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意外 作者:津白

字体:[ ]

 
书名:意外
作者:津白
文案:
     小受捡了失忆的小攻回家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东/傅桓杨小安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小黑开饭了。”
  杨小安拿着食物走进一条阴暗的后巷,一边走一边唤着。
  果然,听到他的声音,一只流浪小狗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像是约定般,它每晚都在这里等着杨小安来喂食。
  根据小狗的毛色,杨小安给它取了小黑这个名字。把食物放下,看它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会来这里喂小黑是意外,那次他刚好下班经过这里,看见有人拿食物来喂流浪狗,其它狗一涌而上,只有它怯怯地站在外围。那一瞬间,杨小安仿佛看见了童年的自己。
  杨小安家在农村,有一个弟弟跟一个妹妹,只有他不是父母亲生的。农村人一般早结婚早生孩子,他父母当年结婚两年多还没所出,被别人嘲笑生不出孩子。在同样心急的爷爷奶奶的唠叨下,他们去邻村抱了杨小安回来养,因为村里的人说这样做能摧旺一下家里的人气,容易生下自己的孩子。杨小安的养父母杨大福李美美都是典型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没什么文化,别人这样说,他们就这样做。杨小安刚被抱来时还未满月,据说是家里太多小孩养不起了才想送人。看着在李美美怀里瘦小的婴儿,杨大福帮他改了杨小安这个名字,希望他能平安长大,当然最好还是能如别人说的那样为他们夫妻带来自己的孩子。
  不知道这方法是否真的管用,养了杨小安三年多后,李美美终于怀上了。十月怀胎生下一女孩,再隔一年多又生了一男孩,杨大福夫妻还有他父母都开心得不得了。杨小安那时还小,什么都不懂,看到大人们在笑,他也乐呼呼的跟着笑。
  随着他们日渐长大,差距还是出来了。父母对弟弟几乎是有求必应,对着妹妹也经常笑眯眯的,但对他却从来都不假辞色。杨小安开始时以为他是长子,父母才对他特别严苛,后来从同村的人口中得知真相才明白一切。他那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回家照了镜子再看看其他家人的长相,果然不是亲生的。偷偷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宿,醒来后变得比以前更加乖巧懂事,因为别人说他父母有了自己的孩子,早晚会不要他。能做的家务他都主动做,家里有什么好吃好玩的也不跟弟妹争,只在一旁看着他们。
  杨小安读书非常勤奋,因为只有看到他考第一,父母的脸色才会好一点。他原本考上市里的高中,父母不让他去,说在镇上读也一样。杨小安知道他们是嫌市里读书的开支大,而在镇上的话,他可以骑自行车回家里住。努力了三年考上大学,可镇上学校的资源毕竟比不上市里,虽然已经是班里数一数二的成绩,考上的却不是什么名牌大学。听到别人道贺杨小安考上大学,李美美嗤一声说又不是清华北大有什么好得意,与其浪费金钱去读三流大学倒不如早点打工赚钱。杨大福觉得他们待杨小安不薄,供吃供穿还让他读到高中,是他回报的时候了。
  听到父母要求他不要去上大学而是跟着表哥去打工时,杨小安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他不止一次听到杨大福说现在的农民工比大学生值钱,这样的结果他早就料到。就算他勤工俭学,大学时不用家里付任何钱,也比不上能立即赚钱拿回家强,至于前途什么的,他们压根没想过。
  听到杨小安答应了,杨大富夫妻对他露出少有的笑容。
  临出发那晚,自小学五年级后已经没哭过的杨小安又躲在被子里无声的哭了一夜。
  拿着简单的行李,还有父母给的几百块钱,双眼还肿着的杨小安就这样离开了家乡,坐上拥挤残旧的长途大巴,到遥远繁华的大都市里当起了农民工。                        
    
