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黏溺不舍+番外 作者:竹雨流瓦(下)

字体:[ ]

 
  ☆、子宫肌瘤
 
  过年后没多久,小拓觉得小腹经常不舒服,偶尔会一阵阵的疼,他一开始没当回事,直到有一次出血了,小拓才把兜兜送到自己家让他爸妈照顾一会,然后去医院检查。
  挂了号去了夫产科,做了B超,结果是子宫肌瘤,3.5厘米的一个,三厘米的两个,小拓吓得不轻。
  给小拓检查的医生看上去快退休了,他给小拓解释说瘤子是良性的,割掉就好,不是多大的手术,微创的,不用住院。
  小拓正六神无主的时候,易皖进来了,他一眼就看到小拓“你怎么在这里?”
  经易皖介绍,小拓才知道这位医生是易皖的爸,易皖对他爸说“我哥快生了,胎儿脐带绕脖两周,爸你快去看看。”
  易皖爸说“我这还有病人呢,你哥不还有你爸爸照顾呢么!”
  “爸,小拓是我朋友,把他交给我就好了。”
  易皖爸对安慰小拓几句说这不是什么大病,别担心之类的就离开了。
  易皖有两个哥哥,分别叫易碟和易磐,都是受。他两个哥哥都结婚有孩子了,易皖爸们就开始集中注意力催易皖了,各种给他介绍相亲的对象,恨不得易皖马上找个人结婚生小孩。
  小拓把自己病情给易皖说了,易皖说“既然你以后不准备要孩子了,这次不如就把子宫切了吧,好多小受生完小孩都会过来切子宫,毕竟那不是男人该有的东西,而且留着它只会生病。”
  “切的话,要住院么?”
  易皖说“我知道你是怕住院了没时间照顾兜兜,切除子宫不是大手术,但是伤口什么的恢复要一段时间,疼个半个月,一个月之后就痊愈了。”
  “那还是不切了吧……”
  “嗯,那我就让我爸给你做微创手术,他技术很好。”易皖解释说这个手术是从肠道探入去摘除肌瘤的,几乎无创。
  易皖商量完这些就拉着小拓往产房走,小拓心里想着手术的事也没注意,一抬头才发现“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易皖没回答小拓,只是看着手术室的灯,表情很焦急“我哥都生第三个了,咋还这么慢?”
  小拓突然想起来“你说他的胎儿脐带绕脖两周,顺产不是太冒险了么?缠住脖子窒息怎么办?”
  “他第三胎生的应该比较快,我爸和爸爸都看着呢,哥夫也在里面陪产,没事的。”
  果然易皖没说完话呢,产房里就响起嘹亮的婴儿哭声,易皖拍拍小拓的肩“看吧,我爸接生这么多年,除了本来就是死胎的,其他的都不会有问题。”
  没过多久易皖哥哥就被推出来了,生的是个闺女,易皖走过去逗那个小婴儿“舅舅又要包红包了,过年压岁钱也要多给一份喽。”
  易皖爸爸看到小拓就问易皖“这是你朋友?”
  “哦,对对对!”易皖知道他爸爸老急着让他找对象,就拉着小拓去医院走廊的一角偷偷的说“充当一会我男朋友吧,我真的是拿我家那俩逼婚的爸们没办法了!”
  “这样不好吧……”
  易皖急了“就帮我这一次,看在我给兜兜治了这么久的病的情分上!”
  “可是我……和你不合适,再说骗你爸妈始终是不好!”
  易皖爸爸过来了“你们聊什么呢?”
  易皖转过身,搂住小拓的肩对他爸爸说“这是小拓,我男朋友!”
  小拓把易皖推开“叔叔,不是这样的,我和易皖只是朋友,他是我儿子的主治医生。”
  易皖爸爸愣了半天,又看了看易皖的表情“哦,我懂了,你是离过婚的,还带着孩子……”
  对于想象力这么丰富的易皖爸爸,小拓只好点点头“算是吧!”说自己是未婚先孕的更难听。
  易皖爸爸说“易皖啊,你是开玩笑的吧!我给你介绍的条件好的可不少!”
  “爸爸,我没给您开玩笑!我的确是喜欢小拓。”
  “你哥刚生完,我没心情跟你生气。”易皖爸爸走了,留给两人一个背影“我和你爸催你是急了点,但你也不用这么气我。”
  易皖爸爸走了之后,易皖说“对不起,我爸爸他……”
  “他也是为你好,只是你们之间缺少沟通,他们还不理解你不想结婚的这种想法,我现在倒是觉得你现在一个人无牵无挂无忧无虑的挺好的。”
  易皖看着他爸爸的背影“是啊!所以才找你当垫背……因为我就知道家里人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如果找别人的话,他们万一同意了,我就没有理由不和那人结婚了。”
  小拓莫名觉得心情很沉重“我就陪你拖着好了,但你还是要告诉他们你的真实想法,只要你让他们明白你是真心很享受独身生活很渴望自由,他们会理解你不婚的决定的。”
  两天之后小拓就手术了,易皖爸主刀的,小拓被打了麻药也没怎么觉得疼,易皖爸嘱咐他“三个月不能房事,半年不能怀孕。”
