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趣邻记+番外 作者:清风一两

字体:[ ]

 
书名:趣邻记
作者:清风一两
 
==简介===
一句话:这是一个帅气,温柔,懂欣赏会赞美,对感情坚定的大杀器,被隔壁男邻居,悄无声气,一夕秒杀的故事!!。
行文风格:主人公第一人称,回忆录形式。
看文忠告:第一,怕蛀牙的朋友看文请慎重,文甜;第二,看完本文后,千万不要对男邻居上下打量,眼神不轨,欠揍。
 
一号主角“我”略禽兽,但也不要为二号主角“那个人”叫屈,他病娇。两个深爱彼此的人,且做死且做······咳咳。反正如果老天让我从他们中选一个,我是一个也不要,一个也惹不起滴。懂我在说什么吗?
两个人都爱疯了,药都不能停。
 
不要觉得文中的社会很魔性,我得告诉你这不完全是胡编乱造,留心一点,现实生活比我们想象的美妙得多。。
 
内容标签:甜文 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枭,夜莺 ┃ 配角:堕天使,蓝蝴蝶,画家等 ┃ 其它:主攻,纯爱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举起我的电脑发誓:这一片文,可能会短小一点,但是绝对,绝对,绝对不坑!就算作者懒癌扩散到头发丝,只要亲们催更,我一定滚来更文,哪怕钢铁侠约我我都不去!
  亲,你看到我的决心了吗?请放心的看,慷慨的收藏,让我看到你们的热情和响应好吗?
  我搬到那里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我觉得有必要给大家讲讲我的邻居,当然不是都讲,毕竟我不是一个很擅长书写的人,我只讲其中一个,一个长得清瘦秀气的男人。当然,现在他不只是邻居。
  先说我住的房子吧。四月初,我从上海回来,也没落脚的地方,只得住在旅馆里。老实说,我从来不知道成都的宾馆性价比这样差,不过我并不打算详细描述,一来这并不是什么好的记忆,二来,我总希望自己写出来的东西不那么低俗,起码内容上,能稍微干净一点。好吧,我只抱怨一点,那床单虽然白,可是那些爬来爬去的小黑壳虫就······,倒是叫人很是羡慕他们的活力和自由。不过你也别叫服务生来帮你换一条床单了,因为小黑壳虫和白床单是配套的,如果你嫌弃小黑壳虫,又厌恶黄,那么你最好自己带着床单,就像幸运的我一样。
  好了,不抱怨,但关于这种旅馆,我得向大家提几点建议,第一,千万不要打开厕所的门,更不要好奇问什么马桶的盖子是盖着的,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和我一样,带着防毒口罩去住旅馆的;第二,不要为了驱散臭味而打开窗户,说实话,从外面弥散进来的酸味更让人受不了;第三,早点睡,即便空气的质量也不高,床单也不怎么利眠,要知道,旅馆不隔音;第四,如果你的经济不那么紧张的话,不要在旅馆的选择上省钱,三星级及其以上才可能保证你不满时,有个温顺的服务生给你骂。
  说实话,就在那几天,我差点忍不住变成杀人犯,小旅馆的胖子老板,他做服务生的小情人,楼上的一夜七次三匹郎,隔壁几个批次的高中生情侣,不得不说,他们让我怒火中烧,好在我的自制力还不错,又没人为他们的小命买单,否则哪怕是一毛钱,我也愿意做这笔生意的。
  终于,我找到一个房子,我逃离了那个色彩斑斓,除了我,大家都很自由、很享受的小旅馆。中介公司的烫头女人说:“小区不错,是警察的安置房,治安绝对没问题,闹中取静,毗邻高等学府,紧挨购物中心,出门就是公交站地铁口,往左是三层楼大型农贸市场,往右是小吃铺,中餐馆,步行街。环境配套都没得说。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但是在成都,比得上这个小区的,都是‘处长’小区,其他的商业物业,哼,拍马也赶不上的。我给你选的是三楼,四室一厅里的一个单间,二十平,宽敞透亮,一千块一个月。水电气网,物管手续费等另算,再便宜也没有了,怎么样?”
