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苏黑莲+番外 作者:大猪小猪

字体:[ ]

 
    《末世之苏黑莲》大猪小猪
 
 
 
文案
 
版本一
天降奇光,末世当道,人心险恶,一人独好,可惜的是…
苏汶面上一派平静,心中却对着上天竖中指,凸(艹皿艹 )为啥眼前这个混蛋那么强
王大铠把人禁锢在坏里,顺便吃吃豆腐,很是舒爽。
 
版本二
苏汶:白痴你说我说的对吗?
王大凯:老婆你说的太对了。
苏汶:你叫我什么?
王大凯:老婆…别打啊…诶,媳妇….我错了,不要啊,我已经够绿了。
 
本文1VS1,CP不会很多,太多感觉会好乱,最主要的是文名既然说是苏黑莲,意思就是又苏又黑,金手指那是粗粗的,虐人也是爽爽的。而且本文三观不正,男猪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人,但也不会滥杀无辜。
 
虽然不能保证日更,但是会努力更文,坚决不坑,另外要是写崩了o(>﹏<)o千万别嫌弃我
喜欢我的文的话就去我的专栏收藏我哦,么么哒
哇咔咔,我也是有封面的人了,谢谢基友妩涯做的封面。
 
内容标签:强强 幻想空间 末世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汶、王大凯 ┃ 配角:苏家众人、众丧尸 ┃ 其它:末世、强强、苏爽苏爽
    
 
    第1章 第一章
 
    
 
    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指流下来,腹部的衣衫也被渐染成艳丽的颜色,女人痛苦的呜咽声在雷声轰鸣中显得多么渺小,女人挣扎着想用手捂住伤口不让血流出来,最终却只能无力的倒下,眼睛睁得大大的,透着恨意。
 
    苏汶从梦中惊醒,汗水顺着背脊流下,一摸头全是冷汗,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仰头又砸回被子里,胳膊盖住眼睛,无声苦笑。这个梦已经纠缠他整整五年了,每晚都会惊醒。他永远都忘不了那时候母亲眼里滔天的恨意,以及闪电照在姨娘脸上狰狞的表情。
 
    他们家算是隐世的大家族,虽然相比于几百年前家族已经没落了很多,可毕竟底蕴还在那里,规矩什么的不算少。为了选出最合适的继承人,家主是可以迎娶多位女子的,不幸的是他的父亲就是家主。
 
    因此他的父亲不是他一人的父亲,他也从不曾享受过父爱,而她的母亲整日想着的是和那些姨娘们争宠,当然他母亲也是姨娘中的一个,只有最后成为少主的人的母亲才会被承认,成为父亲合法的妻子。
 
    所以母亲对他很严格,从小就没有自由,白天有私人家教进行教导,晚上则是在母亲房里听取教诲,入耳的永远是对姨娘们的咒骂和对那些兄弟姐妹们的诋毁。本是精致的脸展现的只是一幅丑恶的嘴脸。
 
    苏汶的兄弟姐妹不少,四个姨娘除了他母亲只生了他一个孩子外,其他姨娘都生了两个甚至更多,可惜的是家族的家主仅让男儿来当,导致生了三个女儿的三姨娘反而要依附四姨娘,终日看其脸色。想起母亲说到这个时,眼里总是充满得意之色。
 
    他有三个哥哥一个弟弟,大姨娘生了大哥二哥,四姨娘生了三哥五弟。他既不是老大也不是老末,在家里不算受宠,说实话他一点都想不清楚,完全不惧威胁的自己是怎么会遭人嫉恨。以至于母亲最终丢了性命。
 
    他此生都忘不了那一夜。
 
    那天白日里天气晴朗,夜里却狂风大作还伴有雷电,傍晚厨娘做了好吃的南瓜羹,清甜爽口味道不错,他就多喝了几碗,夜晚便有了尿意,途中经过走廊时听到母亲的房间里有说话声。想着平时这时母亲早已睡了,便带着好奇偷偷摸过去。然后看到了至今难忘的一幕。
 
    房中有两人,一人是母亲另一人是三姨娘,两人低声说着话,脸上皆带着怒色,突然三姨娘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刀捅进母亲腹部,左手则捂住母亲的嘴,甚至怕一刀捅不死般连捅了好几刀。
 
    外面一声响雷,房里的灯应声而破,闪电的光在窗外闪过,他看到母亲无力的躺在地上,呆滞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这里,三姨娘则是狰狞的看着,苏汶吓得尿意都缩了回去,连滚带爬地跑回自己的房间,躲进被子里瑟瑟发抖,当夜就发起烧来。
 
    等到他醒来已是两日后,母亲的尸体被放在一个水晶棺里,只是眼睛合不拢吓退一帮人。
 
    母亲的眼终究是合上了,是他晚上一人偷偷的来到母亲那,静静的在旁边坐了半响,不说话,离开前才凑到母亲的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慢慢抚上她的眼。
 
    他也不知道是谁发现的母亲尸体,这事最后只是象征性的被爷爷叫过去训了一番,毕竟只是死了一个姨娘,他们也不会在意,就连母亲的葬礼都只是草草了事,父亲和爷爷等家族长辈没一个出席。
 
