 
    文案:
 
    或许命中注定,或许多情作祟,既然意外生发,那么,沦陷的博弈者只能沿着预定轨道前行;没有退路,没有选择,一场将帅之争,方寸之地,生死勿论。
 
    要么赢得漂亮,要么输得惨败,这个结果,用全身心意乃至性命作为筹码豪赌,究竟是老天全权安排定夺,抑或是自我主张然后顺利以意志定下乾坤万里?
 
    本来在国外安逸生活的钟郁,因放不下兄弟而回国陪同作战,他们只要拿下全创CO的大项目,那么公司驻站在海市,决定打通亚太地区市场的决策就得以肯定下来;然而,在此之前,他们首先要拿下项目,然后才有继续发展的可能。
 
    内容标签:商战 豪门世家 强强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郁(HandSionJon);程宏祎;关泽予 ┃ 配角:顾塔娜(LaDaNa);蓝政庭;宋骁延(TheoEN;林靳达;莎媞;周熏妍 ┃ 其它:业界精英、强强联合!
 
    ==================
 
    
 
    第1章 见机
 
    
 
    海市国际机场,人流拥堵的边上,身穿黑色薄长风衣的男人,站在人群外围左顾右盼,他等待了十几分钟,在过分久长的等待时间里,他无一丝一毫的不耐烦之情,那笔直如松的站姿,从开始到现在,还能维持着最佳的惬意状态,显然,等人对于他来说,并非是件苦差事。
 
    宋骁延开车来到机场,他迅速刹车,再急速推开车门下车,然后直奔机场接待入口。
 
    已经迟到了十八分钟,按理说,此时应该焦急万分,因为随时都有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危险,但一想到接待的人并非是那些动不动就大动肝火的大boss,他一进入接待厅,即看到那高俊挺拔的身影,当即开喊,“嘿,老大,我在这里!”
 
    男人转头看了一眼摇手呼叫的人,他看到对方以箭的速度冲到面前,他气喘吁吁的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因为临时接到全创CO董事长助理的电话,为此耽搁了一些时间,实在罪过。”
 
    他边气喘如牛的解释,拉过行旅箱的拉杆,速度的引导上司走出机场,接着往车子所在的方位走去。
 
    一身清逸出尘的男人,他一声不吭的跟随走到一辆商务车旁,在车门被迅速及时的打开后,他弯身坐进车里。
 
    宋骁延把着车门的手,有些虚汗,他握了握,心里没来由感到惶恐:眼前眉目深沉的老大,他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实在让人心慌。
 
    宋骁延把行旅箱放到后备箱,他问,“此次海市行,打算待多久?”
 
    坐上后座的男人,他摘下脸上的墨镜,顿时乍现的容貌,清逸,俊美,修长的剑眉,眉梢处还有那么一点点风流黠慧,狭长的眼睛,眸光里初看平和温润,再看则冷冽灵锐。
 
    他说,“大概两天?”
 
    宋骁延正开车上高速路,他惊讶的复述,“两天!”
 
    “不是说好了一个星期吗?”
 
    “就两天,要真是两天的话那还不如不回来呢?”
 
    “HandSion,你若是不留下来出席全创CO举办的宣传大会,我估计很难再拿下那个大单子,几乎一丁点的希望都没有。”
 
    宋骁延一开口即直入扼要,他那掩藏不住的焦急之色,显然对于老大所说的留下两天时间表有极大不满。
 
    他说,“太难办了,全创的人都不好对付,各个比我们鬼精,而且我们的对手还有两家同行的集名企业在争夺项目。”
 
    宋骁延一口气倾述难处,他该是忍受了很久才这么说,他不曾在上司面前发过牢骚,可能是这次项目太重要,偏偏他们出手太慢,相比同行晚了一天才得知全创要招标的信息,这速度,也难怪作为一家当红国际企业始终混不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
 
    宋骁延说,“之前你就不该让我负责宏启那个小项目,以致错过了全创CO这个大单子。”
 
    宋骁延心里牢骚可谓满腹,他作为环世GR在亚太区的总代理,在失去了抓住一个将近二十几亿大单子的最佳机遇,心里难免抑郁,要是没有回旋余地,他想去死一死再考虑要不要接着活。
 
    后座那被直呼英文名音译为韩森的男人,在听着最得力的下属汇报工作,他全然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在靠着后座闭目养神了一会,他问,“你刚才说全创董事长的特助找你?”
 
    宋骁延减下车速,他行驶出了高速路,进入市政路段,又遇上堵车高峰期,这个时间点,正好是下班时间,眼看堵车又排起长龙,他索性把车子熄火了。
 
    “全创董事长特助林靳达今天开完会议后说,他们的董事长可能要回海市了,原本计划要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对外交流,现今计划有变,说是要推进熹浩工程的绿化建设。”
 
    HandSionJon打断,“熹浩工程的项目开展原先是谁人负责?”
 