  怎么样?呵呵!好吧,尽管如此,我还是在合同书上签上了大名,用六千块妥协了,毕竟从那个小旅馆里逃出来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小区真是不错,门口就是一大片红花绿树,最讨人喜欢的就是楼下有一个凉亭,亭子四根柱子和园顶是植物藤编的,没错,是编的,是植物藤,而且那藤还长红叶红花,那种绚烂的美丽,不论是坐在亭子里,还是远远一望,就叫人心醉。虽然我不能邀请你来观赏,但你可以想象一下,我相信你也会和我一样的喜欢它。
  门卫大妈也是一个很有格调的人,听京剧,看报纸,时不时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清茶品上一品,逗一逗玻璃缸里的两只老乌龟,真是慈爱得比警察还叫你安心。如果你已经在脑海里勾画出一个穿旗袍,梳圆髻的古典妇人,那么你就错得离谱了,你狭隘的思维,已经注定你不能完全感受她的美丽。我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呆住了:红花飘到她的身边,落在桌子上,坠入了她泡茶的白瓷杯,脚边的电扇呼啦啦地拨弄她酒红色的卷发,和她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她像是一个不被年龄和时代束缚的精灵,不,应该这样说,她是压制了年龄和时代的女神。我陶醉了,几乎不怎么主动和人打招呼的我,灿烂地笑着,向她问好。我将头上的鸭舌帽取下来,微鞠一躬,说:“美丽的夫人,下午好。”我至今清晰地记得那时的她酡红着脸,腼腆一笑。她竟然那样害羞,真是如栀子花一样的纯洁呢。
  说远了,让我先跳过迷人的门卫大妈,讲一讲我的房子吧。
  我的运气不错,房间虽然装修并不怎么好,但好在衣柜和书桌都有,特别是那张大床让我格外满意,值得一提的是,这里还有一个乳白色的梳妆台,虽然样式梦幻得像是芭比套装里的玩具,却让我有了留长发的冲动,没错,我太爱大妈的酒红卷发了,管他妈的,我要留长发。
  我的房间是个次卧,右手边的房间暂时没人住,家具挺不错的,这让我有些遗憾,如果我添上几百块,或许就能······,不,想想那张大床,我该感到满意的。我左手边的房间是主卧,住了两个女人,大妈说:“那······那两个······女生才······才大学毕业,在······在附近上班,她们······她们都······都没有······男朋友,你······你放心。”
  你能想到我听到这番话的感受吗?我······我的心······都碎了!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感受吗?我想: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五分钟,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我才不管她们什么时候毕的业,在哪里上班,带不带男人回家,我绝对不会来找大妈聊天,我永远不找大妈聊天,就让她成为一个安静的美丽妇人,成为我心中那个气质独特,拥有无上魅力的存在吧,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出众的大妈,声音居然这样粗鄙,还是一个结巴!维纳斯断了四肢,大卫像瘪了胸肌,还有什么比撕裂难求的美更残忍!
  大妈还想告诉我我左边的左边房间里住着的那个男人,但我太伤心了,再也不能愉快地听大妈的嘱咐,我低着头落荒而逃,错过了大妈焦急地想要告诉我的后续。好吧,我确实少了点耐心。我想,如果当时我能压制住伤心,再听上一两句,可能我接下来的几个月就不会过得那么辛苦,甚至差点精神失常,以及陷入恋爱的深渊。不过,现在我想通了,我不能埋怨大妈没有好听的声音,以至于让我太过伤心,从而错过那至关重要的消息,导致了解下来无数的事故和故事,毕竟上天是没有伙伴的,无聊的它就是喜欢安排这样的情节,我成了它的演员,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房间左边的左边,住的就是我要讲的那个室友,还记得我说过的吗,他是一个长得很清瘦,又十分秀气的男人。
 