  后来易皖回家吃饭的时候问他爸小拓手术怎么样,易皖爸说很成功,易皖爸爸无所谓的说“给那孩子准备手术的时候我观察过,他手脚冰凉,气血不畅身虚体寒的样子,说不定哪天又会再长几个瘤子的,身体底子太不好了。”
  易皖皱起眉头正要说什么,易皖爸爸又说“我听你们科室护士说了,那孩子的儿子也是个病秧子,三天两头住院……”
  “爸爸,他叫舒桠拓,他身体差是因为操劳过度了,以后多注意保养就没大碍的。兜兜那是因为早产才身体弱的。”
  “那也是因为他身体不好才会怀个孩子怀不到足月!子宫肌瘤是怎么得的,那是因为长期性~生活不协调加上心情抑郁,可见他也不是人家那种阳光开朗的乐观孩子。”易皖爸爸瞪了一眼急于要解释的易皖“别再说了!吃饭!不要让无关紧要的人弄得我吃饭的时候心情不好,不利于消化。”
  莫澜还是挺关注yanis的动态的,但每次yanis打电话回家他都是让张小林接,张小林觉得自己都成了莫澜和yanis的传话筒了。
  有一天张小林还没下班,莫澜一个人在家看电视,他随便找了个访谈节目看,采访的是一制片人,聊到圈里比较敬业的演员,制片人说“演员的敬业大家都熟悉,拍反季节的,热天穿很厚,冷天穿短袖,带病坚持工作等等,我接触过一个导演特别敬业,那次要拍有关热带雨林的戏,那导演一直不满意拍的效果,干脆自己下水去拍了,那条河里有不少食人鱼。我们都让他不要下去,但是他不听,在水里呆了半个多小时才上来。他刚上来不久就有一群食人鱼游了过来……”
  主持人说“我已经猜道他是谁了,Z姓的,刚和你合作过。”
  制片人说“对,他现在正忙着拍电影呢……”
  莫澜没有再听进去,直接给yanis打电话“你不要命了!”
  yanis一头雾水,他爸爸好不容易给他打电话了,上来居然是这么一句话。
  莫澜把他看的电视转述了一遍,yanis说“我不是为了能让那个镜头能完美一点么,那里经常下雨,好不容易有个晴天,剧组时间有限,不去拍的话就再也没机会了。”
  “你倒是拍到你想要的了!你有没有想到你万一……我和你爸难过就算了,兜兜可就没爸了!”
  “爸爸,我说了您别生气……”yanis说“我已经去公证处公证了,万一我有意外,财产都留给小拓和兜兜,也给他们办了保险……”
  莫澜觉得这个儿子真是白养了,他想的真是周到!什么都安排好了,娶了媳妇忘了爹的感觉,沉默了很久才说“没事的时候就回家看看吧,免得你突然没了,我见不到你最后一面……”莫澜说不出来话,干脆把电话挂上了。
  张小林后来还疑惑的问莫澜“你怎么突然原谅yanis了?”
  “谁让我是他爸爸呢。”
  李锦基做完月子之后就经常给小拓抱怨“我老公对孩子不关心,天天上班回家就打游戏?不照顾宝宝和贝贝,不做家务不做饭,连话都懒得和我说了。我就想不通了,我和他不是亲的,他和孩子总是亲的了吧!他怎么会不喜欢自己小孩?他还说我天天对他装可怜!我要是真可怜又何必装,我要是不可怜又有什么好装可怜的!”
  小拓说查元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大或是别的原因导致的情绪不好。
  李锦基接着说“他工作很顺利,我只知道他结婚的时候的承诺的一样都没做到!”
  小拓弱弱的说“他起码没有出轨……”
  “他敢!当初他追了我七年,我要不是被他感动也不会和他在一起,谁知道他……”
  小拓震惊了,那查元怎么追到之后就变这样了,追了七年都不叫喜欢,那什么算喜欢。
  李锦基叹了一口气“我家这位除了没犯找小三的这种原则性问题,其他问题都有!哎,我早该想到的,他这个人其实挺自卑的,他之所以外面没人,完全是因为他没本事!”
  “他既然还是爱你的,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呢?到底是因为什么对你不好了?”
  “他爱我个屁!我想过要离婚了,但是周围人都劝我不要离,毕竟查元没有大错……你也这样劝我……”
  小拓说“毕竟宝宝和贝贝这么小。”
  “还能有兜兜那时候小么!兜兜爸任打任骂一直守在医院照顾你和兜兜,给你俩花钱从没眨过眼,你又不是没见过因为攻家不肯花钱耽误早产儿治疗从而致死的。你都把兜兜爸赶走了,你有什么资格劝我不要离婚?我离定了!”
  这话赶话的,李锦基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了,反正在他眼里跟查元一比,别的攻都显得没那么渣了。                        
作者有话要说:  
 