    宋骁延转头看一眼拥堵的车流,车流毫无动静,他也就继续说紧急事件。
 
    “原先是全创CO副董事长处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主权交回董事长手里。”
 
    “那么熹浩大厦的工程建设规划,总共有多少期?目前进展如何?”
 
    宋骁延回答,“还剩两期完工,一期已在一个月前开始招商。”
 
    “可熹浩大厦的位置,属边城,为什么它现在变得这么重要?”
 
    “这是市政俯提出的政策,他们推出的一系列扩建海市主张,最终拟定要向东南开拓疆土战略,而熹浩工程在此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它们正好盘踞东南一带的最佳位置。”
 
    “这么说,那一带即将成为未来海市第二个重要的商贸核心区?”
 
    “是这样,我想,要是环世GR能拿下熹浩工程的所有项目,那么这将是环世GR打入国内市场的最佳战略。”
 
    宋骁延心里已设想好了环世GR进军国内整个市场的蓝图,从最发达的海市开始,以此为原点重心,开始慢慢向整个亚太区市场扩张,然后占领全球,完成环世的终极追求。
 
    HandSion默然的闭上眼睛不说话,他听着值得引以为豪的事业搭档工作伙伴畅想着未来的灿烂辉煌,宋骁延自顾说着心里的豪情壮志,他没有发现后座里的人正在昏昏欲睡。
 
    车窗外流动着一股浓烈的浮躁气息,在城市里,这股气息无处不在,它充斥着每一个人的生活,也推动每一个人的步伐,那些被迫追赶的人,他们根本无法慢下来。
 
    宋骁延转头看向陡然砸在玻璃窗上的雨柱,雨柱很大,噼里啪啦的打下来,响声震天。
 
    HandSion睁开眼看着突如其来的雨势,这雨来得没有一点点预兆,来得异常而猛烈。
 
    宋骁延说,“下雨了。”
 
    HandSion问,“现在是什么时节了?”
 
    宋骁延说,“秋末,进入初冬,海市冬天很冷,不过很少下雪。”
 
    HandSion裹紧了身上的薄长风衣,这秋末的季节,尤其是属于海市的秋季,空气显得特别沉闷,在这里生活,总给人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宋骁延回头看了一眼,他才发现老大特别疲惫,可能,身为YTQ的总负责人,这区域执行总裁承受的压力也很大。
 
    宋骁延取了一瓶水,他说,“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我们不去公司了?眼下已经五点钟,下班的时间,很多人赶着下班,没有人还往公司里赶。”
 
    HandSion睁开眼望着窗外,他没有接过递来的水,他说,“去公司吧,我好久都没来了,先去看一眼。”
 
    宋骁延笑问,“怎么,不相信我?”
 
    HandSion瞥一眼嬉皮笑脸的总监,“我可没心情跟你开玩笑?”
 
    宋骁延拧开瓶盖问,“是不是又被发难了?”
 
    HandSion揉着沉痛的眉心,他嗯了一声,当放下手来轻叩着窗户,他问,“要是放弃全创的单子,我们今年的总业绩趋势如何?”
 
    宋骁延正喝着水,听到这么一说,他差点喷出来。
 
    “不会吧,老大,你在开玩笑吗?我知道你喜欢讲冷笑话,可是要冷笑也不说这么冷笑,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力气才把我们的标书投进去吗?能不能别在关键时刻跟我进行丢車保帅,我这都跟你堵上未来了,你现在才跟我提出前方悬崖需要紧急刹车!”
 
    宋骁延心里惶恐,他真的是惶恐万分。
 
    前两天好不容易说服后座的男人舍弃在迪拜的安逸生活,就为了把他拖来海市,可谓绞尽脑汁,就差以辞职作为威胁。
 
    HandSion一直说不喜欢国内的生活,自从他十二岁出国生活,之后就很少回国,即使偶尔回来,也是待一两天就走。
 
    宋骁延心脏高高悬起,他问,“什么情况,你说一说,我帮你分担,但不能拿我的单子开玩笑。”
 
    HandSion翻起眼皮,他瞟了一眼老没大没小的得力助手,这人跟随有五年了,今年二十七岁,比自己小两岁,他本该有更好的规划去向,但是他愿意留在环世GR成为公司运营部的最重要主心骨,担负了运营部的总监职务,兼具亚太区的销售副总裁职位,这本来是一个令人歆羡的极具高大上的职位,可惜,他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压力,那是来自欧美总部那边的董事局的施压,因为业绩要求,他外在看起来光鲜亮丽,实则在苟延残喘。
 
    HandSion深知伙伴的艰辛,也正因为知道,他才赶来助一臂之力。
 
    他不曾告诉他,总部那边对这边的市场从不抱任何希望,允许支线开发,那只是那帮董事局的人吃饱了撑着没事干随便抛钱玩两手,如果连年的投入与收入不能成正比,他们肯定要撤退,这是每个利欲熏心的人都会做出的选择,在这里面,没有什么公平可言,更没有容情可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