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黏溺不舍+番外 作者:竹雨流瓦(上)

字体:[ ]

 
 
文案
故事发生在几千年后,天下已经大同,男男可以自由的结婚生子。
虽然是未来,但是生活和科技水平和现在是一样一样的。
攻和受是竹马竹马,分分合合,最后终于在一起生子结婚了。
攻,高富帅,不洁,花心,伤害受很多,但却是真心喜欢受的,最终进化成为忠犬攻。
受很普通,菊洁,从小就喜欢攻,但也不是一味的屈服于攻。
 
入坑须知:
1.每天中午12点更一章。
2.前期甜,中间虐,后期甜。
3.不是清水,荤腥是有的,中后期有各种详细的孕产描写,文风和十世的生子文差不多。
4.萌这个的小天使就放心的看吧,尽量在暑假结束前更完,不会坑的。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受:舒桠拓,攻:张沐(yanis) ┃ 配角:易皖,秦扬,张小林,莫澜,雅昼,李锦基 ┃ 其它:偏现实,虐受
 
 
 
  ☆、傲娇是病
 
  yanis和他的邻居舒桠拓从小一起长大,是呈都文理大学附中高中部的学生,这是一所男校,只招收男生,校区离他们住的文理大学家属院很近,骑单车也就五分钟的路程。
  yanis是班长,成绩好,人帅,篮球校队的。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控制欲,很想管别人,也很不服输,做什么都想做到最好,毕竟他有那个实力。
  至于对竹马竹马的舒桠拓,yanis从来没和他见外过,一直都觉得小拓不就是自己人么!
  yanis有时随手拿过坐在他邻桌小拓的水杯就喝,小拓看到了会很生气“去死啊你!谁让你用我的杯子的!好多口水。”
  “我那次感冒,你不是用你的杯子给我打了七八次热水让我喝么!怎么现在又傲娇了?再说,我死了你怎么办?”
  小拓无话可说,就别过头去不理他,yanis也不急,反正小拓不会真的生他的气,接下来慢慢哄呗。
  小拓不是不喜欢yanis,只是觉得自己太平凡配不上他,而且yanis那种自恋的样子真的蛮讨厌的,就好像天底下没他做不到的事得不到的东西一样。
  觊觎yanis的人太多,小拓知道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是他的邻居,又是从小一块长大的,无论如何也不会和yanis像现在这么亲密。小拓一直觉得以后能以好哥们的身份待在yanis身边就很满足了。
  小拓的爸爸是报社编辑,妈妈是记者,后来因为要照顾先天心脏病的小拓的弟弟,小拓的妈妈就不上班了。所以小拓家的家庭条件和yanis家是不能比的。yanis的爸是呈都文理大学历史系副教授,他爸爸是国内知名的画家。
  在天朝,医学已经发展到了可以让男人孕育孩子的地步,只需要通过一个很小的外科手术就能让男人具有可以怀孕的能力。一般都是小受来医院做这种手术,做完之后就可以像女子那样受孕了。
  男男生的孩子习惯上叫受"爸爸",叫攻"爸"。因为男性的性染色体为XY,所以攻受生出的孩子大概有2/3的可能性会是男孩,1/3可能性是女孩。
  当然了,这个世界女女在一起也能生孩子,但是因为没有Y染色体,她们只能生出女孩。
  所以总体来说这个世界上的男女总数还是平衡的,有弯男弯女,也有直男直女,有去做变形手术的,也有双性恋,大家互相不会因为性取向不同而产生歧视,而是互相尊重很和谐的相处。
  有时小拓怀疑自己根本不是喜欢yanis,而是羡慕他什么都好。即使喜欢yanis也不会喜欢的很深,毕竟太熟悉了,完全没有新鲜感,在别人眼里yanis是男神,在小拓眼里yanis也有很多缺点。
  小拓经常一遍一遍的给自己催眠:我对yanis太了解了,yanis就一厚脸皮的朋友而已,长得帅点而已!淡定淡定,我要是表现出喜欢他了,那家伙尾巴又该翘到天上去了。
  yanis其实知道小拓从小就喜欢自己,那种看yanis时的眼神和在乎的感觉是小拓想掩饰也掩饰不了的。他问过小拓“你小时候还赤果果的说过喜欢我呢,怎么现在这么嫌弃我?”
