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打工有风险 作者:绿猎蜥

字体:[ ]

 
书名:打工有风险
作者:绿猎蜥
 
文案 
打工有风险,兼职须谨慎。
钱宁磊同学为了多挣几个生活费,去了某按摩会所做兼职按摩师,结果就招惹上了一个让他烦恼终生的客人。
BE!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钱宁磊,林盛 ┃ 配角:顾怀斌等等 ┃ 其它: 
 
  ☆、第一章 抢课
 
  “这么快就大二下学期了,咱们的大学生涯都用完一半了!”钱宁磊的室友李赟这样感慨道。李赟正坐在钱宁磊邻座的电脑前,盯着几乎不动的进度条,等着他的选课结果弹出来。
  钱宁磊附和着说了句“是啊”。想想看确实是这样,到了大四就是各种实习考研找工作,真正能用来读书,或者说用来挥霍的,也不过三年,随着这个学期开学,真的就过去一半了。然而钱宁磊现在并没有心情在这儿悲叹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因为他正在被寝室校园网蜗牛一般的网速折磨得想摔鼠标砸电脑。每到选课时间,校园网就堵得像一锅粥。选课系统比期末图书馆大门还挤。
  可是偏偏,他就有两门全校任选课抽签没被抽中,不得不感受虚拟的拥挤。
  全校任选课是可供选修的其他学院开设的选修课,历来是贫富差距奇大的,如果这个老师开的课又好玩又好过,那选这门的学生一定上千,而课堂容量最多100人,这样就需要网上抽签决定最后谁能被这门课选上。如果运气不好没被抽中当然不要紧,学校是不会让你没有学分可修的,你可以在补选阶段选课容量不饱和的课程。如果这门课很无聊,或者开课老师总点名,再或者期末考试不容易考,那么选这门课的学生一定门可罗雀,而这门课也必然成为补选阶段狞笑着等你选的课程。加上大家的想法都是不管人多人少,先选好玩容易的课程,大不了补选阶段再选,因为如果害怕补选麻烦而第一次就选冷门选修课,那整个学期可就受大罪了。这样就更造成了课程之间悬殊的人数差距。
  不过全校那么多学院的那么多专业的那么多老师开设了那么多门课,想从中找到性价比的高的课程又正好被抽签抽中,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般哪门课好玩又轻松,是口口相传的,学姐学长或者上学期选过这门课的同学是最好的广告。那么对于第一次开设的课程,没有经验可循,选课人数多少往往就成了未知数。
  钱宁磊现在就对着一门本学期刚开设的课犹豫不决。这门课名叫“运动损伤与按摩推拿”,是体育学院新开设的一门课。钱宁磊已经选好了一门人文科学类的课程“西方宗教思想史”,只剩一门课没着落,这门课必须是应用技术模块的。说起这个模块制度钱宁磊就来气,学校头脑一热决定从他们这一届开始实行全校任选课模块制度。学生选的任选课门类必须覆盖五个模块——自然、人文、社会、艺术和应用,也就是说,16学分的任选课,一般每门课2学分,至少每个模块要选一门。但是每个模块的课程数量分配极不合理。比如应用类的课少得低于课程设置总数的八分之一,就是说即使全校人都只选一门应用类课程,这个模块还是会很紧张,何况有的家伙可能能选两三门应用类。这就导致了钱宁磊从大一下学期可以选任选课开始,就没选上过应用类课程。这学期又要重蹈覆辙吗?他在心中暗骂,如果学校不想删减课程,直接把一些模棱两可的课划分到这个模块不就得了吗!教务处不但官僚作风形式主义严重,而且脑残加缺根筋!