  ☆、第二章
 
作者有话要说:  说什么呢?我已经意识到这篇文会遭遇些什么。欢迎加入本文新读者群:洞天福地,可能以后用得到。
  我有没有告诉大家,我失业了?是的,我失业了,但那是另外的故事,一个悲伤到令人绝望的故事,在这里,我将不会提到半个字。因为我失业了,我有了不准照作息时间的权利,加上那段时间我很绝望,以及在小旅馆里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实际上我彻底颠覆了任何时间观,我以深度睡眠四十八个小时开启了另一种人生。四十八个小时后呢?当然是吃饭。出门左边就有数不清的饭店馆子,但是别忘了,那时候的我还很绝望,而且被打碎了大妈之美,觉得生活无一乐趣,在唯一的慰藉:床上,装死狗,也是很顺其自然,并可以理解的。
  感谢大妈的温柔周到,她送了我一张外卖联系单。
  吃了两份排骨面之后,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让我不得不扮演一个正常人。我吃完面,打算继续睡觉,但我不能让剩下的面汤留在屋子里,虽然闻起来挺香,但不利眠。我打算把面汤倒了,但这之前,我得知道垃圾桶在哪里。然后?你猜我发现了什么,是的,厨房十分脏。没洗的锅和一堆碗,水槽堵了,里面灰不拉几的不知道什么水,以及厚厚的污垢,差点没让我把排骨面吐出来,他妈的!我扭头就走,然后我来到了厕所,厕所又如何呢?一言以蔽之,我甚至以为这他妈是个杂物间!
  最可气的不是这些脏乱差,而是厕所里贴着的,还散发着墨香的“告室友书”!上面写着什么?我告诉你吧,是密密麻麻的三十条,其中最刺眼的就是“请务必保持公用区域的干净整洁,共同维护和谐共租环境”“请保证个人房间卫生,不要招致蛇虫鼠蚁、异味,影响他人”。我恨不得冲到中介公司把那个烫头女人揍一顿,再勒令她另外给我换一个房子!但我失业了,住不起星级宾馆,更不能招惹是非,在警察局留下什么好的、不好的档案,而且我不打女人,所以我只能忍了。
  幸好工作手套还剩下几双,口罩也还有两个,我才能坚持把这个魔鬼常驻的地方收拾一番。打扫完厕所和厨房,我觉得累极了,我甚至产生了幻觉,耳边一会儿是刷马桶的“咯吱咯吱”声,一会儿是抽水的“咣~咣”声,我觉得我的手还湿漉漉的,说不定一闻就是水槽的味道,总之,那是十分难受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它应该会成为第二难忘的黑色回忆。
  你可能以为我的辛勤劳动并不是完全的痛苦,它至少会换来室友的感谢或者友好的问候,从而开启一段和谐美好的同租时光。不,没有。第二天,那两个穿着得体,画着看上去还不赖的妆容的女人,和我擦肩而过,甚至都没有主动向我打个招呼!如果你说这是女人的矜持,那也就算了,至少另外一个男人该有点表示吧,事实上呢?呵,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杂碎,他又把水槽给堵了!
  在这里我要先向大家道歉,可能我在写这段回忆的时候,会忍不住骂上几句,但是请原谅我吧,现实中,我是一个很有风度的人,我感念生活中的各种美,几乎从来不说脏话,现在回忆起来忍不住骂上两句,还请大家见谅。
  我刚才说了,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杂碎又把水槽给堵了,说实话,面对那漂浮着油花和菜叶子的水,我真是火冒山丈,我恨不得端着枪冲过去,,一脚踢烂那扇黄门,把枪抵在那杂碎的脑门上,让他立刻马上滚去把水槽处理干净了,否则我立刻一枪打烂他的脑袋!我保证我会收拾好一切,我保证。
  哈哈哈,说笑了,我说过,我的自制力还不错,尽管这样的想象很美好,但我还是能够克制把它变成现实的冲动。实际上,我在想象中构造的一切,总算让我忍下了怒气,但我还是不能去敲门提醒他,说:“嘿,哥们儿,咱们做事情得把后续处理干净,所以你必须把水槽疏通,并清洗干净。”为什么呢?第一:如果不必要,我不太喜欢主动跟陌生人说话;第二,对于引爆我怒火的人,我得避免和他面对面,毕竟愤怒的人最容易丧失理智,而我绝对不能去警察局给自己留下一份案底。所以,我不得不再次忍者怒气和恶心,去清理他妈的水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