  “那是小时候不懂事没见过世面,不知道还有很多比你还好的男生,况且后来和你接触多了,觉得你也不过如此。你没听说过有一个词叫“年少无知”么?”
  yanis只好耸耸肩“傲娇是病!得治!得抓紧时间好好治!”
  小拓坐在在yanis和班花刘希哲之间,男校没有女生,只好把班里长得最有仙气的小受刘希哲评为班花。
  刘希哲一直都是把小拓当空气,他不是时不时的对yanis抛媚眼就是隔三差五的装作什么都不会的样子问yanis题目,yanis给他讲解了之后他会很受用的表示:“啊!你好棒!这都会!”。
  有一次刘希哲又问yanis题,yanis没时间回答他,就说“这一题小拓也会,你问他吧,我要去找老师问个事。”说完就走了。
  小拓正要给刘希哲解释这个题,刘希哲却没好气的说:“算了!我自己看吧,你成绩又不如我。”
  小拓还想说什么,却看到刘希哲已经刷刷刷的开始解这道题了,完全不像是不会的样子……
  除了日常的每天骚扰yanis,刘希哲还有严重的洁癖,每天总是穿很浅色的衣服,文具也一律蓝白色系,经常白衣白裤白球鞋的打扮,随身带着湿纸巾,把自己的椅子课桌一天擦个无数遍。他还有个习惯就是转笔,只要手里有个笔就会下意识的转个不停。
  有次小拓借刘希哲的笔忘了盖上笔帽就还给他了,刘希哲转笔的时候笔墨撒了一身,这对一个极端注重自身形象的洁癖来说是会被逼疯的。
  “舒!桠!拓!你知不知道这身衣服我以后都不想再穿了!”不顾着正上自习呢,刘希哲就吼了起来。
  还没等小拓解释,yanis就抢着道歉“你的衣服我来赔!还不至于为了几滴墨水伤了同学间感情吧!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个脾气特别好的人,是不是最近心情不好才发这么大火的?”
  刘希哲立刻软了下来,刚刚yanis居然夸他脾气好?!他脸红着说“不是不是,都怪我,没发现笔帽没盖上就转了,不,不,不用班长赔!衣服洗洗就好了......”
  yanis又安慰了几句,这件事就消停了。小拓事后偷偷塞给yanis一张小纸条:谢谢你有效的利用了自己那张颇帅的脸和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帮我解了围,要不然真得赔他衣服了。
  没过一会,yanis把纸条还给小拓了,背面写着:我知道你讨厌他,没事,再过两个星期就放假了,咱们下学期就不和他坐一起了。另外,你这么夸我的颜值和口才真是让我分外欣喜。
  然而,高二快结束时,yanis和刘希哲在一起了,班里的同学觉得挺正常的,班长和班花多配呀。
  暑假和yanis一起在家里写作业时,小拓突然感慨“还是家里学习清净啊!在学校里的话刘希哲总是问你问题,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题他都会!话说你干嘛要和他在一起?”
  “他表白了,看在他长得挺好看的份上,我没拒绝。再说了,成了他男朋友也好进行下一步……”
  小拓知道yanis肯定和刘希哲发生过关系了,他把笔拍到桌子上“我就不该问你这个问题!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不拒绝,不负责,不主动,渣攻的三原则你还真是完全符合!到分手的时候可以推的一干二净。”
  yanis就不明白了“我怎么在你心里就成渣攻了?!”
  “不是在我心里你是渣攻,你事实上就是一渣攻!”
  yanis对于别人的示好一直是来者不拒的,不过也不会认真。
  上初中时,小拓曾见过一个女生质问yanis“你从来都没对我上心过,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怎么这么冷血!”
  “我从来没对你承诺过什么,一开始就是你一厢情愿的。我有承认过你是我女朋友么?”
  那女生决绝的离开了,小拓看到她的的背影有些心疼,但愿在她在这次彻底死心之后能在找男朋友的时候擦亮眼睛吧。