  应用类没有选满而在补选阶段依然有余量,而且不和钱宁磊已经选过的课程时间冲突的课只剩三门,除了体育学院新开的那门课之外,一门叫做“单片机应用与实践”……这尼玛是机械工程学院以外的学生能懂的吗?!另一门叫做“实用电工”,这门课虽然除了像技校课程外听起来还比较正常,但是据传这门课的老师非常恐怖,真的会让学生挂科!剩下的什么图书馆开设的“桥牌入门”啊,材料与化学院开设的“宝石材料与赏析”啊,自家生命科学学院开设的“园艺与绿化”啊,体育学院开的体育舞蹈啊等等听起来稍微有意思一丁点的,都没剩课余量。连“交响乐指挥艺术”都被选定一空,钱宁磊想问这个学校有几个学生认识高音谱号低音谱号?反正,挑来拣去,最后只有这个体院新开的课还可以碰碰运气。按摩推拿,听起来有点用,说不定回家能给老爸按按。旁边的李赟已经选完课催他去吃饭了,他抱着一种死活就是他了的心态,点下了鼠标。
  任选课在开学后第三周开始上课,钱宁磊抄好自己的课程表,给女朋友黄芸芸发了个短信:“我周三晚上那门交际礼仪英语没选上,到时候不能陪你去西六上课了。”
  这也是钱宁磊选课要考虑的因素之一:女朋友。按黄芸芸的要求,最好能和她选一样的课,这样可以保证坐一起度过晚上的一个半小时。如果是她喜欢的热门课,为了给女朋友减小分母,就要选同一时间段在同一个教学楼甚至同一楼层的其他课,以保证除了上课的一个半小时的晚上可以一起度过。
  很快黄芸芸回了短信:“那你在哪上课?”
  钱宁磊回:“体育学院。”
  黄芸芸发:“哇!你选到体院的课啦?人家也要选,你选的是啥?”
  钱宁磊总觉得黄芸芸手笨,打字玩游戏都很慢,可是回短信快成这样,真是理解不能。他回信:“运动损伤与按摩推拿。”
  这次黄芸芸过了一会儿才回短信:“那个课已经满了……呜呜”
  钱宁磊不知为什么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几乎是带着庆幸的心情想,怎么一顿饭的功夫那课就被抢完了呢。他懒洋洋地回:“你就乖乖的在西六上电影音乐赏析吧那个课能抽中多不容易啊”他连标点都没打,犹豫了一下,把中间一句“一晚上不在一起又不会死”删掉了,才发出去。
  恋爱之前,或者说跟这位黄芸芸同学恋爱之前,他没想到恋爱是件这么磨练耐心的事。他觉得还是和兄弟们相处轻松,比如现在,他只要跟室友王贝贝说一句“我下午不去图书馆了,篮球队纳新”,就可以空手出门了。而不用像跟黄芸芸一样说了这句话还要应付诸如几点结束,哪个篮球场,你跟新人打不要太拼命,用不用我给你送饮料,那你打完篮球顺便从教师餐厅给我带晚饭吧之类一连串的问题。他不是讨厌黄芸芸,也不是不知道黄芸芸对自己很好,只是他晚上和周末没事的时间都要去做打工兼职赚生活费,其他时间除了选修课总要看看书写写作业。可是女朋友无时无刻不粘着你,总有点想逃跑的冲动。
  到了第三周,全校任选课开始上课。钱宁磊所在的生命科学学院的课业算是很繁重的,专业课多,每门专业课的内容也多,而且有逐学期增多的势头。不单生命科学专业,其他理工科学生似乎都有这样的感觉。这使得大家习惯把晚上的任选课当自习课用。第一节课是观望课,学生需要来考察一下老师的脾气,好决定下节课还来不来,来了干什么,所以上课的人会比平时多,甚至能比期末考试时候人多。钱宁磊在和黄芸芸一番难舍难分后,到教室不算早,教室后半部分和墙边的座位都被坐满了,他只好坐到了第二排中间。
  离上课还有5分钟老师才进教室,一进教室,女生们中间立刻起了一阵小小的波澜——这个体育老师好年轻好帅啊!他教体育公共课吗?他教哪个学院哪个年级的体育课啊?快查查这个老师叫什么……
  帅哥体育老师没理会教室里的小骚动,淡定地开投影仪,回短信,把手机调静音,然后才抬起头扫了一下阶梯教室黑压压一屋子人:“大家晚上好,我叫顾怀斌,是体育学院的老师,我主修的方向是运动康复与健康。接下来我要讲的这门运动损伤与按摩推拿主要是介绍运动损伤的预防和出现运动损伤后,如何用按摩推拿提高运动创伤治疗的临床效果,并达到辅助病患解除痛苦,恢复竞技状态,保健养生的目的……”