 
  ☆、第 2 章
 
  表哥带着杨小安去见工头,对方打量了下他的外形,“你这表弟看着细皮嫩肉的,到底行不行”
  “强哥你放心,他只是看上去瘦,力气绝对不小,在乡下做惯活的。”
  这话倒不假,秋收时一百斤一袋的大米杨小安扛过不少。
  就这样,杨小安开始了在建筑工地打工的生活。他跟表哥还有其他三个工人住一间宿舍,是那种临时搭建的简易屋,里面乏善可陈,只有五张非常小的单人床,连行李都只能放在床底。
  安顿好以后他打了个电话回家,不出所料父母最关心的还是工资多少,得知一天有一百五十块以后就叫他好好干,不要怕辛苦,还有提示他发工资后要寄钱回家。虽然打电话前已经有心理准备是这样,放下电话的杨小安还是黯然。
  别人还在肆意挥霍青春的时候,杨小安已经在工地上挥汗如雨,天生白皙的皮肤被晒得通红,晚上会火辣辣的痛。刚开始时,过度消耗体力的结果是即使身体累极了,躺在床上却浑身痛到睡不着。
  好不容易捱过一个月到了发工资的日子,这个月他只休息了两天,看着手上的四千多块钱,杨小安有种想哭的冲动。
  留下每个月够生活的钱,杨小安打算把剩下的都寄回家。当初答应外出打工,他也有自己的打算。怎么说杨大福一家都对他有养育之恩,不能不报,所以他就想先工作几年赚些钱给他们,然后再存钱读大学,到时他就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睡前把钱都放在枕头底下,想着明天一早就去寄。睡得迷迷糊糊时,却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确定不是在做梦后,杨小安睁开了眼睛。
  虽然在他床前的人立即慌张地溜走,杨小安还是认出了他是同宿舍差不多四十岁的马勇。如果是其他人,杨小安会以为这举动是想趁他睡着偷他的钱,唯独是马勇他不会这么想。马勇已经不只一次装不小心摸他,有一次还在洗澡时蹭他屁股,杨小安对表哥提过这事,对方却说是他多心了叫他不要多事。杨小安就不再多说,只是以后不再跟他们一块洗澡,也避免跟马勇单独接触,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时能感受到来自马勇的略带猥琐的目光。但半夜偷摸他还是第一次,杨小安惶惑不安,顿时一点睡意都没了。
  又胆战心惊的过了十多天,马勇在此期间没做什么小动作,杨小安才暗自松了口气,不料过了几天他却变本加厉。
  这天杨小安像往常那样等他们都洗过了才进去洗澡房,刚脱下衣服站在花洒喷头下淋湿了头,还未来得及抹上洗发液,冷不防就被人从后抱住。洗澡房没有门锁,马勇轻轻地推开了门,留意到杨小安没有发现自己,透过门缝贪婪地看着年轻修长的裸体,终于忍不住走进去一把抱住了他。
  杨小安大吓一跳,一时被他紧紧抱着使不上劲,马勇在他颈间大大的亲了一口,满足的叹息∶“小安你真甜!乖,不要动,哥会让你舒服的!”
  说着手便向他下身探去,一直在苦苦挣扎的杨小安乘着这机会用尽全力给了他一肘子,马勇痛不得已松了手。趁他不备,杨小安转身一连打了他好几拳。他力气不小人又比马勇高,跟马勇打起来完全占了上风。
  马勇虽然打不过他,却满口脏话辱骂着∶“小婊子你装什么装!我一看就知道你也好这道,现在装得再三贞九烈,将来还不是被人操的货!”
  杨小安又一拳打得他呱呱叫,大概是他们的动静有点大,已经有人往这里来,杨小安连忙穿上了衣服。
  众人来到时,看到全身湿透的杨小安还有捂着胸口半躺在地上的马勇,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只跟小安开了几句玩笑,他就跟我动手还把我打成这样。”
  马勇是工头马强的堂弟,平时仗着这关系没少欺负人,这时听他这样说,无论事实如何,这亏杨小安是吃定了。
  “杨小安你发什么疯?快跟马哥道歉!”
  “我没错!不会向他道歉!”
  杨小安红着眼倔强地看着表哥,他是李美美那边的亲戚,从来跟杨小安都不亲,这次会带他来打工完全是看在李美美的份上。纵然如此,杨小安没想过他会连问一句都没有就不分青红皂白的要他认错道歉。
  “都在嚷嚷什么?”
  马强刚好经过,听见里头动静不小就走了进来。
  马勇立即又加油添醋的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杨小安紧握着拳头一言不发。                        
    