  ☆、秦杨的作
 
  曦曦高考成绩还行,她报了呈都大学的动漫专业。
  秦扬成了帝都一所很好的大学管理系的特招生。
  暑假时,兜兜一岁多了,勉强会走路。小拓妈从乡下找了一个亲戚家的男孩来照顾兜兜,小拓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应聘到一家公司做了翻译。
  yanis的电影后期也做完了,接下来就是全国各地的宣传,应该在明年的贺岁档能上映。
  秦扬觉得最近两个人都有时间“别的地方都去玩过了,要不出国吧!”
  yanis打了个呵欠“我要回家。”
  秦扬不依不挠“去香岗也行,我要好好血拼一下!就三天好不好?”
  这时姥姥给yanis打了个电话,秦扬果断接了“姥姥啊,您什么事?”
  姥姥一听不是yanis接的,她说“yanis呢?我明天要有个小手术……”
  “姥姥您和我说就行了。”秦扬离开正看着电脑的yanis,起身走到阳台上。
  yanis想去把手机拿来,秦扬站在阳台上把玻璃门从外面把门反锁,不让yanis接近他,然后对姥姥说“我去伺候您吧!”
  姥姥说“使不得使不得!不用了!”
  秦扬看着屋里生气的瞪着他的yanis,说“是您不让我去的,那我就不去喽,yanis明天要陪我去香岗,他也去不了。祝姥姥早日康复!”说完就挂了。
  姥姥被气个半死,她对姥爷说“他明知道我会客套的说不会让他来伺候我,没想到他得了便宜卖乖,还真不来啊!还让yanis也不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