  这个老师虽然不是搞竞技体育或者体育训练的,但是身形高大壮硕,皮肤是看起来很舒服的小麦色,不像是坐在办公室写论文的样子。而且他的脸长得很有型,看他进教室的时候女生的们的反应就知道了,他很有体育明星的潜质。钱宁磊猜这个老师一定是刚来学校的小老师,才会讲个课如此一板一眼,而且和声细语,完全不像操场上户外带学生的老师整天吹哨子喊稍息立正向右看齐的体育老师那样多少有点粗犷。
  半节课过后,顾老师讲课渐入佳境,没了开始时的拘谨和生硬,开始像个老手了。当然这也归功于台下学生开始就很给面子,若是像其他课那样没五分钟就开始玩手机或者拿出书本写作业,估计老师也挥洒不起来了。钱宁磊打心眼里觉得这节课有看头,有意义,对老师的好感度蹭蹭上升。
  离下课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顾老师说:“今天是第一堂课,我们讲的内容不多,主要是概括性的简介。下面是提问时间,大家对这个课有什么问题,或者建议,都可以提出来。因为我毕竟也是第一次开这个选修课,需要大家帮我完善。”
  立刻有个坐后排的女生不含蓄地问:“老师你今年多大了?结婚了吗?”
  钱宁磊也像大家一样被这个问题逗得发出了“哦——”的声音,不过他没有扭头关心是哪个妹子问的,而是直接关心老师是怎样的反应。
  老师笑着对全班摆了摆手示意大家起哄可以停止了,然后大方地告诉女生:“我28岁,其实我看起来比这年轻我知道。你看我这样,显然没结婚,要不我才不半夜跑这来开什么选修课。”
  后排一个女生紧接着问:“老师这个课期末怎么考试?”这才是一个代表最广大同学最广泛最根本利益的问题,这个问题立刻得到了全场响应。
  顾怀斌说:“考试形式我也还没最终确定,肯定不难,而且全校任选课平时成绩占40%,你们平时表现好一点,不用担心挂科的。”
  钱宁磊腹诽:好圆滑好官方的回答!说了等于没说。
  离下课还有十分钟的时候,钱宁磊回绝了黄芸芸要一起去校门口买糖葫芦的要求。既然原计划选修课上写的微生物学作业没写成,那放学之后就得加把劲补上了,明晚还有兼职,后天就要交作业了。所以下课后,为了节省时间不用到处找自习室,钱宁磊打算继续留在这个教室写作业。
  不过打算终归是打算,老师刚把讲台投影仪锁好,教室不上自习的学生刚走完,钱宁磊刚把课本笔记本作业纸摊开,就接到了黄芸芸的电话:“宁磊,我在西六207给你占了个座,我不吃糖葫芦了,陪你写作业,你过来吧。”
  钱宁磊向后靠在椅背上,斜向上看着天花板,无奈地说:“好,五分钟后到。”
  他收拾好东西走出体育学院教学楼的时候,看到顾怀斌老师正站在路边和一个同样高挑的男人说话,旁边停了一辆黑色轿车。现在是三月,他们所在的北方海滨小城D市还很冷。那个男人只穿了呢子风衣,钱宁磊看着都冷,默默把自己羽绒服的拉链网上拉了拉。钱宁磊走近他们,听到顾怀斌说:“……林盛你太客气了,我都说了不用来接我……”那个高大的男人始终背对钱宁磊,说了什么听不清。钱宁磊从轿车旁边经过,那两个男人正好钻进轿车,钱宁磊看到,在校园昏黄的路灯下,那个陌生男人似乎也很俊美。
作者有话要说:  2013-5-2
  欢迎来看!
 
  ☆、第二章 讲座
 
  大学生们看起来每天挥霍青春尸位素餐逃课臭美打游戏开房无所事事,实际上还是很忙的,为了毕业他们有很多任务要完成,比如听讲座。
  说起毕业前必须听够多少讲座这个制度,钱宁磊又要骂学校脑残缺根筋形式主义官僚作风了。
  正如这天晚上卧谈时他的室友赵贯则所说:“你要让我们听那么多讲座,首先你得有那么多讲座。你说就咱这儿的条件,这破D市天涯海角的又边缘又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有几个学术会议来这开?能有几个牛人往这走?人家顺便路过都顺不到咱这儿来。还有咱滨海大学这师范学院升级来的破大学,能办的起来几个像样的学术会议?能请得动几个像样的专家学者大师?这些都没有,让咱们听个P讲座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