  yanis是个直男,小时候是喜欢女生的,但是家里有两个爸爸各种秀恩爱,再直的也会慢慢弯,所以渐渐的yanis成了双性恋而且比较早熟,小学时初吻就不在了。上初中时yanis追到了校花,然后没过多久就主动和校花分手了。
  初中时小拓无意中上楼梯,见到一群女同学把yanis围在墙角问他喜不喜欢其中的一个女生,yanis当时满意的微笑着,小拓知道yanis的自尊心和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说他喜欢那个女生。
  初中有段时间yanis很迷恋他前排那个特别爽朗的女生,她是个逗比,特别爱搞笑,有时甚至会不顾形象毫无节操,但是有她在的地方永远没有冷场和尴尬。有时她不来上课yanis都会觉得少了什么,每次yanis说的冷笑话也只有她能听懂,那女生甩头发有时不小心甩到yanis脸上,yanis都毫不介意,并且会绕有兴致的嗅嗅。那时小拓顿悟为什么管的严的学校会规定女生必须剪短发了。长头发这种东西严重扰乱直男的心绪。
  yanis送那女生放学回家时,她坐在yanis单车的后座上会不小心把正在吃的冰淇淋滴到yanis背上或是说到开心的地方就用力的锤yanis,她笑太大声会把口水喷到yanis脸上,她正吃着东西时会用油乎乎的手把yanis的衣服摸脏……然而这一切yanis连半句都没抱怨过。
  后来yanis和这个女生还是分手了,小拓很不解“你和程欢宜是真爱啊!怎么就分了?”
  “她要去国外上高中,迟早要分的。”
  “无疾而终就是了,所以以后见面了还会在一起的可能性很大吧!”
  yanis摇摇头说绝对不会,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不同类型燕瘦环肥的人等着被他发现,所以即使前任再好他也不会吃回头草的。他和程欢宜还特地开开心的去吃了顿散伙饭并且合影留念,搞得分手像一件重获自由值得庆贺的事一样。
  后来小拓感慨:看来谈恋爱会不会受伤和人的性格关系密切,程欢宜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她是罕见的几个和yanis好聚好散的,别的分手之后都会对yanis心生怨怼。爱情这种东西好像在程欢宜眼里不是最重要的,有了就是锦上添花,没有也可以生活的很好,她人生中有意义的事还有很多。一段爱情结束了也没什么可失落的,毕竟出国之后还有许多更优秀的人在等着她。
  中考完了之后的暑假里,小拓一直窝在家里看书,各种关于爱情的小说,yanis邀他出去玩他也不去。后来yanis去太国旅游回来快晒成黑炭了,他给小拓买了一串佛珠送给他,见到小拓时,小拓正抱着一本《呼呼山庄》趴在看床上,旁边是吃了一半的西瓜。小拓迷茫的对yanis说“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什么是爱情,还是想不通,不过,我劝你以后不要招惹那些生活的不开心并且把爱情当成唯一救命稻草的女生或是小受了,你如果甩了他们,他们会承受不了的。”
  yanis听了这些也是醉“有没有听说过一个词叫“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真想知道什么是爱情就找个人谈一次,咳咳,我不介意来找我练练手,谈的多了自然就有经验了。”
  小拓继续翻他的书“但书里写的男女都是长得很好看,我又不好看,还是看书体会吧……但有的书里又说:最完美的爱情发生在两颗美丽的心之间,而不是两张美丽的脸之间……我也糊涂了……”
  yanis把佛珠缠到小拓手上,小拓表示“嗯,好看,谢谢你!”然后接着看书,《呼呼山庄》里面的小受怀了攻二的孩子,攻一来求受复合,受没答应,而且动了胎气,在当天晚上就香消玉殒了,留下一个早产的婴儿,凄风苦雨中,攻一守在受的屋外肝肠寸断不忍离去……攻二守在受的床边生无可恋万念俱灰……
  yanis站在小拓旁边快半天了,小拓埋头看书也不搭理他,最后yanis只有边摇头边离开:“哎,舒桠拓呀舒桠拓,你再这样下去真是注定孤独一生的节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