 
  ☆、第 3 章
 
  马强看了他们一眼,心中有些了然。马勇平时借着他狐假虎威的事都半睁眼由他去,也多少知道他那点见不得人着的癖好。最近上头对工地的纪律捉得紧,再闹下去难免小事化大。挥了挥手让人都散去,只留下了杨小安。
  马勇原以为马强会给自己撑腰,不料却没有,离开前还不忘狠狠地瞪了杨小安一眼,大有小子你等着瞧的挑衅意味。
  “你明天早上到办公室把这个月的工资结了就走吧,这里不需要你了。”
  “为什么?明明错的不是我!”
  杨小安错愕的同时感到深深不忿。
  “你打人还有理了?”马强大声的吼。
  “那是因为…… 因为他……”
  遇到这种事杨小安还是羞于启齿。
  “不管是因为什么!反正我是不会再雇用你了!”
  马强横蛮的说完这句话,一眼也没看杨小安就走了。
  刚才被马勇打到的部位开始隐隐作痛,刚踏进成人社会的杨小安,再一次见识到了现实的残酷。
  表哥知道杨小安被解雇后没说什么只留下一句“你自己回家跟你爸妈解释!”,大概是觉得人是他带来的却犯事被赶走没有面子吧。
  马勇则得意的笑,“让你不识好歹!算你小子走得快,不然我就不信玩不死你!”
  杨小安沉默地收拾自己的行李,跟来时一样,他的东西不多。拿着结好的工资,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工地。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杨小安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
  在麦当当买了一个最便宜的套餐坐了大半天,看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衣着光鲜的,衣衫褴褛的,开名车的,派小广告的,这世界从来就是这样。像他这样一无所有的人,生活什么时候容易过?又有什么好抱怨?杨小安释然了。
  家是一定不能回的,既然已经没有回头路,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这城市这么大,就不信容不下他杨小安。
  就因为怀着这个信念,杨小安留在了这城市。
  就着手头上不多的钱,他租住在环镜恶劣的地下室。不亲历其中,实在难以想象这繁华的都市还会有这样的地方,但有个栖身之所总比没有强。坚强乐观、随遇而安,这大概是杨小安身上最可贵的地方。
  这个月肯定没有钱寄回家了,杨小安叹息。离开工地后他一直不敢打电话回家,也不知道表哥告诉父母没有。
  月底的时候发现杨小安没有寄钱回来,加上亲戚告知因为他惹事已被工头辞退的事,李美美气得不得了,连忙打了个电话给杨小安。
  电话刚接通,她就开始不断的数落,声音大得差点震坏杨小安充值送的山寨手机。趁着她换气的片刻,杨小安保证下个月会有钱寄给他们,李美美才消停。由此至终,她完全没有关心过杨小安现在过得怎样,没有担心过这个聪明早熟但还不到二十岁的儿子如何在这个陌生城市生存赚钱的问题。
  以前杨小安还会对父母抱有幻想,毕竟在他很小的时侯,他们也曾对他好过。但这些日子以来的遭遇已经叫他认清事实,所以对于他们对自己的漠不关心,杨小安也不再感到伤心。如果只是要钱的话,那就满足他们吧。就当是还债,钱债易还,还清了就能两清。
  为了兑现承诺,杨小安一天打两份工,除了不想再在工地干活,其它的散工他几乎都不放过。幸好他年轻也多亏他年轻,不然还真的经不起他这玩命似的赚钱法。虽然累的很,但看到银行的存款不断增加,一切都值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