    出殡那天,家族里派了几个壮丁抬着母亲的棺材偷偷的从后门口抬出去,后面跟着他一人拿着些纸钱,天阴沉沉的,那些壮丁在家族墓地随意找了个地方掩埋,便急匆匆的走了。他一人蹲在那里把纸烧完也回去了,期间没有流一滴泪。
 
    母亲斗了那么多年,最后落得这幅模样,只能说是悲哀,不论是咎由自取还是身不由己,作为儿子唯一能为她所做的就是报仇。
 
    埋葬母亲后,苏汶要求搬出住宅到旁院去,姨娘们自然满心同意,爷爷父亲也没有任何的话语只是派了个老妈子跟着,还给了一张银行卡,说是每月的生活费以后都会自动打到卡上。
 
    自从发誓要为母亲报仇之后,他一直都在寻找报仇的机会,可是苏汶毕竟年纪尚幼,而敌人的力量都过于强大,只能暂时蛰伏起来等待时机。
 
    现在他终于有机会了。
 
    一月前
 
    夏日傍晚的阳光穿过窗户照在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上,此时那双手的主人正一手握着画笔,一手拿着托盘,柔软的笔触在洁白的纸面上留下点点痕迹,突然腹部一阵绞痛,苏汶疼的整个人站都站不住,只能蹲下//身来,头上冷汗直冒最后疼晕了过去。
 
    昏迷的苏汶没有看到自己的额头处出现绿色的纹路,诡异而神秘。
 
    再次醒来已是黄昏,门外传来王妈的喊声:“少爷,该吃饭了。”顾不得查看身体异样应了声吃饭去了。
 
    来到饭桌边看到从来不曾踏入过旁院的老爷子竟然在,心中微微讶异了一番,随后规规矩矩的道了声:“爷爷好。”
 
    苏建国看着眼前拘谨的少年,着实看不出有任何特别之处,这么多年也只是默默在这旁院里也没见其有何动作。
 
    毕竟是活了那么久的人,苏建国只是点了点头,把人叫到身边来坐,随意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人碗里。
 
    这下,苏汶是真惊讶了,这是吹的什么风,多年来没怎么关心过他这个孙子,一上来就来那么猛,他可吃不消,再说菜也不是他喜欢的呀。
 
    苏汶干脆放下筷子开门见山的说道:“爷爷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打温情牌同样不是苏建国的长处,只是多年不曾关心加上身为长辈又不好直接挑明,现在苏汶提出来正好,于是说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爷爷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李道长说两日前测出一卦,说是家族有一劫难。”
 
    苏汶很配合的换上一副被吓到的脸,然后用略微害怕的口气说:“这可怎么办才好?”
 
    “不用紧张,李道长说这破解的方法就应在你身上。具体的不知道,不过等到劫难来时,家族就靠你了。”配合苏建国那十几年不一定能出现的和蔼表情,倒显得真情流露。
 
    苏汶心里一个咯噔,嘴上应道:“到时候能帮的上忙的地方,我一定尽全力。”
 
    后来苏建国拉着苏汶聊了一些他小时候的事,爷孙俩面上一派和气,心里面各自想着各自的事。
 
    等苏建国走后,苏汶的心沉了下去。不怪他相信那个所谓的李道长,大家族难免疑神疑鬼,相信所谓的鬼神道学,这个李道长能在苏家混迹那么多年,凭的不仅仅是三脚猫的功夫。就连苏汶这个很少出现在众人视线的人都听到过李道长的名声。
 
    苏家好歹是传承了几百年的世家大族,手上没几条人命是不可能的,家主遭到仇家的追杀更是不罕见。好几回就是这个李道长卜出来有劫,家主才躲过一劫。
 
    所以这个李道长说有劫难,十有八九会出事,苏汶绝对坚信等到危险真的来的时候,他的爷爷一定会拿他的命换整个家族,又或者是他自己的命。
 
    人老了就想着多活几年,他可是听到下人碎碎念老头子请李道长建了一处密室,谁知道在捣鼓点什么,说不定就是那长生之道不是。
 
    可是他有什么法子才能躲过呢。
 
    心思沉重的回到房间里,苏汶把脸窝在枕头里,未知的危险的总是让人特别感到煎熬。
 
    哈喽,你好呀。
 
    “什么声音!”苏汶惊的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看看周围并没有任何异样。
 
    你好。
 
    苏汶赶紧拉起衣服露出白净的肚皮,不会是听错了吧,声音怎么是从肚子里出来的:“你在我肚子里?”
 
    是啊,你觉得我可爱吗。
 
    随着说话声,肚子上钻出一根绿色藤蔓,还扭曲成一朵花状,摆动着好像娇羞不已。
 
    我的天,这是什么鬼?!
 
    作者有话要说:
 
    发文喽,大家快来评论收藏么么哒
 
    
 
    第2章 第二章
 
    
 
    饶似经历过那么惨痛经历的苏汶看到这种超出常规的事物也难免心存恐惧,然而表面上还是装出淡定的模样,问道:“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从在我的肚子里钻出来?”
 
    人家不是东西,人家可是萌萌哒的魔植。
 
    魔植?什么鬼?不会对身体有伤害吧。
 
    喂喂,你这样背着说别人的坏话很没有礼貌的说,就算我听的到你的心声也不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